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武學高手在異界

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萬年鐵隕石 文 / 逐夢狼

    宇天盯著躥火的烘爐,滿臉的興奮:「楊師傅,根據我的經驗猜測,這是一塊萬年以上的鐵隕石,它的主要成分是鐵和鎳!」

    「兩位快請,隨我去見家父!」楊偉強急忙前面帶路。|

    三人從鐵鋪內出來,向後一直走,來到了楊家內院。

    「父親,周公子來了!」楊師傅剛到內院,便喊了起來。

    「周公子啊,快請進來!」楊老爺子撐著身子,在房內回道。

    「楊老爺子,快躺下!」周磊勸說道。

    「這位是宇天公子,他說您買回來的鐵石是萬年鐵隕石!」楊師傅扶住父親,急忙說道。

    「什麼?宇公子認識那塊鐵石!」楊老爺子再次掙扎要起身,楊師傅將被子墊在他的身後。

    「據我所知,那是一塊至少在萬年以上的鐵隕石,它的主要成分是鐵和鎳;鐵的含量應該佔九成以上,鎳的含量占一成的隕鐵!應該是從天而降的『天外來客』!」宇天緩緩說道。

    「從天而降,天外來客?」楊老爺子頓時提高了嗓門:「哦!對了,宇公子所說的鎳又是什麼?」

    「鎳也是一種金屬,可以增強刀身的堅利,也可以防止武器生蛂I」宇天含笑說道。

    「這麼驚奇,那宇公子可知道它的熔煉方法!」楊老爺子再次撐起身體,激動異常。

    「楊老爺子,你們現在熔煉鐵石,都用什麼燃料!」宇天開口問道。

    「我們都是用木炭,加一些松油作為燃料,通過風箱鼓風來增加熱量!」楊老爺子答道。

    「那您可見過一種可以燃燒的礦石,被稱為黑金!」宇天繼續問道。

    「黑金?可以燃燒的礦石,我好像見過。」楊老爺子滿臉的好奇:「你是說用它來熔煉那塊鐵隕石麼?」

    「對,你如果能夠找到那種黑金,我就可以幫你煉製那塊鐵隕石。」宇天略微沉思後緩緩說道:「不過要先改良你的烘爐,否則烘爐極容易被煤炭給燒化了!」

    楊老爺子和楊偉強都自震驚:那黑金,竟然能夠將烘爐都燒化了,那要多高的溫度啊!

    這時,一個少女跨門而入,手上端著一碗湯藥:「伯父,藥煎好了!」

    那少女剛走進房間,便看到了房內的幾人,忽然驚訝的說道:「你們……,怎麼是你們!」

    宇天和周磊聽到少女的說話聲,同時轉頭看去,他們都沒想到,來人竟然是曾經和他們在天道門有過一面之緣的黎少敏。

    「宇兄、周兄,你們和強哥認識?」黎少敏看到宇天和周磊,不由得問道。

    黎少敏所說的強哥,就是楊老爺子的兒子楊偉強,也就是周磊所叫的楊師傅。他本名楊偉強,與黎少敏從小就認識。

    原來黎家家主黎飛與楊老爺子楊碩為至交,楊家鐵鋪最大的主顧也是黎家。黎家主要經營鏢局,丹鶴城內的鐵鋪除了楊家的三處外,全為黎家壟斷。楊碩更是黎家的鐵器顧問,指導黎家其他鐵鋪的生產工作。黎家在其家主黎飛的管理和經營下,隱隱有成為丹鶴城第四大家族的勢頭。

    「周公子和父親大人是很早就認識的朋友,我和宇公子則是剛剛認識。」周磊答道。

    「伯父,這兩位就是我跟您提過的,在天道山救過我的兩位公子。」黎少敏高興的說道。

    「強兒,還不謝過兩位公子!」楊碩對著身邊的楊偉強大聲說道。

    「多謝兩位搭救敏兒!」楊偉強急忙向宇天和周磊深深鞠躬。

    「不敢,其實我們是一同身陷囹圄,遭遇相同而已!」宇天臉上微紅,忙上前拉起他。心中不由得想到:當時確實是想要搭救你,不想竟與之一同成了柳青嫣的階下囚。

    「兩位就不要客套了,對了,兩位公子此次前來,應該是有事,不妨直說!」楊碩喝下湯藥之後,輕輕扶了幾下胸口說道。

    「楊老爺子,我二哥見到您幫我鍛制的連弩後,想來找您購買一些高強度的金屬。」周磊拿出自己的連弩說道。

    「宇公子要買金屬,是要製作什麼武器麼,老夫或許可以幫忙!」楊碩聽到此處,頓時眼睛一亮。

    「其實我們要購買金屬,是因為我發現此連弩的精密性和力量還可以再提高,殺傷力還能再增強,體積也可以更加的小巧!」宇天見楊碩如此熱情,便沒有隱瞞。「今天來此叨擾,主要想購買些高強度金屬,對連弩進行改良!」

    「還可以再改良,宇公子可否指點一二?」楊碩神情異常激動。

    「指點談不上,可以跟楊老爺子一同探討一下!」宇天說著,掏出一張改良圖。

    「強兒,快扶我起來!」楊碩看到改良圖,更加的激動!

    楊偉強和黎少敏將楊碩扶起,坐到床邊。宇天和周磊也將房間內的桌子抬到床旁,五人圍坐在一起。

    「妙!妙!真是妙!宇公子,果然年少有為,這個連弩老夫可是花了很久才研製出來,自以為是很完美了。」楊碩迸射處奇異的光芒,連說了三次妙:「沒想到宇公子的改良方法,不但能夠提升精密性、力量和殺傷力,而且體型也更加的小巧,老夫佩服!佩服!佩服啊!」

    黎少敏見楊碩這般讚許宇天,不禁細細的看了宇天幾眼,滿是崇拜之色。

    「我本來是想再製作兩架改良後的連弩,順便製作幾隻稍微粗糙點的連弩銷售,賺點零花錢而已。」宇天此刻不再有任何隱瞞,直接說出了初衷。

    「宇兄,這種連弩可否大量生產,我父親有關係可以賣到官軍中去,獲取的利潤歸宇兄所有。」黎少敏聽到此處,忽然插口道:「只要送我父親和弟弟,還有我三架改良後的連弩就行!」

    「送給黎姑娘幾架不是問題,只是連弩屬於精密性的殺傷性武器,如果太大量生產的話,我們隨身攜帶的連弩將不再具有隱蔽性。」宇天看了一眼黎少敏,緩緩說道:「所以我的想法是生產一些相對粗糙點的連弩,精密性、殺傷力相對弱一點的,數量不宜超過百架為宜。」

    楊碩頓時來了精神:「既然這樣,那改良後的連弩由宇公子來製作,而粗糙的連弩由我楊家鐵鋪來製作如何?銷售的利潤當然還是交由宇公子!」

    宇天神態自若,顯然不把賺錢作為最終目標:「銷售的收入不是大問題,楊老爺子、黎姑娘大可不必如此,可以黎家一份,楊家一份,我和周公子一份來分配。」

    楊碩興奮的一拍桌子:「嗯,如此最好,就按宇公子所說的辦!」

    「對了,楊老爺子,不知您家可否有相對隱蔽的鐵鋪,用於製作改良的連弩」宇天繼續說道。

    「我們楊家在丹鶴城東有一處自己的採石場,那裡較為隱蔽,可以作為隱蔽的鐵鋪,那裡也有一些熔煉鐵石的烘爐。」楊碩輕撫鬍鬚,略微沉吟道:「那個採石場的最低處,也發現了可以燃燒的礦石,不知是不是宇公子所說的黑金,強兒你陪宇公子他們去看一下。」

    「謹遵父命,我陪你們去採石場。」楊偉強答應道。

    「普通的連弩最好有知近的夥計參與,按照流水線的方式製作,每個夥計製作一個零件,才不至於將我們的技術洩露出去。」宇天見此事已經基本商定,便繼續說道:「另外,如果是楊公子能夠參與製作,並監督那些夥計則是最好不過!」

    「沒問題,強兒,你就跟著宇公子,一切聽從他的安排。」楊碩爽快的答應。

    「另外,敏兒,你明日回去轉告令尊大人今日之事,希望他幫忙聯繫買家。」楊碩眼睛微瞇,隨即安排分工:「強兒你跟著宇公子、周公子進行鐵鋪的改造,然後將那塊鐵隕石帶到採石場去,用來製作精密的連弩。」

    一切商量妥當之後,楊家安排了豐盛的晚餐,席間推杯換盞,不勝歡欣。用餐過後,兩人在楊家的東廂房住下。

    周磊睡前又捧著酒囊喝了幾口,然後便躺倒床上,呼嚕聲響起。

    宇天也喝了不少酒,他並沒有早睡的習慣。坐在床上修煉了一個時辰之後,躺倒床上琢磨改良連弩的事。

    他的腦海中反覆閃現著連弩的構造,他不知楊家鐵鋪的工具,能否達到鍛制的要求。直到一刻鐘之後,才緩緩睡去。

    在一片宇天熟悉的特異空間裡,一個天真無邪的少女杏目閃動:「帥哥,你怎麼這麼久才睡覺?」

    老者慈眉善目的看著宇天:「宇兄弟,今天和天狼殿那小子一戰有什麼收穫沒有,跟老夫說說!」

    少年不屑的嗤之以鼻:「殺人要憑真本事,哪種手法太卑鄙了!」

    「要是我天玄門的前輩師祖,我聽你們教誨。」宇天煩透了他們三人的說話方式:「如若不是,就別在那裡羅裡吧嗦,唧唧歪歪的,我忙得很!」

    「我們打成平手,你要誰來說啊?」少女搶話到。

    「老夫……!」老者徐徐說道。

    「前輩你來說,其他人都閉嘴!」宇天用手一指老者,滿臉的嚴肅。

    「老夫三人並非你們玄天門中人,若非八百年前被你三師祖解救,我等早就魂飛魄散,步入六道輪迴。」老者不慌不忙,徐徐開口:「老夫名叫韓仁,天下人曾稱呼我為』仁尊者』;那個小姑娘名叫孟芷兒,曾被天下人成為『童面修羅』那個少年名叫曾豹,是八百年前有名的『索命暴君』」

    宇天得知他們是八百年前的人物,驚訝於他們的容顏依舊,同時也恭敬的抱拳行禮。

    「你能見到我們不僅可以增加你的見識,歷練你的修為」韓仁語氣平緩,繼續說道:「如果能夠殺死你的靈魂,我們也可以解脫!」

    孟芷兒和曾豹顯然看不慣韓仁文縐縐、慢悠悠的說話方式,但也只能無奈的鼓著腮幫子,滿臉氣憤的看著他。

    「殺了我的靈魂,對你們有什麼好處麼?」宇天忽然問道。

    「這個……」韓仁忽然住口不說話。

    「孟前輩,您來說!」宇天指著少女命令道。

    「其實,殺了你的靈魂,我們也會魂飛……」孟芷兒剛說到這裡,便被韓仁的咳嗽打斷。

    「咳……,我們是為提升你而來,但也不會對你仁慈,老夫這樣說,你明白了吧!」韓仁忽然搶話道。

    「哦?那我再問個問題,如果我殺死了你們三個,你們是不是也一樣魂飛……,您來說!」宇天也同樣說到「魂飛」二字,然後馬上要孟芷兒來回答。

    「如果你殺死了我們,我們可能還活著,或許會以靈魂的方式,幫助你!」孟芷兒快速的說著,似乎擔心韓仁會阻止她。

    「我明白,有些問題,或許還不到我該知道的時候。」宇天直接發出了挑戰:「既然這樣,我也不多問。你們是一個一個出手,還是哪位先出手?」

    「我先來!」曾豹終於脫口說道,他比其他兩人更加急躁。一柄長槍出現在他的手中,直刺宇天胸口要害。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