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恐怖靈異 > 鋼鐵軀殼

正文 第541章 未4知的未來(大結局) 文 / 瘋狂伊凡

    「什麼時候,你們開始聯手的?」

    「就在你親自動身,抓捕阿斯莫德和毛默安布利的時候,加百列就將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了。」

    「嘿!還真是諷刺啊。那麼為什麼不在我融合之前動手,難道你們就不怕我融合之後抹殺掉加百列的意識嗎?」

    「因為加百列將無界交給了我!」

    「原來如此,當初真不應該用加百列的靈魂來鍛造無界。你就是利用無界與加百列之間的聯繫,強行將他們從我的靈魂深處拉出來的吧。我只是不明白,作為他們的造物主,我的滅亡必將毀滅他們,為什麼依舊不肯妥協。」

    張陽看向仰面懸浮在金色海水之中的拜蒙,無界的劍刃緩緩的由他的胸口抽離:「有些東西你永遠都不會懂。」

    拜蒙的雙眼逐漸失去神采,他笑著問道:「那就試著讓我明白。」

    「為了!」張陽再次揚起了手中的無界,這一次那黑色的劍刃之上浮現出了十二選民的面容,他們的眼睛同時看向拜蒙,幾乎與張陽同時說了出來,「自由!」

    無界悄無聲息的刺下,看似輕描淡寫的刺殺,卻如同巨石激起了千層浪。拜蒙的身軀驟然下墜,整個金色的海洋猛然沸騰起來,隨即以拜蒙為中心的位置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這漩渦越來越大,瘋狂的吞噬著四周的金色海洋。張陽虛空而立,銀色的目光之中緊緊的鎖定著拜蒙的身軀。

    突然,那黑色的漩渦爆發出了劇烈的動盪,整個金色的空間都開始抖動起來。巨大的吸力更加兇猛,就像是吞噬一切的黑洞一樣。轉眼之間整片金色的海洋就被吸了一個乾乾淨淨,而拜蒙的身軀卻漂浮在黑洞之上,竟然絲毫不受影響。

    張陽的眉頭皺了起來,可是手中的無界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澤,黑色的劍刃消失不見,此刻僅剩下了一截袑騑陷釭獐C柄。加百列的靈魂已然消失不見,張陽再次看向拜蒙的軀體,明明那龐大的靈魂力量早已消失不見,可是這軀體之中卻透著一絲詭異,令張陽捉摸不透。

    就在這時候,拜蒙的軀體突然動了,本來平躺的姿勢竟然直立起來,而一雙暗淡無光的眼睛竟然亮起了金色的光華。

    「真是太遺憾了,就差最後一步,我就可以完成融合,成為第一個逃脫詛咒的衣莫特。」拜蒙看向張陽,臉上分不清是喜是怒,「雖然你成功的阻止了我,但是我並不承認自己的失敗。作為衣莫特的一員,我是永生不滅的!」

    拜蒙說到這裡,身軀之上竟然綻放出了萬丈金光,張陽臉色一變,猛的揚起雙手,一片黑暗當頭罩下。可是就在這時候,拜蒙突然發出一聲怒吼,那金色的身軀之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痕,在張陽詫異的目光之中,裂痕越來越大,最終拜蒙的身軀再也無法保持完整,驟然爆裂。

    一道凌烈的金色能量波紋呼嘯而出,整個金色的空間開始坍塌。張陽低喝一聲,週身包裹在黑暗之中,隨即強行開闢了一座傳送門,猛的衝了進去!

    「轟!」

    震天的巨響過後,伊莎貝拉等人吃驚的發現,拜蒙那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塌,伴隨著一聲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一道又一道的金色波紋呼嘯而出。而正在與眾人死戰的金甲武士卻在瞬間定在原地,而下一刻便驟然破碎成點點金色的粉塵。

    沖天的能量波紋席捲而來,所過之處盡皆化作齏粉。伊莎貝拉等人來不僅閃避,即將被金色所淹沒。

    突然,一片黑暗猛然由金色之中顯露出來,而張陽邁著大步衝出,他隨手一招,巨大的黑色傳送門將眾人籠罩在內,下一刻,張陽等人便出現在了方舟號上面。

    「升空、全力升空!」

    張陽大聲吼道,鬼弧在第一時間將方舟號的所有動力都輸入進了推進裝置中,隨即就看到這巨大的戰艦騰空而起,猛的向著高空飛去。在方舟號的身後,那金色的波紋緊追不捨,足足攀升了數千米才緩緩落下。

    一時間金色成為了天地間唯一的色彩。甚至連天空中那血色的雲層都被金色徹底的吞噬。

    張陽站在甲板之上,銳利的目光穿過了那片燦爛的金色,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可以看到,數之不盡的金色粉塵伴隨著能量波紋的爆發向著四面八方湧去,張陽可以肯定,就在這短短的數十秒的時間內,這些金色的粉塵已然飄向了暗黑世界的各個角落。在這粉塵之中,張陽明明感受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來自拜蒙靈魂的氣息……

    「結束了?」伊莎貝拉等人站在張陽的身後問道。

    此刻金色逐漸退去,露出了整片暗黑世界的容貌。令眾人驚奇的是,一片片嫩綠由地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鑽出。而天空之中,血色的雲層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燦爛的陽光。

    張陽低著頭,看著腳下那生機勃勃的暗黑世界,他只能苦笑著說道:「應該結束了吧。」

    突然,巨大的歡呼聲由方舟號的內部傳來,那些先驅者六代戰士瘋了一般湧上了甲板,他們將頭盔甩掉,盡情的發洩著心中的喜悅。鬼弧則笑著走到張陽身旁,不禁壓低聲音說道:「真的結束了?」

    張陽無奈的搖搖頭:「你是如何發現的?」

    鬼弧神秘的一笑:「還記得我曾經要求過你幫助我嗎?」

    張陽聽到這裡,不禁眉頭一挑,對於這位好朋(基)友,他一直都非常好奇。他趕忙問道:「怎麼,現在肯告訴我你的秘密了?」

    「怎麼說呢,我算是擁有一半衣莫特的血脈。」鬼弧平靜的說道,但是這消息卻如同炸彈一樣令張陽瞬間愣住,「我的母親是個平凡的人類女子,並沒有顯赫的家室也沒有強悍的武力。我曾經希望你幫助我一件事,那便是幫助我擊敗我的父親——不滅大帝,凱撒!」

    張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凱撒?你的父親?」

    鬼弧苦笑著:「所以我比任何人都要瞭解衣莫特。永生不死!他們是不可能被消滅的,所以現如今的拜蒙只不過是進入了一個漫長的沉睡期,十年、百年、千年甚至是萬年!」

    張陽點點頭:「果然和我想的差不多。不過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了,畢竟這一天,我們勝利了,不是嗎?」

    鬼弧不禁點點頭:「對,我們勝利了。」

    「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鬼弧不禁問道。

    張陽回頭看了看伊莎貝拉四女,不禁笑著說道:「當然是幸福美滿的大結局了。」張陽說完目光再次看向腳下的暗黑世界,「真是不錯的風景,只可惜我們不能停留在這裡。確切的說是我不能留在這裡。」

    鬼弧眉頭一皺,趕忙問道:「為什麼?」

    「我的力量已經遠遠超過了這個世界的極限,如果我繼續停留在這裡的話。我有種預感,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決定換個地方。」張陽笑著說道。

    「那你的目標是?」

    「賽博坦恩。就當是旅行嘍,哈哈。」張陽說完,大步走向伊莎貝拉等人,在四女的驚呼聲中將她們捲進了自己的傳送門中。

    鬼弧笑著點點頭:「的確是個不錯的結局。」

    三天後,張陽坐在方舟號的甲板之上,目光看向天空中的繁星,第一次他在暗黑世界看到了星光。

    而在張陽的手中,卻拿著一顆黝黑的金屬球體。這金屬球外表光華,上面佈滿了一道道彷彿是鐫刻的紋路。而鬼弧則站在立在一旁問道:「這就是你留給整個人類的遺產?是不是有點太兒戲了?」

    張陽笑著將那黑乎乎的金屬球體丟給了鬼弧:「這東西是當日我從拜蒙的靈魂之中搶來的。非常有趣的一點就是,這個小東西竟然蘊含了龐大的能量,而且我在裡面還看到了一個被稱作『大君主』的資料庫,這個資料庫裡面集合了眾多戰鬥技藝,幾乎將戰鬥昇華到了藝術的境界。而且看這設計風格,與蓋爾那幫傢伙很像。」

    鬼弧不禁將那黑色的球體拿在手中,雙眼之中的數據視界開始解析,良久他的臉色不禁大變:「這簡直是個超級資料庫。難道是拜蒙搶奪了蓋爾的技術?」

    「很有可能。」張陽點點頭,「而且,拜蒙利用自己無盡的智慧,修補了蓋爾技術上的眾多漏洞,最重要的一點是,拜蒙也發現了蓋爾的基因補全計劃的致命缺陷。而且在這個鐵疙瘩裡面,他將完美的基因模板製作了出來,看樣子拜蒙有意重建一個完美人類的國度。」

    「要如何啟動它?」鬼弧試圖破解,結果卻一無所獲。雖然眾多內容可以瀏覽,但是卻無法使用。

    張陽隨手一招,那金屬球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我也沒能搞明白,不過我可以確定一點,這東西擁有自己的意識,當適合的人出現之後,它就會自行開啟。我們要做的僅僅是這樣……」

    張陽說著,猛的一甩手,將那黑色的球體從方舟號上面丟了下去,看著消失在黑暗中的金屬球,鬼弧不禁苦笑著說道:「你還真是負責。」

    張陽哈哈笑著,仰面躺倒在甲板上:「該做的我都做了,後人自有後人福,我們還是繼續我們的旅行吧。」

    「什麼時候動身?」

    「現在我們已經動身了。」

    「你妹的!」鬼弧一聲哀嚎,方舟號猛然開啟了空間跳躍,隨即驟然消失在了原地……

    經歷了金色風暴的洗禮,整個暗黑世界都呈現出了濃郁的生命氣息。茂密的叢林幾乎遍佈整個大陸。

    而留守的人類也紛紛走了出來,開始修建自己的家園。

    這是一處人類的聚集地,經過了短暫的混亂之後,已經建立起了基本的秩序,擁有力量的職業者自發組織成了狩獵小隊,開始探索未知的叢林,同樣他們也擁有最高的權限。而在聚集地中,也匯聚了大量的女人和孩子,他們往往要依附於一名強大的職業者才能活下來。這也是最為原始的生存法則。

    「媽媽媽媽,看我找到了什麼?」一個清脆的男童聲音響起,就看到一個清瘦的男孩子推開房門,一臉興奮的跑了進來。

    這是一處簡陋的民宅,僅僅用粗壯的木頭搭建起了一個房屋的樣子,可是在這片聚集地中,這樣的房屋已經是頗有身份的人才能用的起的。

    「安拜,如果你在這樣大呼小叫的,媽媽可要生氣了,不要打擾馮先生的休息。」一個容貌頗為清秀的婦人趕忙將男孩子拉到門外,她輕輕的掩上了房門,在屋子裡面,傳出了輕輕的鼾聲。

    被稱作安拜的小男孩努力的揚起雙手,由於用力過猛,小臉憋的通紅:「媽媽看,看我找到了什麼,快看、快看!」

    在小男孩的手中,平靜的躺著一顆黑色的金屬球,光滑表面上的紋路異常的複雜。

    清秀的婦人將金屬球拿在手中,左右翻看了兩下便沒了興趣,她隨手丟在一旁:「這鐵疙瘩有什麼用,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跟著馮先生好好的修煉,不能再這麼貪玩了。」

    就在這時候,木屋內傳出了一個男聲,清秀的婦人趕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還盡量挺著並不豐滿的胸部,走了進去:「乖乖聽話!」婦人說了一句便將木屋關了起來。

    安拜嘟著嘴巴將那黑色的球體撿了起來:「這真的是個寶貝,最起碼讓我打哭了那幾個討厭的傢伙。」他一邊說著,一邊在木屋外坐下,隨即將那黑色的金屬球摟在懷中,想像著美味可口的烤肉,甜甜的睡了過去。

    就在這時候,那黑色球體上的紋路突然一亮,隨即便歸於了平靜……

    「張陽,難道你留給人類的就真的只有那個鐵疙瘩?」

    「要不然呢?對了,那玩意的真實名字不是鐵疙瘩。」

    「那叫什麼?」

    「額,讓我想一想,應該叫作——鋼鐵原核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