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殘袍

第一卷 不死鬼貓 第九十四章 石斧巨人 文 / 風御九秋

    殘袍94_殘袍全文免費閱讀_第九十四章石斧巨人來自()

    饑傷胃飽傷神,人在飢餓的時候思維很是敏捷,左登峰許久之前就發現了這一點,所以他在研習法術學習典籍的時候都會空腹進行,城牆很高,朝陽和煦,左登峰快速的翻動著一本《道德經》,一直到中午時分方才放下經書盤膝打坐。//百度搜索看最新章節//

    自從蒙受廢棄道觀那位神秘道士傳授了一式截教的聚氣法訣之後,左登峰已經不需要經常盤膝打坐了,修煉靈氣分為聚氣和練氣兩步,聚氣指的是聚集外界靈氣,練氣便是將聚集來的外部靈氣在體內進行融合,聚氣所用的時間比較長,打坐練氣用的時間相對較短。

    左登峰目前已經進入了陰陽生死訣的至尊之境,再往上便是無窮之境,要想進入無窮之境至少需要六十年的苦修,左登峰壓根兒就沒那打算。他勤加練氣的目的是因為他隱約感覺到目前的至尊之境也分為了高中低三道小的台階,他目前位於最底層,修為還有少量的提升的空間,他想將至尊之境修煉的爐火純青,目的有兩個,一是日後免不了遇到危險,提升修為可應不測。二來他想清楚的看到魂魄和陰物,目前他只能感受到它們的存在,卻看不清楚,

    下午兩點,十三醒了,左登峰小憩了片刻,據竹簡記載,陰陽生死訣的無窮之境可以『不眠不休,永生自在』也就說進入無窮之境以後是不需要睡覺的,但是至尊之境不行,少睡一點可以,長時間的不睡覺還是受不了。

    傍晚時分,左登峰帶著十三再度上路,山裡一到了晚上蚊蟲很多,左登峰根本就不敢在晚上休息。

    左登峰進食也沒有規律,樹梢的野果和林間的漿果他也會吃,森林裡的野果也不都是能吃的,但是他可以敏銳的感覺到哪些能吃哪些有毒,所有的這些全部源自他修行陰陽訣之後愈發敏銳的本能和直覺,他說不出為什麼有這種感覺,只知道這種感覺非常準確。

    此外山中的溪水也不都是能喝的,有很多看似清澈實際上已經被上游的毒蛇涎水給污染了,因此左登峰也不是每天都有機會淘煮米飯,只能遇到什麼吃什麼。

    第二趟是由西向東尋找的,這一次左登峰沒有任何收穫,但是偶遇的一件事情卻令他對人生有了更深刻的感悟,在林間他看到了一匹瘸了腿的野馬,野馬是母的,還帶著幼崽,被一隻豹子攻擊,瀕危垂死,左登峰於心不忍就出手攆走了豹子,可是當豹子受傷離去的時候左登峰才發現它也帶著幼崽,而且幾隻幼崽也很是瘦弱,打傷了它極有可能令它無法捕獵而導致它的孩子餓死。這件事情令左登峰感觸很大,有時候慈悲可能就是殘忍,而殘忍也可能正是慈悲。

    隨後的幾天左登峰仍然沒有收穫,三千年的時間足以令滄海變成桑田,那時候的建築極少有能保存至今的,而且山中的樹木連片成蔭,左右環視二十里極有可能錯過樹蔭下的建築遺跡,不過這也沒辦法,如果在林中穿行,實在是太耗時間。

    「穩住,不要急。」左登峰多次告誡自己,目前的行動方位和路線是既定的,如果中途放棄轉為胡亂尋找,他記不清哪些地方是找過了的,因為山中沒有明顯的參照物,到時候反而會浪費更多時間。

    七天之後,左登峰終於有了新的發現,又是一座與先前所見古城類似的城池,這座城池在庸國地界的東側,同樣佔地二十多畝,由於位於山峰南麓的避風處,所以這座古城保存的相對完整,城池的大致輪廓還可以辨認,城池之中殘存著幾棟房屋,城牆殘存了三面。古城只有一座城門,位於南面,城牆上額外加高了一座方形石台,雖然歲月日久石台已經坍塌,但左登峰還是判斷出這座石台當年是用來傳遞消息的,也就是說這處城池也不是庸國的主城,應該跟先前在西南方向發現的那座城池一樣,都是主城的外哨。

    由於城中已經長滿了參天大樹和齊腰的雜草,左登峰無法仔細觀察,只能進入尚未坍塌的房屋尋找線索,房屋是平頂石質建築,沒有窗,只有門,門前的雜草已經被整齊的壓的倒伏了,即便不靠敏銳的直覺,左登峰也知道裡面盤踞著一條蟒蛇。

    對於蟒蛇,左登峰這幾天見的太多了,如果哪一天沒有遇到大個的蟒蛇他反而會覺得少點什麼,十三不怕蛇,相反的它非常喜歡挑逗蛇類。左登峰沖其微微點頭,十三就知道左登峰同意它下去轟攆,興奮的從左登峰肩頭跳下,躥進了屋裡,一陣嗚嚎之後,一條水桶粗細的巨蟒被十三轟攆了出來,這是他一路上遇到的最大的蟒蛇,左登峰站在房頂看著蟒蛇緩慢遊走,與此同時目測它的長度,發現它的體長有十二米左右。這一發現令左登峰暗自皺眉,這麼粗的巨蟒體長才十二米,十三當日曾經向他展示了十二地支中六陰火蛇的長度,根據十三走的距離來看,那條六陰火蛇體長在二十多米,那得是個多粗的傢伙。

    十三彷彿是蛇類等毒物的剋星,不管對方的個頭有多大,都對它畏懼三分,左登峰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不過十三的尿能夠令銅甲獸性大發,也令得賈會長的殭屍老爹直接躺屍,所以左登峰懷疑它的尿液是純陽之物。但是他也只是懷疑而無法確認,因為他每次命令十三撒尿,十三都不理他。

    在山中的這段時間左登峰發現了一個現象,那就是山中的動物都有各自的地盤,大型猛獸各自佔據了一片區域,在這片區域中除了那頭凶獸之外很少再有其他的猛獸,這條巨蟒應該是這一片兒的霸主,所以周圍數十里內都不會再有其他的大型猛獸。

    十三趕出了巨蟒並沒有罷休,它非常享受小個子攆跑大傢伙的虛榮感和成就感,囂叫連連追著巨蟒跑遠了,左登峰無奈搖頭,轉身走進了石屋。

    屋子裡很是空當,雖然房屋沒有窗戶,但是濕氣很大,加上年代久遠,房間裡所有的木製器物都腐朽殆盡,屋子正中是光滑的地面,這是巨蟒盤曲的位置,石屋裡的東西都它擠到了屋子的角落,左登峰走到房屋角落仔細觀察,發現地上散落著幾件長有綠蛌獄刉飽A可惜探手一拿立刻就成為綠粉,即便是銅器也無法在三千年的潮氣腐蝕中保存下來。

    有了前車之鑒,左登峰不敢再伸手了,只能低頭細看,地上散落的這些銅器有大有小,大的跟他身後的木箱差不多,小的只有巴掌大小,有方形也和圓形,根據樣式來看不像是生活器皿,也不想是祭祀器物,倒有點像存放什麼東西的容器。

    除了銅器,角落裡還有一些石製的器物,樣式也跟銅器類似,石頭器物保存的相對完整,左登峰抬手拿過一件方形的石匣低頭打量,石匣長有尺餘,高有三十幾公分,左右兩側鑽有小孔,匣子的蓋子是摳槽推拉式的,處於關閉狀態,拉開匣子,發現裡面空無一物,但是匣子內側的匣壁上卻雕鑿著兩個酒盅,疑惑的沉吟了許久,左登峰終於想到這個石匣先前可能是用來飼養什麼動物或者鳥類的。

    放下石匣再去觀察其他的器物,發現也是用來存放或者飼養什麼動物的,各種不同的匣子盒子可能飼養的動物也不相同,有動物,有鳥類,竹節大小的圓柱形石筒有可能是用來飼養昆蟲的。

    如果換做是一座大的城池,發現這些東西左登峰並不意外,因為那有可能只是貴族階級閒暇之餘馴養寵物的地方,可是這座城池的規模並不大,住的應該是兵卒,不可能有等級很高的貴族,退一步說即便有貴族住在這裡,他養的寵物也太多了點,而且品種也太雜,什麼都養。

    思考了半天左登峰也沒有想出頭緒,只能再度低頭從角落裡尋找,撥開一堆綠色的銅粉之後,一把石斧映入眼簾。

    這是一把巨大的斧頭,斧柄已經腐朽掉了,但是斧頭還在,尋常的斧頭長度也就十幾公分,而眼前的石斧竟然長達四十多公分,是普通斧子的三倍大小,中間穿孔說明它當年的確被使用過,左登峰伸手拿起石斧估算了一下重量,發現這柄石斧的重量絕對不下五十斤。

    左登峰笑著扔下了石斧,在他看來這麼重的斧頭絕對不是兵器,因為它超過了常人臂力的承受限度,關羽的青龍偃月刀號稱八十二斤,那是就漢代時期的斤而言,折合現在的重量也就三十六斤左右,這把石斧超過了五十斤,別說上陣打仗了,就是提著都費勁。

    此外這把斧頭也不應該是修道中人使用的武器,因為斧頭中間的穿孔也很大,按照穿孔大小來看,當年的斧柄應該有筆筒粗細,常人的手根本無法持握。

    可是就在左登峰扔下石斧的瞬間,他注意到了屋子的右側石壁上有著數道清晰的斧痕。左登峰見狀拿起了那把石斧上前對照,發現牆上的斧痕與石斧的刃口完全吻合,也就是說這把斧頭先前的確是被人當做武器來使用的。

    這一發現令左登峰大為驚愕,按照斧子的重量和斧柄的粗細來看,使用這把斧子的人身高體重絕對遠超常人,但是石匣和銅器的把手卻是按照常人的手掌大小雕鑿和灌注的,也就是說住在這裡的那些人體型並不足以使用這麼沉重的斧頭。

    左登峰沉吟許久也沒有想出所以然,便將石斧放下,繼續清理牆角,當把牆角的雜物搬移乾淨之後,他發現了一件令他猛然皺眉的東西,一隻骷髏頭骨,這只骷髏頭骨由於受到雜物的掩埋而得以保存至今,從這裡發現死人頭骨左登峰並不意外,令他意外的是這只頭骨非常大,足有常人的兩倍!

    殘袍94_殘袍全文免費閱讀_第九十四章石斧巨人更新完畢!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