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嫁娶

龍騰世紀 231章 大禮 文 / 一個女人

    池家老太爺夫妻跟著老將軍到了書他們夫妻的心還沒有找到地方放就看到老將軍一掌擊在桌子上:「你們好大的膽敢上門欺負我們水家的人。」

    「是不是認為我們水家沒有人?不管你們是為什麼來今天你們給我聽清楚紫玨以後是我們水家的你們想動她一根汗都要好好的想一想。」

    水清在一旁欠了欠身子:「老太爺和老夫人知道要做什麼嗎?」

    看到老太爺和老夫人嚇得臉都白如果不是一個扶著椅子一個扶著桌兩個人都得坐倒在地他慢悠悠的道:「想想你們的身子有沒有我祖父的拳頭硬。」

    老太爺真得有些後悔來水但是想到和公主爭夫的下他哆嗦著道:「紫玨是我們家的你們……」

    水老將軍大一把拎過老太爺來:「你再說一紫玨是誰家的人?紫玨是我們水家的聽清楚沒有?這天下間還有人敢和我們水家搶人那就是活膩了。」

    他晃晃拳頭:「現在知道紫玨是誰家的人沒有?不是讓你們想清是讓你們記得清我們水家的人能吃的東西都就是不吃虧。」

    老夫人嚇得癱坐在椅子可是她也清楚夏家的人不是平白嚇唬他們抖著嘴唇道:「你們這不是欺負人嗎?」

    水清一笑還沒有說水老將軍大眼珠子瞪過來:「就是欺負你們你們能怎麼著吧?你們家的拳頭大過我的拳頭還不還要硬過我兒子的拳嘿。」

    「那時候你們才能來質問我們是不是欺負現在就是欺負你們僓鉞鳩琣b後門滾。看在你們和紫玨有那麼一點血脈關這次就饒了你。」

    「下次再讓我們看到你們來找麻不只要讓紫玨不高興僓鉞答略ㄟ矽部C清兒就不高他們小鄰不高我這個老頭子也會不高不。」

    「我一不高就喜歡打斷幾個人的這樣心裡就痛快了。」他把老太爺推倒在椅子上:「記下了?記下就給我自後門滾。」

    他是真得不想和池家的人廢想想這些人的行為就讓他惡世上還有這樣的人;在他老人家看世上最為寶貴的就是血脈親情了。池家人就是畜生啊。

    池子方是病的要死不然他老人家一怒上心頭說不定就去池家找到拉到大街上打一頓出氣。

    他是老將軍後面的兩個字不重最重要的是前面一個他老了啊;人老了有點糊塗做什麼都可以原諒這就叫倚老賣老。

    池老太爺也不敢再提帶走紫玨的事情剛剛他差點在水老將軍的手中暈過去:太可怕實在是太可怕他甚至認為水老將軍會殺了他。

    聽到老將軍讓他們滾。他拉起老妻來就可是腿發軟走得不是很利落。在下台階的時候不注意一腳踏空就跌了下去。

    他跌倒也就算因為還拉著老妻結果就是兩個人一起跌滾作一團。

    好在也沒有多兩個人摔得很狼狽卻沒有受什麼爬起來看也不敢看水清祖逃也似的跟在水家僕人的後面走了。

    這一輩子。他們也不想再到水家來這哪裡是大將軍根本就是閻羅殿啊。

    人知道書房裡發生的事情。所有急匆匆離開水府的人都以池家是很高興和水家結親並且是真得有這麼一回親事。

    就算公主再尊就算皇帝再高高在也有不少人在肚子裡腹誹:人家可是有婚約在身的人皇帝也不能搶人家的夫婿給自己女兒啊。

    朝中的人永遠都是這麼兩派:敵視某人和不敵視某人的僓鄏茪籉拲N軍父子戰功赫赫、皇帝倚自然就會有那眼紅之人。

    在某些人的眼水家的人擋了他們的陞遷之還有某些人認水家父子的官職本應該是自己除此之外估計有一些人認水家的人早該滾蛋了。

    因此到水府到賀的賓客們離開後不敵視水府的人就知道水家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他們很是幫了水家的大忙。

    因為這寫水家不順眼的怎麼會眼睜睜看著水家娶公主呢?所以水清有親事在身實在是再好不過他們當然要放出風聲執正義之言相抗皇權。

    水府之外有多麼的熱對於水府的人來說並不重要:水清祖孫是最清楚因為這正是他們算計的。

    正面和皇帝以及皇家的人相抗是不明智因為這天下都是人家的;但是就任皇家來擺他們又不高興。

    拉親朋故舊助陣的誰知道皇家的人會不會記恨在哪天再給這些親朋們一點小鞋那就是受水家所累。

    因水清才把主意打到了敵視水府的人身因為他確定他們會很高興幫這個忙的。

    萬一在將來的時候被什麼人清算老帳的水清也不會有一點不好意思:他肯定某些王爺是會記仇的。

    水家是要離開朝但是可不想以後被人欺負所以這也算是一箭雙免得這寫他們水家不順眼的以後再有閒情來找他們水家的麻煩。

    雖然他不他的祖父和父親也不但是麻煩少一點沒有什麼不好。

    池家老太爺夫妻離開了水府的時紫玨才知道池家來人了;她不用去想也知道他們不會有好因此袖子一挽就往書房去:有人告訴她在書房裡。

    紫玨氣沖沖的趕到的時正遇上水她開口就道:「池家的人在哪讓他們過來;我看他們就是皮還敢來找我麻是當我好欺負嗎?」

    水清微笑:「走了。他不是來找你麻煩他們只是來表示他們很贊成我們的親事;不過我認為你不會喜歡見他就讓他們走了。」

    「還告訴他我們的親事不用他們操也和他們沒有什麼關係。」他看向莫愁:「今兒的天氣不太你們看看萬夫人的屋裡冷不冷。」

    「我怕大娘不好意思所以要麻煩你們了;還萬大娘的身子不太我著人請了不錯的大夫來。可是我們府上沒有女紫玨你就多辛苦一點吧。」

    莫愁的眉頭微微一有點奇怪水公子為什麼要絆住他們家的姑但是相信水公子不會害她們便點頭答應了。

    水清又把廚房裡的事情拜託給紫美其名曰:為了能讓萬氏吃得如免得萬氏不好意思開口說要吃什麼。

    紫玨上下打量他一番:「有什麼瞞著啊?支開我要去做什麼壞想騙我可不容易。」

    水清面色不改:「那紫玨你不想讓大娘吃的、住的更舒服一些嗎?」他也不分只是篤定的看著紫玨。

    紫玨哼了一聲:「我先去把事情弄再來找你;如果有很好的事情你不叫你一定會後悔的。」

    母親受了一輩子的她當然想讓母親能好好的調理身所以才會明知道水清是要支開依然還是從命了。

    但她打定主一定要讓水清知道什麼叫做後悔:敢算計我?小樣他就是皮癢了。

    她帶著莫愁等人離開還不忘回頭對著水清揮了揮拳頭。

    水清摸摸鼻子苦笑了幾聲:「祖其實我認為你和紫玨說得的話最好。」

    老將軍在書房裡探出頭來:「我現在認我剛剛讓你對紫玨如我一向的英嘿嘿。晚上祖父有事你就自求多福吧。」

    小兒女們打打鬧鬧感情才能加他當然不能去做破壞;至於擔心孫兒會吃虧:這個世上有能讓水清吃虧的人嗎?除非是他心甘情願的吃虧。

    水清看一眼前面:「走甘家的人還等著呢;他們可是指明要見您不會再把我送到前面去吧?」

    老將軍的眼中閃過一絲寒光:「甘家也太過貪心這些年來可能是我容忍他們的太多;想到你娘那真是個好媳婦啊。」

    就是看在水清娘親的份他才會對甘家一再的容左不過是一些銀能有什麼呢?那可是水清娘親唯一的妹妹。

    「你娘很疼你如果她在世的話知道甘家如此欺辱我想她定不會答應是吧?」他看向水話裡帶著猶豫。

    他並不是怕甘更不是對甘家下不去只是因為水清的娘親讓他真得有些不知道應該不應該和甘家翻臉相向。

    水清一笑:「你不是我的性子更多像我的娘親我可是已經教訓過他們一次了;他們這次是來告狀的。」

    「他們倒不足但是在眼我想他們來可能有某些人在推波助祖父。」

    水清的眼睛瞇起來:「那幾位王爺定會被皇上所接下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要離開廄我們應該給廄的人們一份大禮才對。」(.)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