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博弈局中局:漂亮女局長

正文 第631章 文 / 蒼狼

    第631章

    劉志遠這剛剛看完了新聞,岳父雲廣利立刻就從臥室走了出來。(。純文字)雲省長這話還沒說兩句呢,衣服口袋裡面的手機立刻就響了起來。雲廣利拿起手機看了看,只見上面顯示著常務副省長張曉正的電話。於是雲廣利趕緊就走進了書房,接起了張曉正的電話。

    「喂,曉正,什麼事情啊?」雲廣利省長一邊問著張副省長話,一邊就顯得和藹起來。

    「省長,這城光市毛小兵的案子已經偵破了,城關市方面匯報上來一些相關的情況,我給你匯報一下吧。」張曉正話一說到這裡,趕緊就對著雲省長微微笑了笑。

    雲廣利省長聽了張曉正這話,皺了皺眉頭。「曉正,這城關市方面的情況,基本山我都知道了。不就毛小兵挾持了人質,結果那個女人質和毛小兵都被擊斃了嗎?這個事情你給城關市方面打個招呼,要給予那個過失致人質死亡的特警一些懲罰,最好讓法院審判一下這個人。還有一點,那就是咱們的特警隊伍素質太差勁了,你要跟相關方面打聲招呼,要嚴格特警狙擊搶手的入門規則。我想說的就只有這些,城關市那邊有沒有其他什麼事情要匯報啊?」雲廣利省長又到了張曉正這個事情上面來。

    這個時候,只見張曉正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就又開了口。「雲省長,是這樣的,城關市的孫淼和趙孟州這匯報了毛小兵的相關案情後,還提出了兩個方面的人事安排。這第一個,就是此次事件中負有直接責任的城關市公安局局長徐福利。徐福利局長今年已經五十六七歲了,在城關市他是年齡最大的一位常委序列領導了。城關市方面向省裡面建議,撤掉徐福利的市委常委兼市公安局局長的職務,以示懲罰。第二個事情呢,就是在省裡面免去毛小兵副市長的職位之後,他們城關市提出了兩個備選副市長的名單,孫淼書記提名的是城關市南城區區委書記楊浦,趙孟州市長提名的是懷明縣縣委書記胡少斌。省長您看這兩個事情咱們是不是今天召開省府辦公會議,一起商議一下,到時候省委常委會議上面,咱們也好有個準備啊。」張曉正這話一說完,省長雲廣利的內心立刻就猶豫了一下。

    「曉正啊,你剛才說的這個徐福利免職的事情,我再考慮一下。還有這個毛小兵走後留下來的這個副市長的位置,我突然間就想到了一個合適人選。那就是你弟弟劉靜,上次劉靜來我家不是也說了嗎,他自己很想去地市鍛煉幾年,現在毛小兵一走,正是個機會。你要是捨得你弟弟離開省城的話,就讓他下城關市,他跟志遠的脾氣合得來,要是他去城關市協助志遠治理城關市,以後的前途還是不可限量的。」雲廣利省長立刻就對著常務副市長張曉正說出了這話。

    「省長,我這都啊劉靜忘掉了呢,本來還想讓他在省房管局多鍛煉幾年呢,現在既然你提了這個建議,那我待會跟我們家劉靜說說吧。那就先這樣了,您那邊有什麼意見再給我電話。」張曉正說完這話,立刻就掛了省長雲廣利的電話。

    這雲廣利和張曉正通完了電話,趕緊就走出了自己的書房。這個時候,劉志遠和雲霜兒正在客廳裡面吃著香噴噴的早點呢。劉志遠一看到岳父走了出來,趕緊就站起了身子。「爸,一起吃點早點吧,這一大清早的,外面也沒有什麼東西可吃的,還是家裡面吃的東西熱乎一點。」劉志遠說完了這話,立刻就把目光盯向了岳父雲廣利的臉蛋子。

    這時只見雲廣利省長微微點了點頭,趕緊就做到了女婿劉志遠的身邊,他拿起了筷子,夾了口菜放進了自己的嘴巴裡面。

    雲省長吃了不到幾分鐘,立刻就對著女婿劉志遠開了口。「志遠,你們城關市裡面對毛小兵這個案子的處理意見已經出來了。這第一個呢,孫淼和趙孟州想拿下市公安局局長徐福利,他們覺得徐福利年齡大了,這市委常委和公安局局長的位置都得拿下來,對這個事情,你有什麼意見沒有啊?」雲廣利省長話說到這裡,語氣立刻就顯得認真了很多。

    劉志遠被岳父這話一說,整個人的心裡面立刻就矛盾了起來。他突然間就想到了這幾天徐福利局長對自己的種種好,更為可敬的是昨天人家徐福利局長當著自己的面,說出了要收養小軍軍的事情。劉志遠覺得徐福利這個老頭還是很有善心的,現在像這種幹部已經沒有多少了。想到了這裡,劉志遠微微歎了口氣。

    「爸,首先吧,我個人覺得,徐福利年齡是大了一點,他的市委常委位置是可以提前拿下來的,但是這市公安局局長的位置,暫時還是不要動他了,讓他就在這個位置上面退下去吧。這兩天我坐陣市公安局,人家徐局長對我迎來送去,好心照顧。說實話,我能感覺到徐局長這個人的不容易,那麼大的人了,還整天要為自己的位置擔心。還有一點,讓我很是敬佩這個老領導。昨天當我提出張佳麗這去世後,孩子軍軍就沒有人照顧了,孩子直接就成了孤兒的時候。人家徐局長當場就說了,他沒有兒子,他和老伴這樣都快退下來了,閒暇的時間也多了,所以希望可以收養佳麗這個孩子。徐福利骨子裡面也是一個重男輕女的人,他這輩子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現在都定居國外了,以後連養他老的人都沒有呢。他和他老伴收養了這個孩子,以後也可以為自己養老。」劉志遠這話一說完,只見一旁的雲霜兒就聽得有些納悶了。雲霜兒還不知道昨天劉志遠和前妻張佳麗他們發生的事情呢。

    「志遠,照你這麼一說,這個徐福利確實還是一個老好人呢,這次你們城關市一連出現了兩條人命,徐福利作為市公安局局長,是應該擔負一點責任。你剛才說的方法也是很正確的,那我就跟省裡面其餘常委序列的領導們談一談,對於徐福利的處理,就免去他市委常委的頭銜,這市公安局局長的位置就不動了。」雲廣利省長說完了這話,立刻就拿起了手邊的茶水,抿了一小口。

    劉志遠聽了岳父這話,心裡面頓時就輕鬆了下來。他趕緊又抬起了頭,「爸,那關於收養張佳麗孩子的事情,是不是跟佳麗和岳母商量一下啊?」劉志遠趕緊就對著岳父雲廣利問出了軍軍的事情。

    雲廣利聽了志遠的話,趕緊就點了點頭。「這個事情是應該跟霜兒說一下。霜兒,昨天晚上你睡著了,志遠怕打攪你的休息,所以就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城關市那個毛小兵昨天晚上挾持了志遠的前妻,要挾志遠出來,他想對志遠不利。結果這毛小兵和志遠的前妻都被特警開槍擊斃了。現在就只剩下了那個孩子。聽志遠說,他以前專門做了dna檢測,這個孩子也不是他的,孩子的親生父親現在是找不著了,我聽了覺得孩子很可憐,我覺得咱們家可以收養這個孩子。霜兒,你說說你的意思吧。」省長雲廣利立刻就女兒雲霜兒說出了這話。

    雲霜兒聽了父親這個話,眼睛頓時就瞪圓了。「什麼?你們要收養張佳麗的孩子,那孩子跟志遠又沒有什麼關係,收養過來做什麼啊?我肚子裡面這不剛懷了孩子嗎?現在養一個孩子多不容易。從小到大至少要一百多萬呢,爸,我希望你能慎重考慮一下這個事情,不要聽志遠在哪裡給你訴苦。志遠肯定是昨天晚上又被他前妻給說動了呢。」雲霜兒聽了父親這話,立刻就有些不願意了。

    雲廣利省長被女兒這話一說,頓時就有些尷尬起來。他自己倒是對收養這個孩子沒有什麼意見的,但主要就是要取決於霜兒。

    「霜兒,你也知道,咱們雲家男丁少,到了你父親我這一輩,就我一個男的,雲九霄那邊都是我的堂兄堂弟了。我生了你,又是個女兒,現在還不容易有個男孩無父無母的,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機會,你們收他做乾兒子,這多好啊。以後我就又兩個孫子了,咱們老雲家的人丁有興旺起來了。我這以後下了地府,對祖宗們也就有個交代了。」雲廣利立刻就對著女兒說出了自己的苦衷。

    「爸,我不是沒有同情心,我自己的孩子都還沒有出生呢,就要先替別人養一個孩子,而且是我丈夫前妻和別的男人的孩子,我才不會那麼傻呢。爸,這個事情就不要說了,我是堅決不同意的。」雲霜兒話一說到這裡,立場頓時就堅定了起來。

    雲廣利一聽女兒這個話,頓時就有些無奈了。他看了看女婿劉志遠一眼,「志遠,你看霜兒這不願意,那要不就算了,你讓那個徐福利收養這孩子吧。時間不早了,我還得上班去呢,你這昨天剛剛受了傷,就在家裡面休養幾天。城關市那邊的事情,你跟趙孟州打聲招呼,他應該不會為難你的。我先去省府了。」雲廣利省長說完了這話,立刻就站起了身子,快速的走出了家門。

    雲廣利省長這一出家門,霜兒趕緊就把目光盯向了志遠那受傷的胳膊,「志遠,你胳膊到底是怎麼了?我今天起床都沒有看到呢,要不要緊啊?要不今天上午我陪你去省人民醫院看看?」雲霜兒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就關心起了志遠的身體健康。

    「我沒什麼事情,就是被刀子劃破了一點皮,縫了七八針吧,現在已經沒事了,你就不用擔心我了,呵呵」劉志遠一邊回答著霜兒的話,一邊就把手緩緩地摸上了霜兒那隆起來的肚子。

    雲霜兒聽了劉志遠這話,內心裡面剛才湧起的焦慮頓時就放鬆了下來。她微微鬆了口氣,「志遠,咱們家裡面也沒有多少錢呢,現在這物價這麼高,想要再領養個男孩子,那會把咱們兩個的精力給搾乾的。我倒是有一個比較好的提議,你想不想聽聽?」雲霜兒立刻就對著劉志遠說出了這話。

    「哦?什麼提議啊,說出來我聽聽。佳麗那個小孩雖然不是我的親生骨肉,但我也是守護了他從懷上到出生的,說實話,我對那小孩也還是有那麼一點感情的,呵呵」劉志遠話一說到這裡,趕緊就對著霜兒微微笑了笑。

    「我知道你心裡面是這樣想的,所以才替你想了一個好辦法啊。這咱們兩個都是公務員,養兩個孩子肯定是會很吃力的。但是經商的人家就不同了。這你堂弟劉曉偉的公司現在不是已經身價十幾個億了嗎?你想想看,要是把你前妻的孩子送給曉偉他們家養,那以後孩子的成長肯定要比在咱們家好一點不?至少人家曉偉他們有的是錢。」雲霜兒立刻就提到了劉志遠那個堂弟劉曉偉。

    劉志遠聽了霜兒這話,頓時就做聲了,他覺得霜兒內心裡面肯定是對自己的前妻張佳麗有著仇恨的。自己的家底也不薄啊,一千萬上下還是有的,怎麼就養不起兩個孩子啊?想到了這裡,劉志遠微微微微歎了口氣。

    「而且,這周建民行長跟我父親一個樣,這輩子就只有曉芳一個女兒,沒有兒子。曉偉他們的孩子都跟著周行長姓周了,為了這個這個事情,這曉偉可真的是煞費苦心了,他都給自己的孩子取了兩個不同姓氏的名字呢。所以你把張佳麗的孩子送給曉偉他們家去養,我覺得曉偉肯定會很高興的。以後咱們也可以把這個孩子認作乾兒子,這樣豈不是兩全其美啊?」雲霜兒又對著劉志遠說出了這話。

    劉志遠被霜兒這話一說,瞬時也覺得有道理了。於是他趕緊就對著霜兒點了點頭。「那好吧,我給曉偉打個電話,問問曉偉,看看他今天上午有麼有時間,一起商量一下收養軍軍的事情。」劉志遠這話一說完,只見霜兒的臉上瞬時就露出了一絲的微笑。

    劉志遠說完了這話,直接就拿起了手邊的電話,撥了堂弟劉曉偉的電話。霜兒一看劉志遠開始給曉偉打電話了。於是趕緊就走進了臥室裡面去休息了。

    此時的劉曉偉剛剛來到公司,他公司今天基本上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所以劉曉偉一進辦公室,立刻就在電腦前面玩起了遊戲。他這正玩的起勁呢,突然,自己的手機立刻就響了起來。

    劉曉偉看也沒有看來電顯示,直接就接起了電話。「喂,哪位啊?找我什麼事情。」劉曉偉一邊問著這話,一邊就趕緊又把目光盯向了電腦屏幕。此時他的電腦上面,遊戲廝殺正火熱呢。

    「曉偉,我是你志遠哥,你現在在幹什麼?怎麼連我的電話都不知道啊?是不是又在亂搞別的啊?」劉志遠一聽曉偉這話,頓時就想到了堂弟劉曉偉以前的那種種劣跡。

    「哥,是你的,我這會剛來公司,這幾天公司也沒有什麼事情,所以我就玩會兒遊戲,呵呵。這也沒有來得及看手機上面的來電顯示,真的對不起啊哥,你找我什麼事情?你又來省裡面了吧?」劉曉偉趕緊就對著堂哥劉志遠問出了這話。

    「嗯,你倒是很有預見性啊,我是來了咱們省裡面了。我這裡有個事情,想跟你上午見面聊一下,你看什麼地方比較合適,咱們就在什麼地方見個面。」劉志遠直接就對著堂弟劉曉偉說出了這話。

    「哥,要不你就來我公司吧,現在我公司在省城剛剛買下了一棟辦公樓,光這個大樓就耗資三個多億呢,不過都是公司出的錢,我個人沒有出什麼錢了。你來也順便看看我們公司這個大樓怎麼樣。雖然人家已經用了十來年了,但是經過我們一裝修,這棟大樓又跟新的一樣了。才買了不到幾個月,這裡的地皮就升了一倍。所以現在的地產生意真的是好呢,我以前還以為只有咱們城關市的房地產賺錢,現在一來到省城,那真的是小巫見大巫。其實最賺錢的地產項目,還是在一線城市,省會城市。二三線城市基本上沒有什麼發展潛力呢。」劉曉偉頓時就滔滔不絕的對這堂哥劉志遠說出了這話。

    劉志遠這一時間都把心思操在了前妻張佳麗的身上了,他哪有時間考慮什麼中心城市的地產項目啊。想到了這裡,劉志遠趕緊就微微鬆了口氣,「曉偉,那我待會去你公司的新大樓,咱們就不聊這些商業上面的事情了,我對這些事情也不怎麼懂,那就先這樣了,我過半個多小時就過去。」劉志遠說完了這話,趕緊就掛了堂弟劉曉偉的電話。

    劉志遠這和曉偉通完了電話,霜兒就從臥室裡面走了出來。「怎麼樣了,你堂弟劉曉偉是怎麼說的?」雲霜兒一邊問著劉志遠話,一邊就顯得極為輕鬆。當然了不要她領養一個孩子,她不感到輕鬆才怪呢。

    「能說什麼啊,他要我去他公司裡面聊聊。這小子還真是財運亨通啊,他前幾個月在省城中心地段買了價值幾個億的辦公大樓,現在光那座辦公大樓現在的價值都翻了一番,看來我們家這個曉偉還真是做生意的料呢。多虧周建民行長那時候把他從農村拉了回來,要不然咱們江南省商界又泯滅了一位天才啊,呵呵」劉志遠趕緊就回答著霜兒的話。

    「得了吧,你看看你現在把曉偉都說成了神一樣了,省會城市身價上百億的富翁多得是,而且還有很多隱形的富豪,人家的身價都沒有公佈出來呢。你們家曉偉也就十三四個億的身價,連全省富豪榜前一百名估計都進不去呢。你準備什麼時候過去和曉偉談啊?要不要我陪你過去?」雲霜兒突然就問出了劉志遠去曉偉那邊的時間。

    「半個小時候過去吧,我先休息一下,這就不用你陪著我過去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倒是你,現在都懷胎七個多月了,要注意保護好自己的身子。沒事就在客廳裡面散散步,不要隨便下樓梯了。下樓梯要有人陪在你身邊,最好叫上咱媽。」劉志遠說著這話,立刻就和霜兒絮絮叨叨的說起了關於養胎的事情來了。

    半個多小時後,劉志遠就出了家門,他給司機小王打了個電話,然後就坐車直接向著曉偉在省城的公司新辦公大樓的方向開了過去。

    車子行駛了不到幾分鐘,劉志遠立刻就想到了市公安局那個老局長徐福利了。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跟徐福利說一下省裡面對他的處理意見。這個時候,徐福利肯定也在家裡面心情焦慮的等待著來自各方面的消息呢。想到了這裡,劉志遠趕緊就拿起了手機,撥了市公安局局長徐福利的電話號碼。

    劉志遠猜得沒錯,此時的徐福利已經停職在家了,經過昨天那事情一鬧,市委市政府領導直接就讓徐福利先回家休養幾天,工作由公安局常務副局長郭偉代理。一般像這種情況,那就意味著權力已經轉移了,當事人就等著上幾下命令免職呢。

    徐福利局長坐在家裡面的客廳裡,香煙抽了一根又一根。老伴一大早就帶著張佳麗留下來的那個孩子軍軍去公園裡面玩耍了。家裡面就只有徐福利一個人,所以顯得格外的安靜。

    突然,就在徐福利想著自己這些年來的一些工作成績的時候,自己的手機立刻就被人打響了。徐福利局長趕緊就拿起了手機看了看,只見手機上面顯示著市委常委、副市長劉志遠的電話號碼,於是徐福利局長趕緊就接了電話。

    「喂,劉市長,您好啊。您打電話過來是問軍軍的情況吧,呵呵,小孩子的情緒很好,這一起床就在問著他媽媽去哪裡了,我老伴看這個還真有些傷心,所以就帶著他去公園裡面玩耍了。小孩子的天性就是喜歡玩耍,這一天玩完了,估計就會把她媽媽的事情給忘掉呢。這軍軍才三四歲,要是培養的好了,以後他媽媽的事情估計都記不得了,記憶裡面不會留下什麼陰影的。」徐福利局長趕緊就對著劉志遠副市長說出了這話。

    劉志遠聽了徐福利這話,微微鬆了口氣。「徐局長,軍軍的事情上面,還是要感謝你一下呢,這個孩子真的很可憐。這樣了,你先帶孩子幾天,你們這年齡也大了,收養一個小孩也不容易呢。我這邊再聯繫幾個親戚,看看他們要不要這個孩子。要是他們要的話,你們就沒有必要收養這孩子了。你們這過個十來年,年事就高了,自己的生活都不一定能保證呢,哪還有閒錢養活孩子啊。」劉志遠這話一說出來,徐福利微微歎了口氣。

    「劉市長,你這話說的也是。我就報一個最壞的打算,要是沒有別的條件好的人家要軍軍,我跟我老伴就把軍軍給要下來了。我們雖然不能給用他提供最好的物質生活條件,但是一般人家的生活,還是給得起的。就我這退休工資,省吃儉用,也是夠他成長花費的。」徐福利局長倒是沒有那麼時髦的想法,他這個人還是一副熱心腸。

    「好了,徐局長,咱們就先不說這個事情了,我給你打電話過來呢,是想跟你說說你自己的事情。咱們地市相關領導對你的意見已經向省裡面提交上來了,省裡面對這個意見在進行討論呢,你想不想聽聽地市對你是一個怎樣的處理決定?」劉志遠趕緊就對著徐福利局長問出了這話。

    「劉市長,你說吧,我今天也在想著這個事情呢,說實話,這次的事件我真的很冤枉,我也是盡心盡力了,至於一連死了三條人命,我們公安局是有責任的,但是我不能背負全部責任。我這個人一輩子做事情都是光明磊落的,到頭來竟然落得個這樣的收場,我心有不甘啊。」徐福利話一說到這裡,心情頓時就有些低沉下來。

    劉志遠聽了徐福利局長這話,立刻就微微笑了笑。「徐局長,你就不要想的太多了,市裡面是向省裡面提交了免去你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長的職位,但是我岳父雲省長覺得這個處理決定很是不妥,他說你年齡是有點大了,這市委常委的位置是可以免去的,但是公安局局長的職位還是必須保留的,我岳父說一定要讓你在公安局局長的位置上面退休的。」劉志遠這話一說出來,徐福利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一絲的輕鬆來。

    「這樣啊,那我就非常感謝雲省長對我的關照了,您要代我向雲省長到個謝,我改天一定專門上省城去拜訪一下雲省長。」說完了這話,徐福利趕緊就對著劉志遠副市長客氣了起來。

    「徐局長,我岳父這個人不需要您這麼客氣的,他說你這個人做工作還是比較紮實的,你這些年在公安系統也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您就安全接著干吧,就是少了一個市委常委的位置而已。」說完了這話,劉志遠趕緊就微微笑了笑。

    「好的,也謝謝劉市長了,您雖然只跟我合作了一兩天時間,但是咱們之間的配合還是比較默契的。以後咱們市公安系統估計會歸你管呢,這樣一來,我就成了您的下屬了。您要是有什麼事情,直接給我吩咐就是了。」徐福利局長說完了這話,立刻就顯得十分恭維起劉志遠來。

    「徐局長,你說的這個事情不一定,好了,我就先不跟你說這些了,我這邊還有別的事情。先掛電話了。」說完了這話,劉志遠副市長趕緊就掛了徐福利局長的電話。

    劉志遠這掛完了徐局長的電話,一旁的司機小王立刻就問出了話。「怎麼,咱們市公安局局長徐福利市委常委的位置要被拿下了?」小王一邊問著劉志遠副市長這話,一邊就顯得一副認真的樣子。

    「是呢,最近一段時間,全市的治安有些混亂了,這一連幾天去死了三個人,不論是市委市政府,還是省裡面,對這個事情都是有些意見的。再加上徐局長的年齡也都五十七歲了,他是現任市委常委裡面年齡最大的一個了。這拿下他的市委常委位置,還是很應該的。不過這次還是會保留他的市公安局局長職位的。」劉志遠一邊回答著司機小王的話,一邊鬆了口氣。

    「哎,咱們機關裡面的人,這混一輩子,到頭來還真是不知道下場怎麼樣呢。以前我就聽說過徐局長,他在基層縣裡面做公安局局長,做了十幾年,破案可是一把好手,那縣裡面的大案、要案,都是徐局長一手偵破的。後來調去了別的地市出任公安局副局長、常務副局長,這都干的很出色呢。他調來咱們城關市公安局,出任局長兼任市委常委職位,是他職業生涯的最高點了。但是就在這個最高點上面,他就出了事情,現在走下坡路了。他的一生可以說是一條曲線了,有高迡癒A也有低谷。」司機小王說到了這裡,立刻就放緩了車速。

    「每個人都是這樣的,無論是誰,都不可能一輩子直走上升路的。好了,小王,你快點開車吧,我這過去還有急事情呢。」劉志遠這話一說完,臉色頓時就變得嚴肅起來。司機小王聽了劉志遠副市長這話,趕緊就不再說什麼了,他踩了踩油門,車子頓時就向著省城青銅的中心市區行駛了過去。

    劉曉偉的公司在市中心的一個繁華地段,他們買的這個寫字樓大約有二十來層呢,幾個月前這棟大樓裡面鬧出過人命,所以大樓的擁有者覺得這個大樓的風水不好了,就直接把大樓賣給了劉曉偉的公司。

    劉曉偉這個人才不迷信呢,他覺得一棟大樓裡面死了個人有什麼了不起的?現在每個城市的房地產業快速發展,這都是把以前的墳地給挖了,蓋起來的新房子。這商品住宅樓都這樣了,所以一棟大樓裡面死不死人,壓根就沒有什麼的。社會都發展到了現在了,哪還有人相信邪門歪道那一說啊。

    劉志遠的車子一到了曉偉的公司大門口,這立刻就看到了曉偉他們公司的大樓被裝修的豪華氣派,這一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什麼舊樓呢。而像是剛剛蓋起來的新商業樓盤呢。

    劉志遠到了曉偉公司門口,直接就拿起了手機,撥了曉偉的電話。這沒多長時間,就看到曉偉一身西裝革履的走下了樓。曉偉一看到堂哥劉志遠,臉上瞬時就露出了一絲微笑。

    「哥,你來了,吃過早飯沒?要是沒吃的話,我帶你去我們公司的食堂吃早餐去。我們公司現在已經很正規了,這早餐,午餐、晚餐,三餐都是給員工供應的。免費用餐呢,你以後要是路過這裡,可以直接來我們公司吃免費飯,呵呵」劉曉偉這話一說完,只見劉志遠沒有怎麼表態,於是曉偉趕緊就不說自己公司的事情了。

    「曉偉啊,咱們去你的辦公室裡面聊聊吧,我這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呢。」劉志遠突然就對著劉曉偉認真的說出了這話。

    「好,哥,走,咱們去上我辦公室,不管你那邊出了什麼事情,只要我能幫上忙的,我就一定幫你的忙。我這邊別的沒有,就是有錢,公司經過我的接手,這幾個月又盈利百分之七八十了,我岳父現在見了我每天都是眉開眼笑的,再也不拉長臉蛋了。」劉曉偉一邊吹噓著自己商業上面的成績,一邊就仔細的觀察著堂哥劉志遠的臉色。

    劉志遠一路沒有說什麼,直接就跟著劉曉偉進了曉偉的辦公室。這一進曉偉辦公室,劉志遠趕緊就開了口。「曉偉,我問你個事情,這你跟曉芳的孩子,姓周了,你甘不甘心啊?」劉志遠直接就問出了堂弟曉偉這個話。

    劉曉偉這現在有錢了,唯一遺憾的就是自己上門女婿的身份,還有孩子不跟自己姓的問題,現在他堂哥劉志遠一說就說到他的痛處了,你說人家劉曉偉這心裡面能舒服嗎?

    「哥,這都是我的傷痛呢,你說我能甘心嗎?現在國家的計劃生育政策有些緊張,要不然我都想要曉芳再生一個孩子,第二個孩子跟我姓。我就不相信,我岳父他真的就咱們老劉家的孩子都跟他們姓啊。」說到了這裡,劉曉偉立刻就拿起了自己辦公桌上面的香煙,點上一根抽了起來。

    劉志遠看得出,曉偉在這個事情上面確實比較鬱悶。他覺得曉偉既然這麼喜歡小孩,那應該有八成希望可以收養小軍軍呢。想到了這裡,劉志遠趕緊就歎了口氣。

    「曉偉,昨天城關市發生的事情你知道了嗎?」劉志遠看了看曉偉那憂愁的臉色,立刻就問出了這話。

    「昨天?昨天城關市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我什麼都不知道呢。我岳父現在是不讓我下地市去了,我對外面的消息一點都不知道。每天就只是忙著在公司裡面做決策,做工程預算,安排人員去負責項目施工等等,我們公司的主要陣地已經轉移來省城的,城關市那邊的分公司也就只留了個門面在那邊,其餘的物業和辦公大樓都買掉了。」劉曉偉趕緊就回著堂哥話。

    「這樣啊,那我跟你講講咱們城關市昨天發生的事情吧。昨天在咱們城關市,我的前妻,也就是你以前喊那個女人叫佳麗姐的那個,被副市長毛小兵劫持去做人質,結果被特警不小心擊斃了,這毛小兵最後也被擊斃了。張佳麗這一死,她身邊的那個孩子軍軍這就成了孤兒,以後的日子真的就不好過了。」劉志遠直接就對著曉偉說出了昨天城關市發生的這起案件。

    劉曉偉被堂哥這話一說,頓時整個人就愣住了。「哥,佳麗姐就這麼去了?那孩子怎麼辦,你不想要這個孩子了?這可是你的親生骨肉呢,咱們老劉家人丁本來就不怎麼興旺,你可不能拋棄這個軍軍啊。」劉曉偉聽完了堂哥劉志遠的話,趕緊就說出了這話。

    劉志遠聽了曉偉這話,直接就搖了搖頭。「曉偉,這孩子不是我的,是你佳麗姐跟別的男人生的孩子,我都去醫院裡面做過檢測了。要真是我的孩子,我早就接過來自己養了,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裡,這不是我的孩子。而且你霜兒姐現在肚子裡面還懷著一個,我跟你霜兒姐也說了這個事情了,你霜兒姐這不願意領養這個孩子。女人的內心是根本容不得半點沙子的,所以我才來找你了。」劉志遠說完了這話,緩緩的鬆了口氣。

    「哥,你的意思是要我領養小軍軍啊,可以啊,我現在正愁沒孩子呢,那個小軍軍我見過幾次,不但模樣長的好看,而且很聰明呢,這肯定是繼承了佳麗姐的基因了。我最近看一些關於育兒方面的知識。書上說了,這生兒子都是遺傳了母親的智慧,人家佳麗姐這祖上都是當官的,城裡人,你咱們以前的家境好的不是一點呢。人家從小接受的教育和文化熏陶,我們也都比不上呢。正好,我可以把軍軍領養過來,給他換個姓,跟我姓劉,我這直接就白白得了一個兒子了。而且我要是沒有記錯的話,這個小軍軍也就三歲多一點,這麼大的孩子應該還不怎麼記事的。跟我了,以後認我做父親,我們家族的事業會越做越大的。哥,你是不知道,像我這樣的企業家,就喜歡孩子多,孩子少了反倒是一種擔憂。現在一個孩子,要是孩子半路上夭折了怎麼辦?這是一個社會性的問題呢。」劉曉偉這話一說完,只見劉志遠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一絲的興奮。

    「那就這樣說定了,曉偉,你把小軍軍領養了,你跟你岳父和曉芳說一下,爭取徵得他們的同意。這你收養了小軍軍,小軍軍給你做兒子,我當他的伯父,以後他結婚,我給他一套房子,工作什麼的,我給他安排,你看好不好?」劉志遠一時間就有些激動了,他趕緊就對著堂弟劉曉偉說出了這話。

    「哥,你瞧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啊,以我現在的實力,還在乎哪一套房子啊,孩子過繼給我了,繼承我一半的家產就可以了,還用的著找什麼工作啊?只要他長大了有本事,把我創立下來的企業維持下去,這就是一份事業。」劉曉偉這話一出口,劉志遠趕緊就點了點頭,他覺得曉偉現在的思維和想法真的跟自己不一樣了,這就是體制內的人和體制外的人最大的不同。

    「那今天我就跟你說到這裡,過兩天有時間我跟你一起下城關市去接軍軍,這一上來,你們家人可要對他好啊,孩子剛剛沒了母親,你們可不能欺負他,要是你們家人欺負軍軍,我可饒不了你們。」劉志遠頓時就說出了這話,可見他對這個孩子還是很有感情的。

    「哥,你就放心吧,咱們之間是堂兄弟呢,軍軍是你前妻的,跟我也是有點親戚關係的,到了這個地步,你那邊不方面管他,我這邊環境和經濟都比較寬鬆,我就得管他。我一旦領養他了,就會對他好,跟對我親生兒子一樣。哥,我以後要是做不到這一點,你就直接來我家,拿大耳光抽我,以前我做錯事情,你就是這樣對我的。說實話,這天底下的人,我除了怕哥您之外,別人我都不放在眼裡面呢。我是你一手帶起來的啊,呵呵」劉曉偉說完了這話,立刻就對著堂哥劉志遠嬉笑了下。

    「好吧,我就相信你了,你小子要是真的對不住軍軍,我還真是會來找你麻煩的,到時候小心我真的揍你,我的脾氣你也是知道的。先這樣了,你忙你的吧,我這就回家裡面休息下,這幾天累死了。」劉志遠說完了這話,趕緊就快步走出了劉曉偉公司的辦公大樓。

    這一出了曉偉家的公司,劉志遠正要回岳父家呢,突然,又一個電話打了過來,劉志遠趕緊看了看來電顯示,只見電話上面顯示著秦小珍的號碼,劉志遠一看到秦小珍的號碼,心裡面立刻就有些驚喜了,他趕緊就接了電話。

    自己最近一段時間忙於工作,跟秦小珍都沒有怎麼聯繫了,今天自己上省城來了,秦小珍怎麼就給自己打來了電話?

    「喂,小珍啊,我在省城了,你街道辦那邊還好吧,有什麼事情找我啊,呵呵,」劉志遠一邊對著秦小珍嬉笑著,一邊就握緊了手中的電話。

    「劉市長,我知道你在省裡面了,我這兩天也來省裡面了,剛剛辦完事情,要不待會我請你吃頓飯,咱們好久沒有在一起聚了,挺想你的,一起喝點小酒了.」秦小珍立刻就對著劉志遠副市長柔情蜜意的說道。

    劉志遠聽了秦小珍這話,整個人內心瞬時就有些激動。這就是男人呢,幾天不見熟識的美女,那還真是還有格外想念呢。

    「好的,你說地方,我現在就過去。」劉志遠趕緊就回著秦小珍話。

    「我已經在省城秦成達酒店門口了,你過來吧,我等你,呵呵」秦小珍說完了這話,立刻就掛了劉志遠的電話。劉志遠一聽這個電話,立刻就直接先讓司機小王回省委家屬大院了,他自己隨手攔了個的士,然後向著和秦小珍約好的地方趕了過去。

    沒多長時間,劉志遠就到了省城秦成達酒店門口,這個時候,他看到秦小珍的身影,幾天不見,秦小珍好像更水靈、更豐滿了,臉上更是充滿著少女無法媲美的嫵媚性感。秦小珍穿著一套黑色緊身小背心,裡面是一件襯衣,開口出露出一截**的胸脯,下身的白色小裙子是現在流行的窄裙,緊緊裹住圓滾滾的屁股,修長的雙腿裹著一雙透明的玻璃絲襪,腳上一雙白色的高跟鞋。

    「劉市長,您來了,聽說您又高昇了,我都沒來得向你祝賀呢,呵呵」秦小珍一邊說著著話,一邊就嫵媚動人的向著劉志遠笑了笑。

    「哎,都是打的政府工,有什麼好祝賀的呢。走吧,一起進去。」劉志遠一邊說著話,一邊就揚了揚自己手上的胳膊。

    「啊,劉市長,你胳膊怎麼了?」秦小珍一看到劉志遠副市長胳膊上面纏著白膠布,趕緊就失聲問道。

    「呵呵,沒什麼,蹭破了點皮。」劉志遠一邊回著秦小珍話,一邊就顯得十分平靜下來。

    「這樣啊,我還以為你怎麼了呢,走吧,今天我請你,呵呵」秦小珍趕緊就邁開了腳步。就在這時,突然秦小珍一腳踩空,差點摔倒。

    一旁的劉志遠趕緊就伸胳膊一把將秦小珍抱住了。「小珍,小心點,你穿得是高跟鞋,這樣容易崴到腳!」說完,他快速地鬆開手。

    秦小珍沖劉志遠媚笑道:「謝謝劉志遠,」兩人趕緊又快速的走進了酒店。

    這一進酒店,他們就要了一桌酒菜,吃喝了起來。「來,劉市長,祝賀你高昇,我敬你一杯,」秦小珍趕緊就拿起了酒杯。

    劉志遠端起酒杯和秦小珍碰了一下,見秦小珍一口悶後,他不禁對秦小珍最近的酒量表示驚歎。

    喝著喝著,服務員把菜全都上齊了,一大桌子山珍海味,讓劉志遠頭痛不已。秦小珍雖然已經把話說在了前頭,這頓飯她買單,可想一下怎麼可能讓她付賬呢?

    兩杯下肚後,秦小珍沒給劉志遠喘息的機會,開始輪番轟炸,每一次勸酒都能找到理由,而且還說得頭頭是道,讓劉志遠喝得心服口服。

    劉志遠是慢慢領略到秦小珍的高招了,這小妮子最近把酒量和口才都練出來了。

    轉眼,大半瓶茅台就喝下去了,劉志遠還沒來得及說幾句話,就被妖媚風情的秦小珍給灌了個差不多。心想,多麼好的美酒啊,美酒需要細細品味才有感覺嘛。不行,再這樣下去,肯定受不了。他喝了一杯茶水,想稀釋一下酒勁,結果在喝茶的功夫,秦小珍又把酒杯給斟滿了。

    秦小珍緊挨著劉志遠,兩人之間的接觸越來越親密,其中她的一隻手開始搭在劉志遠的肩上,偶爾輕輕地撫摸一下,偶爾又輕輕地掐捏一下。另外一隻手,則解開襯衫的一個紐扣,頓時兩隻豐滿的**呼之欲出。

    劉志遠把秦小珍幫端起來的酒杯放下去,笑著說:「美酒佳餚,需要慢慢品嚐才有味道,還是慢慢喝吧。」

    秦小珍也把手中的酒杯放下,右腿壓在左腿上面,有意顯示她那**的魅力。要是穿上黑色絲襪的話,看上去應該更性感。

    隨後,兩人又喝了幾杯,快吃完的時候,劉志遠借去洗手間的機會主動把帳付了。

    回到雅間,秦小珍正在系襯衫的扣子,被劉志遠看到後臉色倏地一下就紅了。「今天喝得真盡興啊,飯就吃到這吧!一會去開間房吧!」說完話,秦小珍說著就走出了吃飯的地方。

    劉志遠頓時立刻明白了,秦小珍是要和自己重溫舊夢了。於是劉志遠內心一陣子狂喜,他趕緊就跟上了秦小珍的腳步,幾分鐘後,兩人進了酒店客房的包間,一進門秦小珍就脫掉了外套。劉志遠的眼神裡一股火辣辣,**在他身體裡面燃燒。

    看著劉志遠的眼睛,那種火辣辣的**讓秦小珍心裡也慌慌的,她曖昧的看了劉志遠一眼,坐到了床上。

    這一瞬間,秦小珍身上淡淡的體香飄入劉志遠的鼻子裡,彷彿飄到了劉志遠的心裡,看著秦小珍圓滾滾的小屁股,真想就地給她放倒。

    劉志遠的眼睛正圓溜溜的瞄著秦小珍,秦小珍外套裡面穿了一件緊身襯衫,好像是帶了有墊的那種乳罩,顯得**高高的在胸前挺著,露著白嫩的肚皮,下身是一條很小白色裙子,裡面竟然穿著黑色的**,一動就能看見,一雙白白的長腿,穿著白色的高跟鞋,描著黑黑的眼影,長長的睫毛,眼睛**的四處飄著。

    「志遠,你過來一下嘛。」秦小珍過來叫劉志遠。

    「嗯……」關上了門之後,秦小珍就緊緊的摟著劉志遠親吻起來,吻得劉志遠幾乎都要透不過氣來。於是劉志遠來了感覺,緊緊的抱著秦小珍主動攻擊起來,舌頭迫不及待的伸進了秦小珍的嘴裡,秦小珍癡迷的配合著,腳尖也不由得翹了起來。

    劉志遠的手很自然的從秦小珍的領口伸了進去,隔著絲質的襯衫摸著秦小珍豐滿的**,秦小珍從來都是穿那種薄薄的乳罩,摸上去感覺不到厚厚的墊子的感覺,直接就是那種軟軟的,豐滿的肉感。

    秦小珍軟軟的靠在劉志遠的身上,不知道該拒絕還是心裡很喜歡的感覺,當劉志遠的手從秦小珍的裙下深了進去,沿著滑滑的絲襪摸到了最柔軟的地方,秦小珍抓住了劉志遠不斷摸索的手,「嗯……」

    劉志遠的手又滑到了秦小珍圓圓的屁股上,褲襪緊緊的裹著的屁股俏皮的在秦小珍的裙子下翹著,兩個人摸索著,劉志遠就把秦小珍弄到了床的前邊,秦小珍一邊說著不要,一邊被劉志遠摸得氣喘吁吁的。

    劉志遠的**完全被激起來了。

    他一邊推開秦小珍不斷的拉扯著的小手,一邊把秦小珍轉成背對著他,他一雙手從秦小珍背後伸過去,握住了秦小珍的一對**,一壓就把秦小珍壓的趴在了床上。

    「換個姿勢。」秦小珍翻身想起來,劉志遠一邊壓著她,手不斷的揉搓著秦小珍的**,一邊嘴唇在秦小珍的耳垂上親吻著,弄得秦小珍渾身不斷的酥軟。

    劉志遠的手伸下去,撩起秦小珍的裙子,秦小珍肉色的絲襪下是一條黑色的**,劉志遠手在秦小珍的屁股上撫摸了兩圈,手就從絲襪和**的邊緣伸了進去,一邊撫摸著秦小珍光溜溜的皮膚,一邊就把絲襪和**都拉到了秦小珍的下邊。

    秦小珍感覺到下身涼涼的感覺,和絲襪緊裹在腿上的感覺,知道自己已經光了,也就不再無謂的掙扎了,再說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在掙扎劉志遠,還是在和自己掙扎。

    劉志遠手摸到了秦小珍的**,秦小珍渾身一抖,身體一緊,劉志遠感覺到秦小珍來了反應,趕緊拉下了自己的褲子,手從秦小珍衣服的下襟伸進去,撩開乳罩,抓住了秦小珍一對渾圓豐滿的**,一邊揉搓著,一邊把碰撞著秦小珍的身體,弄得秦小珍嬌喘吁吁,光溜溜的屁股不斷的向上翹起,劉志遠也不再耍鬧,立刻進入。

    「啊……」秦小珍全身幾乎都趴到了床上,屁股高高的挺起,腳尖用力的翹

    了起來,腳跟都離開了鞋子,小小的腳丫只有腳尖還踩在鞋裡,灰白色的高跟鞋

    不斷的在地上亂晃著。

    「寶貝,你想死我了。」劉志遠開始賣力,身子壓在秦小珍身子上,手伸在秦小珍的衣服裡,撫摸著秦小珍的一對**。

    大大的床上,美麗的秦小珍頭貼在床上,上身的衣服鬆垮垮的,一雙大手在衣服裡亂動著,灰色的套裙捲起在屁股上,露出一段白光光的皮膚,肉色的絲襪和一條黑色的**捲成一團纏在大腿上,臀部用一種讓人看了血脈膨脹的姿勢用力的翹著。

    「啊,我不行了」秦小珍一邊輕聲的叫著,一邊嘴裡哀求著,劉志遠每一次愛撫,秦小珍渾身都會全部顫抖一下。

    「啊……哼……輕點。」秦小珍嘴角流出的唾沫在床上已經流成了一小灘,秦小珍趴在那裡不斷的喘著粗氣。

    劉志遠很快就加快了速度,手也不停揉搓秦小珍的**。不一會兒,秦小珍身下濕乎乎的一片水漬。

    頃刻,秦小珍臉上紅撲撲的,頭髮也有點亂,出氣還有點不勻的倒在床上。

    劉志遠和秦小珍親熱完畢,他趕緊就穿上了衣服,坐在了秦小珍的身邊。「小珍,這些天沒有見我,你也不給我發個信息匯報一下你的近況,是不是談男朋友了?」劉志遠一邊問著秦小珍這話,一邊就微微笑了笑。

    「男朋友?我才不那麼早找呢,劉市長,我覺得我有了你就夠了,隔三差五的找你舒服一下,就可以了。別的男人了,那還真沒有你床上功夫棒呢。反正你老婆現在在懷孕期,你正好也沒地方發揮,嘿嘿。」秦小珍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就又攬上了劉志遠的身子。

    「好了,出了這麼多的汗水,你也不去洗一下啊,要不要我抱著你一起去洗澡啊?」劉志遠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就對著秦小珍色色的笑了笑。

    「你胳膊上面的傷口見不得水啊,還是不要了。」秦小珍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就關心起劉志遠的傷口來。

    「沒事,用膠布裹著呢,我待會盡量不讓水淋到傷口上,走吧,呵呵」劉志遠趕緊就對著秦小珍高興的說道。

    「嗯,那你抱著我去,咱們來個鴛鴦浴,嘿嘿」秦小珍說著這話,立刻就撅起了自己那性感的嘴唇,對著劉志遠副市長就是狠狠的一吻。頓時,劉志遠就樂了,他直接就抱起了輕盈的秦小珍,快速的奔向了洗澡間。

    沒多大一會兒,他們兩個就在浴室裡面濕漉漉的抱在了一起,兩個人一邊親吻著,一邊沐浴在溫潤的浴水下,盡情的相互滋潤著對方。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