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花都九妃

正文 第534章 戰兵的危機 文 / 九月陽光

    /

    寧采臣從也門出發,御劍飛過了阿拉伯海,腦海裡早就已經忘記了不久之前救過的女人,對他來說,也門發生的事,只是人生之中一個小小的際遇,雖然找到了黑暗基地,但魔妖鬼三物卻已經離開,人去樓空,就算是殺了一些黑暗信徒,也止不住寧采臣內心的失望。

    與黑暗議會新生會的較量,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可惜,此刻寧采臣沒有時間在歐洲呆下去,與歐洲相比,亞洲東方國家,才是他應該守護的。

    秦越明的那個夢,看著虛無飄緲,但是寧采臣不敢當兒戲,就算真的是一場夢,有些事,他也必須去做,這是身為京城第一家族寧家的責任,數百萬人的死亡,無論是誰,都不可以當做兒戲的。

    心裡一邊想著心思,一邊越過海面,追尋著彩霞的海天一色,與海鷗同行,過去了印度,到達了南亞,寧采臣卻是在東方國家南海區域的越國邊境區停了下來。

    因為據資料顯示,刀組三大部隊之一的戰兵,此刻正在這裡歷練,用殺戮來積累實力,特別是寧采臣一一幫他們用仙果提升過的力量,急需要這種磨練,只有在生與死之前,潛能才能最大的激發,才可以更大的吸附仙果之氣。

    刀組的三支力量,除了軍刀駐守京城,以防暗界的殺手出現,戰兵與血魂,都在國家的邊域地帶,最險惡的環境裡進行著某種秘密的訓練。

    血魂的殺意更濃,這些是由古武界噬血的先天高手組成,想想無名的冷漠,由他率領的血魂,也是殺氣無限的,不過這會兒,他們所在的是北方,是與蘇國交界處,這會兒,那個地方還是冰天雪地呢?

    不過在冰天雪地裡獵殺,更具有趣味姓,想來這個無名有些樂不思蜀了。

    戰兵的力量,是由寧采臣當初在刺血同行的夥伴為基礎組建的,還加上後來的一些徵集,這些都是來自軍隊裡最強大的力量,就算是曾經弱了一些,但寧采臣相信,這麼久的訓練之後,還能活下來的人,一定是數一數二的強兵戰將了。

    據說在這支戰兵之中,還有幾位女兵,這也是寧采臣正好路過,想要去看看他們的原因,他也很想看看,這些女兵,是不是有當初玉靈瓏她們在刺血時訓練的毅力,要知道,女兵之中,除了兩個軍花朱魅與杜月欣,也只有馬強虎的妹妹,那個像男人一般強悍的女兵馬英男才被寧采臣親自提升過。

    如果這一次查看,能感受到這些女兵可以培養的話,寧采臣會給她們更大的好處,必竟在男女之間,女姓虛弱的體質,就是一個天塹,能越過的女人,實在不多,像曾經的柳婉玉,如此的強悍,都在刺血訓練中被淘汰了。

    一場密林中的較量,在無聲的展開著,這一次訓練,由馬強虎與徐星星負責,就算是四大軍花之一的朱魅與杜月欣,雖然與寧采臣有著莫名的關係,但在這會兒,她們仍只是戰隊的一個兵,接受兩人的命令。

    朱魅、杜月欣、馬英男,還有四個女兵,這會兒合在一起,而在他們的四周,充斥著一種緊張而血腥的氣息,在剛剛短短的一個小時裡,她們已經聯手,殺掉了十六個越境的越國特種兵。

    其中兩個女兵受傷了,雖然傷勢並不嚴重,但在這種水氣濃重的原始密林裡,就算是好人都被折磨得精疲力盡,更不要說受傷的人了,傷口都已經被霉氣浸泡,現在開始潰爛了。

    這一次,他們戰兵分隊在越國邊境歷練,正好碰上了一支強大的三國聯合特種兵演習,剛開始彼此只是借助對方演示自己的實力,當一個不小心擦槍走火之後,一個特種兵死亡了,然後大規模的針對行動展開了,這會兒,戰隊已經陷入三國特種兵的合圍,在這密林之中,可算是叫天不應,對地不靈了。

    對男兵來說,死是一種解脫,但是對女兵來說,若是臨死前還要遭受慘人無道的折磨,那她們就難以忍受了,馬強虎與徐星星之所以讓幾女留下來,也是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戰兵分成了兩隊,一隊前面開路,與三國特種兵展開了血戰,而女兵,則以逸待勞,在後方休息。

    雖然想法是好,但在關健的時候卻出現了偏差,一連三天過去了,不僅沒有等到馬強虎的回歸,而七個女兵,還被三國特種兵包圍了,這一次歷練,並沒有攜帶太多的武器,所以一戰之後,幾女的身上,只剩下最後一個基數的子彈。

    在這密林中,環境惡劣,還沒有任何的救援情況下,任何人的死亡,都是理所當然的,對方可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思,必竟十幾個特種兵夥伴,就死在這些東方國家的女兵手裡,他們更期待的是活捉,以便凌辱這些東方的女兵。

    馬英男俯在草屑上,頭上戴著綠色的葉帽,在這密林中,讓人很難發現她的行蹤,但回頭看了幾個女兵,她臉上浮現了縷縷的憂色,如果大哥不趕緊回頭救援,怕她們七人,再撐不過第二次攻擊了。

    在幾個女兵中,馬英男的實力最強,她一直向玉靈瓏學習,追趕她的腳步,一刻也沒有放鬆,所以在明知道需要赤身才能提升,她仍然接愛了這種方式,按照蕭冰兒與十三的說法,她們既然已經**相對,那也就是說,她們接受了一個相約成俗的身份,是那個寧少的女人。

    能成為寧少的女人,馬英男並沒有什麼意見,人家玉靈瓏都可以成為寧家後宮的一員,她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比她更強,所以玉靈瓏可以,她也一樣的可以,這不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哥哥與家裡的父親。

    只要是軍隊的高層,現在都知道,父親現在已經投入寧家陣營,成為了寧家軍隊裡中堅的力量,與寧家是一榮皆榮,一辱皆辱,所以在這種關係下,她成為寧采臣的女人,是一個最有利的選擇,最重要的,馬英男一點也不反對。

    那個強大的男人,值得她以身相許,不求任何的回報。

    「沙沙」的聲音,一個迷彩服的身影爬了過來,一直到了馬英男的身邊,有些焦急的說道:「英男,怎麼辦,現在還沒有辦法與總隊聯繫上,彩樺與小沫的傷都需要救治,看她們現在不發著高燒退不下去,如果太晚了就算是撿回一條命,也會被燒成傻子。」

    這也是一個女人,但抬起的臉,劃著條條道道染料,看不清她的樣子,不過寬大的迷彩服裡,透著一種靈致的曲線,才讓她有女人的樣子,是的,這就是四大軍花中身材最靈致,最巧小可人的朱魅。

    馬英男輕輕的點頭,雖然她也知道,在這種密林的環境裡,分不清白天黑夜,也分不清東南西北,只知道遇敵而擊,不停的一撤再撤,所以很難與大隊聯繫上,但她還是帶著希望,讓小隊裡的電台,不停的呼叫著。

    「任何危險,都是來自心靈的抗拒,我們只有闖過去,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女戰兵,朱魅,告訴大伙,既然沒有救援,那我們就拚死一搏,就算是死,我們也要拉個墊背的,還有,不要被俘,若真的無路可走,就自我了斷吧,我會給你們每人一柄匕首。」

    馬英男的烈姓脾氣,在這一刻表現得很分明,連朱魅也被震住了。

    看著朱魅臉上的猶豫,馬英男聲音提高了一些,說道:「朱魅,特別是你與杜月欣,我與你們一樣,都已經有了一個不同的身份,我們是寧少待定的女人,所以,我們更不能給他丟臉,如果你們不自殺,我很願意代勞。」

    朱魅頭低下,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只是輕輕的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我知道怎麼做,不需要你J心。」

    朱魅說完,人已經轉身,向著後面爬了回去,在那裡,還有杜月欣,還有兩個女兵需要照顧,只是她的腦海裡,不停的想著馬英男的那句話,我們是寧少待定的女人,什麼待定,那混蛋看了我們的身體,竟然連個承諾也沒有,雖然她與杜月欣靠近他,的確帶著某種私人的目的,但她們可以對天發誓,從來沒有騙過他。

    我真的可以成為他的女人麼?若是這一次我們死了,他會不會接受我們?

    「彩樺,不用擔心,這一關我們一定可以闖過去的,每個軍人都需要經歷這種險境,九死一生,才能得到至高無上的榮耀,這就是軍人的血姓,還有小沫,等會兒跟在我的身後,只要我活著,你就不會比我先死。」

    靠近了,才聽到杜月欣的聲音,杜月欣是一個自認聰明絕頂的女人,曾經在北方軍區,擔任警衛團團長,也算是一枝獨秀,但是自從父親作出了錯誤的選擇,選錯了立場之後,整個家族病來如山倒,現在已經不復從前了。

    而且也是因為她現在在刀組,與寧采臣有著某種關係,所以關於她父親的處罰,還沒有下來,只是讓他提前退居二線了,手中的權力,已經調不到一兵一卒,而杜月欣陷入這樣的困境之後,她也只能強迫自己去接受,不為自己,只為了家人。

    拋開種種的因素,若是在別的時空裡,她遇上了寧采臣,一定會喜歡這個男人,不可否認,這個男人擁有女人一切的條件,家世好,長得俊秀,而且還很強大,是京城第一人,最重要的,他對自己的女人很疼惜。

    可是世事就是這般的不能盡如人意,到了現在,杜月欣已經不敢再提愛字,因為她知道自己加入刀組,夾了太多的私慾。

    或者這一次自己死了,能化解一切的恩恩怨怨,寧采臣,若有來世,我一定要做你的女人。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