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博弈局中局:漂亮女局長

正文 第610章 文 / 蒼狼

    第610章

    突然,就在劉志遠和小敏正休息的時候,廖偉軍就敲響了小敏辦公室的門。(。純文字)廖偉軍這一敲門,立刻就驚得劉志遠和小敏兩個人同時站起了身子來。「誰啊?」劉志遠趕緊就對著門口問了一下。

    這時候,只見市府辦副秘書長廖偉軍立刻就回了一聲,「是我,劉市長,現在已經十一點了,快到吃中飯午飯的時間了。要不咱們下午接著開會?」廖偉軍趕緊就站在門外對著劉志遠副市長說出了這話。

    劉志遠聽了廖偉軍這話,立刻就鬆了口氣,他還以為是誰呢。「偉軍,那你就給藥監局的梁江鵬說一下,下午接著開會,午飯他們安排一下。今天上午開了那麼長時間的會議,我都累死了。」劉志遠這話一說完,立刻就看了看一旁的小敏,示意小敏不要去開門。因為整個房間裡面似乎都充滿了一種那人尋味的荷爾蒙氣息。

    小敏聽了劉志遠副市長的話,趕緊就坐下了身子。此時,門外的廖偉軍副秘書長也趕緊就回應了劉志遠副市長一下。

    「好的,劉市長,我這就去跟他們說婚前試愛:誤入豪門全文閱讀。」廖偉軍說完了這話,立刻就快速的走開了。

    廖偉軍這一走開,劉志遠才和小敏手忙腳亂的把剛才他們的**的現場給收拾乾淨了。

    沒多大一會兒,市要緊局局長梁江鵬立刻就走了過來,梁江鵬一過來,劉志遠趕緊就開了小敏辦公室的門。這梁江鵬一看到小敏臉色紅潤,表情有些緊張,他還以為小敏身子不舒服呢。他哪裡知道劉志遠和小敏這剛剛辦完事情啊。

    「劉市長,咱們藥監局的這剛剛成立,公共食堂還沒有開張,所以只能請您去外面吃一頓了。您放心,我們不會灌領導您酒的,這就我和常務副局長王國峰,副局長小敏,陪您和廖偉軍副秘書長一起吃個便飯,這局裡面其餘的領導我都讓他們回家去吃了。」梁江鵬這話一說完,趕緊就看了看劉志遠副市長的臉色。

    劉志遠聽了梁江鵬這話,微微點了點頭。「嗯,你這個想法是對的,咱們藥監局剛剛成立,不宜大吃大喝,咱們幾個人隨便吃點什麼就行了。現在你們的辦公條件是有些簡陋,但是一旦裝修好了,那就不一樣了。你們要沉得住氣,呵呵」劉志遠說到了這裡,趕緊就站起了身子。

    「劉市長,您就放心吧,我們藥監局的這些幹部,都是能耐得住寂寞的,要不然也不會申請來這個新成立的單位。這吃飯的酒店定在黃金大酒店,劉市長您不介意吧?」梁江鵬趕緊就說出了吃飯的地點。

    劉志遠一聽是黃金大酒店,於是點頭默認。隨後在梁江鵬和劉小敏的陪同下,劉志遠他們立刻就走出了藥監局的辦公大樓。

    大家一出來,劉志遠本來是想和小敏坐一個車子上面的,但是這要緊局的梁江鵬突然就對劉志遠副市長開了口,「劉市長,我想趁著這段時間,親自給你匯報一些情況,您看?」梁江鵬這話一說出來,劉志遠只能讓梁景鵬和自己一個車子了。

    車子一開動,市藥監局局長梁江鵬直接就對著劉志遠副市長開了口。「劉市長,上次您說的那兩個製藥企業,這偉大製藥集團已經被停產了,但是剩下來的這個清遠製藥集團,我們要不要再查查。這個清遠製藥集團也存在這種情況,而且是大規模的用一些皮革製品生產假膠囊。」梁江鵬這話一說完,整個人的心情頓時就有些激動了。

    劉志遠聽了梁江鵬這話,微微皺了皺眉頭。他知道,這個梁江鵬剛剛從市人民醫院轉過來,沒有在政治場上呆過,這單位才剛剛成立,他就把矛頭對象了市委秘書長尤文浩弟弟尤小平的清遠製藥。想到了這裡,劉志遠副市長趕緊就歎了口氣。

    「江鵬啊,這市裡面有些事情呢,可能你還是不知道的。我給你說說這個清遠製藥的相關情況吧,這個清遠製藥的總經理尤小平是市委秘書長尤文浩的弟弟,他的關係背景要比前些日子查處的偉大製藥深一些。這當時查處偉大製藥的時候,我向市委孫淼書記做了大量的工作,才拿下了副市長王壯生。你要想想當時我的壓力啊,這偉大製藥才查處了不到幾個月的時間,你又盯上了尤文浩弟弟的清遠製藥啊,你這樣步子邁的就有些大了。」劉志遠副市長說完了這話,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有些嚴肅起來。

    梁江鵬聽了劉志遠副市長這話,趕緊就皺了皺眉頭。「劉市長,我們藥監局成立的目的就是查處一些違法的食品、藥品製造廠商,現在我們才有那麼一點業績,我們就止步了,我覺得這不符合我們這個單位成立的宗旨。我覺得吧,有的時候,我們不應該畏懼強權,而是要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只有這樣,我們這個單位的存在才有意義,要不然,我們這個單位成立就沒有什麼實際的意義了。」梁江鵬話一說到這裡,整個人似乎充滿了正氣。

    劉志遠從這個梁江鵬的身上看到了以前的自己,總以為這當官就是要把人民群眾的利益放在首位,眼睛裡面融不進一粒沙子。遇上了什麼看不慣的事情,就一根筋的想要把這個事情給解決掉。從來不想辦完這個事情的需要付出多大的後果。想到了這裡,劉志遠趕緊就坐直了身子。

    「江鵬啊,你們這個單位成立的目的是為了保障全市老百姓在食品、藥品上面的安全,但是呢,這有些時候吧,我們就不能太執著了佛頌。清遠只要你們可以時不時的去檢查一下,促使他們把生產經營挪到正常的軌道上面來,而不應該直接找人家的麻煩。市委秘書長尤文浩可不像王壯生那麼好惹。他跟市委孫書記的關係很好,跟馬市長的關係也不瀨。我們要想把這個清遠製藥拿下,那難度很大啊。」劉志遠趕緊就發出了一聲感慨。

    「而且,江鵬啊,你才剛剛到了目前這個位置,從醫院轉到了行政口,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生轉折點。你要是在目前這個位置上面混好了,以後的發展前途是很大的。你要學會在官場上面生存,眼睛裡面就要容得進沙子。有的時候呢,這沙子會變成珍珠的。一旦沙子變成了珍珠,你梁江鵬的含金量跟現在就不一樣了。所以這個清遠製藥,我的意見是只能突擊檢查,從正面促使他們改正,而不能以別的方式來整頓他們。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劉志遠說完了這話,立刻就變得認真起來。

    「好的,劉市長,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那這個清遠製藥,我們藥監局就時不時的去檢查一下就可以了。只要他們做的不違規就行。」梁江鵬這話一說完,劉志遠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輕鬆了很多。

    幾分鐘後,劉志遠他們來到了市黃金大酒店,這一進酒店的包間,藥監局常務副局長王國峰就帶著一個人走了進來,劉志遠一看王國峰這個舉動,頓時心裡面就有些遲疑了。

    他抬了抬頭。「國峰,你帶來的這位是?」劉志遠副市長說著這話,目光立刻就盯向了來人的身上。只見王國峰帶來的這個人微微笑了笑。「劉市長,我就是咱們城關市清遠製藥的總經理尤小平,這咱們市委秘書長尤文浩是我哥哥。我剛才在隔壁房間正喝酒呢,王國峰副局長就過來給我提了個醒,說劉市長您在這邊,我就過來拜訪一下。希望劉市長不要見怪啊。」這個清遠製藥集團的總經理尤小平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就露出了一絲溫和笑容來。

    劉志遠一聽來人正是自己剛剛在車上和梁景鵬提到了市清遠製藥集團總經理尤小平,他的臉色頓時就有些嚴肅起來。「哦,是尤總啊,來,坐下,快坐下,你哥哥尤文浩秘書這時常在我的面前提起你呢。沒有想到你人這麼年輕啊,應該不到四十歲吧?」劉志遠副市長趕緊就和尤小平熱情的交流起來。

    一旁的市藥監局局長梁江鵬一看劉志遠副市長和這個尤小平這麼熱乎,他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劉市長,我來的時候查了一下您的年齡,我跟您是同歲的,劉市長比我成就大,這麼年輕就上了副市長的位置。我以後這很多地方都還要跟劉市長學習呢,今天我就先敬劉市長一杯薄酒,以表敬意。」這個尤小平說完了這話,立刻就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要敬劉志遠副市長。

    劉志遠聽了尤小平這話,趕緊就點了點頭。「尤總,你這酒我是可以的喝的,不過你們清遠製藥生產出來的藥品,我就不敢保證能不能喝了。我說這話並不是直接詆毀你們生產出來的藥品。只是我個人覺得吧,現在像你們這樣的製藥廠,很多都在摻假,老百姓吃假藥吃怕了。」劉志遠副市長這話一說完,立刻就拿起了自己的酒杯。

    劉志遠這話一下子就說的尤小平有些尷尬起來了。尤小平那白皙的臉蛋子瞬間就變得漲紅。「劉市長,我們清遠製藥是市裡面的名牌企業,產品質量是我們的生命,我們才不會生產什麼假藥呢。前陣子咱們市裡面查封的那個偉大製藥,他們才生產一些假藥品呢。他們這個企業啊,仗著和副市長王壯生的關係好,藥品賣到了外地,都套用的是我們的牌子。所以給我們企業的名譽蒙上了一層陰影。其實我們清遠製藥生產出來的藥品,沒有一粒是假的,這個還請劉市長放心。」這個尤小平瞬間就信誓旦旦的對著劉志遠副市長說出了這話。

    劉志遠聽了尤小平這話,沒有再說什麼,他直接就拿起了酒杯,和這個尤小平碰了下杯子,然後兩個人一飲而盡。

    「聽見了沒?梁局長,人家尤小平都在酒桌上面保證了,他們企業才不會生產假藥品呢,既然尤小平總經理能這麼保證,那你們藥監局可就要多去他們企業抽檢幾次了。看看尤總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劉志遠這直接就被話茬子遞給了市藥監局局長梁江鵬。

    梁江鵬真等著尤小平話中的破綻呢辣妻難馴全文閱讀。他根被沒有想到劉志遠副市長比他更直接,一下子就把梁江鵬話忠的破綻給挑了出來。梁江鵬這一聽劉志遠副市長的話,趕緊就開了口。

    「好的,劉市長,我們下午就派人去清遠製藥檢查下,看看尤總經理的話有沒有摻雜水分。」梁江鵬這話一說出來,尤小平的臉色頓時就變得有些黯淡了。

    他趕緊又拿起了酒杯,對向了市藥監局新上任的局長梁江鵬。「梁局長,咱們藥監局剛剛成立,你也沒有必要一上馬就直接去檢查我的企業啊。咱們還是歇幾天,等我把工廠裡面的事情理順了,你們再來檢查也不遲啊。實不相瞞,我們公司最近幾天生產鏈條出現了一些問題,很多藥品不合格,這都下線堆積在廠房四周呢。要是咱們藥監局的同志現在就要過去檢查的話,那很多廢品都會被你們認為是正品的。」尤小平這話一說完,只見梁江鵬有些納悶了,他趕緊就看了看劉志遠副市長的臉色。

    這個時候,劉志遠微微鬆了口氣。「尤總,看來你這個公司是存在不少的問題的。這樣吧,市藥監局下午還是要派人過去抽查一下你們的產品的,你們到時候把廢品區分給藥監局的人說一下,不就行了嗎?尤總,你就不要擔心了,只要你們大部分的產品合格,我這個副市長也不會為難你們企業的。對吧?」劉志遠說完了這話,趕緊就把目光盯向了清遠製藥的總經理尤小平。

    尤小平被劉志遠副市長這話一說,趕緊就點了點頭。「劉市長,你說的正確,來,我敬梁局長一杯,第一次和梁局長打交道,梁局長你就隨意了。」說完了這話,清遠製藥的總經理尤小平直接就和市藥監局局長梁江鵬碰了下杯子,然後一飲而盡。

    這清遠製藥的總經理尤小平分別敬完了劉志遠副市長和藥監局局長梁江鵬酒後,立刻就客氣了幾句,然後快速的離開了劉志遠他們這個包間。這個尤小平一走出去,劉志遠副市長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一絲愜意的微笑來。

    「江鵬,你看看,這尤小平現在肯定是回他的公司去整頓假冒偽劣藥品了。你們藥監局就按照這個方法,每隔幾周去他們清遠製藥幾次,他們就不敢再生產什麼假冒偽劣產品了。很多事情呢,我們不需要從正面去給予回擊,旁敲側擊也是很有效的一種方法。」劉志遠副市長這話一說完,市藥監局的幾位同志立刻就溫和的笑了笑。

    只有市藥監局常務副局長王國峰的表情有些安然,不用說,這個王國峰跟尤小平的哥哥,市委秘書長尤文浩關係非同一般呢。劉志遠他們當著王國峰的面說清遠只要,那人家王國峰心裡面肯定是有些不是滋味呢。

    就在劉志遠和梁江鵬、小敏、廖偉軍他們吃吃喝喝正得意的時候,這個市藥監局常務副局長王國峰趁機溜出了這個包間。王國峰這一出包間,快速的下了酒店的大樓,他來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拿起了自己的手機,直接就撥了市委秘書長尤文浩的電話。

    此時,市委秘書長尤文浩正在跟市委書記孫淼在下面縣裡面考察指導工作呢,這個時間段下面縣裡面也在大擺著宴席,熱情的款待市委來的領導呢。市委秘書長尤文浩這酒剛剛喝道勁頭,突然,自己的手機一下子就響了起來。尤文浩看了看來電顯示,上面顯示著藥監局王國峰的電話。一看到是王國峰的電話,尤文浩趕緊就放下了酒杯,他跟市委孫淼書記打了聲招呼,直接就走出了包間。

    這尤文浩出了房間一接王國峰電話,就聽見王國峰那有些驚慌的聲音立刻就從電話那邊傳了過來。「尤秘書長,我是國峰,要緊局這邊有大動作了,劉志遠親自下令,下午要藥監局的同志對清遠製藥集團進行大檢查。我這剛剛也聽小平說了,他們有一款膠囊剛剛上了生產線,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想要撤下來,那是很難的,而且一旦這批藥品從生產線上撤了下來,那損失至少是幾十萬的事情呢。尤小平剛才就回企業想應對之策了,他要我給你把這個事情說一下。」王國峰這話一說完,立刻就顯得有些平靜了。

    市委秘書長尤文浩聽了王國峰這話,微微皺了皺眉頭。「國峰啊,這前陣子劉志遠不是剛剛查封了偉大製藥集團嗎?他這驚動了上面查辦了一個市委常委,現在又要來我弟弟的企業搗亂,他什麼意思啊?想要把我也給拿下去?」市委秘書長尤文浩說完了這話,整個人頓時就變得有些氣憤了。

    王國峰聽了尤文浩秘書長這話,一時間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誤落帝王榻:皇的奴妃最新章節。他這一瞬間就愣在了那裡。

    「這樣了,國峰,我現在在下面縣裡面檢查工作呢,我看能不能回市裡面一趟,我要當面跟這個劉志遠把事情給說清楚。他要是三天兩頭的往小平的企業裡面跑,那小平的企業還生產不生產了?這個劉志遠,就是典型的沒事找事做呢。」市委秘書長尤文浩說完了這話,直接就掛了王國峰的電話。

    王國峰被尤文浩秘書長這一席話說的也有些納悶了,他趕緊就灰溜溜的回到了酒宴桌上面。這王國峰一回到酒桌上面,立刻就看到了劉志遠副市長和梁江鵬局長都喝得有點多了。劉志遠這一看到王國峰走了進來,立刻就把臉色變得陰沉下來。

    「王國峰,你可是市委尤文浩秘書長給我推薦來的幹部,不說別的,就說你這個喝酒吧,根本就沒有梁江鵬實在,人家江鵬你看看,陪我喝酒始終都沒有離開桌子,你自己呢,這喝了不到兩三杯,直接就跑出去了,你這是給誰打電話了?情人還是領導啊?」劉志遠副市長直接就對著這王國峰問出了這話。

    王國峰被劉志遠副市長這話一說,整個人頓時就顯得有些尷尬起來。他覺得這個劉志遠也太聰明了吧?自己也就是出去跟尤文浩秘書長聊一會兒事情,他就能知道?想到了這裡,王國峰的臉蛋子更紅了。

    「劉市長,剛才我老婆找我有事情,所以我出去跟老婆解釋了一下,我這一調來市藥監局,我老婆就怕我進了政治場,迷失了本性。所以這段時間總是時不時的給我打電話問候一下。我這剛才沒喝酒,我自罰五杯,劉市長您看怎麼樣?」王國峰立刻就對著劉志遠副市長說出了這話。

    「嗯,好啊,你自罰五杯也好。這你自罰完了,再喝小敏、偉軍他們乾幾杯吧,桌子上面也就剩這半瓶酒了,你們把它幹完。」劉志遠副市長這話一說完,立刻就瞪圓了眼睛。

    「好的,好的,我們把這剩餘的酒幹完。」王國峰說完了這話,趕緊就拿起了酒杯,迅猛的喝了起來。

    劉志遠這正看著王國峰喝酒呢,突然,手機一下子就響了起來。劉志遠看了看手機上面的來電顯示,竟然是市委秘書長尤文浩打來的電話。於是劉志遠趕緊就起身出去接了電話。

    「喂,秘書長,你找我什麼事情啊?呵呵」劉志遠一邊微笑著,一邊問著市委秘書長尤文浩話。這尤文浩現在在市裡面的位置僅次於市長馬振明和市委副書記趙孟州。因為他深得孫淼書記的信任,有人傳言這個尤文浩有望當選下一屆的市委副書記呢。所以劉志遠對尤文浩這個潛力股還是不敢小看的。

    市委秘書長尤文浩聽了劉志遠副市長這話,微微鬆了口氣。「志遠,我聽說你下面的藥監局又要去我弟弟的製藥廠裡面做抽查了?有沒有這回事情啊?」尤文浩話一問到這裡,語氣瞬時就變得嚴肅起來。

    劉志遠被尤文浩這話一問,立刻就有些心虛了。因為他劉志遠前陣子才剛剛查封了市偉大製藥集團,現在要是真的對尤文浩弟弟的製藥廠也動手腳的話,那動靜可就有些大了。不光市委市政府相關領導不會同意,就連省裡面的一些領導也會說閒話的。現在大家都在講和諧呢,誰會無端的接二連三搞出事情呢?想到了這裡,劉志遠的額頭上面瞬時就出了一層的冷汗。

    「秘書長,這個事情我也只是聽藥監局的相關同志說了,我還沒有批准他們去清遠只要做抽查呢。你那邊有什麼指示啊?呵呵,您要是覺得這樣麻煩的話,可以跟我打個招呼,我就不要他們下去抽查了。上次偉大製藥那事情搞得我都心神疲憊了,所以你弟弟這個製藥企業,我希望他能夠自覺一點,保質保量的生產出合格的藥品來。」劉志遠說完了這話,立刻就稍微恢復了一絲底氣。

    這市委秘書長尤文浩聽了劉志遠副市長這話,他的語氣也溫和一下。「這樣啊,志遠,我弟弟的企業呢,連年都被評委全市最優秀的製藥類企業,不光給市裡面的經濟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也是全市製藥類企業的表率。他這個廠子要是生產的藥品都有問題的話,那全市就沒有幾個藥企能合格了。好了,我不跟你多說了,你們這個抽查就先不要進行了萌女拆六界。我剛才聽我弟弟說了,他們現在的生產線正在處理一批廢棄的藥品,你們這一去看到的只能是那些廢品,這廢品最終是要進行銷毀的。所以你們抽查的時間不對。」市委秘書長尤文浩說完了這話,立刻就顯得心平氣和起來。

    劉志遠聽了尤文浩秘書長的話,微微歎了口氣。「好的,秘書長,那我就給市藥監局的相關同志打個招呼。最近不要去清遠製藥做檢查了,這樣會影響製藥廠的正常生產的。那就先這樣了,秘書長你忙吧,我也就不和你多說了。」劉志遠說完了這話,立刻就掛了市委秘書長尤文浩的電話。

    他這一掛完尤文浩的電話,心裡面也有些憋氣。但是沒有辦法,人家尤文浩的位置比他劉志遠高很多呢。他劉志遠也就是一個沒有掛常委頭銜的副市長,怎麼能和市委秘書長相提並論呢。

    劉志遠悶悶不樂的回到了酒桌上面,這個時候,只見王國峰正在那裡和美女小敏聊天呢,酒桌上面還剩下大半瓶的茅台擺在那裡,這個王國峰一點也沒有履行他的承諾,把這半瓶酒喝光。

    劉志遠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看到王國峰跟小敏那聊得很嗨的樣子,心裡面就充滿了怒氣。「王國峰,你別光顧著聊天,這半瓶酒怎麼還沒有喝完啊?既然這樣,那我就再給你加一瓶酒來。」劉志遠說完了這話,立刻就給廖偉軍揮了揮手,這廖偉軍直接就站起了身子,趕緊向服務員要酒去了。

    幾分鐘後,服務員又送來一瓶茅台,王國峰頓時就有些震驚了,他覺得劉志遠副市長這有些咄咄逼人了。但是人家是主管他們藥監局的副市長,這讓他王國峰喝酒,他王國峰肯定是不能不喝的。王國峰一時間就鼓足了勇氣,拿起了那半瓶的茅台,直接就一口悶了下去。

    結果,他這半瓶茅台剛剛悶下去,整個人就「噗通」一聲,直接趴在了酒桌上面,再也動彈不得了。

    一旁的小敏和廖偉軍一看到王國峰這個情況,兩個人一下子就驚慌了,他們拿起了手機就要撥打120。這個時候,只見劉志遠副市長顯得十分淡定,他直接就制止了小敏和廖偉軍。「你們別驚慌,王國峰也就是一時半會醉了過去,給他去酒店裡面開個房間,睡上一兩個小時,就醒過來了。沒多大的事情。」說完了這個話,劉志遠立刻就走出了酒宴的包間,這市藥監局局長梁江鵬一看劉志遠副市長出去,他也趕緊就跟上了劉市長的腳步。

    劉志遠出了黃金大酒店的門,看到藥監局的梁江鵬跟上來了,於是他對著梁江鵬揮了揮手,讓梁江鵬又坐上了自己的配車,然後一起向著市藥監局的方向快速的行駛了過去。

    這梁江鵬一上車子,趕緊就對著劉志遠副市長微笑著開了口。「劉市長,您這剛才讓王國峰喝酒,也算是給他來了個下馬威呢。這傢伙這兩天來了單位,對我都不是很尊重呢。就仗著他在市裡面認識一些人,好像市衛生局局長趙曉耕跟他的關係很不錯。今天您要他這麼一喝酒,他王國峰也就老實了。」市藥監局局長梁江鵬趕緊就對著劉志遠副市長說出了這話。

    劉志遠聽了梁江鵬這話,微微皺了皺眉頭。「江鵬啊,你的信息還是不夠全面啊,你身旁的這個王國峰啊,他跟市衛生局局長趙曉耕的關係好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而是這個傢伙跟市委秘書長尤文浩走得比較近,這剛才就尤文浩秘書長給我打來了電話,要你們藥監局最近一段時間就不要去清遠製藥亂調查了,怕影響他弟弟企業的正常生產。」劉志遠副市長話一說到這裡,市藥監局局長梁江鵬的臉色一下子就愣住了。

    瞬間,這梁江鵬就有些不服氣了。「劉市長,他尤文浩憑什麼不讓我們去抽查啊,他弟弟的企業就可以特殊了?那這市裡面還都他尤文浩一個人說了算嗎?不行,我們藥監局下午一定要去這個清遠製藥抽查一下,看看他們到底是在搞什麼貓膩。」梁江鵬那耿直的性格在這一瞬間就顯露了出來。

    劉志遠副市長聽了梁江鵬這個話,立刻就繃緊了臉蛋子。「好了,叫你們不要去,你就不要去了,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倔強呢?我當初把你選到藥監局這邊來,並不是看中了你這個倔強,我只是想把你放到這個崗位上面鍛煉一下。你要是改不掉你這倔強的性格,那就重新回市人民醫院吧,說你怎麼一點都不聽呢大宋女提刑!」劉志遠副市長聽了梁江鵬這話,頓時就有些火大。

    梁江鵬被劉志遠副市長這麼一教訓,整個人的臉色立刻就變得有些驚慌起來。「劉市長,真的對不起,我剛才說錯話了。您千萬別生氣,清遠製藥那事情你說了算,你要我們下午不要去,我們就不去了。我們藥監局堅決執行您的命令。」梁江鵬這趕緊就對著劉志遠副市長回起了話。看來這個倔強的梁江鵬也懂得向領導求情呢。

    劉志遠聽了梁江鵬這話,微微鬆了口氣。「江鵬啊,這官場上面很多的事情,你還要學呢,不要動不動就按著你的性子來。我看的,你跟你這個副手王國峰相比,你都差他很遠呢。我要是沒有估計錯的話,這剛才給尤文浩通風報信的人就是王國峰,所以我剛才看他就很不順眼,讓他悶了半瓶子的茅台。」劉志遠副市長立刻就說出了這話。

    梁江鵬聽到了這裡,兩個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圓了。「劉市長,您這麼一說,我覺得也是這麼回事兒。這個王國峰原來是這麼厲害的一個角色啊。看來我以後得放著這傢伙了。這個人膽子還真是大啊,當著咱們的面給尤文浩通風報信,一般人都不敢這樣做呢!」梁江鵬這話一說完,整個人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嚴肅起來。

    「好了,江鵬,這也是我的一個猜測而已,萬一不准呢。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以後你注意一點梁江鵬就行了。這個傢伙背靠著市委秘書長尤文浩,確實不好惹呢。過段時間吧,找個機會把他弄去別的醫院裡面做事,就可以了。現在先不要著急,要先把他的底子給摸清楚,看看他除了尤文浩的關係外,有沒有別的關係網。」劉志遠說完了這話,立刻就緩緩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市藥監局局長梁江鵬聽了劉志遠副市長的話,點了點頭,也不再說什麼了。

    幾分鐘後,劉志遠他們又回到了市藥監局,大家休息了一會兒,趕緊就接著召開了上午的會議。

    劉志遠下午正在市藥監局裡面開著會呢,突然,秘書小趙的電話立刻就打了過來,劉志遠一看是秘書小趙的電話,這立刻就暫停了會議,然後緩緩的接了小趙的電話。

    「劉市長,剛才馬市長來了電話,說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呢,您要不給馬市長先回個電話?」秘書小趙趕緊就對著劉志遠副市長說出了這話。

    劉志遠聽了小趙的話,頓時就有些緊張了。於是他直接就對著小趙認真的說道。「好了,小趙,我馬上就給市長回個電話,先掛了。」劉志遠說完了這話,立刻就掛了秘書小趙的電話。他這一掛完秘書小趙的電話,就趕緊又撥了市長馬振明的電話,此時,市長馬振明正在辦公室裡面陰沉著臉蛋子呢。

    市長馬振明立刻就接了電話。「喂,志遠我聽說你又給市藥監局打招呼了,想讓他們藥監局去清遠製藥調查一下啊?上次你偉大製藥集團已經被查封了,這對咱們城關市製藥市場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損失,這次你就不要亂來了。咱們市裡面需要的是穩定和諧發展,不需要冒冒然然的今天查這個,明天查那個。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市長馬振明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就顯得有些嚴厲起來。

    劉志遠聽了馬市長這話,趕緊就微微皺了皺眉頭。「馬市長,這調查清遠製藥廠的事情,是藥監局私自做的決定,我已經給他們打過招呼了,要他們不要在調查這個事情了。您就放心吧,對於清遠製藥,我還是給予保護的。」劉志遠說完了這話,內心裡面立刻就輕鬆了一下。

    市長馬振明聽了劉志遠的話,瞬時火氣就不再那麼大了。他微微喘了口氣。「嗯,志遠,你制止了他們就好,你這剛剛上來沒有多久,凡事都不要搞得過急過快,否則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的。」馬市長說完了這話,立刻就掛了劉志遠的電話。

    劉志遠被馬市長這一席話說的心裡面有些鬱悶了,他歎了口氣,直接就又進了藥監局的會議室,草草講了幾句話,隨後就趕緊帶著廖偉軍他們回了市府。

    劉志遠這一回到市府,手機又被人打響了。這打來電話不是別人,又是上午給自己打電話的蔣碧雲,劉志遠看了看來電顯示,趕緊就接了蔣碧雲的電話老婆,非你不娶。

    「喂,蔣主任,你這又有什麼事情啊?這才給你弄進了市廣電局,你上午打過了電話,現在又打電話過來,我這邊事情很多,很忙呢。」劉志遠話一說到這裡,語氣一下子就變得有些嚴肅起來。

    電話那邊的蔣碧雲聽了劉志遠副市長的話,立刻就妖媚的笑了笑。「劉市長,我也沒有別的事情,就是晚上想跟你一起吃頓飯,有點事情想跟你說說。」蔣碧雲這話一說完,劉志遠沉重的歎了口氣。

    「好吧,那晚上六點中,陽光大酒店見。」說完了這話,劉志遠直接就掛了蔣碧雲的電話。

    隨後他批閱了半個多小時的文件,就到了下班的時間。劉志遠這一下班,直接就坐了車子,向著陽光大酒店的方向快速的開了過去。

    這一到陽光大酒店,劉志遠按照蔣碧雲給的房間號,找到了預定好的房間。他這一走進去,立刻就看到了蔣碧雲穿著性感的坐在酒桌旁邊。她一看到劉志遠副市長走了進來,眼睛裡面立刻就迸射出了一絲野性的火花來。

    劉志遠一看蔣碧雲這身打扮,頓時就猜出來了,這個蔣碧雲肯定是想在自己的面前炫耀一些她的漂亮,或者更進一步想,是想用她的美色誘惑自己。想到了這裡,劉志遠趕緊就走進了酒店的包間。

    「蔣主任,你今晚打扮的這麼漂亮,不單是為了見我吧?」劉志遠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就對著蔣碧雲笑了笑。

    「劉市長,你看你說的這話,我除了見你,還能見誰啊?來吧,坐下來先吃飯,我知道你一個人在城關市這邊,老婆又不在身邊,每人照顧,嘿嘿,我就幫著嫂子一點,多請你吃幾頓飯。」蔣碧雲這話一說完,有瞟了一眼劉志遠那帥氣的臉蛋子。

    劉志遠被蔣碧雲這話一說,趕緊就笑了笑。「謝謝你啊,蔣美女,這你剛去市電視台,還能適應吧?」劉志遠說著這話,就拿起了手邊的茶水杯,抿了一小口。

    「我啊,還過得去,喬局長對我還是很不錯的。這方面劉市長就不用擔心了。劉市長,我有個事情想要問你一下,我在電視台的那個同事小潔,這今天被電視台開除了,不知道您知不知道這個事情啊?」蔣碧雲突然就問到了這個事情上面了,這一下子就問的劉志遠有些驚慌起來。

    「這個事情,我還真是不知道呢,那個小潔犯了什麼錯誤啊?電視台要把他開除了?要不這樣了,我給電視台相關領導打個招呼,把你朋友再弄回去,你看怎麼樣?」劉志遠這一下子就顯得有些認真起來了。

    蔣碧雲聽了劉志遠副市長這話,微微搖了搖頭。「劉市長,你個小潔的那個事情,我覺得是我做錯了,我不該讓小潔那天陪酒的。現在小潔離開了電視台也好,至少她跟你之間的事情就傳不出去了,對吧?」蔣碧雲這話一說出口,劉志遠一下子就愣住了。

    「碧雲,我跟小潔之間真的沒有什麼,你誤會了。」劉志遠一時間就不敢承認自己那天晚上睡了電視台的那個小潔。他這話一說出口,只見蔣碧雲壞笑了一下,然後就沒有再說什麼。

    「劉市長,先吃飯,吃晚飯呢,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蔣碧雲這話一說完,立刻就給劉志遠夾了口菜,劉志遠一看這個蔣碧雲還是滿會照顧人的,一時間心裡面就對蔣碧雲有了好感。

    半個小時候,劉志遠和蔣碧雲吃完了飯,蔣碧雲以休息為由,開了一個包間。她邀請劉志遠副市長去包間裡面跟她好好聊聊這個事情。劉志遠一時間沒有禁得住蔣碧雲的邀請,直接就跟蔣碧雲見了這個包間。

    這劉志遠一進包間,蔣碧雲就把自己上身的外套脫了下來,露出了白嫩的肌膚。劉志遠看的有些心煩意亂了。說實話,這個蔣碧雲還真是個美女呢,不光臉蛋子漂亮,而且身材極好。劉志遠一時間就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話了。

    「劉市長,我能進市電視台,是你幫了我,所以我想報答你一下,今天晚上你就不要走了,陪我在這裡住一晚上,你看可以嗎?」蔣碧雲立刻就說出了這話毒歡。

    劉志遠被蔣碧雲這麼**裸的表白給驚住了。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在用以前的招數拒絕蔣碧雲了,因為前兩天自己才和蔣碧雲的同事小潔發生了關係。想到了這裡,劉志遠微微動了動嘴唇子。

    「碧雲,這個不大好吧,我老婆……」劉志遠這話剛剛說完,突然,蔣碧雲立刻就撲了上來,抱住了劉志遠的身子骨。劉志遠一時間就被蔣碧雲的柔情搞得激情勃發了。或許這幾個月來,他還真是憋足了力氣,中午和小敏玩的還不盡興,這個時候被蔣碧雲這麼**的一誘惑,他更受不了了。

    劉志遠此時心裡面也在想了,既然蔣碧雲願意自動送上門來,自己不要白不要,跟蔣碧雲搞了這事情,他以後就不會把自己跟電視台被開除的那個小潔的事情講出去了。於是劉志遠立刻就也保住了這個蔣碧雲,他直接就把手伸向了蔣碧雲,在蔣碧雲柔軟、豐滿的身子上亂摸,厚實的嘴唇在蔣碧雲臉上亂親。一邊尋找著蔣碧雲的嘴唇,蔣碧雲也放縱的喘息著,兩手環抱著劉志遠的腰,仰起頭被劉志遠親個正著,柔軟的嘴唇濕漉漉的微微張開,不斷的吮吸著劉志遠伸過來的舌頭,嬌小的身子吊在劉志遠身上,腳尖也用力的翹了起來。

    劉志遠的手從兩人中間伸上來,捏了蔣碧雲豐滿的**兩下,就滑了下去,隔著褲子就按在了蔣碧雲兩腿之間,尋找著柔軟的間隙,蔣碧雲扭動著柔軟的身子,嘴裡哼哼唧唧的哼著,卻沒有去拿開劉志遠的手,反而微微劈開兩條腿,讓劉志遠的手能摸到自己的下邊。

    兩個人親吻了一會兒,劉志遠趕緊就順手把門關上,直接就抱著蔣碧雲上了床。這把蔣碧雲平緩的放在床上。劉志遠就迫不及待的去解蔣碧雲襯衫的扣子。

    這解到了一半,劉志遠立刻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了,這下身那話兒立刻就怒髮衝冠。看著劉志遠的那命根子,蔣碧雲也是想的要命,可也不好意思主動,只是配合著劉志遠脫下了襯衫和褲子,劉志遠一邊來回撫摸著蔣碧雲穿著黑色絲襪的滑嫩柔軟的長腿,一邊把蔣碧雲的黑色胸罩推倒了**上,白嫩的**上粉紅的一對小**已經堅硬的挺立著了。

    劉志遠低頭含著一個**吮吸著,把手從蔣碧雲黑色褲襪的腰部伸進去,把蔣碧雲的絲襪和一條黑色的絲質無邊小**一起拽了下去,蔣碧雲抬起一條腿,把絲襪和**褪下來,劉志遠抓著蔣碧雲嫩嫩的一隻小腳分開了蔣碧雲的雙腿,蔣碧雲害羞的閉上了眼睛,蔣碧雲的下身只有幾十根微微捲曲的長長的毛,肥嫩粉紅的唇微微敞開著,濕潤的下身彷彿是要滴出水來的水潤。劉志遠看著漂亮的蔣碧雲靜靜地躺在這裡,好像羔羊一樣等著他,更是讓他受不了,用手扶著自己的命根子,頂到蔣碧雲濕滑的下身,微微一挺,就進去了。

    「啊」一種充實、漲塞火熱的衝撞感讓蔣碧雲彷彿期待已久的呼出了一口氣,下身的肌肉彷彿歡迎這粗長的命根子,她下身緊緊的裹住了劉志遠,劉志遠喘了口氣,把蔣碧雲另一條腿也抱起來,蔣碧雲黑色的小涼鞋甩到了地上,穿著黑色絲襪的小腳丫俏皮的翹起著,劉志遠雙手抱著蔣碧雲的腿,讓蔣碧雲兩腿筆直的向上伸著,命根子在蔣碧雲身體裡一陣快速的**,彷彿一個高速的火車在自己身體裡一陣衝撞摩擦,蔣碧雲渾身幾乎被浪一樣的激情充滿了,一黑一白兩條腿伸的筆直,圓圓的屁股也已經離開了床面,兩隻胳膊向兩側伸開,白白的小手在床上無助的亂抓著,兩粒整齊潔白的牙齒咬著下唇,緊閉的雙眼上長長的睫毛不斷的顫動。

    一陣酥麻的感覺向劉志遠襲來,劉志遠趕緊停下快速的抽動,喘了口氣,一下從浪尖跌落的蔣碧雲不由自主地扭動著屁股,去尋找那衝撞摩擦的**。

    劉志遠把蔣碧雲的腿放下,拍了拍蔣碧雲的屁股,把蔣碧雲的腰抱了起來,蔣碧雲順從的翻過身,趴在床上,轉身過來的時候,劉志遠的命根子始終沒有拔出來,旋轉的刺激讓蔣碧雲深深的出了口氣,下身都一哆嗦。

    蔣碧雲跪趴在床上,雙腿微微分開,屁股翹起來,柔軟的腰部向下彎成一個柔美的曲線,劉志遠趴在蔣碧雲身上,手從下面伸過去握住了蔣碧雲的**,下身開始由慢到快的**起來。「啊…嗯…啊啊」蔣碧雲整個臉伏在枕頭上,發出壓抑著的吶喊惡魔校草,誰怕誰!全文閱讀。

    「啊…啊…嗯」劉志遠粗大的命根子在的蔣碧雲**的下身快速的衝刺,這樣撅著的姿勢,彷彿每下都頂到蔣碧雲下身最深處,蔣碧雲很快就有點站不住了,在劉志遠幾乎一下不停的瘋狂的**下,蔣碧雲渾身都開始哆嗦了,呻吟伴著的儘是急促的喘息「嗯…啊…啊…受不了了…停一會兒吧…我不行了啊…」。

    劉志遠看著蔣碧雲那上了雲端般的樣子,根本沒有停止的意思,一邊忍耐著不斷的的**,一邊看著著蔣碧雲趴在自己面前不斷的呻吟著。

    蔣碧雲幾乎已經趴在了床上,每**入一下渾身都劇烈的顫抖,伴隨著幾乎是尖叫的**聲。

    「啊…我完了…啊」蔣碧雲雖然經常和志遠在一起這樣,但這次瘋狂一下不停的很少,今天劉志遠這麼猛,蔣碧雲已經有點承受不住了。

    「停停,啊…我不行了…啊」說著話,蔣碧雲立刻就渾身一抽,立刻就有點意識迷茫的感覺,她上了雲端,這高迡簣a來的那種麻木感,頓時讓蔣碧雲感受到了無比興奮、刺激的感覺。此時的劉志遠也終於緊緊地頂著蔣碧雲的屁股一股股的爆發了。

    「碧雲,我也完事了。」劉志遠幾乎是喊著說出這句話。伴隨著劉志遠完事,蔣碧雲一下軟趴在了床上,一身濕汗淋漓,劉志遠更是滿頭大汗。

    「抱我,一起去洗澡。」蔣碧雲在經過了一陣子的**之後,立刻就無比嫵媚的看著劉志遠的臉蛋子,她頓時盡顯女人的那種高迡瞻妞。劉志遠看著蔣碧雲那天仙一般的面孔,那雪白性感的身材,這下身不由得又不聽話起來。

    他二話不說,趕緊就抱起了蔣碧雲的身子,走向了洗手間。

    溫潤的浴水下,劉志遠一邊緩慢的撫摸著蔣碧雲那柔軟的胸部,一邊就親吻著蔣碧雲的身子,蔣碧雲搖著頭,似乎顯得有些欲罷不能。

    很快,兩個人充滿了身子,又回到了床上。劉志遠這一波完事後,似乎身子硬朗勁頭一點也沒有減弱,他直接又把蔣碧雲壓在了身子下面,這次劉志遠似乎來的更為猛烈了。

    劉志遠一邊撫摸著蔣碧雲那嬌柔的身子骨,一邊就快速的**自己的身子,蔣碧雲很快又一次變的呻吟聲一片了。

    劉志遠看著蔣碧雲那幸福快樂的樣子,於是這心裡面勁頭越來越大,也越干越快,屋裡很快就充滿了蔣碧雲上氣不接下氣的呻吟和身體的碰撞聲音。

    「志遠…不行了…啊…我不行了…啊啊啊」。蔣碧雲一邊大聲叫著,一邊就扭動著自己的身子骨。

    劉志遠一邊用力著一邊把蔣碧雲一條腿向旁邊分,蔣碧雲馬上熟練的把腿向兩邊劈開,兩手抱著劉志遠的腰,兩腿在兩側翹起著,光著腳丫子,迎接著劉志遠快速的**。

    劉志遠還是不歇氣的**,蔣碧雲只感覺渾身跟過電一樣**越來越強烈,腦子一陣一陣的眩暈「啊…嗯,志遠…你要…干死人…啊…啊…啊…完了…啊」。

    劉志遠忍了幾次,這次感覺忍不住了,抬起身,雙手把著蔣碧雲嫩白的屁股,大力的一頓**,帶出的水順著蔣碧雲的大腿向下流淌,本來剛才就到了高迡癒A這樣的一陣**,蔣碧雲渾身彷彿過了電一樣,一浪高過一浪,用力的堵著嘴,呻吟著,下身已經成了一個緊緊的肉箍裹著劉志遠,不斷的痙攣,劉志遠最後幾次最深的衝刺,讓蔣碧雲渾身一陣劇烈的哆嗦,幾滴晶瑩的水滴從下身落下。很快,在蔣碧雲的一陣子的呻吟聲中,劉志遠射了,蔣碧雲兩腿往兩邊一分,一看屁股底下又濕了一片,在那渾身不停的顫。

    這一晚上,劉志遠把自己近幾個月來繼續的能量釋放了一大半,他身體和精神上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或許男人和不同的女人**,還真能體會一種新鮮刺激的感覺呢。他們兩個完事後,相擁著在酒店的大床上一覺睡到了大天亮。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