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美食掌門人

龍騰世紀 第053章 這樣也行? 文 / 風雨中的塵埃

    第053章這樣也行?

    當安馨與李嘉研看到兩個男的那呆樣,並沒有因為那明顯帶有一絲侵略性的目光而感到生氣,畢竟俗話說得好,女為悅己者容,她們每天打扮不就是給人看得嗎。

    「喂!我說木頭,你現的眼神和胖子一樣色色的哦。」男女之事上明顯神經要大條一些的李嘉研笑著說道。

    「啊?」被提醒的秦曉偉連忙收回自己的眼光,藉著繼續收拾著手中的五步砣來掩飾剛剛的尷尬。

    「嘉研,你這話說得就不對了。我們的眼神怎麼可能色色的呢?這完全就是以一種欣賞嘛。再說了,與其便宜外人不如便宜我們了不是?」一旁的趙飛老臉皮厚地腆著臉說道。

    「嘻……胖子,你這張嘴啊真是沒理也能找出三分歪理來,真不知道以後某些人會不會被你給哄到手。」摟著自己姐妹腰的安馨笑著說道。

    「嘿……那是你還沒機會深入瞭解我,要說胖子我雖然人長的慘了些,但這顆心確實絕對真誠的,可惜,世人大都喜歡以貌取人,所以,唉……」胖子邊說邊一把心酸淚的表情長歎道。

    「得了吧,這種機會還是留給別人的好,說不定,你這顆真誠的心真能找到歸宿哦。」衝著自己好友眨了眨眼睛,安馨意有所指地說道。

    「嘿……那是那是,不過,到時候還需要小馨你多多提點,多敲敲邊鼓啊。」打蛇隨棍的趙飛,絲毫沒有考慮自己與李嘉研之間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邊笑邊搓著手一付好笑的模樣說道。

    眼瞅著自己被好友出賣,李嘉研白了安馨一眼。其實,別看她短短這段時間就跟趙飛混得熟了,沒事也喜歡打打鬧鬧的,可那只是因為有安馨中間起到了促進的作用,拿對方當個好玩的朋友罷了。

    至於這男女之間的情感,別說李美眉了,就是任何一個女孩子,也不可能那麼隨意就被吸引了。再加上趙飛的形象確實苛磣了些,別說李嘉研這種家世比較好的美眉,就是一般的妞估計多半也得望而卻步。

    「我說木頭,剛剛我是想說這蛇的蛇膽能不能讓給我?」沒接好友話茬的李嘉研說道。

    「蛇膽?你不會是想生吞吧?」秦曉偉問道。

    「當然了,這東西性涼,味苦微甘;具有祛風除濕清涼明目、解毒去痱的功效;可調補人的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和免疫系統,延緩機體衰老。」李嘉研彷彿背書般將自己所知道的有關知識說了出來。

    聽著對方明顯懂行的說法,秦曉偉笑著說道:「你說得雖然沒錯,可是這生蛇膽中含有寄生蟲,如果生吞的話很容易引起中毒,所以想要服用,好弄熟或者用酒吞服。」

    「切,這道理我也知道,可是眼下哪裡去弄高度白酒去。再說了,生吞蛇膽我也不是第一次了,也沒見會有什麼不妥。」李嘉研回答道。

    「一次沒事不代表總是沒事,還是小心點的好。再說了,誰跟你說現弄不到高度白酒的?」秦曉偉笑著說完,衝著一旁的好友使了個眼色。

    隨後就見那趙飛轉身很利地從車上拿了個由光亮的不袗打造,帶有古樸紋路的隨身用扁酒壺下來,並一臉得瑟地遞給了李美眉。

    「咳……這什麼破酒?好沖的味道……不過,你們居然有著隨身帶白酒的習慣。嘻……老實交待,你們兩個當中誰是酒鬼?」接過扁酒壺擰開蓋子聞了聞,被那濃烈的酒氣給嗆到的李嘉研咳嗽了兩聲說道。

    接過酒壺將剛挖出來的蛇膽扔了進去之後,秦曉偉笑著說道:「酒是六十五度的二鍋頭,不過這玩意可不是拿來喝的,而且我們兄弟倆都不是酒鬼。」

    「哦?原來是二鍋頭啊,難怪這麼嗆。不過,你們不喝還特意帶著這酒幹嗎?嘻……難不成是傳說中的裝叉?可裝叉也不用二鍋頭吧,怎麼也得不是。」李嘉研一臉恍然地笑道。

    「我說嘉研,你怎麼能這樣看我們?嘿……熟歸熟,亂說話小心一樣告你誹謗。這酒啊,其實我們是用來出現意外時清洗傷口用的。」眼瞅著被拆穿了真相,一旁的趙飛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給自己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反駁道。

    聽著兩人那裡嘮叨著,已經把五步蛇去了內臟扒完皮的秦曉偉,搖著頭拿出隨身的鋒利小刀,順著蛇骨幾刀下去,這五步蛇的骨肉頓時分離了開來。

    用樹枝將那些內臟扔進路邊的草叢之後,秦曉偉用礦泉水將蛇肉蛇皮還有蛇骨好好清洗了一下。等收拾好之後,看著手中嫩白的蛇肉,被勾起了饞蟲的他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

    要說這種野味,自然是越鮮的時候吃越美味了,再加上這條有手臂長兩指多粗的蛇處理完之後肉也沒多少,根本不夠這一行幾十人吃的,於是秦曉偉輕輕給了自己好友一腳,然後晃了晃手中的蛇肉使了個眼色對去。

    得到自己兄弟示意的趙飛兩眼頓時一亮,早有默契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他連忙停下了話題,趁其它那些學弟學妹們沒注意,衝著李嘉研與安馨比劃了一個跟我來的手勢之後,一個閃身跑到悍馬車的後面。

    「胖子,你幹什麼啊?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不解的與自己好友面面相覷了一下之後,拉著安馨一起跟上付出的李嘉研問道。

    「噓!小點聲,有好事。」將胖胖的手指豎嘴前比劃了個安靜的手勢,趙飛邊注意著前面的動靜,邊打開後備箱開始翻找了起來。

    「木頭,胖子說的好事是怎麼一回事?」一旁同樣疑惑的安馨向身邊的秦曉偉問道。

    「這個……你還是別問了,反正等一會兒你就清楚了。」實是不好意思說自己饞蟲被勾上來的秦曉偉,有些尷尬地說道。

    沒多會兒,一個曾經烤牛排時用過的便攜式卡士爐噴槍就被趙飛裝好並拿了出來。

    「木頭,調料怎麼搞?」

    「時間來不及,就弄個椒鹽口的吧。」秦曉偉說道。

    「好勒。」得到答案的趙飛很快的又將事先準備好的調料瓶拿了出來,順便還拿了一把竹籤。

    「胖子,用噴槍烤的話,竹籤頂不住,換鋼簽。」秦曉偉說道。

    「暈,我把這茬給忘了。稍等……」一拍自己的腦袋瓜,將竹籤又扔了回去的趙飛沒一會兒就把換好的鋼簽拿了出來。

    而此時,即使沒有明說,一旁的李嘉研與安馨也是明白眼前這兩位準備幹嘛了。

    「我說你們兩個不會是打算這裡偷偷烤蛇肉吃吧?」雖然也很期待能品嚐到美味,可眼下這天時與地利,李嘉研實想不通怎麼才能偷吃而不讓其它人發現。

    看出好友疑問的安馨捂著嘴湊到對方耳邊悄聲說道:「嘉研,沒事的,這兩個傢伙別的本事不行,偷偷弄東西吃的本事還是有的,你啊,就放心等著吧。」

    果然,接下來發生的一幕確實如安美眉所說的那樣,李嘉研很是親身體會了一把偷吃的高超境界。

    首先,趙飛與秦曉偉的默契配合之下,那被剔那被剔出來的蛇肉先是很快就被分割並串了鋼簽上。

    接著,秦曉偉擰開剛剛泡著蛇膽的扁酒壺,將裡面的白酒和椒鹽均勻的塗抹了蛇肉上。

    後,他一手鋼簽一手點著的噴槍,以一種極為賞心悅目的手段開始了自己的燒烤表演。

    「不是吧,這樣也行?我還以為要點個火堆再烤呢。」感受到沒多會就開始自己鼻尖繚繞的香氣,李嘉研不由吞了口口水驚訝地說道。

    「就他們兩個吃貨,別說有這個噴槍了,就是只有個打火機,相信只要有必要的話他們照樣能用來烤東西吃。」一旁的安馨一付見怪不怪地說道。

    沒多會兒的功夫,第一批蛇肉就被烤了出來。接過鋼簽的趙飛笑著將手中的肉串遞到了兩位美眉的面前,悄聲笑道:「來,趁肉吃,這種現殺現弄的烤蛇肉可不多見。」

    跟受天性所限對眼前的蛇肉還有些猶疑的安馨不同,早就迫不及待的李嘉研一把搶過肉串,也顧不得燙不燙的就放到嘴前大吃了起來。

    「唔……香,真香……小馨,你到是吃啊,再不吃就被我吃光了。」吃了一塊又一塊的李嘉研邊吃邊贊,幸好她還顧著姐妹情份,不然估計是沒安馨什麼事了。

    看著自己的好友吃的這麼香,同樣也被那獨特的香氣給勾起饞蟲的安馨連忙拿過一串淺淺地先嘗了一口。

    這一口下去,除了蛇肉的獨特味道之外,還夾雜著濃郁支並不搶味的酒香。而這種酒香和肉香混合一起形成的香味,絕對是那種能勾起人食慾的異香。

    雖然只有簡單的椒鹽調味,卻絲毫不能影響這蛇肉的鮮嫩與爽口,讓人不知不覺中吃了一串之後還想著再多吃一串,一時之間還真有停不下嘴的趨勢。

    幸好秦曉偉他們的車子處於整個車隊的末尾,再加上附近地勢開闊又正好處下風口。所以,別人還照相與休息時,這四人的則開始美美地享受起這「碰巧」得來的加餐來。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