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嫁娶

龍騰世紀 166章 順理成章 文 / 一個女人

    紫玨被hua姨瞪得很不好意思,低下頭不敢再用那麼感興趣的目光看著hua姨了,但是心裡還是在想池老太爺欠下的帳:然後想到了池子方做得那些缺德事,她心想:這才是家學淵源。

    老夫人看著hua姨目光閃了閃:「現在,你從我的家裡滾出去。」hua姨看著她:「你說話還是客氣些,說不定我還能給你們留三分面車:你說是不是,老相好?」老太爺的眼睛終於落到了hua姨的身上:「當年的事情」他的嘴唇動了好幾次,最終化成一聲長歎:「幾十年了,何苦再來翻這些老帳?

    「真還記得當初的情份,你就走吧。我、我」他說到這裡看看老妻,後面的話還是化成了一聲歎息。

    紫玨忽然開口:「老太爺,人家是來討帳的,你一不認錯二不好好的彌補,就想讓人家走?換成是我,打死不走,非要把你池家掀個底朝天不可。」

    老太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你給我閉上嘴。

    紫玨看著他笑:「我不說話我怕你們把我忘了,再把我當成啞巴賣掉,我找誰說理去?」聽到她這話,老太爺氣得哼了一聲,知道紫玨是用剛剛的事情譏諷他們。

    他們原本是要謀算紫玨的,可是到了現在卻成了老太爺的麻煩,還是一個很大的、很多年前的麻煩。

    老夫人的臉色鐵青:「不是良家婦女果然臉皮不是一般的厚,你還有什麼臉來,還能洋洋得意的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紫琵…「咦」了一聲,hua姨那邊又瞪她一眼,搶在她前面開口:「丟臉?說起來呢,我們這些做皮肉行當的真沒有什麼光彩,但是說到丟臉的話也要看和誰來相比。」

    「和你們夫妻相比,我還還真得可以說很有臉,至少我是自己養活我自己,不偷不搶不騙不拐,除了害我自己外也沒有坑害誰,對得起天地良心四個字。」「至於你們夫妻嘛,老太爺,你自己說你們有臉沒有臉?還是說,話到了你們池家總要這樣反著說?」

    「幾十年前你們池家的道理就是不講理,幾十年後還是如此啊,沒有半點的長進。」她撇撇嘴:「老太爺,咱們先算頭一筆帳吧。」她瞇起眼睛來:「當然,首先要問清楚一件事情,你和我之間……」

    「你就是一個青樓女子!」老夫人尖聲叫了起來,打斷了hua姨的話。

    hua姨看看她也不反對:「那很好,我們來算一算第一筆帳吧:我是個青樓女子,誰都知道,而且還是我們方圓裡最有名的hua魁,老太爺你當年沒有給一分銀子,今兒可能結帳了?」紫玨的嘴巴張大了,不過這次水清的話搶在了她的前面:「吃hua酒沒有、沒有給銀子?」他不相信的看著hua姨:「那還能完好的離開?」

    hua姨喜個媚眼過去:「這位公子說得好像翠玉樓是什麼龍潭虎穴一樣,您是不知道老太爺當年的可憐樣兒啊,我這人沒有什麼長處,就是心軟啊。」

    「可憐巴巴的說沒有帶銀子,hua姨我也不能硬把人留下來是不是?

    就算是留人又有什麼用呢,對不對?再說池府可是金字招牌啊,我哪裡能想到老太爺會真得要賴帳呢。」「唉,連我們的皮肉錢都賴。」她輕輕的搖頭,歎著氣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他們池家發達了,連個招呼也沒有打就走了。」

    「這次池家的人來接我,公子你是不知道我那個高興啊,認為池老太爺終於想起要還帳了,所以才帶著那些陳年舊帳來了。」

    她斜眼看向老太爺,臉上帶著笑意,語聲就如同是四五月的柔風:「老太爺,幾十年了,只利錢就不少了呢:奴家不是放印子錢的,但是那利錢也不能少是不是?」

    老太爺臉上是一陣青一陣白:「hua、hua姨」他喊得很有些彆扭:「我何曾欠過什麼hua酒的錢,當年你我二芊K…」hua姨不知道在哪裡又掏出一塊帕子來,抖手就拋到了老太爺的臉上:「喲,剛剛貴夫人可是說了,我乃青樓女子嘛,你在我哪裡又吃又喝又hua用的,今兒還真得想賴帳不成?」

    她自袖中拿出幾張紙來:「瞧瞧,我這裡可是記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啊,一個月您就在我那裡吃喝hua用了八十多兩,再加上奴家的纏頭,這一個月你就欠了我三百六十兩啊。」「你可是知道我的身份,三百六沒有多要你一分,多年的情份我可是抹掉了零頭。如此一年九個月就是柒千伍佰六十兩,加上這些年的利錢,如今已經是二萬九千多兩。」

    「我想,不多不少您就給三萬兩銀子吧。」她笑吟吟的:「老太爺,我們這樣的女子真得不值什麼,皮肉錢啊。」

    老夫人大叫:「你去搶吧。」

    「老夫人擅長,奴家不會,奴家只是個青樓女子。」hua姨還是笑吟吟的:「老太爺,奴家可真得不想鬧到官府去。」

    水清吃驚的很:「真得吃hua酒不給銀子?!」

    紫玨看看hua姨,感覺她和老太爺之間絕非這麼簡單,不過三萬兩啊,我的天!那是多大的一堆銀子,她還真得想像不出。

    如果她有三萬兩的話,這一輩子和娘親、弟弟妹妹都不用愁吃與穿了。

    老太爺看著hua姨:「你真得娶這樣」他一臉的沉痛,看著蒂姨的目光裡帶著不敢相信和深深的懷疑。

    hua姨忽然收起了臉的笑,猛得站起來指著老太爺罵起來:「天底下什麼樣的男人都有,就是沒有你這樣不是男人的東西,欠了窯姐兒的皮肉錢,現如今你還不想認了?」

    「少給老娘說什麼真得、假得,老娘當年就知道你就沒有真得:今天你不給老娘銀子的話,哈,老娘就在這裡開張了。」

    她一拍桌子:「老烏龜,胖嬸。」

    老烏龜和胖嬸齊齊答應一聲,轉身就出去了:不多時就帶進來了一群hua枝招展的姑娘們,她們個個都識得紫玨,紫玨當然也識得她們,但是卻無一人和紫玨打招呼。

    在翠玉樓裡的時候,這些姑娘們待紫玨可算不得好,只要紫玨在廚房其外的地方出現,輕得就是被擰耳朵,每一個下手都狠著呢。

    紫玨看著她們卻在心裡生不出什麼怨恨來,反而生出不少的親切感來:這些女子都是可憐的人,不少都是被親人賣進去的,還有就是人牙子拐去的。

    這些姑娘們一進屋就嘰嘰喳喳個沒完。

    「哇,這椅子真不錯,紅木的吧?」

    「上好的玉如意啊,媽媽給我吧,我房裡早就想要把玉如意了。」「媽媽,這瓶兒還是有幾分可取之處,就予了我吧。」

    完完全全把池府之物當成自己的來瓜分並不是最過份的,讓老夫人氣是眉毛倒豎的是兩位濃裝艷抹的姑娘家。

    她們過來一個摟住了老太爺的脖子掛在老太爺身側,一個乾脆就坐到老太爺的腿上,兩個人吃吃笑著一雙手就要撫上老太爺的臉。

    大庭廣眾之下,老太爺的臉是真得掛不住,可是想掙扎吧兩隻胳膊被一位姑娘摟得好緊,想動腿?有位姑娘坐在腿上呢。

    「起」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姑娘的小手就摀住了他的嘴巴:「老太爺您要什麼,我們姐妹會讓您滿意的。」

    另外一位姑娘道:「姐姐,你錯了,老太爺的嘴巴怎麼能這樣捂上呢,不應該用手,應該用嘴巴嘛。」

    胖嬸撫掌:「我們小鶯兒就是懂老太爺啊。」

    老夫人氣得額頭青筋直跳:「你給我下來。」她指著坐在老太爺腿上的芍葯:「給我把她拉下來。」

    屋裡的丫頭婆子們都看呆了,她們哪裡見過這樣的女子:雖然個個都穿著丫頭或是媳婦子的衣裙,但是每個人都那麼的不同,一舉一動之間的風流是藏都藏不住的。

    聽到老夫人的話,她們倒是想去拉人,可是卻不知道要怎麼動手:拉哪裡合適呢?她們總感覺那幾個女子全身上下都讓她們臉紅,抓哪兒都不合適。

    芍葯已經笑了起來:「老夫人生氣了還是吃醋了,您不想讓我坐是您要坐嗎?」

    「無恥!」老夫人氣得咬牙:「拖出去,把這些煙花女子都拖出去!」婆子還好些上前拉人,卻不想被芍葯身子一轉然後就感覺後背被人一推,她整個人都衝進了老太爺的懷裡。

    小鶯兒大笑著在老太爺臉上親了一下:「原來您現在喜歡老的啊?」紫玨看得想笑,忍不住只能用咳嗽來掩飾:hua姨果然高。雖然只是五六個翠玉樓裡的姑娘,可是屋裡卻像多了五六十個人一樣亂。

    她看到余氏在旁邊張大嘴巴的樣子,眼珠一轉推了她一把大聲道:「還是嬸娘手腕狠啊,借刀殺人?」

    她不知道hua姨用什麼手段把翠玉樓的姑娘弄進府的,但是把此事扣到余氏頭上可太順理成章了。

    如果不扣到余氏的頭上,她都感覺有點對不起老天爺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