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庶難從命

龍騰世紀 第二十八章 驚心(下) 文 / 雲霓

    眾人站起來去宴席不提。

    宴席結束,賞花燈的時候蔡夫人忽然想起來,「家裡有幾朵樣式好的堆花,快拿出來給小姐們。」

    丫鬟們捧來一個個珊瑚描金的盒子,便是要送眾小姐的禮物。

    賈三小姐,二房的小姐們都拿了,丫鬟將裝堆花的盒子送到容華跟前,蔡夫人又笑著交代,「再拿兩支,帶給陶家六小姐。」

    丫鬟忙將盒子打開,又添了兩支花進去。

    蔡夫人笑著向旁邊的夫人們誇獎研華,「陶家幾位小姐個個長得可人,尤其是六小姐,我一見就喜歡,可惜今日親家太太沒有將她帶來。」

    大太太笑著接口道:「研華這兩天身子不大好,所以就沒領她過來。」

    蔡夫人忙關心,「六小姐生病了?可有什麼大礙?」

    大太太道:「也沒什麼,只是受了些風寒。」

    蔡夫人點點頭,「那就好,下一次親家太太來,一定要將六小姐帶來。」說到這裡蔡夫人又道:「也趕巧了,陳夫人今天帶來了許多滋補的,我也見花獻佛,給親家太太拿去一些,也好分與府裡的小姐們。」

    陳夫人在一旁笑著道:「這樣甚好。」

    花燈的種類繁多,許多是容華以前沒見過的樣式,容華在花燈中穿梭。

    那兩位與蔡家有通家之好的夫人在一旁悄悄說:「做了這麼多燈出來,想來那件事是真的了?」

    「這麼多燈,不可能是做了放在侯府裡的。貴妃娘娘的喜好,蔡夫人是最清楚的,難免有些事由她來做。」

    「這樣看來,日子八成是定了。」

    兩位夫人又壓低了聲音。

    容華只聽到了幾個字,「貴妃……省親……」

    容華眼睛忽然一亮,貴妃省親。

    大太太一邊看花燈一邊往前走,漸離開人群,淑華也跟了過來,大太太看著燈上的花樣,細木支成的骨架,絹紗上面的花鳥人物描得十分精細,「府上是要有貴客來了?」

    淑華道:「也不是府裡,這些花燈是要拿到婆婆娘家的。」

    大太太心裡一亮,「這麼說貴妃省親的事是真的了?」

    淑華點點頭,「雖說沒有正式說,瞅著府裡忙活的樣子,似的准了。」

    大太太道:「怎麼忽然之間這時候安排省親?」

    淑華低聲道:「上次聽婆婆和蔡家人說,聖上的身體似乎並不大好。」

    大太太一凜,臉上有幾分的懼意,生怕別人聽見,斥了淑華一句,「這種話不得亂說。」

    淑華道:「也就是母親問起我才說的。」

    大太太又問起,「你八妹妹折了海棠回來,我看你臉色似是不對。」

    淑華想到這個,難免又一陣緊張,「那海棠是弘化公主嫁人之前在婆婆娘家園子裡種下的,弘化公主沒了,婆婆就讓人從娘家挪了兩棵海棠過來,平日裡照顧的精細,誰也不敢碰的。」

    大太太倒沒想到還有這一層。

    看完花燈,義承侯府才將客人們送走,蔡夫人送出垂花門,侯府依舊安排了轎子,大太太執意推卻,「不用那麼麻煩,我和容華一起乘車就好了。」

    蔡夫人見大太太口氣堅決,也就隨了她,「等拿了東西……改天再讓大奶奶回去看您。」

    蔡夫人特意提起給瑤華的那味藥,大太太笑容中流露出感激來。

    淑華上前一步欲扶大太太上馬車,大太太卻拍拍淑華的手,叫了容華過來,容華扶著大太太上了馬車。

    馬車離開侯府,大太太靜靜坐在車裡,好半天才問容華,「怎麼想起來折了幾枝海棠花?」也不向容華問及賈三小姐丟耳墜子那件事。

    容華拿起馬車裡的墊子給大太太墊在腰後,「幫賈三小姐找耳墜子,就走到那邊,看著海棠開得好順手折了兩枝,折了也就後悔了,知道這是在侯府,不是自己家。」

    大太太歎口氣,「畢竟是個孩子,還有幾分玩性兒,以後多多注意就是了。」

    容華頜首道:「是。」

    大太太在馬車裡閉上眼睛,似是要睡著了。

    容華急忙叫來隨行的粗使丫鬟,告訴後面車裡的冬蕊,將大太太的銀鼠披風遞過來。

    冬蕊下了車,親手將銀鼠披風遞給容華,容華又將披風仔細地蓋在大太太身上。

    馬車停在陶府門口,容華伺候大太太下了車,陳媽媽已經在垂花門前等候。

    進了院子,大太太轉身和藹地交代容華,「從侯府帶回來的東西讓丫鬟拿到你那裡去。研華那份明天你打發人送一下,你也辛苦了,早些休息。」

    最後一句話,算是對她的肯定?容華柔順地道:「是。」

    大太太回到屋裡,讓丫鬟們伺候了換?按蹁祣戒蝞R灝潰菜y漚艂m躺闖鰲?br/>

    陳媽媽吩咐丫鬟們都退下,又留下冬蕊在外間,然後到碧紗櫥裡回話,「老爺遣了身邊的人回來,說要告訴太太知道,二房、三房昨日已經動身來京裡。」

    大太太算了算,「這麼說大約有四五天的光景就能到?」

    陳媽媽笑道:「可不是,還是太太想得周到,早讓人收拾出那兩處院子,要不,按往年計算還有些日子呢。」

    大太太思量了一下,「屋子裡要多添些傢俱、擺件兒,不夠用的話從我屋裡調,三太太第一次過來,不能怠慢了。」

    陳媽媽知道這其中的道理,早已經有所準備,急忙將其中的物件調動向大太太說了,大太太甚是滿意,「你辦事我素來放心,還要安排幾個得力的丫鬟婆子過去,人選你來挑,都要信得過的。」

    陳媽媽又點頭,上前幾步給大太太揉肩膀,好半天才說:「太太這趟去侯府,事情可還都順利?」

    大太太微露出戲謔的表情,「王家遣人來相看,哪能說出什麼不滿意?尚書府裡那麼多妾,不見得個個都有正當來路,」說到這裡,頓了頓,「也就是這幾年,論起先皇高宗在世時,那都是有規矩的,哪能任著他王家收那麼多?這些年,官紳老爺們仗著聖上寬仁,都放開了去娶……又有多少人在外偷偷養了外室?」

    這些年,老爺一個接一個地收姨太太,大太太在這上面壓了不少的火氣,今天趁著這個機會發洩發洩也是正常,陳媽媽只在一旁默默地聽。

    大太太道:「要不是看在尚書府裡並沒有出身好的良妾,蔡夫人又一再說會以正式禮儀娶進門,我怎能答應?」

    陳媽媽又道:「太太說的是。」

    「雖然是庶出,那也是我們陶家的名聲。」

    陳媽媽道:「可不是,府裡的小姐們的親事哪一門不是太太精挑細選的,再說就算是去尚書府,那畢竟也是一等大員的家裡,做個良妾也是主子,將來再有個子嗣……那也算得上是好姻緣了。」

    「太太為府裡小姐這般打算,那也是她們的福氣。只是庶出的身份是誰也忽略不了的,太太也沒有辦法。」

    大太太歎口氣,「還是你知我的心。」頓了頓又想起臨走之前蔡夫人特意提起了研華,這裡面該不會有什麼……

    還有那個賈三小姐,大太太不由地抿緊嘴唇不快起來,「讓姑爺不納妾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是現在淑華位置不穩定,納妾進去,將來生了長子豈不是要出事端?只要等淑華有了子嗣,我也就放心了。」

    陳媽媽跟了大太太這麼多年,對大太太的一舉一動都是有幾分瞭解的,現在她瞧著大太太眉角揚起來,面上有幾分喜色,她急忙停下手來,驚喜地看大太太,「太太,莫非是大小姐……有了喜?那可好了。」

    大太太也笑起來,蔡夫人還不知道淑華可能有了喜,這事要是坐實了,她要好在蔡夫人面前抬起頭來。

    大太太又想起來臨走之前交待陳媽媽的事,「那件事問清楚了嗎?」

    陳媽媽忙道:「清楚了,是四姨娘讓初曉在二小姐面前給六小姐求了情,大小姐找二小姐拿主意,二小姐就保了六小姐,所以大小姐才會讓太太帶八小姐去侯爺府。」

    大太太靠在軟榻上,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想起四姨娘鄙棄地一笑,「她也就有這個能耐,定是老爺不小心在她面前說了什麼,讓她知道瑤華沒少幫我操心府裡,才有了這番計較。淑華回來那天我就看出來了,自己的女兒最是清楚,淑華向來沒有主意,怎麼突然就心裡有了人選。」

    「她為自己女兒著想,索性沒出大格,我也就不深究了,這事沒定下來之前,還是要將她看好了,不要再生事端,關鍵時刻我還有用得著她的時候。」說著大太太起身,「好了,你下去吧,我也該休息了。」

    陳媽媽忙服侍大太太到床上躺好,滅了燈,然後走了出去。

    黑暗中大太太又睜開眼睛,真沒想到容華會像蔡夫人的妹妹弘化公主。上一次她和蔡夫人一起去寺廟裡上香,偷聽到蔡夫人和她母親的談話,京城裡有名的膏粱子弟肅靖公的公子,就是惦記弘化公主的名聲,跑去蔡家求親,蔡家的女兒自然不肯給他,婉拒了這門親事。結果肅靖公家又派人來再求,仍是沒有求來。

    蔡家這些年,因為弘化公主和貴妃這對姐妹委實得了不少的好處,要是這一點她也能借來用一用……

    =。=盡量多寫多更哈。

    婚事稍稍有些周折嘿嘿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