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博弈局中局:漂亮女局長

龍騰世紀 第140章 文 / 蒼狼

    昨天晚上大家都在城關酒店喝酒,局裡面的車子沒有開回來,所以劉志遠這一來到了單位,霜姐立刻就一個電話,把劉志遠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免費小說}

    「昨晚上沒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吧?看你昨天喝的也蠻多呢。」雲霜兒處長一邊說著話,一邊就立刻端起了自己眼前的奶茶杯。

    「沒事,昨天回到我岳父家,我倒頭就睡了,今天起了個大早,精神狀況良好呢,呵呵」劉志遠聽了霜姐的話,趕緊就笑了笑。

    「嗯,那就好,真的是難為你呢,這樣吧,你呆會去城關酒店,把咋們局裡面的車子開回來,上午不要出去辦事情了,在辦公室裡面等著候命,省委組織部領導那邊要是有什麼服務,估計你還得跟上去呢。」雲霜兒處長這說完了話,趕緊就抿了一口奶茶,顯得十分的得意。

    劉志遠聽了霜姐這個話,心裡面一下子就有點緊張了,「雲處長,這中午飯該不會還喝酒吧,我可得向您匯報清楚啊,我這昨天晚上真的喝的中酒毒了,要是呆會有要我去代酒,那我堅決不去了,我被喝怕了。」劉志遠一邊說著話,一邊就趕緊把自己的目光變得充滿了怯意。

    這人喝酒喝多了,還真是那樣,被那酒的味道傷了,一連幾天內聞見酒味,就想嘔吐呢,劉志遠覺得自己的身子還是重要,不能拿生命當兒戲。領導他可以不見,只要不讓他再喝那麼多的酒就行。

    「什麼?你剛才不是還說自己沒事,沒事,現在這才幾分鐘時間,你就變卦了啊?你這個傢伙,呵呵」雲霜兒處長聽了劉志遠這個話,立刻就捂著嘴巴笑了起來。

    「雲處長,我剛才是客氣才那麼說的,你知道嗎?昨天晚上來了好幾撥呢,市委組織部、市紀委、市公安局、市委辦公廳、市政府辦公室等等,我是一個人接下來的,他們每個人三杯白酒,還好我這身子骨能撐下來,要是換了別人,估計早都喝得趴下了。」劉志遠一邊看著雲霜兒處長,一邊就認真的說道。

    「知道,知道,我又不是瞎子,我昨天一直在注意著你呢,就害怕你唄灌倒呢,不過你的酒量確實還可以,這樣吧,今天上午市委市政府領導要陪我爸去下面考察,中午飯是在下面吃,這第一頓接風的酒喝過了,下面的就是意思意思而已,不會喝太多了。午飯就不用你去參陪了。不過呢,這下午的時候,他們可就沒有什麼安排了,我的意思是,下午你最好選個景點,清靜一點的,好玩一點的,帶著我爸爸溜溜,老人家在省城呆了那麼多年,這到了咱們城關市,應該享受一下圍城外面的風景啊,這個你自己想好去哪裡,好吧。呆會車子取回來了,你給我匯報一下。」雲霜兒處長說完話,立刻就埋下了自己的頭,看起了電腦屏幕。

    「好的,雲處長,那我就先去取局裡面的車子了。」劉志遠說完話,直接就走出了雲霜兒處長的辦公室。

    他這剛剛出了雲處長的辦公室,就看到了前幾天剛剛被馬小泉市長塞進國資委的王凱副處長,這個王凱以前是市政府辦公室的副主任,這市政府那邊的事情,他多多少少是會有一些瞭解,畢竟人家王凱以前是在那邊工作的。

    「哦,這不是劉主任嗎?不是聽說你下縣裡面考察去了嗎?怎麼有突然回來了,這麼快就考察完了,這才幾天啊,那天局黨組開會,我記得說是七天的,這……」身為國資委的第三位副處長王凱一看到劉志遠從雲霜兒的辦公室裡面走了出來,立刻有些驚訝的問道。

    「這個啊,呵呵,王處長,您是不知道,局領導臨時有事情,就把我這個局辦公室主任從下面又調回來了,不過呢,咱們派下去的調研組一直在工作,我們的工作沒有停呢,」劉志遠聽了王凱副處長的話,立刻就向他解釋的。

    「這樣啊,這個調研工作比較重要啊,你們調研組的同志,千萬不能馬虎,要是出了什麼差錯,那省廳裡面一旦怪罪下來,你們就慘了,」王凱副處長一邊說著話,一邊就冷冷的盯著劉志遠。

    劉志遠被這個王凱副處長說的有點尷尬了,這個傢伙今天是怎麼了?這才坐上局裡面的第三位副處長沒幾天功夫,倒是狗拿耗子多管起閒事情來了,這個調研工作又不是他王凱主要負責的,負責這個工作的是人家局一把手雲霜兒處長,具體的調研報告是他劉志遠的局辦公室來起草和發文的,管他王凱什麼事情呢?

    劉志遠這樣一想,這心裡面一下子就有點不舒服起來。

    「謝謝王處長提醒,我先不跟王處長說了,雲處剛才給我安排了任務呢,我這必須先去辦差事了,回見,王處。」劉志遠趕緊就對著這個王凱副處長笑了笑,轉身就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一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劉志遠先把自己的電腦打開,把自己桌子上面的一些材料鋪開了,放在桌面上,這樣,要是有人來自己的辦公室,可能感覺到自己是正在辦公的狀態,這就是機關裡面的幹部偽裝自己的一個重要的方式。

    劉志遠幹完了這個事情,立刻就轉身要走出自己的辦公室,他要去那個城關酒店,把局裡面的車子給拿回來,以防雲處長又要出去。

    正在這個時候,劉志遠辦公室的門立刻就敲響了,劉志遠被這個敲門聲一下子就驚了一下。「誰啊,請進。」回答了一聲後,劉志遠只能緩緩的坐下了身子,看看這個敲門的是誰,找自己到底有什麼事情。

    「劉主任,你昨天晚上可喝好了啊,不是說要昨天晚上要是我喝了酒,你就送我回家嗎?怎麼沒有兌現你的諾言啊?」這個時候,美女小敏突然就走進了劉志遠的辦公室,她的手上拿著一份材料,似乎要劉志遠給她審批呢。

    「哦,是小敏啊,昨天晚上啊,真的很對不起啊,我被雲處長安排在雲廣利部長身邊代酒,這你也看到了,一共來了好幾撥人呢,每個人三杯,我都是自己一個人把他們的酒喝掉的,這昨天晚上喝到最後,我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哪有精力去送你回家啊,局裡面的車子還在城關酒店呢,雲處長剛剛吩咐我去開車子呢。」劉志遠聽了美女小敏的話,立刻就小聲說道,他的樣子立刻就顯得有些無辜起來。

    「嗯,我也看到了,本來我想送你回家的,但是看到你跟大領導們走在一起,我也沒有敢上前,不過昨天晚上劉主任你的酒量還真是大呢,我在一旁給計算了一下,你想不想聽聽昨天晚上你一共喝了多少杯酒啊?」美女小敏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就和劉志遠聊起了昨天晚上酒宴上面的事情。

    被小敏這麼一說,劉志遠這心裡面一下子就有些好奇了,說實話,自己這昨天晚上只顧著喝酒,還真是不清楚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呢,要是知道了自己喝了多少杯酒,那自己昨天晚上的酒量基本上就可以確定了。這樣一想,劉志遠趕緊就把笑臉對象了小敏。、

    「小敏,說說吧,我其實對自己昨天晚上的酒量也有點好奇呢,告訴我,我還真是沒有注意到,你這個丫頭在一旁幫我數著酒量呢,」劉志遠一邊說著話,一邊就趕緊把自己的身子挺直了,他的目光認真的盯向了小敏那白淨的臉蛋子。

    「呵呵,一共是五十一杯,小杯的酒,大概有一斤半的量,呵呵,這下子清楚了自己的酒量了吧。」小敏一邊說著話,一邊就顯得十分的開心。

    「什麼,才五十一杯,一斤半的量啊,你應該是少算了,我昨天晚上至少喝了兩斤呢。」劉志遠聽了小敏的話,立刻就和他辯解了起來。

    「好了,主任,我不和你閒聊了,小玉老師還等著要這個文件呢,你給我簽個字,我好去交差啊,呵呵,要不然你這一走,我又要等半個小時才能簽到字,」小敏一邊說著話,一邊就趕緊把自己手中的材料單放到了劉志遠主任的桌面上。

    「呵呵,最近你們手上的材料逐漸多起來了啊,這表明咱們辦公室的任務也越來越繁重了,你們廖主任還真是個筆桿子啊,這一來,你看看,為咱們局辦公室出了多大的力氣啊,呵呵,改天我一定要在雲處長面前,幫廖主任美言美言,這樣他工作起來就更有動力了,呵呵」劉志遠一邊揮舞著自己的大筆,一邊就顯得十分的開心。

    「人家廖主任以前就是靠著筆桿子吃飯的呢,這是他的本職工作,還要你在領導面前美言啊,領導每天都要審核他撰寫的材料呢,你只是中間轉折站而已」小敏說完話,立刻就拿起了劉志遠簽好字的文件,扭著性感的**走了出去。

    劉志遠看著這個小敏走了出去,心裡面一下就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自己昨天真的喝了兩斤多呢,原來也就是一斤半左右,真的有點丟人啊,這樣一想,劉志遠趕緊就把自己的身子站了起來,走出了辦公室。他要去城關酒店把局裡面的車子開回來。

    劉志遠出了市國資委的大門,直接攔了輛的士車子,「司機,去城關大酒店,有急事。」劉志遠說完話,立刻就把自己的身子緩緩的躺在了車後座上面,他顯得十分的安逸。

    「城關酒店,那裡好像昨天晚上出了點事情,有幾輛車子被偷了。」的士司機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就微笑著說道,他顯得十分的和善。

    什麼?有幾輛車子被偷了?劉志遠一聽的士司機這個話,心裡面一下子就有點冰涼了,這該不會是局裡面的車子,昨天晚上放在那裡被偷了吧?這樣一想,劉志遠不由得把自己的目光盯向了這個的士司機。

    「師傅,你是什麼時候聽說的這個消息啊?丟了幾輛車子啊?」劉志遠一邊來了點精神,一邊就趕緊把頭湊向了這個師傅的身邊。

    「幾輛,也就兩輛吧,聽說昨天晚上是省裡面的領導在那裡吃酒席呢,市委市政府很多領導陪著吃吃喝喝呢,結果,這吃到最後,讓小偷偷了兩輛車子,市公安局的領導當時都還在那個酒店吃飯呢。」這個的士司機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就樂呵呵的說道。

    看來這個傢伙對昨晚城關酒店車子被偷的事情,那真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感覺,劉志遠被這個師傅這樣一說,心裡面立刻就有點生氣了,這幫偷車賊也真太猖獗了,人家公安局局長馬雲龍昨天還在酒店陪領導呢,而且這還是省委組織部的領導來城關視察指導工作,這些傢伙連這個時間段的車子都敢偷,還真是無法無天了。

    這樣一來,省委領導找的第一個茬,那就是城關市的治安情況是最差勁的,那市公安局的同志們就要反思了,公安局主管抓小偷的部門,那壓力可就山大了。當然了,介於這個城關市公安局局長馬雲龍和省委組織部雲廣利部長的關係這麼好,這個雲廣利部長肯定是不會隨便就把馬雲龍局長給撤了的,但是批評那肯定是少不了的。

    「這個師傅,你知道嗎?那個被偷的兩輛車子,一輛還是公安局一位領導的車子,另外一輛,好像是省裡面領導的車子,這就在昨天晚上十二點,全市的交警都上了路,市公安局局長下了死命令,必須在天亮之前,把那幫偷車子的賊給抓住,結果,這警察折騰了昨天一晚上,終於在早上五六點的時候,把車子給追回來了,呵呵」的士司機立刻就笑呵呵的對著劉志遠說道。

    劉志遠聽了這個師傅的話,心裡面一下子就明白了,這次透徹事情還真是個鬧劇啊,公安局領導的車子被偷了,這還真是一件稀罕事,公安局負責抓賊的,竟然在會見省委領導的時間段,讓賊把他們自己的車子給偷了,這真的是有點反常。估計這伙賊還真是對市公安局的同志有一定的埋怨,所以就選了公安局的車子來偷。

    「哦,這樣啊,這伙賊還真是膽子大啊,應該不是本地的偷車賊吧,這個節骨眼上面,他們偷公安局的車子,那還真是以後不想在那個行業上面發展了,砸了自己的飯碗呢,呵呵」劉志遠趕緊就回著這個師傅的話,他顯得十分的緊張,有點心不在焉了。

    「聽我們同行們說,不是本地的賊,是昨天晚上,流竄到咱們城關市的幾個偷車賊,做的案子,好像是從外省過來,在咱們城關市歇腳的,結果不知道怎麼就看上了城關酒店前面的車子,於是就弄了。要不然,是本地的偷車賊,是公安局一個電話,幾分鐘之內,那車子都主動交上來了,哪用得著昨天晚上追捕了一個晚上啊,呵呵」的士司機一邊說著話,一邊就顯得十分的爽朗,好像這個事情,他們做的士的,知道的最多了。

    「就說嘛,我剛才也在琢磨著這個賊應該是外地流竄過來的,要不然在這個節骨眼上面犯案子,真的是吃飽了撐的。」劉志遠一邊說著話,一邊就趕緊拿出了手機,他想給市公安局的同志打個電話,問問自己國資委的車子在不在昨天晚上被偷竊的範圍之內,要是昨天晚上車子被偷了,即便是追了回來,這都得檢查檢查出沒出問題呢,有的搞不好就刮花了,還得重新上漆呢。

    「這位先生,你是去城關酒店做什麼啊?該不是調查這個案子的吧?」這個的士師傅一邊問著劉志遠話,一邊就開始注意劉志遠的神色了。

    因為這個司機現在才發現,自己車子上面的這個劉志遠人高馬大,還真是有點像市公安局的警察呢,自己剛剛說了那麼多閒話,要是被警察記在了心裡面,這就麻煩大了,所以這就連開的士的,說話都不能太隨意了。

    「呵呵,你覺得呢?」劉志遠聽了這個師傅的話,立刻就跟他打了啞語。

    「先生,我還真是看不出啊,要是我剛才說的話,有什麼衝撞您的地方,您可要見諒啊,我們坐的士的,就是隨便說說的,千萬不要往心裡面去。」這個的士司機一聽劉志遠這個話,一時間就嚇得頭上直冒冷汗,他還真是怕自己碰上了警察或者公安局的什麼大官呢。

    「師傅,你就不要緊張了,我不是市公安局的,不過呢,我是去城關酒店那裡取我們單位的車子,我是咱們市國資委的,我們昨天晚上也在陪領導喝酒,這酒喝多了,就把車子放在了城關酒店那裡,沒想到,這昨天晚上竟然發生了那個事情,」劉志遠一邊看著的士飛、司機那緊張的樣子,一邊就趕緊笑著對他解釋道。

    「哦,你誰國資委的就好,我還以為碰上公安了呢,這一句話說的不好聽了,這些公安局的直接給交警舉報我們的車牌,一撞上了倒霉的,一天的幾百塊錢就全部被罰走了,」的士時機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就鬆了一口氣。《純》

    「師傅,在多長時間就到了啊,要是時間還來得及的話,我先給公安局的朋友打個電話,問問我們單位的車子昨天晚上有沒有被偷,要是車子有了什麼毛病,我待會還得開這去修理呢。」劉志遠一邊說著話,一邊就把頭扭向了這個的士師傅。

    「還需要十來分鐘,但是路程已經不是很遠了,這位先生,您想打電話問事情,就打吧,呵呵」的士司機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就客氣的回答道,他剛才以為劉志遠是公安局的那個緊張心情,立刻就放鬆了下來。

    「好的,謝謝師傅您給我提供了那個消息啊,要不然,我還真是不知道昨天晚上這個城關酒店發生了那個事情,車子要是真出了什麼問題,我還不知道原因呢。」劉志遠一邊感謝著這個的士司機,一邊就趕緊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其實劉志遠心裡面十分明白,像這種重要的場合,車子一旦被偷的話,公安局的同志也是不會隨便爆料出來的,這不能當做一個新聞,市公安局會注意到這個事情的影響力,直接就把這種事情的消息給封鎖掉。

    劉志遠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直接就撥向了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副隊長段鵬,這個時候,段鵬正在處理昨天晚上偷車的那個案子呢,突然被劉志遠這個電話打了過來,他趕緊就接了劉志遠的電話。

    「喂,劉主任啊,什麼風把你吹來了,呵呵,有什麼事情,您就直接說吧。」城關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副隊長頓鵬立刻就溫和的對著劉志遠說道。

    「段隊長,真的不好意思,又打攪你了,我問你個事情啊,你要如實的告訴我啊,」劉志遠一邊回著這個段鵬,一邊就顯得認真起來。

    「你問吧,什麼事情。我能查得到的,就一定告訴你了。」市公安局的這個段鵬副隊長立刻就小聲說道,他顯得十分和藹,他和劉志遠已經是好朋友的,所以兩個人說起話來,還是算比較客氣的。

    「我聽說,昨天晚上城關酒店,出了事情,有兩個車子被偷了,有沒有這個事情啊?」劉志遠聽了段鵬的話,立刻就小聲問道,他這話一說出口,電話那邊的段鵬副隊長一下子就沉默了,這個段副隊長似乎在考慮該不該把這個事情告訴給劉志遠。

    「這個,你是聽誰說的啊?劉主任?」段鵬副隊長一邊加重了自己的語氣,一邊就顯得有些緊張起來。

    「呵呵,段副隊長,你趕緊說,有沒有這回事情,你就不要問我怎麼知道啊,昨天晚上我在那裡陪領導們喝酒呢,你以為啊。」劉志遠聽了段鵬這個話,立刻就顯得牛氣哄哄了。

    「哦,這樣啊,劉主任昨天晚上也去了啊,恭喜恭喜啊,我們局裡面就幾個領導去了,我想去,還沒有排上,真想不出啊,這省級領導的酒宴上面,能吃出什麼新花樣啊?」段鵬副隊長一邊說著話,一邊就顯得十分的和氣。

    「能吃出什麼新花樣啊,就是喝酒,喝的我昨天晚上真的醉了,回家的時候,還跟人家小區的看門的,吵了一架呢,你以為這酒宴就什麼好啊,都是是非滋生的溫床呢。」劉志遠一邊說著話,一邊趕緊就把自己的聲音加大了。

    「還是劉主任有見地,實話跟你說吧,劉主任,你剛才講的那個事情屬實,但是我們局裡面下了明文規定,不能把這個事情透露出去,否則的話,撤職處分呢,輕重你可得替我把握啊。」段鵬副隊長說完了這個話,立刻就顯得有些驚慌了。

    「靠,有那麼嚴重嗎?我就是隨便問問,絕對不會影響到你的前途問題的,還有一個問題,段隊長,我想知道昨天被偷的那兩輛車,都是那個部門的,該不會有我們市國資委的吧,我們那車可是新車,要是被折騰這麼一番,我得拉出去修理呢。」劉志遠聽了這個段副隊長的話,趕緊就問著他。

    「什麼,你們國資委的車子,那倒不是,昨天晚上被偷的這兩輛車子,一輛是我們趙曉琪副局長的私人座駕,另一輛是省裡面一個處長乘坐的車子,偷車的都是外省的流竄犯,本省的賊,看到了這個車牌號碼,也都沒膽子呢,你想想,誰會偷領導的車,那不是太歲頭上動土嗎?沒事找事。」段鵬說完了這個話,立刻就鬆了一口氣。

    「哦,好的,謝謝段副隊長啊,要就是問問這個,其他的就沒有什麼事情了,我說,昨天晚上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你們馬局長沒有受損失吧?」劉志遠說完了自己的正經事情,立刻就和段鵬開起了玩笑。

    「損失?我們馬局長那可是市委常委呢,能有什麼損失,聽說昨天晚上,市長馬小泉只是批評了他幾句就完事了,哪能在給他什麼處分啊,畢竟然家資歷已經到了那個地步了,呵呵」段鵬聽了劉志遠的話,又笑了笑。

    「好了,段副隊長,我就不打攪你們了,您繼續上班吧,掛了啊,謝謝。」劉志遠說完這個話,立刻就掛了這個段副隊長的電話。

    當他掛了電話的時候,突然就發覺這個的士司機已經把車子停了下來,這一下子就搞得劉志遠有點驚訝了,「師傅,怎麼停車了」劉志遠一邊說著話,一邊就趕緊把頭扭向了車窗外面看了看。

    「前面過不去了,這好像警察把這條路封了,這位先生,這裡是城關酒店的正後面,你下車走不了多遠,就能到城關酒店,現在這條路行不通了,您考慮下是否下車啊」的士司機一邊看了看劉志遠的摸樣,一邊就面無表情的說道。

    劉志遠這把頭伸出了車窗外面仔細一看,還真是到了城關酒店的正後面,於是他趕緊就給了司機錢,下了車子,離城關酒店不遠了,他正好可以繞過去,這樣的話,可以節省很長的距離。

    一路上,劉志遠隔三差五的就能看到拿著對講機的警察,估計是昨天晚上發生了這個偷車事情後,市公安局立刻就加強了對這一代的巡邏,以防這個城關酒店附近的車子再次被盜賊光顧。因為這個酒店前面的車子,有一部分是昨天晚上喝過酒的領導留在這裡的,好幾個領導都像國資委一樣,把車子留在了這個城關酒店的停車場,他們自己打車回去的,到現在為止,還有那麼四五輛領導配車沒有開走。

    劉志遠一邊尋找著國資委的那輛奧迪a6,一邊就仔細觀察著停車場剩餘的幾輛車子,他倒是很想看看這個昨天晚上被偷後,失而復得的那兩個車子,看看有沒有劃損的痕跡,但是,令劉志遠失望的是,自己找了好長時間,就是沒有發現磨損的車子,整個停車場裡面的車子,都煥然一新,也不知道那兩輛被盜車子是否已經被主人開走了,還是受到其他處理了。

    很快,劉志遠找到了局裡面的配車,直接開著遛了一圈,感覺車子沒有什麼問題,於是就快速離開了這個城關酒店,他一時間再也沒有心思去關注這個昨天晚上車子被偷的事件了。

    劉志遠開著局裡面的車子回到了局裡,雲霜兒處長那邊就來了安排,雲廣利部長上午和市委市政府領導視察完了一個地方,這中午吃過飯後,想要國資委的出個人,一起去附近的名勝風景區走走,散散心,老頭子本來是想讓女兒陪自己去的。但是雲霜兒覺得自己和父親出去走沒什麼意思,於是直接就把這個機會讓給了劉志遠。

    所以在劉志遠這前腳剛踏進局裡的大門時,雲霜兒處長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喂,志遠,你怎麼還沒有回來啊?我正有事情找你呢。」雲霜兒處長顯得有些著急了。

    「對不起啊,雲處長,這路上有點堵車,所以我回來遲了,呵呵,請你原諒啊。」劉志遠立刻就笑嘻嘻的對著雲霜兒處長說道。

    「堵車,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子啊,這會兒人都上班了,哪有那麼多的車可以堵在那裡啊,真的是,好了,不跟你貧嘴了,我剛才接到了市委辦公廳李明的命令,說是老頭子下午要找你一起去散散步,最好找個風景名勝區,我看咱們城關西郊的那個麓山就不錯,那山上好像有幾個景點,你就隨便帶著老頭子上去看看吧,順便陪他聊聊天,也算幫我的忙,好吧?」雲霜兒處長說完了這個話,立刻就等待著劉志遠的回到。

    「什麼,你要我去啊,雲處長,那可是你父親呢,你為什麼不去啊?」劉志遠聽了雲霜兒處長的話,立刻就小聲反駁道。

    「我手頭事情比較多,這剛剛又接到了省廳的幾個文件,你辦公室的,主要就是負責接待,你不去難道還要我親自去陪著啊,再說了,很多人想要這個機會,我還都不想給呢,你這個傢伙,趕緊去嗎,不要有什麼廢話。」雲霜兒處長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就認真的說道。

    「好,我去,下午幾點啊?兩點半還是兩點啊,是去昨天你父親住的那個酒店裡面接他嗎?」劉志遠立刻就仔細問著雲霜兒處長。他可不想事情有什麼閃失,到時候出了問題,他自己還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這樣了,你下午兩點半去接我父親,就在昨天晚上我們一起送他休息的那個酒店,然後帶他去爬麓山,跟他多聊聊天,這對你以後有很大的幫助呢,呵呵」雲霜兒處長說完了這個話,立刻就掛了劉志遠的電話。

    劉志遠接聽了雲霜兒處長的電話,不由得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重了很多,人家雲廣利可是堂堂的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呢,自己一個小小的正科級幹部,能陪這麼一個大幹部四處逛逛,還真是一個很大的榮幸呢。這樣一想,劉志遠的心情立刻就舒暢了很多。

    劉志遠這剛剛把車子停好,正要下車,突然,自己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劉志遠心裡面納悶著,這該不是霜姐又交代什麼事情了吧?他趕緊就拿起了自己的手機看了看,原來這個電話不是霜姐的,而且局辦公室美女小敏的。

    「劉主任,在辦公室嗎?今天中午請我吃飯。」小敏一開口就對著劉志遠有些霸道的說道,劉志遠聽了小敏這個口氣,這心裡面一下子就有些恍然大悟了。這個小丫頭肯定是嫌自己昨天晚上沒有送她回家,所以今天要發小脾氣了。

    「呵呵,好啊,你想去哪裡吃?」劉志遠立刻就答應了小敏。他這會兒正被雲霜兒處長剛才的命令搞得有點緊張兮兮呢,正好藉著和小敏一起出去吃吃飯,可以減少自己在雲老頭子面前的那種壓力。

    「就去上次那家餐廳了,有土雞的那家,好不好?」小敏一聽劉志遠答應了請自己吃午飯,這心裡面一下子就變得高興了很多。

    「好的,那我請客,你出錢啊,嘿嘿」劉志遠立刻就和這個小敏開著玩笑。

    「好吧,我已經在外面了,就在那個餐廳的對面,你來找我吧。」小敏說完這個話,立刻就掛斷了電話。

    劉志遠被小敏這麼一說,心裡面不由得驚訝了,這難道都到了下班時間?劉志遠趕緊就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時間已經到了上午十二點半了,難怪人家小敏都出了單位了。劉志遠無奈的搖了搖頭,趕緊就下了單位的車子。

    劉志遠和小敏約好的這個餐廳,離單位上班的地方也不是很遠,走路十來分鐘的樣子,所以劉志遠也沒有再開車子,直接就走著出了國資委的大門。

    不一會兒,任擇就來到了小敏約定的地方,他四處搜索著小敏的身影。突然,眼前一亮,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一個長腿高胸,渾然天成的性感魔鬼身材凹凸有致,月貌花容,芳菲嫵媚,小敏正在餐廳門口注視著劉志遠,她微卷長髮很柔很柔的瀉下,芬芳醉人的香氣漸漸渲染著周圍,帶著低沉的震撼,劉志遠的內心深處,泛起一陣陣漣漪。他看得有點暈呼呼的感覺。

    「怎麼,一上午不在辦公室,就認不出我來了?」小敏朝著劉志遠走了過來,她美麗的臉,美麗的胸,翹翹的**,說話的時候晃著手上的不袗條和微微晃動的長腿,走路起來一顫一顫扭動得非常誇張的臀部。

    劉志遠突然就覺得這個小丫頭剛才肯定進了美容店,仔細打扮了一番,要不然也沒有這麼煥然一新啊,這樣一想,劉志遠趕緊就走了過來,他心裡面一陣子**。

    小敏的眼影打的很重,睫毛膏也塗的很粗大,還穿著一件**開口很低的黑色連衣裙,愈發襯托出她那白皙的皮膚,淡淡的香水味瀰漫著,令人神清氣爽,一股曖昧在空氣中游離。

    「哪能認不出你啊,你就是再進美容店子打扮一次,我也能認出來,呵呵。」劉志遠趕緊笑著說道,他看著小敏染成了黃色略微燙得波浪的髮絲,很自然的披在整個肩膀上。頭髮的香味引人著迷。雙眼如杏,皮膚白裡透紅,如同鮮艷欲滴的蘋果,劉志遠一下子陶醉了。

    「呵呵,真的嗎?」小敏一對杏仁眼緊緊地盯著劉志遠那發燙的臉頰,她顯得十分大膽潑辣,沒有絲毫的害羞。

    「那當然,你已經在我的心裡面種下了種子,呵呵,就要生根發芽了,」劉志遠一邊繼續頂著小敏那明媚的眼睛,一邊就動情的說道。

    「呵呵,你騙人,死鬼,」小敏一邊靠近了劉志遠,一邊就和劉志遠嬉笑著打鬧了起來。

    正在這個時候,餐廳門口的服務員立刻招呼著他們,劉志遠和小敏一前一後的走進了餐廳。他們點了一些便飯,立刻就盡情地享用起來。

    「你下午有什麼安排啊?」小敏一邊吃著飯,一邊衝著狼吞虎嚥的劉志遠問了一句。劉志遠聽到了小敏的話,剛高興起來的心情立刻就被打得煙消雲散。

    「能有什麼安排啊,這要看局領導的意思了,難不成我自己安排自己啊?」劉志遠一聽小敏這個話,想起了自己下午要陪雲霜兒她老爹去爬山,這心裡面一陣子的壓力,他立刻抱出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

    「呵呵,看來你又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好了,我也不問你了,你是領導嘛,哪有我這個下屬問你的安排的,呵呵,吃飯。」小敏看了看劉志遠主任的臉色,趕緊就細聲細語的說道。

    「誒,小敏,問你個事情,那個郊區的麓山你爬過沒啊?裡面都有什麼景點?」劉志遠這被小敏一問,立刻就想到了這個下午即將要去的麓山。說實話,劉志遠這上了好幾年班了,一直就是繃著一根弦,在單位忙忙碌碌,對這個麓山的具體景點還真是有些不清楚,再說了,他劉志遠也不是一個很喜歡遊玩的人,所以在這一方面,跟顯得有些空白了。

    「這個啊,你可算問對人了,咱們郊區那個麓山,我可是上了好幾次了,上面有一個和尚廟,還有一個尼姑庵,和尚廟裡面主要是一些佛教的雕像,參觀得交錢,那個尼姑庵呢,有一個茶館,是一個品茶的好地方,這兩個地方相距有兩百多米吧,尼姑庵在下面,和尚廟在上面,山裡面其餘的景點就是古墓,以前**的一些將領的墓地,其他的就沒有什麼了。」小敏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就饒有興趣的說道。

    「這樣啊,那就去那個尼姑庵裡面喝點茶水,這樣顯得就清淨一點。」劉志遠聽了小敏的這個話,立刻就從嘴裡面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他這個話一說出口,小敏臉上立刻就流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

    「你是不是要約女人去爬麓山啊?」小敏立刻就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劉志遠的臉蛋子,劉志遠被這個小敏這麼一看,心裡面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哪有啊,我是要陪一個領導去山上散散步,所以才問你的呢,不是什麼女人,你看看你,整天都在想著什麼東西啊?」劉志遠聽了小敏的話,立刻就微笑著說道。

    「真的嗎?那告訴我,是哪個領導啊,要不然我是不會相信的,」小敏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就顯得有些不相信了。

    劉志遠被小敏這樣一追問,整個人瞬間就有點不知所措了,他心裡面在想著,自己該不該把這個事情告訴小敏呢,自己要是告訴小敏這個事情,她一旦說出去,那就不好了,因為自己陪的畢竟是大領導呢。

    「哎,小敏,你知道嗎?現在局裡面對高小民處長那個事情,已經有些議論紛紛了,我要找高小民一起去散散步,談談這個事情該什麼處理,這個是雲處長吩咐的,你明白嗎?不要亂說出去。」劉志遠看著小敏那求知若渴的目光,趕緊就胡亂搪塞著。

    「哦,這個事情啊,那是應該跟他好好談談,這不是小事情呢。」小敏說完話,立刻就低下了頭,劉志遠一看小敏終於不問自己爬山的事情了,這心裡面一下子就放鬆了很多。

    不一會兒,吃完了飯,兩個人漫無目的的出了飯店,劉志遠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他不知道自己是該留下來陪小敏,還是起身離去。就這樣,劉志遠沉默著,不過小敏這今天的打扮還真是有點誘人,劉志遠很想陪她一起逛逛街,男人就是這樣,一看到女孩子打扮漂亮了,這就總想著往身邊湊。

    就在這個時候,小敏突然停下了腳,她臉色通紅,有一種少女懷春般的害羞:「志遠,你覺得我今天這個打扮怎麼樣?」小敏眼睛直盯盯的看著劉志遠那英俊的臉。

    「敏,你很美,」劉志遠感覺自己一下子被小敏的美貌迷住了,特別是小敏那直呆呆的眼神,很迷人,有很驚艷,劉志遠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他的心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臉上瞬時便變的通紅,就像剛剛戀愛時的那種靦腆。他一動也不動,整個人在這一時刻呆滯了,空氣也停止了流動,他感覺自己的嘴唇似乎很乾涸,小敏那性感的紅唇在不斷地誘惑著自己,劉志遠真想緊緊的抱上小敏美美的吻個夠,但是,此刻,他膽怯了,小敏在他的心中就像一個女神,神聖而不可侵犯,劉志遠剛剛生起的甜蜜感立刻就打消了。

    「那你喜歡我不?」小敏再次追問劉志遠,一邊問的同時,小敏整個身體慢慢的向著劉志遠靠了過來,兩隻眼睛充滿了燃燒的火焰。劉志遠一下子感覺自己像觸了點一般,心跳急劇加速,整個人不由得驚呆了,他麻木了,靜靜等待著小敏的下一步動作。

    「說嘛,人家要你說嘛。」小敏立刻衝著劉志遠撒起嬌來,像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女孩,劉志遠立刻就忍耐不住了,他整個人都激動了,迅速的攔過小敏香軟的身子,一把把小敏摟緊了自己的懷裡。

    「喔,」小敏被劉志遠這突來的親熱嚇得驚叫了一聲,她是想劉志遠來親吻自己,但是她沒有想到這個呆子竟然來得這麼快,自己還有點沒有準備好。一種刺激驚訝的感覺立刻襲編了小敏的全身,小敏兩眼直鉤鉤的看著劉志遠的眼睛,一動也不動。

    劉志遠從小敏那有點挑釁般的眼神中得到了一種鼓勵,於是他顧不得想那麼多了,長久**禁儲的釋放,瞬間便在這一刻點燃,劉志遠立刻埋下頭去,乾涸的嘴唇深深的吻像了小敏把嬌艷欲開的性感紅唇,一種久違的乾涸瞬間變得到了滋潤,小敏的順光滑酥麻,香甜可口,劉志遠立刻感受到一種無比的觸動,他盡情的吻著著,貪婪的親吻著,舌尖在小敏的唇邊慢慢的摩擦著,一種麻酥酥的感覺裂開就船邊的小敏的全身,「啊」小敏的**一下子就被調動了起來,她有一種觸電般的感覺,好久沒有這種體驗了,小敏顯得十分急迫,她雙手緊緊勾搭住了劉志遠的頭,使勁把劉志遠的嘴唇吞向自己的唇,愛情的火花在瞬間得到綻放,小敏也和劉志遠一樣,貪戀的**著。劉志遠的舌頭伸進了小敏的唇裡,尋找著小敏的香舌,小敏顯得是調皮,她時不時的輕輕觸碰,時不時的大膽邁進,挑逗的劉志遠立刻來了力氣,他緊緊的抱緊了小敏那香嫩的嬌軀,舌頭再次深度的探進,不斷搜尋著小敏的香舌,小敏巧妙地躲閃著,突然她大膽的把自己的香舌,伸進了深澤的領地,劉志遠立刻緊緊**了小敏,貪婪的吻著著,兩個人你來我往,巧妙地追逐戲耍,瞬間,久待滋潤的心靈得到了填補,兩個人的身心得到了融合。

    兩個人正在盡情的纏綿的時候,突然就發覺不對頭,周圍的行人都圍了上來,劉志遠趕緊就帶著小敏離開了,他還真是怕這人群中間有國資委的人,那樣就不好了。

    劉志遠和小敏很快就回到了單位,一到單位,劉志遠的心立刻就靜了下來,他和小敏分了手,自己一個人進了辦公室,立刻就爬在辦公桌上昏睡了過去。

    劉志遠這一邊昏睡著,一邊腦子裡面想著下午陪雲廣利部長的事情,這件事情好像帶給了他很大的不適,劉志遠這睡了沒長時間,三番四次的又醒了過來,最後,他決定不睡了,於是直接就開車車子,來到雲廣利部長住的酒店門口,他把車子停在那裡,自己睡在車子裡面等著時間到下午兩點半。

    這做領導的人當然是不知道了,下面的人有的時候為了等待領導,直接就是在外面等著好幾個小時,當然了,這領導能讓你等,那也是你的福分啊,很多人他想有這個等待領導的機會,那可是連門也沒有的。

    劉志遠這在車子裡面等了能有半個多小時,終於,時間到了下午兩點半,劉志遠趕緊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機,但是在這一刻,他突然就犯愁了,自己是該打電話提醒一下雲廣利部長呢,還是自己親自上雲部長的房間去敲門?

    劉志遠為這個問題糾結了好一會兒,最後,他覺得自己親自上雲部長的房間去敲門,這樣會好一點,這樣一想,劉志遠立刻就下了車子,飛快的上了雲老頭住的這個酒店,並到了雲廣利部長睡的房間門前。

    房間裡面似乎很靜,估計這個老頭子都已經睡著了,自己這來的還真是時間呢,劉志遠這樣想了一下,趕緊就伸手在雲廣利部長房間的門上緩緩敲了敲。

    「咚咚咚。」房間裡面沒有人應答,劉志遠不甘心,又敲了一下,這才聽到了房間的門輕聲響了一下,一個老頭子的立刻就探出了頭來,這就不用說了,肯定是雲廣利部長看看是誰在敲他的門了。

    「雲部長,您睡好了嗎?真的不好意思啊,打攪您午休呢。」劉志遠一邊驚慌失措的望著這個雲廣利部長,一邊就趕緊把自己的身子站直了,像個軍人一樣的站立著。

    「進來吧,不要緊,呵呵,下午是這樣安排的嘛,你要是不叫醒我,那我才感覺不舒服呢,呵呵」雲廣利部長一邊和劉志遠說著話,一邊就趕緊把劉志遠迎進了房間。

    「志遠,你先在房間裡面坐一下,我洗把臉,刷個牙,咱們就出發吧,好吧」雲廣利部長說完這個話,也沒有等待劉志遠的回答,逕直就走進了洗手間。

    「好的,呵呵」劉志遠趕緊回答著雲廣利部長,但是,還沒有等讓的話說完,人家雲老頭子立刻就把洗手間的門給關上了,一下子就把劉志遠關在了外面。

    劉志遠此刻也沒有必要在跟洗手間的老頭子說什麼了,他直接就坐在了雲廣利部長房間的沙發上面,無聊的拿起了電視遙控,看起了肥皂劇來。

    沒幾分鐘,雲部長立刻就從洗手間走了出來,他一臉的微笑,「志遠啊,咱們呆會要悄悄的走,不要驚動了旁邊的那幾位,他們這幾天都想跟著我,我才不要他們時時刻刻盯著我呢,跟盯犯人一樣呢,呵呵,我下來城關了嘛,就應該跟城關的人好好逛逛,這樣顯得自由,這官場就是一個圍牆,到了我這種地步,你到了地方,想找個人散散步,都是很難的。」雲廣利部長一邊說著話,一邊就趕緊把自己的衣服穿好了。

    「雲部長,您就放心吧,我絕對不驚動他們,呵呵」劉志遠一邊說著話,一邊就顯得小心翼翼了,他連剛剛調大的電視聲音都趕緊關小了很多。

    沒幾分鐘,劉志遠就和雲廣利部長下了樓,他們有說有笑的上了劉志遠開來的車子。雲廣利部長為了不讓自己的秘書,還有那些下屬找到自己,特意把自己的手機也給關上了,他覺得這下到了基層,就應該和基層的同志多聊聊,這樣有利於更加真實的掌握基層的動態。

    「志遠,咱們要去的是那座山啊?你給我這個老頭子介紹介紹啊,我這還不知道地方呢。」雲廣利部長這一上車,立刻就饒有興趣的問著這個劉志遠,他顯得十分的興奮,可能雲老頭子好幾年沒有爬過山了,特別是在他下基層的時候爬山,那真的是別有一番風味。

    可以想像,這些大領導整天在省委大院裡面呆著,面對著的除了現代化的辦公大樓和機關裡面那一個個虛心假意的笑臉,就沒有別的了,長時間人在那種環境下生活,心情當然就會很壓抑了,現在突然重返自然,這種感覺,一般人還真是體會不到呢,那是一種放鬆,一種無拘無束的愜意。

    「雲部長,咱們這個麓山啊,那可是一個很古老的山了,據說是當年陶淵明住過的山頭呢,這山上一年四季常綠,冬暖夏涼,是很好的旅遊勝地,上面開發了鳥語林、蟒蛇洞,還有很多纜車,雖然整座山的海拔只有兩百多米,但是這個景色確實很獨到,山上有民國時候的抗戰將領幕地,又和尚廟,有尼姑庵,而且這個尼姑庵裡面有一個喝茶的好去處,很多市裡面的人都來這裡喝茶,據說是這個尼姑庵裡面有一個很好的泉水,和我們城關觀裡面的茶館的泉水,有的一拼。」劉志遠聽了雲部長的問話後,立刻就興致勃勃的向著這個老頭子介紹起了這個麓山的情況。

    「嗯,好,很好,這個山是個好去處啊,咱們呆會那,就直接上那個尼姑庵裡面喝茶去吧,別的地方太喧鬧,這以前總是聽人說尼姑庵,都沒有去過,這次來你們城關,去看看這個地方,呵呵,咱們也欣賞欣賞女人入道之後,是一種什麼樣的生活啊,呵呵」雲廣利部長一邊微笑著,一邊就緩緩的說道。

    「部長,您還真別說,我覺得咱們男人啊,還真都會有這種想法,去尼姑庵看看,這就跟女人想去和尚廟裡面看看,是一個樣子的,呵呵」劉志遠趕緊就對著雲廣利部長客氣的說道。

    「嗯,人都有是有好奇心的嘛,你還別說,人家這種道觀、和尚廟、尼姑庵,現在都成了一種旅遊經濟了,帶動了相關的旅遊消費很多呢,呵呵,所以啊,咱們還是不能小看這些地方呢,它們的存在,一方面是宗教信仰的自由,另一方面也可以帶動經濟的增長嘛,呵呵」雲廣利部長一邊說著話,一邊就風趣的笑了。

    「是的,部長說的真是正點,呵呵」劉志遠趕緊恭維這雲廣利部長,他一邊說著話,一邊就加快了車速,車子立刻就在平坦的柏油馬路上面,飛馳了起來。

    不一會兒,劉志遠就和雲廣利部長來到了市郊的麓山腳下,這麓山旅遊景區是有規定的,遊客只能把車子停在山腳下,不能開著車子上山。所以劉志遠只能把車子停在了規定的區域,帶著雲廣利部長,一起步行沿著青石板台階往山上走。

    「這個步行好,其實爬山就得步行,要是車子一直上到了目的地,那還叫什麼爬山啊,你說呢,志遠。」雲部長一邊觀看著路旁的景色,一邊就和劉志遠微笑著說著話。

    「嗯,部長說的對,這種綠色宜人的環境下,空氣清新,又不是很熱。運動運動,也是很好的,」劉志遠一邊說著話,一邊就要用手扶一下雲廣利部長。

    「你這個小子,把你的手拿開,怎麼?看著我這一把老骨頭不中用了啊?你放心吧,我雖然年齡大一點,但是這身子骨還是很結實的呢,每天我都跑步鍛煉身體呢,呵呵」雲廣利部長一邊說著話,一邊就立刻和劉志遠拉開了距離,顯得十分的好強。

    劉志遠一看雲部長的身子骨還可以,於是就沒有再扶這個老領導,只是緩緩地跟在雲部長的身子後面,陪著老領導想著山上進發。

    轉眼間到了盛夏時節的傍晚,正是一天當中悶熱的時刻。盛夏季節,往往卻是植物們一年當中生長最茂盛的季節。遠遠望去,整座山上一片蔥蘢,林木繁茂,枝枝葉葉重重疊疊,綠得隆重而狂熱。再看近處,青石板的小路兩旁,高大的喬木遮蔭蔽日,花花草草則鋪滿大地,知了在樹叢間聲嘶力竭地叫著,不知在向這個世界不停地喊著什麼?幾隻叫不出名字的鳥兒,卻不怕熱,兀自在林子的上空盤旋飛舞。

    走不多時,劉志遠的身上就開始出汗了,好在他帶了兩大瓶子的礦泉水。

    「雲部長,喝點水吧,這剛才我還說不熱呢,鬼知道這天氣,還真是悶熱呢,呵呵」劉志遠一邊說真話,一邊就趕緊把自己隨身帶著礦泉水遞給雲老頭子一瓶。

    「嗯,好,這個時候喝水,那是最甜的,這就跟我們以前在農村做知青的時候,幹了一天的農活,喝上一口涼水,吃上一個窩窩頭,那感覺,是最幸福的,呵呵,這就叫做,有付出,才有回報嘛,」雲廣利部長一邊說著話,一邊就接過了劉志遠送過來的水,美美的喝上了一大口,整個人的身子立刻就顯得更加精神起來。

    雲廣利部長這一補充了點水分,立刻就又加快速度向著山上面爬,這一下子就把劉志遠看的有點目瞪口呆了,他還真是覺得自己有點跟不上這個雲老頭子了,他感覺自己現在體力是真的下降得很厲害啊,一方面因為自己和女人接觸的有點多了,一方面,現在基本上天天處於養尊處優坐辦公室的享受狀態,不要說鍛煉身體,連步行都很少了。整天在領導旁邊車送車接的,把身子的體能都給荒廢了。

    劉志遠一邊胡亂地想著自己身體的變化,一邊跟著雲部長喘著粗氣往山上走。

    沒多久,已經到半山腰了,有一泓泉水從路邊出現,並且蜿蜒著向密林深處流去。

    劉志遠和雲廣利部長來到泉水邊,蹲下面子,雙手捧了泉,洗了洗臉上的汗。一陣清涼拂過臉頰,很舒爽。周圍很寂靜,其實還是有不少聲音的,比如知了的叫聲,比如偶爾的鳥鳴,比如嘩嘩的流泉聲,還有風吹過樹葉的聲音,但是,劉志遠卻覺得這裡是如此的寂靜!也許正應了古人蟬噪林愈靜的說法和描繪吧。

    看來,無論古人今人,都是覺得,人的喧嘩,才是真正的吵鬧,沒有了人,這個地球就是寂靜的了。

    劉志遠很喜歡這山裡的安靜,他覺得自己以後要是有空閒的時間,一定要來這裡逛。

    等劉志遠和雲老頭子到了這個麓山的尼姑庵時,他們的身上早已是汗流浹背大汗淋漓了。

    這是雲老頭子突然拍了拍劉志遠的肩膀說:「累不累啊?」

    劉志遠點點頭:「是啊,有點累,呵呵,雲部長您呢?」

    「我還可以吧,走吧,進這個庵裡面嘗嘗他們的茶水,呵呵」雲廣利部長一邊說著話,一邊就立刻進了這個尼姑庵。

    這個時候,一個年輕的尼姑走了出來,「你們是阿里喝茶水的吧,這邊來,我帶你們茶樓。」這個尼姑說完話,立刻就輕盈的走了進去。小尼姑引著劉志遠和雲老頭子往茶館方向的樹林裡走去,一邊走,一邊對雲廣利部長說,「現在去茶館,保準呀,你們就一點兒也不熱了。」

    「哦,什麼地方啊?是裝了大空調麼?」雲老頭聽著這個丫頭的話,立刻就脫口而出說道。

    小尼姑哧地一聲笑了:「哪裡有什麼大空調呀,去了你們就知道了!」

    於是,小尼姑在前面走著,劉志遠他們在她身旁跟著,往密林深處走去,雖然夕陽依舊炎炎,但是林中的溫度已經低了許多了,山風不時地拂過來,帶來徐徐的清涼,劉志遠他們身上的汗水也逐漸干了。

    小尼姑滿頭烏髮,好看地盤成髮髻,用一隻白色的花簪紮在頭策。一套白色的短袖長裙,紅色的小皮鞋,顯得合身、清爽、大方、而又不失娟秀可愛,潔淨脫俗。

    「你在城關市國資委幹了多長時間了?」雲老頭子突然就問著劉志遠。

    「五年了,呵呵」劉志遠一臉燦爛的微笑。

    「那時間也不短了,該提拔了」雲老頭子遠咕噥著說。

    「這個我可不想啊,我只想在我們雲處長的手下,先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呵呵。」劉志遠聽了雲廣利部長的話,趕緊就機敏的說道,他明白在這個老領導面前,自己不能表現出強烈的陞官欲,領導呢,最忌諱那些整天想著不切實際的人。

    「嗯,你這個工作態度是很好的,我們家霜兒能有你這樣的下屬,實屬幸運啊,你今天多大了?」雲老頭子立刻又換了話題,這一下子搞得劉志遠還真是有點納悶,他還真是不知道這個雲廣利部長想問自己什麼。

    「我跟雲處長年齡相仿,呵呵」劉志遠立刻就回到了雲老頭子。

    「嗯,現在都是你們這個年齡的年輕人在幹事情啊,呵呵,後生可畏呢」雲廣利部長一邊說著話,一邊就加快了腳步。

    很快要出林子了,忽然前面顯出一個山洞來,洞口不大,約就一扇門那麼大,圓圓的,很光滑。

    小尼姑徑直領劉志遠和雲部長向洞裡走去。

    難道茶館在這洞裡?現在這天氣,不熱的地方,除了空調房,恐怕就只有這山洞裡了。

    劉志遠和雲部長跟著小尼姑走進山洞,這洞口初起看著窄小黑暗,真的走進去之後,卻豁然開闊,足有幾百個平方吧,在洞的側方,是兩個窗口一般大小的出口,透進光亮和涼風來,使洞內立顯亮堂和涼爽。

    果然,劉志遠他們一走進去之後,就覺得如同走進空調房間裡一般,頓覺涼意撲面而來,全身為之一爽。

    洞口寫著「茶苑」兩個字,很有文人雅客的意境。到了「茶館」,雲老頭子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他的面前放著一面石案,案上照例是一壺茶,幾隻杯。

    「坐吧,這裡環境還不錯。」雲老頭子微笑著說。

    「很,環境和好,是文人墨客喜歡的地方,呵呵」劉志遠一坐下來,就開口對著雲老頭子。

    「嗯,當然了,我們這種人也能來嘛,」雲部長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微微一笑。

    這時茶館的服務員給他們的杯子裡斟上了茶,端給了劉志遠和雲廣利部長。

    劉志遠也真是渴了,一路上喝的礦泉水早就變成汗水蒸發了。他立刻喝了一大口,極苦,然後又極香,然後又有些甜味出來了。

    「龍井?」劉志遠問。服務員點點頭:「是的。」

    「可是又不太像啊。」劉志遠仔細品味。

    「怎麼不像了?」雲老頭子一臉微笑。

    「又有了一絲甜味兒了,好像加了什麼了吧?」劉志遠有點疑惑。

    「什麼也沒加啊。呵呵」服務員似乎心情不錯。

    「那怎麼會有甜味兒呢?」劉志遠還是不明白。

    服務員輕輕一笑:「一直都是有甜味兒的啊。」

    「這就怪了,別人送我的龍井,我怎麼喝不出這甜味兒來呢?」劉志遠有點不解了。

    「我知道原因在哪裡了。」雲老頭子立刻就插話了。

    「原因在哪裡?」劉志遠趕緊就把目光盯向了雲廣利部長。

    「因為這裡用的是這山裡的山泉水泡的茶,而你用的是自來水嘛。」雲老頭子立刻就微笑著說道。

    「是啊,這裡的山泉水即便什麼不放,也是有甜味兒的。」劉志遠恍然大悟。

    「志遠啊,咱們城關市主管國資委的副市長是劉克利吧?」雲廣利部長突然喝了一小口茶水,立刻就問著劉志遠,一時間,劉志遠覺得雲廣利部長的語氣裡面充滿了神秘。

    劉志遠頓時就有些驚訝了,這個雲廣利部長怎麼突然一下子就問起了這個劉克利,難道他想找劉克利的什麼把柄?

    「是的,是劉克利副市長,他主管我們城關市的工業和國資委,我們雲霜兒處長就直接受他的管轄」劉志遠看了看雲廣利部長的臉色,立刻就略有所思的回答道。

    雖然雲廣利部長只問了劉志遠一句無關緊要的話,但是劉志遠已經從這個話,想到了很多關於這個劉克利的,他在想著,自己要不要給劉克利添點有加點醋,這可是千載難逢的一個好機會,要是自己在雲廣利部長面前把這個劉克利說的壞一點,那劉克利的仕途估計就要截然而止了。

    其實官場裡面就是這個道理,從古到今,小人並不是少,官場裡面的小人才是能辦動大事情的人,他們在領導的身邊充當著各種各樣的角色,只要這些人的言語裡面充滿對某個人的敵意,而這個人又在這個領導的管轄範圍之內,那這個被說的人很快就會完蛋,這就是小人之言。

    中國從古到今,很多的官員並不是自然而然的下來的,有一大部分都是被別人進讒言給說下來的,所以,小人的作用,特別是領導身邊的小人,他們的作用時刻左右著官場裡面的微妙變化。

    今天,就在這個時刻,劉志遠決定自己要扮演一次小人的角色,因為他覺得自己這次機會太難的了,要是自己這次不在雲廣利部長面前展露一下自己的讒言之才,那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而且,劉志遠覺得自己這次說出口的話,這個雲廣利部長是喜歡聽的,因為他劉志遠要說的,就是這個劉克利和雲霜兒處長之間的一些矛盾,可以想像,那個大官不關心自己的子女,一旦自己的子女在仕途中被人欺壓,不用想,就知道這些做領導的父母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了。

    「雲部長,我覺得這個和劉克利呢,對我們雲處長好像很看不慣,有些時候吧,總是時時刻刻的壓制著我們雲處長,看的我都有點為雲處長抱不平呢。」劉志遠沉默了一小會,突然就冒出了這個話,他這個話一出口,一下子就把雲廣利部長給鎮住了。

    「什麼,你說這個劉克利一直在壓制我們家霜兒,舉幾個例子,我聽聽。」雲廣利部長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就變得嚴肅起來。

    「自從雲處長來到了城關,每次局裡面的人士調動,劉克利副市長總要插手,我們局黨組就被劉副市長搞來一個傢伙,沒有什麼能力不說,而且生活作風腐化、貪污受賄成風,雲處長好幾次要劉克利副市長把這個傢伙弄走,劉副市長不同意,所以這個傢伙一直在國資委和雲處長做對著,讓雲處長的政令經常受阻,這是第一個,他插手局裡面的具體人事工作,」劉志遠說完這個話,聽了一會兒。

    「還有,我們城關市裡面要促成成鋼集團上市,雲處長作為這個事情的主要協調者,和劉克利副市長談了好幾次,劉克利副市長對這個事情十分冷漠,最後他提出了一個條件,要我們城關的那個道觀,城關觀來入股,那個道觀的主持是劉副市長的好朋友,以前的大學同學,而且那個傢伙好賭。這幾年來,城關觀的所有收入,基本上都被那個傢伙弄去了澳門賭場,現在道觀裡面的一些經營,也就是維持一下日常開支,劉克利副市長這次想讓城關觀入股成鋼集團,就是為了從成鋼集團上市中獲取巨額利益,為此,雲處長沒有同意他的意見,兩個人在這個事情上面,意見很是不合。」劉志遠說到這裡,立刻就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這樣啊,這個劉克利膽子是越來越大了,你們市裡面其他領導對霜兒還好吧?」雲廣利部長聽了劉志遠的話,立刻就問了問其他的領導。

    「其他的領導倒還是不錯,不過市長馬小泉呢,似乎對國資委這一塊也關注的比較多,前陣子,他把自己的市府辦副主任王凱安**了國資委,本來是要讓王凱出任國資委二把手的,但是雲處長沒有答應,只讓那個馬市長的人做了三把手,」劉志遠立刻就回答著雲廣利部長的話。

    「哦,這是很正常的,市委市政府的領導,每個都想在下面的分管部門裡面安插自己的人,這樣以後即便是他退了,也有自己的人在位子上面,每個人呢都想那樣做呢,呵呵」雲部長聽了劉志遠的這個話,立刻就自言自語道。

    劉志遠心裡面明白,雲廣利部長說的這個人,那就是市長馬小泉了,因為這個馬小泉年齡快到限了。

    隨後,雲廣利部長再和劉志遠聊了聊市裡面的其他領導,還有城關市國資委的一些動向,直到休息的差不多了,茶水喝的很飽了,這才緩緩的下了山。

    劉志遠陪著雲老頭子回到酒店後,立刻返回了市國資委,這一下子就到了下班的時間。

    突然,霜姐一個電話打了過來,要劉志遠去她住的地方,劉志遠二話沒說,直接就開了車子,立刻奔向了霜姐的住處。

    今天晚上,市委市政府領導們又變著法子就宴請雲老頭子了,不過就是沒有昨天晚上那麼豐富,不會喝那麼多的酒了,所以,雲霜兒也就不用擔心父親的身子了,她正好在自己的家裡面,和劉志遠幽會。

    「我一下班就回來了,等了你好長時間。」霜姐看劉志遠進了屋子,急忙站起來。

    「謝謝姐,呵呵」劉志遠聽了霜姐的話,趕緊就笑了笑。

    看到劉志遠心情還不錯,霜姐高興起來,拉住劉志遠的胳膊一蹦一蹦的:「一起去外面吃飯吧,我沒有做飯,嘿嘿」霜姐立刻就對著劉志遠調皮的說道。

    「你想吃什麼啊?我請你」劉志遠看著霜姐那樣子,趕緊就溫和的說到。

    「我,我想去吃麵條。」霜姐想了半天,終於想出了答案。

    「好,去飯店吃!」

    然後,霜姐挎著劉志遠的胳膊,他們一起直奔向飯店。到了飯店,兩個人點了麵條,立刻就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劉志遠因為今天和雲霜兒的老爹爬山了,浪費了很多的體力,所以,吃起面來,那真是一個快字了的,沒幾分鐘,他一碗油潑面一下子就見了底。

    霜姐則是吃的比較慢,她是美女嘛,美女吃飯當然得注意一點形象,所以就慢了很多。

    很快,吃完了飯,兩個人又回了霜姐的家。

    很快,劉志遠擁著霜姐躺在床上,霜姐柔軟溫香的身體悄悄貼到了劉志遠的身體上,霜姐摟著劉志遠的脖子,柔軟的唇吻著劉志遠的脖頸和耳唇。

    霜姐側躺著,輕輕地撫摸著劉志遠的臉,劉志遠將霜姐抱緊,吻向霜姐的唇,將舌頭伸進霜姐的兩片唇裡面。

    霜姐不禁閉上了眼睛,脈脈享受著劉志遠的溫存。

    劉志遠看著霜姐的模樣,心裡一陣喜悅。

    劉志遠慢慢地閉上眼睛,輕輕地和霜姐溫存著。

    忽然,霜姐放肆而又野性的目光,疼愛而又關切的眼神,妖嬈而又嫵媚的表情……劉志遠懵懂迷夢般的抱著擁吻著霜姐,他真希望自己永遠和霜姐這樣相擁。

    劉志遠突然來了感覺,動情地和霜姐接吻,深情地擁抱、撫摸霜姐柔軟**的身體,一會,渾身發熱,衝動不可避免地來臨,劉志遠伸出手,伸向霜姐的下面。

    您可以在百度裡搜索「」查找本書最新更新!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