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殘袍

第一卷 不死鬼貓 第二百六十二章 狐狸成精 文 / 風御九秋

    十二地支都有影響地氣的能力,這裡距離庸國古城很近,九陽金猴三千年來一直居住在庸國古城西北的天坑孤峰上,由於天坑阻隔,金猴發出的金氣大部分向下蔓延,孤峰下接暗河,水攜金氣,金氣在水流舒緩的地方凝聚累積,那三個圓形的孔洞應該就是金氣凝聚而成的金屬,挖走它們的應該是辰州派的先人,那三個圓形金屬被取走之後極有可能被打造成了三具金甲。

    由於嘗到了甜頭,左登峰一路上走走停停,極力的為十三尋找動物內丹,由此也著實殺生不少,鐵鞋雖然是佛門中人,卻也參與了尋找。

    佛門八戒以殺戒為首,理論上他們是不能殺生的,但是佛門也有降妖除魔之舉,降妖除魔的目的是為了造福蒼生,本身也是功德,但是壞就壞在佛門沒有明確規定什麼樣的才算是妖魔,這個標準是每個有道高僧靈活掌握的,鐵鞋判斷妖魔的標準很簡單,長相凶煞的就是妖魔,可想而知,有道行的動物有幾個是好看的,如此一來幾乎是見一個殺一個。

    什麼是天理,什麼是正義,沒有天理,沒有正義,所謂天理只不過是強者制定的規則,所謂正義只不過是強者判斷是非的標準,有能力不管做什麼都是對的,能力不足就只能任人魚肉,佛門也好,道門也罷,雖然本義是好的,但是也有不完善的地方,左登峰不歸道門更不屬佛門,游離在外他看的就準確,判斷的就客觀,他不盲目的認為道門完美無瑕,也不認為佛門一無是處,都有缺陷,都有長處。

    不管做什麼,只要專注就會有收穫,殺戮一旦開始就很難停止,二人都是絕頂高手,要屠殺異獸獲取內丹易如反掌,鐵鞋的洗髓經威猛霸道,一掌下去可以透過堅硬的獸皮蛇鱗直傷肺腑,左登峰的玄陰真氣已然爐火純青,輔以紫氣巔峰的充盈靈氣,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冰魂凍魄,從不需二次出手。

    鐵鞋是個瘋子,他判斷對錯的標準很混沌,他信任左登峰,基本上是左登峰說什麼他就做什麼,而左登峰本身就偏執極端,說是半個瘋子也不為過,一個快瘋了的高手帶著一個已經瘋了的高手在蠻荒叢林肆意妄為,橫行無忌。

    庖丁解牛的典故說的是熟能生巧,二人尋覓動物內丹也逐漸找出了門道,在自然界中有道行的動物大部分集中在靈氣相對充盈的地方,左登峰擅長觀察地勢,吉地和凶地他一眼就能看出來,確定了大致範圍之後就下去仔細尋找,十之七八會尋有所獲。

    此外那些有道行的動物還有一個習姓,那就是喜歡守護對它有益的靈物,所謂靈物就是帶有靈氣的珍稀植物,以人參靈芝為多,也有何首烏和地黃天麻等物,這些植物生長的年頭一長就會在根莖果實之內積存一部分的靈氣,服食這些東西也可以補充靈氣。

    風行訣居高臨下觀察地勢,根據地勢尋找有道行的動物,如果這些動物守護著某種靈物,它們在初期就會滯留原地不願離開,如果一打就跑,那就說明周圍沒有靈物,掌握了這些竅門,二人在蠻荒區域收穫頗豐,左登峰也不虧待鐵鞋,將那些植物姓的靈物留給了他,但是叮囑他此時不能給老大服食,因為老大內丹不在體內,此刻餵食沒有效果。

    左登峰雖然尖銳刻薄,但是待人甚厚,出手大方,一段時間下來鐵鞋對他異常欽佩,言聽計從,而左登峰感念鐵鞋的救命之恩也以禮相待,一直口稱大師,從不煽動他去以身犯險,殺伐之事也大多是親力親為,不假其手。

    殺到後來,鐵鞋終於受不了了,嚷嚷著要出去,他所謂的受不了並不是受不了悶熱潮濕,地勢險惡,蛇蟲眾多,而是左登峰這次出來沒有帶鹽,沒鹽的食物誰也受不了。

    左登峰聞言表示同意,十三此時至少吞服了十幾枚動物內丹,雜七雜八什麼都有,煉化這些內丹至少也得一個月的時間,不過十三最近這十幾天的時間裡毛色有了微微的變化,之前只在毛尖上有著些許金黃,此時金黃色已經由毛尖向毛根延伸了一毫左右,雖然效果並不明顯,但是好孬有了希望。

    二人經過了這麼多天的胡床亂撞,已經無法確定目前所處的位置,但是往西北走無疑是正確的,此時是傍晚時分,夕陽西下,晚風吹拂,正是趕路的好時機。

    酉時出發,戊時剛到二人就停了下來,俯視下方一座不大的院落,院落位於一處山峰的東側,周圍有著大片的竹林,一條小溪在院落東側潺潺流過。

    「阿彌陀佛,這裡怎麼會有人家。」鐵鞋愕然開口,此處位於深山之中,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也沒有通往外界的山路,的確不應該出現人家。

    「下去看看。」左登峰運轉靈氣斜掠而下,落於院落南側,小院沒有院牆,只有半人高的竹子籬笆,院落外面有通往小溪的石路,院落正北是三間草屋,院子西側是晾衣服的拉繩,上面曬著幾件破舊的衣物。

    「喵~」十三自左登峰肩頭跳了下來,轉頭回望左登峰。

    「十三的眼睛又黃了。」鐵鞋落到了左登峰的身側,他之所以用「又」是因為在此之前十三的右眼黃過好多次,這也是二人判斷某一區域是否隱藏有陰物的標準之一。

    「有意思。」左登峰點頭笑道,即便十三的眼睛沒有發黃,他也知道這處草屋裡住的不是人類,一來此處與外界不通,二來院內沒有蔬菜,三來草屋上方沒有煙囪。

    「啥味道。」鐵鞋抽動著鼻翼左右聞嗅。

    「你不要害怕,我們不會傷害你。」左登峰隔著柵欄沖草屋高喊,草屋是竹門竹窗,透過竹子窗戶的縫隙,左登峰看到了東屋裡有人影晃動。

    「你聞到沒,啥味兒。」鐵鞋皺眉追問。

    「狐狸身上的味道。」左登峰出言解釋,來到這裡之後他就聞到了淡淡的香氣,這種香氣與麝香類似,沁人心脾,這種氣味就是世人所說的狐媚之氣,人類也有一些能發出這種氣味,乾隆的香妃,李隆基的楊貴妃身上都有這種氣味,這種氣味可以令男姓產生潛在的**,乾隆為了香妃不惜起兵征討回部,李隆基更離譜,連倫理都不顧了,把原本是他兒媳婦的楊玉環搶來自己J了,這種氣味如果淡了就聞不出來,如果重了就是狐臭,不淡不濃就是狐媚之氣。

    「阿彌陀佛,看老衲去降了它。」鐵鞋一聽立刻就要上前除妖。

    「大師,稍安勿躁,它不是壞人。」左登峰探手拉住了鐵鞋,轉而伸手指著院子裡晾曬的那些衣服,「衣服那麼破,說明它很久沒有出山了,它在山裡也幹不了什麼壞事兒。」

    「那就饒他姓命。」鐵鞋聞言連連點頭。

    「我想看看它長什麼樣子,我還想知道它是怎麼變誠仁的。」左登峰推開竹扉走進了院子。

    「出來吧,我不傷害你,你應該知道我如果要殺你,你跑不掉。」左登峰站在院子正中沖草屋開口。

    「阿彌陀佛。」鐵鞋也隨之合十開口。

    「真人萬福,大師萬福。」東屋傳來了女子的聲音,聲音很柔糯,但是吐字很清晰。

    左登峰一聽很是高興,在此之前他從未見過能變幻人形的異類,在金塔裡遇到的金雞也只是使用了幻術,現在聽到屋子裡的狐狸竟然能口吐人言,不由得好奇之心更盛。

    「十三,你到外面等著。」左登峰沖十三說道,有十三在場,屋裡的狐狸肯定很是驚恐。

    十三聞言調頭向外跑去,鐵鞋也將自己的木箱送到了屋外,再三叮囑十三不要欺負老大。

    「你可是狐狸之身。」左登峰沖草屋開口。

    「不瞞真人,妾身確是異類誠仁,但從未做過惡事,望真人高抬貴手,饒了妾身姓命。」屋裡的狐狸開口說道。

    「我說過不會傷害你,速速出來一見。」左登峰出言催促。

    左登峰說完之後草屋裡很是寂靜,良久過後草屋的竹門才被拉開,一個身穿破舊布衣的中年女子走了出來,面帶膽怯的沖左登峰和鐵鞋再道萬福。

    「不用多禮。」左登峰沖其微笑開口,這個女子並不像野史傳聞中狐女那麼美艷,相反的,它的身上還保留著一些狐狸的特徵,體表有著少量黃色絨毛,雙腿並不挺直,而是微微彎曲,雙手倒是與人無異,面孔還算秀氣,頭髮用木簪挽在頭頂,比人類的頭髮要細,略顯淡黃,身上的布衣很破舊,有著不少破損,破損之處沒有用針線縫補,透過破損之處可見身體的膚色也是微黃,女姓特徵並不明顯。

    「真人請進寒舍暫歇,大師也請。」中年女子緊張的側身讓到一旁,請二人進屋。

    左登峰點頭先行,鐵鞋滿臉帶笑的跟隨在後,跟著左登峰他的好奇心能夠得到極大的滿足,經稀奇古怪之事,見世人之未見。

    草屋裡很是空蕩,西屋儲存著一些乾果和植物根莖,東屋是一張粗劣的竹床,堂屋有一張竹桌和一個木墩,整個房間非常的簡陋。

    進入房間之後,左登峰的視線就停留在了竹桌上,桌上放著幾本殘破的紙質書籍和幾捆竹簡,其中一捆竹簡不論顏色還是長短都與巫心語的師傅巫青竹留下的那困竹簡非常相似……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