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一曲定江山

龍騰世紀 第三十六章 安晴明(2) 文 / 解語

    寨前有不少女人圍坐在一起一邊做事一邊閒話看到一群陌生而衣著不凡的人進來立時噤了聲只拿眼好奇地盯著他們待進了寨門一個五大三粗腰肥膀圓的人迎了上來衝著帶路的山賊頭領就是一巴掌:「他娘的讓你下山去打劫你倒好給我打幾個人上來二柱你犯糊塗了你?」

    二柱不敢閃躲等他話說完後方委屈地道:「寨主他們就是安先生先前交待過的人我不敢不帶來啊!」

    原來他就是此地的寨主!諸人心中不約而同的閃過這個念頭此人看起來倒是一臉凶相不像善與之輩。

    寨主推開二柱橫著三角眼上下好一陣打量:「他們就是安先生說的那個可以幫到我們的人?不是吧我瞧這些人身無四兩肉自身都難保。」

    看他的樣子說話擺明就是個粗人竟然也稱那人為先生看來姓安的在這些人當中有很高的聲望無惜心中轉過這個念頭迎上前依江湖規矩抱拳道:「我等冒昧前來還忘寨主見諒不知寨主高姓大名?」

    寨主不耐煩地揮手道:「什麼高姓不高姓的我可沒那麼窮講究本人姓吳外號吳屠夫以前就是個殺豬的後來沒活路了就跑到這裡落草為寇。」這人倒也老實隨口就將自己的來歷說的個一清二楚看來不像是個心思狡詐之輩。

    幾句話的功夫無惜已經將吳屠夫的性格給摸了個十之七八隻聽吳屠夫又道:「既然你們是安先生要見地人。那麼就進去吧他此刻正在後院教娃娃們習字!」

    「娃娃?你們這裡還有小孩子嗎?」辜無悠隨口的一句話引來吳屠夫等人的鄙視粗聲粗氣地道:「你這不廢話嗎?除了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孫猴子誰沒有家人。我們這些人既然上山當了賊那老婆孩子當然也要跟著來了不然誰養活他們誰給他們飯吃?!真是不知飽餓的公子哥!」不論是吳屠夫還是其他人似乎都對有錢人極為痛恨。

    辜無悠哪被人這樣鄙夷過當即就要衝上去理論被無惜一把拉住:「八弟想論理有地是機會。咱們還是先去見見安先生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能被這些粗人如此崇敬又能教會他們陣法此人絕對不簡單。

    且說幾人準備去後院之際又教人給攔住了理由是安先生只要見他們兩兄弟其餘人不得跟去這可是讓冷夜等人不放心了沒他們跟著萬一出點狀況可怎生得了在僵持之後。無惜同意了吳屠夫的話讓冷夜他們守著阿嫵等在院外他與無悠兩人入內。

    適才在院外之時已聽得數個孩童朗朗的讀書聲稚嫩而認真。一瞬間無惜有些失神如果當初那孩子沒有死的話現在也差不多該到讀書的年紀了這些年阿嫵雖沒說但偶爾露出的悲傷便可知她始終未能釋懷。唉……

    無惜搖搖頭將這些都放在腦後只徇著讀書聲望去在一間明亮的小屋中幾個大小不一的孩童正隨著課文而讀書至於那位先生因背對著他們所以瞧不清容貌。

    很快課便上完了。一路看孩子們高興地跑出去玩。無惜與無悠這才步入屋內也終於看清了這位先生的模樣。大約三十幾歲的年紀清尷滬戛e收拾的很乾淨當無惜與他的目光對視時幾乎立刻確定了他便是自己要找的那位安晴明在他的目光裡似蘊藏著無窮無盡的智慧讓人無端的生出一種自慚形穢之感。

    無惜脫口道:「你便是安晴明安先生?」

    最吃驚地不是那位先生而是辜無悠他也聽無惜講過安晴明的事卻沒聯想到眼前這位安先生便是曾經名滿天下的狀元郎!

    先生淡淡一笑微垂了眼瞼彈一彈袍角道:「不錯我就是安晴明六殿下好利害的眼力!」

    無惜沒有吃驚他對自己身份地了然在上山的途中他已經想到了否則也不至於當真孤身直

    「慢著慢著!」辜無悠可沒無惜想的那麼多不明所以地問:「你們倆明明就是第一次見面怎麼開口第一句話就把對方的身份摸了個一清二楚半點不差?」

    無惜默然一笑:「你我的身份瞞得了別人又如何瞞得了曾被稱為天下第一人的安晴明只怕在我們剛出京的時候他就已經將今日的局面給料到了真是讓我不佩服也不行。」

    「什麼天下第一人我如何不過是一個站不起來地殘廢人罷了。」直到安晴明推著輪椅緩緩滑過來無惜兄弟才現他竟已經雙腿殘廢不是不願站起來而是站不起來。

    如此一個無雙名士竟然淪落到殘廢的地步除了那雙眼再也找不到當年意氣紛的模樣。

    「是誰弄殘了先生的雙腿?」無惜既驚且怒安晴明沒做了多久的官怎的有人與他有這樣大地仇恨。

    安晴明凝視了一眼外面枯草上地秋霜淡淡道:「我的腿已是陳年舊事不說也罷有這時間倒不如說說二位殿下來福建地目的與用意!」清綿深遠的目光彷彿能看穿所有事情的本質:「福建的弊端由來已久所謂風雨失調不過是暴弊端的一根點火線罷了其主要問題還是在官與民上敢問二位殿下一句在做之前你們是否已經有了得罪福建所有官員的覺悟是否已經做好了榮華不保的覺悟否則就請打道回京吧莫要在此浪費時間了!」這話說的半點也不客氣便是一般人聽了也要氣憤但是無惜二人卻是出奇的平靜。良久無惜才喃喃道:「置之此地而後生嗎?先生無惜若無這個覺悟就不會來到福建!」

    「我不會說救萬民於水火之類地大話我只想讓每一個大昭國的子民都能有飯吃有衣穿不被壓迫不被欺辱。還他們一個平靜的生活!」話總是能輕易的說出口但是當話轉話為肩上擔負的責任時便重若千鈞!

    「無論遭遇什麼我都會與六哥站在一起!」這是辜無悠地答案而這對無惜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答案所謂兄弟指的就是並肩做戰!

    「好!」安晴明點一點頭:「那麼就請六殿下和八殿下記得在你們離開福建前。將這些人的家都一一還給他們!」

    安晴明口中的他們是指山上的那些山賊:「這些人都是無家可歸的可憐人為了生計與活路他們不得不做了山賊但從未枉傷無辜只求能養著一家老小而已。」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再出聲時已帶上幾分涼意:「民其實不想反只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無惜聽罷做了一個長揖:「我若安定福建必然記著先生的話在此之前還請先生不吝賜教如今福建地局勢。以及我們該如何去做?」

    安晴明確實當得起無惜禮賢下士之舉當他分析完福建整個的局勢以及他們該採取的行動後莫說是無惜便是辜無悠也對他欽佩不已幾乎是句句點在要害上半個字的廢話都沒有經過他一番抽繭剝絲的分析後無惜兄弟已經對福建的局勢有了深刻的瞭解而且確實感覺到了官與民之間的矛盾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再者就是東瀛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

    真地讓人很難相信一個身居山賊窩裡並且雙腿殘廢的人竟然能如此精準絲絲入扣的瞭解分析局勢只憑著一丁點的情況便能推斷出這麼多地事情。

    身殘心未殘。安晴明。他依舊是曾經的無雙名士!

    「先生你如此才學。屈在此地與山賊為伍教授幾個學生實在是太屈才了不若來我這裡做個幕僚待福建事了後隨我一道回京去如此才不屈了先生的大才!」無惜被安晴明的才學所折服說什麼也要收他在帳下此人一個足抵平常謀士十人。

    安晴明似早料到會這樣當下想也不想便推辭道:「多謝六殿下厚愛只是安某在此地過的很是愜意自在並不想再重入京師之地更不願踏入官場是非圈。」

    「我以師禮待你!」無惜一眨不眨地盯著安晴明可等來的依然是他堅決的搖頭還有一句看似莫名其妙的話:「安某已經斷了一雙腿如今還想留著這殘軀做點事所以擔不起六殿下地師禮!」

    「你要做什麼事說出來我們替你做不就行了我看你分明就是推脫之詞!」辜無悠可不慣他那毛病衝口而出而安晴明回答他的只有浮在臉上淺息即止的笑意那裡到底藏著什麼無人能懂。

    無惜眼中閃過黯淡歎道:「八弟罷了既然安先生不願意就由他去吧強人所難的事不要做只當我與安先生沒這個緣份罷!走了咱們出去。」

    在他攜辜無悠經過安晴明身側時似不經意地低頭掃過可惜安晴明並無其他異樣只是轉動輪椅準備跟著他們出去。

    無惜心裡失望之餘卻是折回了身走到安晴明身後推動了輪椅道:「適才安先生的一席話無惜受益良多此刻就讓無惜推安先生出去吧!」

    他的謙讓並未讓安晴明有所動容只是受之泰然由著無惜將他推出去而外面阿嫵等人早已等心急不已看到他們安然出來均是鬆了一口氣。

    阿嫵地目光在掃過安晴明時不由為之一滯這人……好眼熟似乎在哪裡遇見過……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