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花都九妃

正文 第682章 淘汰 文 / 九月陽光

    寧采臣享受了一夜的風流,而相對的,在總參校場旁綁著的寧采賦,卻是忍受了一夜的寒風,開時的慘叫,最後變成了哀求,而到了後半夜,他昏過去了,寧采臣吩咐過的,有給他水喝,但就他那種身體,遭受如此的折磨,豈能不煎熬。

    受不住昏過去,就是最好的躲避辦法。

    但沒有人可憐他,因為他的朋友,都被關了禁閉,每個巡哨走近他的士兵,都會嘲弄的看他幾眼,代表著心裡的鄙視,正因為與寧家的關係,寧采賦平曰裡很是囂張,一點沒有尊敬別人,現在落難了,同情他的人,絕對不會太多。

    更何況,寧采臣發出的命令,可沒有人敢違背,以前這些士兵只是聽說過寧采臣的故事,但並不瞭解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可是昨天,他們親眼見到了,馬強虎教官多強悍的一個人,說踢就踢了,連吭也不敢吭一聲。

    而且那一腳,把身材魁梧的馬強虎踢出了十幾米遠,這些士兵可不敢說,自己能承受得住。

    「嘀嘀嘀----」哨聲響起,整個總參衛營地都被驚動了。

    五點整,新的訓練開始了,這在以前從來沒有過,除了一些走後門進來混資歷的人,他們大部分都是從軍隊裡精挑細揀來的,實力都很不錯,但來到了總參之後,上樑不正下樑歪,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有了一種抱金碗的滿足,失去了進取之心。

    進來越久,這種所謂士兵的精神,就失去得越多,寧采臣見過很多兵種,但無疑,總參衛裡的士兵,卻是最讓人意外的,這些人似乎已經成了千遍一律的門衛,連京城之中的警察都不如,過得實在太安逸了。

    也許像很多人一樣的,總參重地,政務院重地,誰敢闖進來,卻是不知道,戰爭會有很多意外,或者一個不小心的結果,就會造成全軍覆滅,這樣的過失,誰也承擔不起。

    幾千人的出J,很是有些吵鬧,不過有了昨天一下小馬威,這些再痞的士兵,也不敢大聲叫嚷,相比以前正規軍隊裡的紀律,這裡可是不需要紀律,或者說,寧采臣寧將軍的話,就是紀律,他說什麼,那就是什麼。

    馬強虎早就起來了,這會兒佇立在校場一側,看著面前的人不斷的聚集,臉上神色越來越是不好,因為這些所謂精兵的J練,讓他越來越不滿意,就算是新兵營,每一次哨響之後,只給三分鐘的時間,可這些精兵三分鐘過了,也有一些人未曾到達。

    「分列隊,各自報數。」

    幾千人分成了六組,正好馬強虎、徐星星、賀天兵他們每人分到一組,報數開始了,這會兒,才有人晃悠悠的跑過來,這在以前,很正常,必竟今晚可是早了一個小時出J,可是馬強虎沒有給他們這些人機會。

    「報告教官,周士雙請求入隊。」

    「報告教官,王畢請求入隊。」

    「報告教官----」不斷的有人開口人,但都沒有得到允許,馬強虎只是冷漠的看了他們一眼,眼神就像一柄刀,鋒利無比,被看到的人,都無聲的垂下了頭。

    「報告教官,實在四千六百三十三人,缺席四十四人。」每一隊例報出了人數之後,上報給了馬強虎。

    馬強虎點了點頭,這才畢挺的轉身,衝著遲到的人說道:「我按照新兵集合時間,給予你們足夠的適應,但可惜,你們還是遲到了,現在我宣佈,你們被退役了,執法隊,把他們帶下去。」

    「馬教官,我是中層軍官,你沒有這樣的權力。」一個軍官上前,憤憤不平的說道,他可是副連級,像這樣的級別,所有的變動,都需要上交到總參衛辦公室。

    「不錯,我們遲到了,我們承認,也願意接受懲罰,繞總參跑幾圈都無所謂,你不能讓我們退役。」

    「是,我們絕對不會同意,我們要見寧少將。」

    馬強虎昨天處理不妥當,被寧采臣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踢了一腳,真是顏面大失,沒有想到現在竟然還有這樣的反逆行為,心裡更怒,牛眸一瞪,喝道:「還軍官,你配得上這幅軍銜麼,你配得上士兵的稱號嗎?他媽的,都給我滾,不然打斷腿,扔出去。」

    「馬教官,你污辱我們,你要給我們道歉。」

    「我們要見總參領導,罷免你教官職務,你不合格。」

    馬強虎不是一個善談的人,也不喜歡解釋與與人爭論,每一次心情波動激烈的時候,他都有些結巴,這會兒臉色漲紅,身後傳來徐星星的聲音:「老馬,你吃了一次大虧,怎麼還沒有長點記姓,要是老大在這裡,你怕是又得再挨一腳了。」

    馬強虎聽了,身體一動,人就已經竄了出去,動作快如閃電,幾乎只看到人影一閃,然後一聲尖銳的慘叫聲,響動震天,是的,馬強虎把這個嘰嘰歪歪的軍官給打了,一雙腿全部被打斷。

    作為一名年青基層軍官,應該有一些最基本的反抗能力,但在馬強虎的蠻力面前,沒有一絲的作用,等到所有人聽到慘叫聲回頭的時候,那軍官已經倒地,抱著雙腿哀嚎了,除了極少數的幾個人,還真是沒有人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倒是被綁在校邊的寧采賦,這會兒被哭聲驚響了,感覺很熟悉,對了,就是他昨天發出的同樣聲音,痛苦的哀嚎。

    然後他看到,那個與他關係很不錯,很談得來的軍官,這會兒倒在地下,似乎雙腿被打斷了。

    寧采賦心裡暗爽不已,都是這個王八蛋說的,在這裡做什麼都可以,所以他少有出J訓練,當然沒有經歷一般新兵入伍時吃的苦,現在才知道,當初的自由與享受,現在變成了一種禍害,所以他開始恨這個傢伙了。

    「馬強虎,你私下打擊虐待士兵,我一定會去委員會控告你,一定要把你趕出總參衛----」

    馬強虎很鄙視的掃了這傢伙一眼,說道:「請便,但是現在,你要給我滾出去。」

    「執法隊,把他們給我帶出去,以後我不想再看到這些混蛋。」

    執行隊把這些人弄走了,退役是一定的,這個就算是馬強虎做不了主,但是寧采臣卻可以,像一個小小的副連級別,還上升不到軍委會的程度。

    「都看什麼,看戲麼,看看你們的孬樣,一個個垂頭喪氣的,還敢稱自己是雄兵麼,我都替你們害臊,跑,都給我跑起來,繞總參部給我跑二十圈,跑不完的,沒有早餐吃,都給我滾蛋。」

    寧采臣給的時間不多,馬強虎需要用最簡單的方法,確定接受訓練的人選,這裡的人雖然很多,以前也都是強兵,但曾經的東西,他們丟得差不多了,現在就看是不是能撿得回來了。

    二十圈這樣的跑步,對馬強虎這些人來說,只是一個開胃菜,他們經歷了刺血訓練營,跑步已經是一個很幸福的事了,如果連二十圈都堅持不下去,那就沒有必要留下來了,必竟接下來的訓練,會提升三倍強度,那絕對是一場地獄的考驗,需要受訓者有鐵般的意志。

    現在已經五點多了,二十圈大概十多公里的樣子,正常的跑完,就剛好吃早餐的時間,不過馬強虎都不知道,這四千多人,簡單的一個跑步,竟然一下子淘汰了三百多人,馬強虎說過的,這些人將被全部退役。

    寧采臣來的時候,都已經八點多了,吃過早餐的總參衛,此刻還在訓練,迎接著東方冉冉升起的紅曰,景色雖美,但這會兒沒有人有心情欣賞了。

    寧采臣當著所有人的面前,簽定了退役名單,那些遲到,或者體質太差的人,都失去了機會,淪為平凡。

    「我真是沒有想到,這樣一個跑步的動作,竟然會被淘汰如此多的人,要知道真正殘酷的訓練,這會兒還沒有開始,我相信到了最後,你們這些人之中,只有一半才有機會留下來----寧采臣輕笑了一聲,說道:「至於其他人,當然都會被安排退役。」

    一個士兵舉手,問道:「將軍,我們現在可不可以申請調動?」

    寧采臣輕笑變成了冷笑,說道:「現在才問,是不是有些晚了,對不起,你們已經錯過機會了,現在被淘汰的人,只有退役這一條路可走。」

    剛才馬強虎處理人的時候,還有人敢反抗,耀武揚威,但寧采臣開口,就算是再有意見,你也只能憋著,更不會有人出聲爭吵,因為沒有人有這樣的勇氣。

    總參與政務院,還有中南會堂都是國家的核心,每個部門都有單獨的衛隊,但光總參,就有超過四千多人,那簡直就是開玩笑,要知道,在核心位置的四周,可是有京城衛隊守護,就寧采臣看來,人多了純粹就是浪費。

    如果有機會的,寧采臣還想看看其他單位的衛隊系統,該清理的就要清理掉,光是一個總參衛隊就有這麼多關係戶,估計政務院,還有高等國家級單位裡,這樣的人應該不少。

    防護一個總參,在寧采臣想來,兩千人的衛隊就已經足夠了。

    當然前提是,他們的個人單兵作戰能力,都有相當的水準,目前來說,這些人還差了不少,就算是曾經有的,這會兒也被蹉跎掉了,想撿起來,怕是不太容易。

    不過四千人裡,總也可以挑出一些滿意的人來,寧采臣並不擔心沒有人才可用。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