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妾本賢良

龍騰世紀 458章 我有人證 文 / 一個女人

    泰安附馬打發人給公主送了信,就帶人直奔席家了:如今他對自已送禮之事已經不怎麼上牟,反倒是對今天會發生什麼事情生出極大的興趣來:人都到席家去了!想到前些日子錢家叔侄住到席家後的趣事,附馬hun角帶出幾絲微笑來。

    今天的席家要比前往些日子為熱鬧吧?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招惹京城之中難為難纏的幾人,說起來那幾人雖然ing子都不太好,但都不是什麼小人,平日裡也沒有什麼爭權奪利的事情謀劃,四大世家卻盯上那幾人不放了。

    這其中的原因駙馬有些興趣,他們夫妻公主當中為不起眼,又因為宮中無人相助,堂堂公主也就是佔了一個名兒,不要同名滿京城的長泰相比,就是福雙等人也比泰安這個公主的日子逍遙很多。

    他現也不指望此事中撈得什麼好處,公主不是有野心的人、

    他也沒有那麼大的抱負,只要如今把持朝堂的某些人能吃虧就好:當然,如果有一天太后被人收拾一番,他們夫妻肯定要府裡好好的吃一杯。

    到了席府前駙馬看到門前並沒有所想的那麼多人,他心中生出不少的失望來:要麼就是眾人正席府相談歡,要麼就是他要尋的人根本不這裡。

    如果是前者他會為失望,因為他們夫妻不止一次的談論過京城之事,認為能對付世家和太后的人,也唯有那麼幾個了:而且原來他們都是各自為政,現卻是擰成了一股繩,足夠讓某些人吃定苦頭。

    但是,人就是人。他和公主京城見過太多,原本好端端的一個人如何榮華富貴中變成另外一人的。

    駙馬心中歎了一口氣,希望這次老天不會再選錯了人,這京城之內實實是太過烏煙瘴氣了。

    席府的門房看到泰安駙馬,臉上的笑意怎麼看怎麼的苦,不過人卻比從前慇勤很多:「駙馬爺好。」這一禮當真是跪到了地上:「您要是找我們老爺,麻煩駙馬你改天再來了。」

    泰安駙馬看看大門之內,隱約聽到吵鬧之聲:「我來尋晉親王和輔國郡主的,不知道……」

    門房心裡狠狠的啐了…口,可是臉上卻恭敬的道:「,都府中。」果然,今天就是他們席家煞神、瘟神上門的日子,就算來得是京城之中為溫文有禮、為謙和不喜與人爭的泰安駙馬可是他找得人卻是大大的瘟神啊。

    駙馬點點頭:「賞。不用你帶路了,我來過幾次的,很熟。」他說完提起袍子大步流星就進了席家。

    轉過高大、華美的影牆,就是極為寬敝的院子。席家是以販馬起家,就算到了現上唐的馬匹生意幾乎全被席家掌握手裡,因此這寬敝的院子是他們席家一直沿席下來的舊俗:可以跑馬啊。

    往常駙馬來時院子裡雖然有人走動但是靜的很,可是今天卻是他看到的為熱鬧的時候:他所要見的人,就院子那頭的大廳前:他一眼就看到了輔國郡主。

    紫萱正掐腰立那裡,身後帶著的人腳下都放著木柴:「你們席家就這點柴火?你們也好意思稱為四大世家之一,旁得就算沒有柴火也要如小…山般吧?」

    席順慶看著紫萱:「郡主倒底想要做什麼?」

    「問你兩句話,你實話實說呢我轉身便走,不然的話:「紫萱坐軟兜轎上:「今天有點冷啊,只得借你們席家暖和暖和了。」

    席順慶聞言笑了笑,真真正正的皮笑肉不笑:「郡主也要到我們席家做客?行啊,臣求之不得一席府上下的院落房屋隨郡主挑選,一日三餐也如郡主之意。」

    錢老國公笑道:「席大人好客很好,老夫還要和大人你繼續促膝長談:這些日子,我住得痛快啊,比起我家為舒服。以後,這裡就當成是我錢家的別院吧,天估你看如何?」

    錢天估咧了咧嘴巴:「來住住不妨事。」

    紫萱這才明白席順慶為什麼會熬得雙眼通紅,眼睛深陷了:看一眼錢老國公她心中喝了一聲彩:怪不得她來時錢老國公說他剛睡下,而席順慶正要出門席順慶白天要做事,晚上卻被錢老國公纏住,就算是鐵打的人也熬不了多久得。

    「住,不必了。」紫萱看著席順慶:「我……」

    席順慶看著紫萱:「還為了我們家蓉兒不成?蓉尼如今已經皈依了佛門府靜修,晉親王眼下也伴郡主的身邊人與銀子我們席家都給了,郡主還不能放過我們蓉兒和席家?當日之事雖然我們席家有些不是,但,我們也是和太皇太妃議定親事……」

    晉親王身形一動一掌就甩他的臉上:「本王是你們能戲耍的?!」

    「住手。」席蓉一身素服出現,扶住自己的父親看向晉親王:「我們席家不再欠你們,你們現就請離開吧。,…她看一眼紫萱。前世因後世果,佛祖自不會放過你。」

    紫萱看著席順慶:「把你的女兒推出來就以為可以了?今天的事情和她無關,要不要和你們席家繼續算那筆帳要看王爺的心情:我,今天來另外有事,但也不介意和你們席家今天把帳舊帳算個清楚。

    「不過,要你答了本郡主的話以後。」紫萱看著席順慶:「第一件事情就是,昨天晚上是不是人使人去暗殺王爺和本郡主的?」

    席順慶瞪眼:「當然和我們席家無關。」昨天晚上晉親王和紫萱遇伏的事情,如今滿京城的權貴無人不知:但是他卻沒有想到紫萱會直接上門問到他的臉上:「臣也不懂郡主因何有此一問。」

    紫萱挑了挑眉:「是嗎?本郡主姑且相信你的話好了,那你再來答本郡主的話,那你知道不知道是誰要伏殺王爺和本郡主?」

    席順慶想也不想:「臣當然不知道。」

    「是嗎?」紫萱伸了個懶腰:「這天兒還真得有點冷啊。」

    隨著她的話,有人把木柴搬到廊上並且把取自席家廚房的油潑了上去:看得席順慶和席蓉臉e都大變:「郡主,你要做什麼?」

    紫萱懶洋洋的靠軟兜上:「天冷啊,取取暖。你們席家不會這麼小氣吧?聽老國公說你們可極好客的,不會厚此薄彼的待本郡主吧?」

    席蓉踏上兩步:「你敢?!這裡可是京城,我們席家的這座宅子可是先皇所K

    ……」

    「欺負我腿腳不便是不匙」紫萱看也不看她:「讓她閉上嘴巴,吵得我頭痛。」

    席順慶叫席家的人來阻止,可是晉親王的護衛馬上刀出鞘、弓上弦指向席家的人:射傷了幾名席家護院後,席家的下人與護院等人都不敢靠近了。

    紫萱看著席順慶:「天冷席大人的腦子不好用,烤烤火就會想起來得:席大人,你不用著急慢慢想就可以。」

    錢天估命人去取肉來:「正好我們還可以院子裡烤肉吃,這麼大的院子要真得全點著怎麼也要費些手腳,總不能讓大伙餓著肚子幹活。」

    席順慶盯著紫萱的眼睛:「郡主,臣可不是嚇一嚇就會」

    紫萱懶得同他再說揮了揮手:「冷了,還不快點?本郡主身子可是有傷得,受不得涼啊。」話音一落柴火就被點著了。

    席順慶沒有想到紫萱真敢動手:「你一!」

    「我記得我說過,再惹我就夷平了你們的府邸,一把火燒個乾淨的:「紫萱攤手:「你們不相信嘛,本郡主也沒有辦法。」

    席知壽大叫:「郡主什麼時候說過?我們席家也沒有對郡主再有什麼不敬。」

    紫萱看著他了自己的下巴問璞玉:「我沒有說過?我也不記得了,反正現你們席家的人知道了,你們不讓本郡主活本郡主也只能讓你們沒有容身之地了。」

    席順慶雙拳緊握:事發突然,屋裡所有的東西都沒有處置,如果當真讓紫萱把席家一把火點著燒個乾淨,他席家損失可不止是一處宅子與其中的金銀之物。

    「郡主,臣真得不知道是誰要刺殺親王和郡主的。」他也只能求饒,希望紫萱等人能饒他們席家一次。

    紫萱微笑:「你慢慢想,我看你們席家很大,一座一座點過去總要點時間得:嗯,準備準備啊,這裡的火不夠大本郡主感覺不夠暖和,你們再去把書房給本郡主點著了。」

    席順慶的眼睛都要瞪出來了:「不,不要。」書屋裡不但有著很多的書信往來,而且席家主要帳簿也裡面,如果一把火燒個乾淨,席家大亂不說而且還有許多不可說之事的變數,席家只怕應付不過來的。

    紫萱看著他:「席大人不夠好客了啊,烤個火嘛有什麼要緊的。」

    「你的眼中當真沒有皇上?」席順慶抬出皇帝來壓人:「這裡可是京城,京城!」

    紫萱看著他抿抿嘴:「我知道這裡是京城,我對皇上忠心天日可表:嗯,至於你府中失火一事一席大人好客府中招呼我們吃烤肉,一時不慎引起大火來把席家夷為平地,怎麼能怪得我們?要到皇上那裡去對質,行啊,本郡主可是有人證的。」

    錢家叔侄高高的舉起手來,墨隨風懶懶的也舉起手來,水慕霞伸了個懶腰可是兩隻手舉起卻只落下一隻:他們都是人證。

    「你席大人有什麼人證?你們的家人可是不能為證的。」紫萱看著席順慶微笑說完,擺擺手:「加把火,書房那裡點著相信席大人會想起不少的事情來。」(未完待續。!。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