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妾本賢良

龍騰世紀 415章 肚兜 文 / 一個女人

    長泰公主急得讓人去救司馬霞,可是因為殿上所說得是秘聞,所以伺候的人極少:就算是送司馬霞母子過來的宮人,把人送上來就公婁的示意下退了下去:整個大殿上所午的太監宮人也不過十人,且距公主近距司馬霞較遠,想救也來不及得。

    大殿上能救司馬霞的人有晉親王和蕭停香二人,只要他們肯動手抬抬腳就能攔下司馬霞來:而司馬霞原本也沒有指望著宮人能救得下自己,但是晉親王根本就是站定了要看熱鬧,而蕭停香卻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走人了。

    如今宮人身後還有很遠,柱子也近眼前,馬上就要撞倒柱子上了:長泰的驚叫已經響了起來,司馬霞當真血染宮柱,她要如何向司馬家交待,總不能把此事背到自己身上上吧?看樣子,蕭家好像並不是很想認下這兩個孩子呢。

    就這個時候,司馬霞的腳踩到了自己的裙子,向前急衝的身子就變成了向地面摔下去:雖然這個力道也不輕,但因為她掩面嘛,倒不會傷到她的臉。

    紫萱的眼睛霎間就睜大了,沒有想到司馬霞有這樣的高招,無人相救的時候、眼看就要撞到柱子的時候∼司馬霞距柱子也就有一個成年女子身高的長短,此時跌地上當真是跌得妙、跌得好。

    到時候她伏地上一哭,再爬起來一鬧非要尋死覓活,長泰公主為自己的清靜也要把她弄到蕭家、或是送到錢府去:現水慕霞住錢府上:司馬霞自然可以再繼續她的認親大計。

    這個女子,當真是不簡單。當著紫萱的面兒尋死覓活的fu人可不是一兩個了,反正嘛這個時候的fu人也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所以她此事上可謂是見多識廣:但是不管是哪一個,都沒有如司馬霞這般準備了後手。

    就算是尋死無人相救,她也有台階下且下得很自然,很有面子,不會讓自己陷入尷尬之中,不會讓人看她的笑話:她跌倒了嘛,踩倒裙子也是正常的事兒,哪個fu人沒有踩到過自己的裙子呢?十天半個月總會有那麼不小心的時候,她不過就是尋短見時不小心罷了。

    司馬霞已經踩實了裙子,身體已經改變方向,自然也就和那根柱子無緣份了:她的一隻手很自然的張開,尖叫聲也自然的響起,可是掩面的胳膊也不曾拿開。

    紫萱感覺有點可惜,因為她想要看得是司馬霞觸柱啊:好吧,人家比較厲害,她遺憾之極的歎了一口氣,司馬霞的尖叫聲中相信沒有人聽到。

    晉親王也看到了司馬霞的把戲,眼眨都沒有眨,一步踏出腳尖輕佻,一片有著尖銳邊角的碎碎片就飛了出去,正正好好的司馬霞被踩已經繃緊的裙子上劃…開:宮裝的布料以華麗為主,自然不會有多結實。

    了布匹撕裂的聲音響起,司馬霞大驚失e沒有想到衣裙這個時候壞掉了,可是身子卻停不下來,而且裙子斷裂後她的身體也不再是向下摔去,反而繼續向前衝去:當然,因為踩裙子的原因,她的身子已經伏得很低了。

    她看到被踩住的衣裙角是如何分得家,因為受驚雙手自然舞動想平衡身體,也想讓身子不要那麼癡的向前衝,但是她的胳膊揮舞的再急,身子還是衝向前面的柱子。

    「嘩」的一聲響,她的頭終於還是重重的撞柱子上,接著又摔倒地上:因為事出突然,那掩面的胳膊也因受驚拿開,ting俏的小鼻子現就遭了殃。

    也來不及哭喊其它,或是留下什麼「遺言」類的再暈死過去,她痛得捧住鼻子眼淚是止也止不住:和眼睛一起下來的,還有血:她不知道她的鼻子會如何,只知道好痛好痛。

    長泰公主看得愣住了,當下看向晉親王很不解:你不救人為什麼還要害人呢?怎麼說她也是水慕霞的人,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啊。

    晉親王淡淡的回了她一個眼神,卻沒有開口解釋:長泰終究忍不住:「皇叔,你……」「我要救人,不小心被茶盞碎片滑了一下,穩住身形之後司馬大姑娘就得救了。」晉親王開口了,看著長泰說得很認真:「算起來,我可是司馬大姑娘的救命恩人。」

    長泰聽得連吸幾口氣,想說什麼吧對方年紀再比她小也是她長輩,而且倒底都是皇家人,她也不好只顧著司馬霞吧?反正人沒有死就成一她從頭到尾就沒有看到自己皇叔身形不穩過,尤其是踢起那片碎瓷時他一隻腳也站得比她這個兩隻腳的還要穩。

    本著尊老愛幼,她還是把這口氣嚥了下去:晉親王的脾氣向來古怪,今天應該心氣為不順,她還是不要再讓皇叔生氣為上。

    紫萱已經走過去,扯了宮人身上的手帕扔給司馬霞:「司馬大姑娘,這尋死的事兒看來還真是個複雜活,你啊還是多練練再出來現眼吧。如今,你撞得這樣難看卻沒有死成,豈不是讓人失望的很?」

    司馬霞疼得正厲害聽到這般話氣往上湧,可是眼水卻湧得快多:「郡主果然容不得我,那我

    ……」

    紫萱把瓷片往她身邊一踢:「要尋死是不是?這個足矣了,往你的脖子上用力的一割就可以:這個比撞柱子容易多了,輕易不會失手的,你要不要試一試?」

    司馬霞說不下去了,只能抱著自己的鼻子哭泣不止:主要是,水慕霞不這裡,她和紫萱無謂做爭執得:何況,真得被逼著去自也是她難堪不是。

    晉親王淡淡的道:「她不死我們也無熱鬧可看,走了。」紫萱和晉親王就這樣離開,而司馬霞卻哭得昏天黑地,也只有長泰公主讓人哄她,得不到其它人的同情了。

    到了錢府,錢老國公和錢天估、還有墨隨風都和水慕霞說話,對於太皇太后要賜的婚無人意,他們都說水慕霞的忽然冒出來的一兒一女上。

    錢老國公連連搖頭:「我們當然是信你得,可是天下人卻不會信你,宮中的人信不信是一回事兒,他們要做什麼卻有了借口是真得。」

    水慕霞合了合眼睛:「只要你們信得過我就成,其它人,不必意了。」錢天估很奇怪的道:「可是你為什麼會為那個方生和司馬霞打掩護,而且還弄了這麼一個名字讓世人誤會呢?不然,哪裡會說不清楚,我們根本不用理會那個失心瘋的fu人。、,

    水墓霞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苦笑:「當年的事情,唉!」原來,六七年前他正是京中風頭勁的時候,年少多金、少有聰慧之名,人人奉承哪裡還有什麼事情是他能感興趣的呢?就和幾個狐朋狗友京城之中胡混,某天晚上吃醉了酒,改裝混進一位侯爺家偷偷把人家的狗給弄死了,只因為此狗對經過後巷的他們幾人狂吠。

    那可不是一般的狗兒,這位侯爺又是個愛狗之人,再加上不知道是水慕霞幾人所為:就算是知道也要捉住以便去尋他們父親告上一狀啊:於是他們就被追得巷子裡逃竄,時間稍一長也就各自跑散了。

    說來也怪,那將軍府的幾隻狗就是引著人緊追他不捨,逼得他慌不擇路逃進一條死胡同,無奈之下只有翻牆:黑燈瞎火的園子裡他也不敢停留,來去到了一處樓閣處,看到裡面有些許的燈光,可是等了半晌也無人進出。

    他近前去查看,看到屋裡只有重重的帳幔沒有一人,可能是人忘了熄燈就離開了:屋裡無危險他就閃身而入,確定安全後他就要尋個藏身之地,便掀起重重的帕幔尋找起來,然後∼。

    水慕霞說到這裡停下來不再往下說,墨隨風看著水慕霞:「然後怎麼了?!」

    水慕霞搓了搓手,有些彆扭的道:「我看到了司馬大姑娘。」

    晉親王聞言抿了抿嘴,一臉果然如此的模樣卻沒有開口:墨隨風和錢天估點點頭喃喃的道:「有福氣啊,這樣的好事兒,嘖嘖。」大有為什麼如此好事他們就遇不上呢。

    烈兒的小拳頭和碧珠的兩根手指頭,立時讓他們清醒過來:「真是倒霉啊,水大公子你怎麼這麼倒霉呢。」紫萱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了,如此狗血的事兒如果是看小說她肯定要心裡罵一句的。

    水慕霞歎氣:「接著,就有人追了過來,她便把我藏了起來」

    「藏了哪裡?」墨隨風是記吃不記打啊,兩隻眼睛那叫一個亮。

    錢天估也是同樣的ing子:「是不是把你藏到了水桶裡?嘿,那可真是…,唉喲,倒霉啊,太倒霉了。」碧珠再次扭住他耳朵後他知道話應該如何說了。

    水慕霞沉默了一會兒點點頭,然後想看紫萱又不敢看,終還是補充道:「其實,我看到的時候,她是穿著肚兜」

    故意撐著一張冰塊臉的晉親王,終究還是把一口茶噴到了地上,連忙又自我掩護:「就為了這個你就甘心幫她打掩護?」

    水慕霞歎氣:「我先想到的是不能損了人家的清白啊,想讓父親托人去提親的:可是她說早有意中人,只是家中長輩們看不起他的出身等等,我除了相助他們之外還能有什麼法子?」

    「她明言不會嫁我、如果不能嫁方生她寧可一死:且也沒有怪我還幫我打發走了那位侯爺府的家人…她一個大姑娘洗澡的地方當然不能了。」水慕霞說到這裡忽然一頓:「當年那位侯爺姓丁,從此之後他再也沒有養過狗,府中所養的狗是府中僕從所為,極為普通。

    粉紅票再3張就能多加一章了!!。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