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花都九妃

正文 第512章 意國的求援 文 / 九月陽光

    /

    世事易變,不過短短的幾天功夫,兩人的地位與處境,徹底的調了個個,當初莫妮卡鄙視艾莉婕不自愛的時候,根本也沒有想過,就她那樣的家庭背景,如何能守所得住自己的那份美麗,通過這幾天的面試應聘,她算是真正的明白了。

    所以這會兒被恥笑,她並沒有生氣,她很清楚的知道,這是犯錯之所應該接受的懲罰,也許只有經歷過了才會明白,人生是如何的現實殘酷。

    莫妮卡很慶幸,自己是化著小丑裝,並沒有讓幾女發現她的樣子,不然她還真是沒有臉與她們面對了,這會兒,她並不知道,連這份工作,都是貝娜的安排,他們的相遇,也不是偶然,而是故意碰上的。

    接下來的幾天,無論是莫妮卡在哪裡出現,都會碰到貝娜幾人,比如在購物商場派卡片的時候,正好遇上她們來買禮物,在快餐店門口送優惠卡的時候,也可以遇上她們,每一次,都會有些尷尬的話傳入耳中,而莫妮卡只能當著無視,心裡默默的承受著。

    從以前的孤傲自信,到現在,她發現自己慢慢的沉淪,被現實的生活磨礪得,越來越虛偽了,照她的脾氣,聽到這種帶刺的話,她應該掀桌而起,把手中的卡片扔掉,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但她沒有這麼做,因為她不能這麼做。

    父親病了,她更需要這份工作,不僅是為了生存下去,更是為了最後一抹親情,如果失去了父親,她真的是一無所有了,那她所謂的堅持,就沒有一絲的意義。

    貝娜幾女玩得不亦樂乎,寧采臣也沒有閒著,他當然不能全心的關注這樣的小事,是的,莫妮卡只是一個生活的小插曲,寧采臣還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

    這不,伊恩又來了,伊恩是意國陸軍的參謀長,上次與布朗一起去到了英吉利,只是寧采臣先動身來到了f國,這段時間,經過寧采臣的這種士氣鼓勵,f國的形勢大好,與黑暗議會的較量,也越發的有了希望。

    這讓意國很是渴望,高層也需要一個突破點,給國家這種籠罩的黑暗投入一份光明,寧采臣這個歐洲的神之子,就相當重要了。

    上次是百億歐元,這一次,卻是兩百億歐元,這伊恩再也沒有上次軍人般的肅穆與莊重,完全是一副頹廢而無力的狀態,站在寧采臣的面前,寧采臣都有些不認識他了。

    「寧先生,意國的形勢很是不好,連國都羅馬都已經陷落的邊緣,如果再也沒有援手,最多一個月,意國只能組成逃亡政斧,離開我們熱愛的祖國了。」

    貝娜還記得這個軍人,當初還受了一件小禮物,這會兒當然要幫他說一句,反正幫誰不是幫,反正有錢收就行了,再說了,在f國呆了這麼一個月,還真是有些膩味了,去意國走一趟也不是不行,聽說那裡可是歷史古城,風景點很值一觀的。

    「主人,f國的事是不是該結束了,一連數次反擊,政斧都做得很不錯,現在都已經主動展開反攻了,這些應該是政斧的事,不能事事都靠主人你,我們只是幫手,並不是幫工‾‾‾‾‾」

    「貝娜小姐說得沒有錯,我們意國只希望寧先生能給我們帶去希望,這是一抹信念,為了表達意國對寧先生的尊敬,意國願意捐出兩百億歐元,感謝寧先生的辛苦。」

    一旁的艾莉婕與艾莉瑪姐妹都目瞪口呆了,一開口就是兩百億,什麼時候,錢這麼好賺了,光是這個天大的數目,她們都被吸引住了。

    但是伊恩的下一句,卻是讓兩女有些惱火了。

    「以寧先生神之子的身份,應該擁有更多的女僕,意國雖然並不大,但在這方面,應該不會讓你失望的。」

    又想找女人來與她們爭寵,除了大大咧咧的貝娜,幾女都不爽,艾莉婕立刻圈住了寧采臣的手臂,用自己碩大飽滿的峰巒,漫不經心的揉動著,說道:「主人,做人應該言而有信,既然答應了f國政斧,要幫他們解決黑暗議會的事,就應該說到做到,現在事情才做了一半,怎麼半途而刻離開呢?」

    「姐姐說得對,主人太辛苦了,應該多休息一下,巴黎風景不錯,艾莉瑪想多呆一陣子呢?」

    貝娜是什麼人,當然知道這姐妹倆的心事,捂著嘴笑了,卻是沒有開口說什麼,這伊恩,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了,並不是每個女僕,都像她這般的大方。

    寧采臣倒沒有讓伊恩為難,在他神色尷尬的時候,說道:「伊恩將軍,我知道意國危情嚴重,但f國目前真是抽不開身,這樣好了,半個月的時間,我盡快的處理完巴黎的事,然後趕去意國,怎麼樣?」

    「多謝寧先生,我立刻把這個好消息傳給總統,相信他會很高興的,我們整個意國的人民,都期盼著你的到來,這絕對是天大的福音。」

    看著伊恩興奮的模樣,寧采臣有些哭笑不得,他堂堂一個東方人,現在卻成了歐洲人的福音,真是有些莫名其妙啊

    如果他們知道,這些黑暗議會的最魁禍首,都是因他而起,怕他們便不會這麼想了。

    看著伊恩離開,最忍不住的艾莉瑪不爽的叫道:「這傢伙不是什麼好人,竟然對主人利誘,主人才不會上當呢?」

    寧采臣好笑的說道:「艾莉瑪,你人不大,但是心眼不小,打什麼主意呢?」

    艾莉瑪立刻撲過來,重重的吻了寧采臣一口,說道:「主人,你千萬不要生氣,艾莉瑪只想讓主人多疼愛一些,也可以多侍候主人一些曰子,不想主人冷落我。」

    這女人都快要哭了,雖然說是女僕,但這個小女僕卻把他當成了自己的男人一般的,一刻也離開不了

    寧采臣拍了拍她的頭,說道:「行了,我沒有責怪你,主人給你承諾,主人是絕對不會冷落你的,以後向你姐姐好好的學習,爭取做一個對主人有用的人,明白麼?」

    艾莉瑪立刻舉手做發誓狀,說道:「主人放心,艾莉瑪一定會好好的學習,爭取做主人的第一好女僕,不會讓主人失望的。」

    愛蕾絲與別的女人不同,問道:「主人,你真的準備去意國,但是以目前f國的形勢,你暫時脫不開身啊」

    寧采臣把手從艾莉婕的**上抽了出來,伸了伸懶腰,說道:「既然決定了離開的時間,那就加快進度好了,愛蕾絲,這事你就不要J心了,管好平安小區的開發吧,你們要知道,巴黎與倫敦兩個平安小區的利潤,就是未來寧氏王族的家底,你們可都是這個家裡的女主人,明白了麼?」

    這話一出,不要說克裡斯汀這個媚色天生的優物,連愛蕾絲都驚喜莫名,問道:「主人,你說,你說的是真的,我們真的可以當家作主?」

    「當然。」

    艾莉婕與妹妹相擁,情不自禁的大笑了起來,克裡斯汀與愛蕾絲也相視一笑,覺得這段時間的女僕生活總算是有了回報,她們也可以成為寧氏王族未來的女主人,這可是比女僕高貴多了。

    只有貝娜一臉的無所謂,對她來說,無論是女僕或者是女主人,都只需要做一件一,那就是討好主人,她想得簡單而直接,因為她很明白,得到主人的寵愛,才可以得到一切,不然都是浮雲,才得到就有可能失去。

    看看,這會兒大伙的喜氣,也不過是主人的一句話而已。

    克裡斯汀問道:「主人願意去意國,應該不僅僅是為了兩百億的損獻吧,是不是也想弄個平安小區,意國雖小,但是富人可是不少。」

    寧采臣笑了笑,並沒有否認,說道:「那只是順便的,我最主要的還是想去見識一下黑暗議會的力量,從倫敦到巴黎,然後再到羅馬,都沒有遇上我真正想見的人,那個可以成為我對手的黑暗魁首。」

    貝娜驚聲的問道:「主人,那不是很危險,我也聽說,在黑暗議會的背後,有很強大的生靈存在,他們可是無所不能的。」

    貝娜對寧采臣的關心,比其她幾女都要深很多,她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來源這個男人,像愛蕾絲,沒有主人可以回去繼續當她的公主,克裡斯汀也可以回去繼續當她的大明星,而她不行,自從她翹起屁股,把自己當禮物誘惑主人開始,她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寧采臣感受到這個女人發自內心的關切,有些心疼的伸手摟住了她,說道:「不用擔心,對我來說,能遇上一個可戰的對手,已經很難得了,雖然我不一定是世間第一強者,但能勝我的人已經不多了,所以我期盼著有這樣的一個對手,可以給我壓力,讓我更加的提升自己,可以變得更強。」

    艾莉婕叫道:「主人已經是天下第一了。」

    艾莉瑪也說道:「主人是世上最強者,最厲害的人。」

    「嗯,主人是世上最強的男人,貝娜是主人一生一世的女僕,生死相隨。」盲目祟拜追隨的貝娜,那就更不用說了,寧采臣在她的心中,就是神,幾乎沒有一絲的理智。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