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殘袍

第一卷 不死鬼貓 第二百六十五章 雨師真身 文 / 風御九秋

    中年女子現出狐狸原形鑽進坑洞觀察墳墓大小,然後鑽出坑洞在地面上以爪子劃出墳墓的大致範圍,被火焚燒過的地面有黑色的灰燼,爪痕很容易辨認。

    左登峰豎指成刀延出靈氣隔空將泥土豁開,轉而反手將覆蓋墳墓的泥土成片移走,無形靈氣可以承托有形事物,左登峰此時的靈氣修為可以輕鬆承托千斤重物,他的這個方法是受截教紫陽觀的移山訣啟發的,雖然那中年道人傳授的移山訣是錯誤的,卻提醒了左登峰外放的靈氣可以凝聚為任何形狀,抓托移翻,推頂拉拽,無有不可。

    片刻過後第一座墓室被挖開,這座墓室沒有耳室,只有一單獨的石砌墓室,長寬各達兩丈,裡面已經成了狐狸窩,屍骨棺槨蕩然無存,在墓室角落裡散落著幾件小型青銅器,由於年代久遠已經長滿了銅綠,左登峰信手拿起想要去除銅蛂A一捏之下徹底粉碎,不復可辨。

    第一座墳墓沒有發現,左登峰又如法炮製的挖開了第二座,第三座,但是接連挖了十幾座墳墓都沒有有價值的線索,只能根據墓室殘存的屍骨和為數不多的生活器皿判斷出這些墳墓裡埋葬的可能都是女人,還有就是這些人並不是同一時間下葬的,西北方的應該下葬時間最早,東南方的那些有可能是最後下葬的。

    在第三排中間區域左登峰終於有了發現,這處墳墓四壁和頂底並沒有坍塌,雖然外圍有很多狐狸挖出的坑洞,但是墓室裡面卻保存的相當完整,移走上方的青石,墓室裡的事物顯露了出來。

    一具南北放置的木製棺材雖然發黑卻並未徹底腐爛,棺木左右放置著大量的黑色塊狀事物,大小不一,左登峰仔細觀察之後發現這些黑色的塊狀事物質地很鬆軟,捏之成粉,很像是木炭一類的東西,木炭有吸水的特姓,可以保持墓室乾燥,這具木製棺材之所以能在南方潮濕的地下保存下來跟這些木炭有一定的關係。

    短暫的猶豫過後,左登峰屏息抬手移走了棺蓋,棺材裡面是一具尚未腐爛徹底的屍體,屍體處於腐爛和脫水之間,皮肉已經乾癟,但是骨骼和五官以及長長的頭髮還是可以看出墓主人是一個老年女子。

    此人無疑下葬多年,屍臭已經消散殆盡,左登峰跳進墓坑上下打量著這具屍體,屍體穿著一件對襟長袍,由於年代久遠已經看不清袍子的顏色,屍體的左手抓著一根竹杖,竹杖頂端掛有球形靈石,右手旁放著一些女姓的梳理器物以及藥罐藥碾等物,這些器物的存在清楚的表明了此人的身份,她生前是個巫師。

    在古代,巫師通常由女姓擔任,是某一部落的精神領袖,肩負著驅魔降妖,治病救人,占卜窺天,指導農事等職責,她們很神秘,也很仁慈,更多時候擔當的是治病救人的大夫角色。

    時至此刻左登峰終於明白這是一處埋葬巫師的墓地,埋葬的是某一部落或者是某一種族的歷代巫師。

    不過這座墳墓雖然保存完整,卻並沒有太多有價值的線索,所以還得繼續挖。

    就在左登峰站起身想要移步他處的時候,忽然發現屍體的頭部枕著一個木製的枕頭,枕頭在古代還有一個作用,那就是被當成保險箱,家中的房契金銀等物往往都會放在枕頭裡,白天枕頭被鎖起來,晚上拿出來枕在頭下,如此一來夜晚入睡也不虞被賊人偷盜,這一習俗全國各地皆是如此,即便軍隊之中也是這樣,行文虎符也大多被放在枕頭裡,三國殲雄曹J就有這個習慣。

    想及此處,左登峰延出靈氣托起了屍體的頭顱,這些屍體多年沒被動過了,一托之下頭掉了,左登峰連道無量天尊,轉而探手拿過那個木枕,細看之下果然發現木枕有雙分吻合的痕跡,這一發現令左登峰連呼僥倖,枕頭存放東西的習慣在古代只延續了不長時間就沒人用了,原因很簡單,賊知道了,專偷枕頭。

    木枕長半尺,寬一捺,吻合細密,左登峰抬手掀開了木枕的蓋子,首先發現的是一本灰白色的線狀文冊,左登峰隨手拿過,發現文冊封面上寫著「藥石度數」,在古代「藥石」泛指一切能治病的藥材,「度」是自己揣度,思考的意思,「數」指的是成果,歸納起來這四個字的意思是「我對醫藥的研究成果」,是一本醫書。

    中國的造紙術源自漢代,到了隋唐時期造紙技術就很成熟了,這本書所用的紙張就屬於比較細膩的那種,但是見風之後紙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黃酥化,這些紙張在密閉條件下保存年代太久,已經無法適應外部的環境,用不了多久這本書就會徹底腐朽。

    左登峰見狀急忙放下木枕快速翻閱,紙質酥化的非常快,他只能走馬觀花,一目十行,書上記載的大部分是藥方和墓主人的行醫心得,也有少量的牢搔話,這些牢搔話抨擊的是之前的巫師在用藥方面的錯誤,對於這些內容左登峰並不敢興趣,他快速翻動所要尋找的字眼是巫青竹。

    紙張見風之後很快變黑並酥化萎縮,左登峰幾乎在與時間賽跑,手快翻,看,腦子快反應,這是極為累人的一件事情,好在左登峰要找的只是巫青竹三個字。

    就在左登峰即將將整本書翻完之際,他忽然向前翻了兩頁,只看了一眼字跡就徹底無法分辨了,他立刻將剩餘的紙張扔掉並閉上了眼睛。

    他先前翻過兩頁之後才想起在前面的一頁看到過清涼洞府四個字,於是他向後翻,但是只看了一眼,他此刻要做的就是將先前一瞥之間看到的一幕在腦子裡強化。

    左登峰用了很長時間加固飄忽的記憶,最終他記住了那一頁的相關內容,「太巫萍翳,拜走清涼洞府,遺醫書三卷,缺一不全。」

    這句話雖然只有不到二十個字,卻蘊含著大量的信息,「太巫」指的是第一代巫師,這句話的字面意思就是「第一代巫師萍翳,前往清涼洞府求道,留下的三卷記載著藥方的竹簡丟了一卷。」

    這句話表面上看只有清涼洞府這一條線索,但是最後那句『遺醫書三卷缺一不全』是第二條線索,古人口中的「書」並不一定是紙類書籍,而是泛指記載有文字的事物,這裡的「醫書三卷」指的極有可能是竹簡三卷,因為太巫是最早的那一任巫師,那時候不可能有紙張。

    墓主人所說的竹簡三卷丟了一卷,其實竹簡根本就沒丟,而是被她的上一任帶進了墳墓,因為狐狸帶出竹簡的墳墓就在這座墳墓的左側。

    黃毛狐狸帶出的竹簡是巫青竹的筆跡,而巫青竹也的確是清涼洞府的前輩,也就是說巫青竹的本名並不叫巫青竹,她甚至不姓巫,巫只是她先前擔任的職業,青竹是她在清涼洞府修行時的道號,她的俗家姓名應該叫萍翳。

    世人可能沒人認識巫青竹,但是都認識萍翳,因為萍翳乃天庭女姓雨師,與男仙赤松子共掌降雨事宜,位列天仙,道門中人無有不知。

    這一刻左登峰驚詫到了極點,愕然呆立,形同木雞,廢了他修為的清涼洞府掌教玉衡子也曾經說過巫青竹在隋朝之前得道飛昇,目前所有的線索都證實了一個問題:巫心語的師傅巫青竹是掌管降雨的仙人。

    震驚之下左登峰的思維陷入了短暫的停滯,他從未想過那個破舊道觀裡衣衫襤褸的苦命女子會有一個神仙師傅,這一結果令左登峰很難接受,但是巫心語曾經說過的她師傅不需要飲食睡眠,濟南府見到的道觀登記薄也記載了巫青竹的名字,諸多的線索彼此是能夠銜接呼應的,沒有缺少任何的要素,答案很明確,巫心語的師傅就是雨師萍翳。

    即便如此左登峰還是不敢相信這一結果,但是那個能走陰差的婦女曾經去過地府,她帶回的消息是巫心語的魂魄並不在地府裡,這明顯是有人在巫心語的魂魄進入地府之前帶走了她,這個帶走巫心語魂魄的人只能是她的師傅。

    還有就是他被籐崎正男用槍打傷之後重傷頻死,那時候下了一場小範圍的奇怪小雨,是那場小雨澆醒了他,第二次接受天劫的時候本來是二分陰陽的度劫天雷,結果卻額外多出了三道帶著雨滴的天雷,令他越級直升紫氣巔峰,最後那三道天雷有可能也是巫青竹額外贈予。

    「既然你有能力,為什麼不救你的徒弟。」左登峰抬頭望天,此時天色已經大亮,曰照大地,萬里無雲。

    左登峰知道自己的話不會得到回應,但是他的思維此刻異常清晰,巫青竹當年之所以匆忙離開年幼的巫心語很可能是被派去執行另外一件極為重要的工作,因為天庭的仙人是不能隨便下凡的,雨師下凡肯定肩負著使命,使命催使,她不得不走。

    「原來如此。」左登峰微笑開口。

    左登峰周圍沒有人,所以沒人知道他在說什麼,退一步說即便身邊有人,也不知道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只有他自己心裡明白,陰陽生死訣是修真要術,若潛心修習可獲長生,他偶獲陰陽生死訣原本有望飛昇,但是他並沒有潛心修行,而是為了救活巫心語四處遊走大開殺戒,大道本然,天理不虧,陰陽生死訣被廢也並非偶然,那是上天怪他殺孽過重而鬼使神差之下對他做出的懲罰,徹底抽走了他修真飛昇的梯子。

    良久過後左登峰再度抬頭望天,鏗鏘怒吼「老子不後悔……」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