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美文名著 > 傾燼一世

龍騰世紀 第一百六十章 .功力全失 文 / 傾燼一世

    走進冷月殿,慕大哥正坐在大殿上頭,似乎有些苦惱,食指輕抵著太陽穴揉著,

    我走到他身邊幫他按了按,他睜眼,含著笑意問:「見到上官紅鳶了,」

    「嗯,」我挨到他身邊坐下,靈霧宮之主的位置,從這裡看下去只覺得大廳一片空曠,若是站滿了人,倒的確讓人覺得胸襟激盪,因為這裡是最高點,

    可是同時也是最孤獨的位置,

    我陪他坐著,良久還是打算開口:「殘雪告訴我,紅錦姐姐和上官紫軒被抓了,」

    他沒有說話,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我說:「妙兒那條線索也斷了,」

    他道:「沒有關係,秋覺總會露出馬腳的,」

    我有些惱了,道:「還不急麼,明天就是月圓之月了,」

    他抬眸看我,我亦看著他,手伸過去握住他的,淡淡地道:「明日就是秋覺的反噬之夜,她唯一的辦法就是將上官紅鳶引出去,」

    他垂眸,苦笑:「你已經都佈置好了對不對,」

    我點頭,細細地說:「秋覺或許先前都潛伏在靈霧宮裡,但是現在肯定已經不在了,她需要給上官紅鳶傳遞的消息早已經傳了出去,紅花兒不會撒謊,心裡有事的時候就會岔開話題,他絕口不提我們將他囚在這裡事,見了小白也乖乖的聽話不跟我爭,這只能說明他知道了什麼不能讓我知道的,所以我把他丟給小白,他正好躲著我,」

    「上官紅鳶至少知道了明晚秋覺會在哪裡,但是因為上官紫軒的原因他沒法說,打算一個人隻身犯險去見秋覺,而明晚,如果我沒猜錯,明晚各大門派就會攻上來,那麼多人,就算無法真正摧毀靈霧宮,也足夠纏住聞蕭大哥他們了,」

    「至於你……」我頓了一下,「我不知道秋覺為何沒有將你算計在內,彷彿那個時候你完全對她構不成威脅似的,慕大哥,明晚你會發生什麼,」

    清風入戶,慕大哥坐直了身子,手落到我背上,輕輕磨蹭,良久,薄唇輕啟,說出幾個微不可聞的字:「功力全失,」

    我睜大了眼,他嘴角淡淡的噙著笑意,可是眼底卻流露出些許無奈,「洛神之間感應最強烈的便是這個時候,以往我小看了秋覺的月族之軀,覺得就算功力大大受限也終可以提劍殺了她,可是現在越接近那個時刻,我的功力便越薄弱一分,等到了明天,我便形同廢人了,」

    我身體微不可察的顫抖,難怪那一日我被抓走他會一無所覺,那個時候就算臨風他們全都去追了妙兒,他也該發現我不見了才對,難怪,難怪他那麼晚才找到我……

    他眨了下眼睛,桃花眸裡流露出來的神色讓人心疼,薄唇覆過來含住我的,只是輕輕的碰了碰便鬆開,「我知道你心裡已經算計好了所有的事情,我不會阻止你,我會在這裡等你,等你回來,」

    我抱著他的頭吻上去,模模糊糊的「嗯」了一聲,

    第二天,我去嘉月殿找了白玄星,

    上官紅鳶在偏房裡睡覺,匍匐著像隻貓兒,但其實他警覺得很,我一靠近,他的睫毛便顫了顫,假裝蹭了兩下被子,繼續裝睡,

    我走出去,看到白玄星站在門外,撿了根木頭當枴杖,看起來實在有些寒磣,於是道:「徒兒真是委屈師父您老人家了,改天一定跟你弄根蛌鷩s頭杖去,」

    「不肖徒兒,」白玄星舉起棍子捅了捅我,然後丟掉,揚起臉問我:「想好了,」

    我點點頭,他歎了口氣,招呼我進了房間,

    他從櫃子裡拿出一個小小的醫用工具箱,打開,裡面密密麻麻又整齊有序的擺滿了各種的工具,

    「我就知道,」白玄星漫不經心挑選著工具,邊無奈的歎氣,抬手從一隻印著青花的小瓷瓶裡挑出一大團白色的泥狀物往我臉上擦,

    「我們都拗不過你,這件事不讓你去做,你保證又會噎在心裡堵一輩子,」

    我想說,還是師父你老人家瞭解我,可是還只剛開口,白玄星就拍了拍我的臉:「別說話,影響本少爺發揮,」

    我撇撇嘴不再做聲,

    因為要騙過秋覺,所以這場易容足足仔細雕琢了小半個時辰,等白玄星將銅鏡推到我面前的時候,我自己的那張臉已經徹底變作上官紅鳶的樣子了,尖細的下巴,細長媚態的眼,連眼角的那朵血紅鳶尾都描摹得分毫不差,

    我摸了摸那朵花兒,不禁道:「紋這東西應該很疼吧,紅花兒幹嘛在自己臉上弄朵這玩意兒,」

    白玄星邊收拾東西邊道:「這事誰知道,等你回來你去問他,」

    我點點頭,默默看著他皺著眉頭的側臉,良久還是道了聲:「謝謝,」

    白玄星抬起頭來,星辰般的眸子裡凝上了暗沉,恨恨地道:「如果不是少爺我這條腿還瘸著,真想一巴掌把你拍暈,」

    我笑了笑,道:「然後你再代替我去刺殺覺秋麼,」

    我神色驀然冷了下來:「這事誰都不能代替我做,你們誰都沒有立場來代替我去做,我才是一切的禍端,秋覺我必須親自手刃,」

    白玄星歎了口氣,將一支翠玉的男式髮簪遞了過來,正是上官紅鳶平日裡慣用的那一支,只是頭上被磨尖了,隱隱的泛著青綠色的光芒,

    「這支簪子被我淬了毒,足以致命,記住,反噬剛開始的時候秋覺雖會被神志迷了心智,但是她的力量仍舊不能小覷,你要等銀髮秋覺出現之後再動手,那個時候她會功力全失,這是你最好的機會,」

    我點了點頭,接過髮簪將頭髮束了起來,推開門走出去,天色已經暗沉了下來,院子裡的桃花長出了少許的花苞,多少添了幾分生氣,

    去隔壁房間偷瞄了一眼,上官紅鳶果然已經不在,我知道他並不清楚下山的路,所以早派了一人在前面引他,看著那一襲紅衣在林間上竄下跳躲躲藏藏地往山下走,我心裡也說不出是何種滋味,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