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花都九妃

正文 第655章 蘇家的人 文 / 九月陽光

    寧采臣所在的包廂,是清風大酒店最好的,一般的時候都不對外開放,只有明家人過來,才在裡面休息或者吃食,裝飾一流,服務更是一流,那進來的服務員,絕對都是青春而美麗的身影。(鳳舞)文吧et.

    寧采臣甚至沒有叫菜什麼的,就陸續的有人送來點心與茶水,並且告訴他們,廚房已經準備菜品,很快就可以上桌了。

    寧采臣愣了一愣,說道:我好像還沒有點菜吧?

    蘇雲菲笑了,說道:老公,青風大酒店除了散客之外,有三套菜品,那是J辦大宴所準備的,我以前來過這裡,也在這裡吃過飯,估計酒店為你準備的是最奢華的套宴,一桌要一百八十多萬呢?

    一百八十多萬,是不是太浪費了一些?寧采臣這人從來不忌口,也沒有什麼挑剔,但一百多萬的菜品,還真是沒有吃過,對他來說,寧家新宅院裡每天的自助餐,就已經是一種很好的享受了。

    而且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新的菜品推出,包括了國家南北菜系,味道做得真的很好,但基本也用不了一百八十多萬吧!

    蘇雲菲說道:其實我一直對這貴系套宴感興趣,但真的太貴了,不過今天,就嘗一嘗吧,反正這是明家的,又不用他們出錢,最重要的,人家想要點面子,我已經與家人聯繫了,等會他們過來,我想讓他們知道,我現在過得很好。

    寧采臣還真是想把這些菜品退掉,換些簡單的就好,人餓了啃幾個饅頭都是美味,沒有必要這麼浪費,不過蘇雲菲也說得對,女人都好面子,特別是在家人的面前,更是如此,反正也是明家的一份好意,他真的不合適拒絕。

    一人漂亮的服務員走進來,向著兩人說道:寧少,少夫人,外面有姓蘇的一家人,他們說是你們的客人,不知道能不能讓他們進來?

    寧采臣早就知道,腳步聲都聽出來了,不過他沒有說話,只是回頭看了看蘇雲菲,今天他來只是給她長面子,其它的東西,都由她做主。

    請他們進來吧,對了,吩咐廚房,可以上菜了。

    是,少夫人。

    對少夫人的稱呼,蘇雲菲很明顯的很有興趣,每被叫一聲,就感受到一種幸福,一種擁有的甜蜜,讓寧采臣都不得不感歎,這女人真是太容易滿足了。

    在美麗服務員的帶領下,門開了,一行走進了五六個人,寧采臣認識的,只有兩個是的,正是蘇雲菲的父母,當初別墅裡,他們有見過。

    最前面的老人,不用問也是蘇老爺子了,看他兩鬃斑白,眼睛深陷,臉上浮現一種威嚴,卻夾著幾許戾氣,這讓人有不好的感覺,並不想與這樣的老人面對,以貌取人,有些時候,還是很有道理的。

    除了三人之外,還有兩個男人,估計是蘇雲菲叔伯之類的人物,不過寧采臣並沒有興趣認識,也不想認識。

    媽。蘇雲菲一聲驚叫,還是撲了上去,或者蘇家是讓她傷心的地方,但世上唯有母親給了她縷縷的溫暖,讓她永遠難忘,數年的分離,此刻的相聚,讓人倍感珍惜。

    蘇母也是激動不已,目中含淚,嘴巴抖擻著,輕輕的撫著女兒的臉,說道:雲菲,看到你過得好,媽也高興,也很開心,只要你過得好,一切都值得。

    老人自己坐下來,掃了寧采臣一眼,眼裡寒光一動,卻是立刻恢復了平靜。

    這孩子,太沒有禮貌了,沒有看到爺爺在,還有你爸與大伯都在麼,連聲招呼也不打,有辱蘇家門風——

    寧采臣沒有說話,蘇雲菲有些冷漠的抬頭,掃了他們一眼,很淡然的招呼道:爺爺,爸,還有大伯三叔,你們難得來京城,都請坐吧,有什麼話,坐下來慢慢的說。

    雖然心裡已經淡漠一切,但是蘇雲菲並沒有過度的波動,或者蘇家這些人對她來說,只是一個熟悉的陌生人,當年父親把她踢出蘇家,一刀兩斷的時候,她就已經傷夠了,現在她有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人生,已經不需要回首這種不堪的記憶了。

    所有人都盯著寧采臣,但就沒有人主動說話,似乎要等著寧采臣自己開口,或者在蘇家人想來,他們都是長輩,作為長輩,當然是含蓄的,不過可惜,寧采臣連看也沒有看他們一眼,幾乎是當著無視了。

    倒是蘇母見氣氛不對,打開了這個沉悶。

    采臣,我們又見面了,沒有想到,一別兩年多,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面,做為母親,我要謝謝你,謝謝你給雲菲這樣的生活,我看得出來,她真的很幸福,這就夠了。

    寧采臣臉上綻著暖意的笑容,他也感受得到,這個蘇母是一個心善的人,當年她與丈夫蘇子悅,在面對女兒的時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態度。

    伯母太客氣了,雲菲是我的女朋友,我照顧她是應該的,給她幸福,更是做為一個男人的責任。

    媽,你放心吧,采臣對我很好,我很幸福。蘇雲菲的話剛落,一旁早就忍不住的蘇子悅,就已經喝道:你與他的事,誰同意了,無媒無證就是苟合,作為女人,你太不j;口廉恥了——

    寧采臣抬頭,掃了蘇雲菲一眼,他很想開口,但是他知道,一旦他開口,氣氛怕是一下子就會變糟,最重要的,有些事,他只能幫,卻不能代蘇雲菲去做,必竟這是蘇家的家務事,他不想讓蘇雲菲感受傷心。

    爸,我叫你一聲爸,是因為你生了我,但並不表示,我尊敬你,什麼事都會聽你的,你要是忘記了,我可以提醒你,當年在清華別墅裡,你已經說過,我與蘇家再也沒有一絲的關係,親情一刀兩斷,是不是?

    蘇子悅的臉上由紅變青,然後戴著眼鏡的眼裡,儘是憤怒,這些話他當然記得,當時他也是這麼認定的,這樣的女兒,不如不要,這兩年來,蘇家也是這麼做的,就當著根本沒有了這個女兒,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有些事,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雲菲,不要沒大沒小的,怎麼與你爸說話的,你是我們看著長大的,多乖巧的孩子啊,我們怎麼能忍心看著你受委屈呢,你爸當時做的,還不都是為了你好,你看看,你現在能過得這麼好,全都是你爸的功勞,你應該理解你爸的用心良苦。

    說話的是蘇家大伯,這話一出,蘇雲菲都有些臉紅,為蘇家有這樣不要臉的人感到恥辱,為了她好,當初要她嫁給宋家宋淺江,要她以身侍狼,真虧他們還能找出這樣的理由,實在太強大了,果然是無恥沒有界限的。

    蘇雲菲正要說話,門開了,一行幾個漂亮的服務員走進來,手裡端著菜盤,個個都是精緻絕倫的菜色,這種菜,不要說蘇家這些人了,就算是寧采臣,也是第一次看到,也難怪一頓宴席就值一百八十多萬了,光看著就已經讓人很有胃口了。

    服務人員退出,包廂裡又靜了下來,菜色飄香,寧采臣似乎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也不招呼別人,自己伸筷,給蘇雲菲夾了一塊東坡肉,肉澤鮮嫩,看著就讓人恨不得吞到肚子裡。

    這肉看起來不錯,你嘗一下,你看你,好像這段時間瘦了不少。寧采臣的這種態度,讓蘇家人很不爽。

    蘇子悅第一個開口,說道:寧少,我們知道你寧家勢大財大,但蘇雲菲卻是蘇家的女兒,所以,我們想帶她回去,這是蘇家的家事,請寧少不要插手。

    老公——蘇雲菲心裡一驚,一隻手立刻拉住了寧采臣的手,她生怕寧采臣真的放她回去,這看著是給她自由,其實是一個大火坑,對蘇家,她真的已經不抱任何的希望了。

    寧采臣冷笑了一聲,掃了蘇子悅一眼,在他的眼神下,這個中年人有些畏縮的退了一步,低下頭來,似乎有些不敢面對,為何,因為這是他的私心,或者說,這是他們來之前,早就已經商量過的,讓蘇雲菲回家,並不是他們的目的,而是想用這種方式,與寧家談判,或者說是提出條件,讓寧家給予滿足。

    寧采臣一直不說話,讓他們摸不準態度,所以蘇老爺子一直沒有說話,算是留一個轉回的餘地,不至於鬧得太凶。

    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也覺得挺無聊,蘇雲菲雖然姓蘇,但現在她與蘇家真的沒有一絲的關係,不要拿這樣的眼神看我,我要不是看在蘇雲菲的面子,早就讓人滅了你們蘇家,儘是一群沒臉沒皮的傢伙,說吧,你們想得到什麼?

    蘇母一臉的尷尬,她真的不想來,可是沒有辦法,她只是一個蘇家的媳婦,若不是蘇雲菲的母親,怕這也沒有她的事,這會兒,也算是身不由已了。

    雲菲,這菜色不錯,你多吃一點,放心吧,一切有我呢?感受身邊的女人身體顫抖,寧采臣心裡很是不爽,他答應過,不會再讓她受蘇家的威迫,卻是沒有想到,他沒有去找他們,他們倒是找上門來了,真當他好脾氣,不殺人麼?

    幾個叔伯都不敢吭聲了,他們之前的做態,也是故意裝出來的,必竟他們需要面對的是蘇雲菲,一個小丫頭而已,作為長輩教訓幾句,也是小事,但現在寧采臣把事挑了過去,就沒有人敢了。

    因為他是寧采臣,京城第一少,更因為他是寧家的七少,背後有一個寧家。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