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一代帝王劉義隆

龍騰世紀 第一四九章 一代帝王魂章銷夢斷(終結篇 ) 文 / 一代帝王劉義隆

    元嘉三十年二月二十日,嚴道育的二婢被押解入京。

    穠F宮由前些日子的一片緊張備戰氣氛轉入了戰前的短暫安寧。太子劉劭召來了親信張之、任建之、陳叔兒和詹叔兒等人,問他們部署好了沒有。太子的心腹隊主陳叔兒立即回答說依太子殿下意,已經部署好了平素所蓄養的二千餘人,時刻待命。近年來,劉義隆鑒於屢屢有人打著彭城王義康的旗號謀反,且諸兄弟又握有重兵,這總讓他感到不能安寧,於是就把希望寄托在自己最親近的骨肉太子身上。因此至今已為東宮配置軍隊萬餘人,這與皇家羽林軍力量相當。陳叔兒所說的二千人,就是從這萬餘人中挑選出的精兵。

    礎b得到陳叔兒等人肯定的回答後,太子的眼中放射出陰騭的凶光,他果決地說:

    癒u今夜當行大事!」

    臍H即太子返身入內,在書齋中鋪開一紙,仿著皇上的隸體擬寫詔令:

    癒u魯秀謀反,你黎明時率眾入台守衛宮闕!」

    職|秀與其兄魯爽一年前從北魏南逃,太子聲言魯秀謀反易於讓人相信。寫好偽詔,太子得意地看看張之、陳叔兒等人,諸人立即加以讚賞:

    癒u如出一轍!陛下功夫深厚!」在私下裡,他們就稱太子是「陛下」。

    癒u無一絲破綻,陛下!」

    瞻茪l得意地笑了。太子的得意,既是得意於模仿得逼真,又是得意於自小皇上令自己苦練王羲之隸書——因為皇上自己最推崇王羲之也苦練王羲之體——而如今真的派上了大用場!如果沒有這麼幾個字,要想「行大事」,還真難呢!

    礎酗F偽詔,就有了入台城的通行證。隨後太子又令人叫來統領二千精兵的幢主、幢副和隊主、隊副,預先加以部署,稱遵皇上詔令今夜入宮有所收討。

    穡鴗F夜半,太子讓膳食房把所備酒肉分賜給二千精兵,同時讓各幢主、副和隊主、副等人到殿內集中夜飲。在這一過程中,太子說笑著依次為每個人斟上酒,鼓勵他們今夜賣力。

    繒L了二更,太子又召來東宮主要官屬:太子中庶子蕭斌、左衛率袁淑、中舍人殷仲素以及左積弩將軍王正見。諸人已經齊集,太子擠出幾滴淚,對他們說:

    癒u主上聽信讒言,將行廢黜,但自省無過,不能蒙冤;明晨將行大事,望諸卿盡力!」

    罈■},太子又遍拜諸人。

    礎璊j事?諸人一時愕然。

    癒u行大事」,原是一個典故。春秋時,楚成王將立商臣為太子,問令尹子上,子上說商臣蜂目豺聲,為人殘忍,不該立,但成王不聽,最終立了商臣。其後成王又想廢黜商臣改立商臣的庶弟職為太子。商臣聽說後還不能證實是否確有其事,就問其傅潘崇,潘崇建議可宴請太子姑姑江羋卻不要禮敬她,或許可以知道是否確有其事,商臣依計行事。江羋被請卻不被禮敬,備感羞辱,就罵商臣:「蠢豬!難怪君王要殺你而立職!」事既得到印證,潘崇問商臣:「若立職,能侍奉他嗎?」商臣答:「不能!」「能逃亡嗎像公子重耳那樣?」商臣又答:「不能!」最後潘崇問:「能行大事嗎?」行大事,即弒君。商臣略頓,說:「能!」其年冬十月,商臣率領太子宮武裝包圍其父成王宮殿,成王請求再吃一頓熊掌然後就死——熊掌難熟,成王希望拖延時間等待救兵。商臣不聽,成王不得已自縊而死;商臣即位,是為楚穆王。

    癒u自古無此,願殿下三思!」左衛率袁淑正色說道。

    糧熊M有人反對?太子立即變了臉色。挨著他站著的張之隨即拔刀出鞘。中舍人殷仲素見勢不妙,忙對袁淑說:

    癒u虧卿熟讀古書:楚穆王曾行此事。」

    癒u臣侍奉東宮,常思效力;今既憂迫無計,當竭身奉令!」嚇白了臉的蕭斌也忙表態效忠太子。

    簞K淑豪不畏懼,厲聲斥責蕭斌:

    癒u卿以為殿下真要這麼做嗎?殿下幼時曾患風病,現在大概是舊病復了!」

    瞻茪l幼時曾一度外感風邪,精神錯亂。太子聞言更怒:既怒袁淑揭己之短揚惡於眾,又怒其執迷不悟阻己大事。於是他就斜著眼睛看著袁淑,問:

    癒u事當成否?」

    癒u殿下身為太子,處不疑之地,何憂不成?然而事成之後,以子弒父,以臣弒君,也將為天地所不容,大禍也將接踵而至,那可是皇家的大難啊!若真有此謀,願殿下急斷此念!」

    癒u此是何等事,怎可說罷就罷!」太子親信詹叔兒上前拉著袁淑的衣襟,阻止他。

    簧鴷繶嚏B王正見等見勢,也忙上前勸阻袁淑。隨即,太子吩咐左右分別賜給蕭斌、袁淑等人褲褶,又令主衣官從庫中取來錦緞,剪裁三尺為一段,再從中裁開,分給蕭斌、袁淑及張之、任建之等人綁紮褲腿。隨後袁淑回到左衛率省,繞床踱步,直至四更才上床就寢。

    瞻G月二十一日凌晨,建康城瀰漫在一片茫茫的江霧之中。台城內外,一片寂靜。整個建康城,都還籠罩在江霧覆蓋下的睡夢中。

    礎僥氶A東宮卻處於一片忙碌之中:二千將士都在穿甲衣、備戰馬,配備戈矛劍戟。與此同時,太子劉劭也已裝束好了自己:他穿上了始興王劉濬幾年前為他特意打製的銀鎧,然後又在外面套上了常日上朝時穿的朱衣,以圖掩人耳目。

    竄搕@切準備就緒,太子坐上了兩箱飾以金錦和黃金、塗飾五彩的畫輪車——這也是他往日上朝時所乘的一種牛車。太子與蕭斌共載,衛從儀仗一同往日。

    瞻茪l的車隊已經行駛到了東宮西門奉化門,但前去催促袁淑的衛兵還沒有來;太子急了,他擔心因袁淑而節外生枝,就又令親信任建之親自去催。任建之到了左衛率省,只見那衛兵正在用力拍打大門,繼而又去用力拍打窗子,拍打的聲音「乒乓」地響,震得樹上的宿鳥撲稜亂飛。任建之又湊過去看,這才見袁淑趿拉著鞋慢騰騰地來開門,衣衫不整。

    癒u快一點,不要讓殿下動了真火!」因太子對袁淑沒有好臉色,任建之對他也就沒有了好聲氣。

    繒L了老半天,袁淑才不急不忙地來到了太子的畫輪車旁。太子催他快上車,他卻愣著問:

    癒u殿下真要行大事嗎?」

    癒u快上!還廢話什麼!」太子再次動了怒。

    癒u若真如此,下官不能奉命!」袁淑一動一動不動地站在車旁。

    癒u還愣著幹什麼!」太子對張之使了一下眼色。

    簣i之拔刀上前,一刀砍斷了他的左臂,二刀砍斷了他的脖子。可憐堅貞不屈的袁淑就這樣命喪奉化門外老槐樹下!

    簣i之邊擦拭著刀上的血污,邊自語說:「權當練練手。」

    糧郁丹b太子身邊的蕭斌看著老槐樹下袁淑的斷臂、頭顱和殘缺的身軀,全身不由自主地瑟瑟抖。太子輕蔑地看看他,也未多加理會——開場就抖成這樣,大戲還在後頭呢!

    瞻茪l的畫輪車已經行駛到台城東門萬春門外,但時間還早,台城的大門還沒有打開。任建之、詹叔兒等人所統領的二千精兵在後相隔一箭之地,以免簇擁到門前讓人生疑;越來越大的江霧,也起到了天然的屏障作用。

    簧伅“洬遝悟T住了。太子等得不耐煩了,走下車來。

    癒u還有一刻。」張之寬慰太子。

    瞻茪l又上了車,繼續等待。這一刻,比一年還長。

    簡蚸鞳A城門開了。

    瞻茪l的儀仗隊像往常那樣不露破綻地正常進入了萬春門,但後面那支長長的隊伍著實讓還不很清醒的守門將士摸不著頭腦。依照慣例,東宮衛隊不得進入台城。於是守門將士大聲喝止。

    癒u受詔,有所收討!」太子不得已拿出偽詔在門將面前晃了一下。

    穠饡N一看有皇上的手詔,它又握在太子的手中——誰都知道太子的東宮兵就是為了保衛皇家的,就不能不信。這也就是袁淑先前所說的太子是「居不疑之地」。

    瞻茪l一邊說著,一邊向張之等揮揮手,示意後面緊隨的隊伍快快入城。這真是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張之也向後面一揮手,未多說一句話,後面的軍隊見了,也不呼叫,甚至聽不見一聲言語一聲咳嗽,兩千人的軍隊就像江水一樣一陣陣湧入城門。

    簣i之、陳叔兒等數十人快馬馳入內城雲龍門、東中華門及帝所居齋閣,他們各自刀劍出鞘,進入太極殿。太極東堂一片寂靜,張之立即率領十多人直奔帝所居太極西堂——合殿。

    穡漱悕]晚,劉義隆讓尚書僕射徐湛之留宿禁中,仍在和他商討立嗣事宜。為了防止事情洩露,徐湛之剛剛還在持燭繞著迴廊細細查看。此時,四週一片寂靜,天已濛濛亮了,但一切都還籠罩在江霧中,不見周圍有任何動靜,宿衛的將士也都沉睡在夢境中——三十年來,宮禁從沒有生過任何需要動用武力的事件,這個夜晚當然也不會例外。可是,今夜偏偏是個例外:已經逼近的張之等人像一隻隻貓一樣步履輕緩,劉義隆等人都沒有覺察出有絲毫動靜。

    瞼x上的燭還在燃燒著。劉義隆在疲憊中打著最後一個呵欠,受皇上的影響,侍坐的徐湛之用手遮住口,也跟著悄悄打了一個呵欠。

    竅藒M,大門吱呀一聲被從外面推開了,率先闖進一個人影,然後是兩個、三個。在大門吱呀一聲被打開的同時,劉義隆只擔心有人會竊聽,於是出自本能地隨聲大聲問道:

    癒u什麼人?」

    瞼L的話音剛落,張之等數人已經飛快跑到了他的面前,個個手提刀劍,他們的影子被燭光放大了投射在牆壁上,一個個如陰森森的厲鬼。率先衝在前的那個士兵見了皇上,心中一陣膽怯,向後退縮了一步;張之見狀毫不猶豫,提刀直上前。

    翹B義隆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但掃一眼身邊,除了卷軸外別無他物,於是在匆忙之中嘩啦一聲把几案上的紙墨筆硯掀落地上,舉起几案來抵擋。那張之出手凶狠,一刀砍下,劉義隆緊握几案的四指被齊刷刷剁下,几案隨即落地,砸在劉義隆自己的腳上。劉義隆瞬間失去了知覺,只覺得有許多人湧進來,自己也來不及叫喊,就看到張之又是一刀向自己砍來……

    瞼i憐一世君主,瞬間殞命倒地!

    瞼|十七歲的劉義隆的鮮血噴濺在地面的卷軸、几案和張之的戰袍上。隨著高大的身軀的倒下,他一生收復關、河的宏願也像輕夢一樣破滅了。當年臥病的時候,他是希望他的虎虎生風的太子將來能夠繼續完成他的宏願,但沒想到的是,破了他的夢的,恰恰是他當年寄予厚望的太子!

    藍憪b了的徐湛之先是愣在那裡,待看清了張之的面目,他這才知道是太子弒逆。見皇上被弒,他立即轉身向北門跑,可北門牢牢地閂著,一時打不開,緊追而來的陳叔兒一劍刺穿了他的後背,徐湛之也命赴黃泉,時年四十四。

    瞻悀w經亮了。

    礎螢越來越濃,太極殿內還沒有被吹滅的燭還在微風中搖曳著。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