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妾本賢良

龍騰世紀 413章 孰是孰非 文 / 一個女人

    司馬霞如果只是個人見人憐、人見人愛的女子也就罷了,偏生她還是水慕霞原本歡喜怕了人,為她連蕭家嫡長子也不要了:鼻等於是拋棄了蕭家的一切:但是水慕霞當年硬是為了司馬霞浪跡天涯,到現和家人還有芥蒂。

    紫萱看向水慕霞心中忽然生出要說點什麼的念頭來,可是終她什麼也沒有說。

    晉親王也看向水慕霞,顯然他也有點擔心只是沒有說出來罷了:接下來水慕霞會說什麼呢?久別重逢,歡喜的人死而復生自己眼前,他應該為好友感到高興才對,可是他對司馬霞出現的時機卻不放心的很。

    如果司馬霞早些出現,或是直接找上門來而不是由長泰公主找到他們面前,晉親王也不會如此擔心吧?司馬霞的死顯然有隱情,而她不會是長泰公主尋來的,因為長泰不是一個肯為這種事情而費心思與心機的人。

    只是不知道司馬霞是丁家找出來的,還是司馬家找出來的,或者是太皇太后的人找出來的:不管是哪一個予水慕霞來說,眼下都不會是好事,因為這些人沒有一個不是有所圖得。

    長泰長長一歎,卻也只是一歎並沒有開口說什麼,她知道接下來的事情會有趣,現她真得不必要再說什麼:司馬霞的出現足以讓朱紫萱閉上嘴巴,以後就連朋友也無法和慕霞做。

    丁陽的目光帶著快意。不過他的目光多的停留紫萱的身上,他就是要讓紫萱知道,水慕霞對她的情誼真得是不堪一擊:只要司馬霞的一個眼e,就足以粉碎水慕霞對她所有的歡喜。

    現,是多麼痛快、多麼難得的霎間:他因為激動而緊緊的握起雙拳才讓身體不會輕顫,讓朱紫萱仔仔細細看看她身邊的所謂朋友,後都是如何一個個棄她而去,又是如何為了自己而不顧她的生死。

    殺了朱紫萱實是太過便宜她了,就要讓她知道自己所做得一切錯得多麼離譜,再讓她看著她小弟以後注定孤苦無依、被人欺凌,帶著無的悔與恨死去方能讓他的心平復一些。

    水慕霞看向司馬霞,目光直直的看過去,迎著司馬霞癡情的、深情的、激動的、歡喜無比的目光,沒有任何的閃避、沒有絲毫的遲疑:「你,為什麼會回來,而且還要這個時候由公主府中出現?」

    這句話比一記耳光還讓司馬霞難堪,比晉親王那冰冷的話語為傷人一水慕霞並不希望她出現面前,尤其還有責怪她的意思。

    「慕霞。」司馬霞的聲音顫了起來:「當初,我和你相識之時你的字並不是慕霞,如今這名字才給了我希望,讓我歷艱辛才能回到京城與………」

    水慕霞的目光冷靜的可怕,沒有重逢後的喜悅反而帶著一絲傷痛:「你歷艱辛就為了回京城謀害我們?當年我對你」

    司馬霞的淚水自左眼滾出一顆來,又自右眼滾出一顆來,淚水不多也流得並不歡暢,可是每一顆淚珠都能讓人的心碎一地:看到她臉上的淚珠,都會怪自己為什麼讓其傷心,恨不得把她擁懷中,為其輕輕的拭去淚水並發誓今後永遠再也不會讓其落淚。

    「慕霞,你不能這樣對我,你真得不能這樣對我:「她的聲音少了那份輕靈,因為悲苦暗啞了許多,卻自有另外一份消hun:「慕霞,你怎麼能這樣對我,要知道我們、我們……、。

    她忽然收聲以袖子拭去臉上的淚水:「慕霞,是我的不對,倒底過去了幾年,我們音迅全無。你一直以為我死掉了:如今你重有了歡喜的人很正常,大丈夫哪個不是三妻四妾的?是我出現的不是時候,讓慕霞你為難了。」

    「是我的錯,不應該回到京城不去尋你面先回司馬家,卻也不給你送一封信就突然出現你的面前:實是我的不對,慕霞,你不要怪我好不好?」她的眼中又滾出一顆淚珠:「都怪我為你著想的不多,全是我的錯。」

    紫萱大開眼界,這樣一個女子就算是她也找不出任何的錯處來:她自己先認了錯,把所有的錯都攬到了自己身上,只求眼前男子的原諒。換作是紫萱的話,嗯,她根本不會出現幾前年男人的面前必要打聽清楚了他的現況再說。

    如果男人的心早不她身上,她便孤尊遠走他鄉也不會以從前求男人的幾分憐惜:如果男人的心她的身上,可是已經成家立業或是已經有些放下過去開始重歡喜她人的話,她也會默默的走開。

    記得二十一世妃的時候有一句很不雅的話:時間就是一把殺豬刀幾年的時光改變的絕不是一個,她已經不是從前的她可是她如果沒有忘掉那個男人的話。那愛得也是幾年前的男人:同理,男人也不是幾年前的男人,而他愛著的也不是現的她。

    相見續前緣本身就是一種悲劇,於誰都沒有好處得。何況以司馬霞卑微到地下的態度,來求從前的男人多看自只一眼?!她朱紫萱寧可凍餓而死,也不會做這種嗟來之情。

    丁陽開口了,他的語氣裡有著太多的幸災樂禍:「水公子,你可真得不應該如此待司馬大姑娘的,嗯,應該稱之為水夫人才對:這幾年來她可是為你受了苦楚不說,現你如果這樣待她,她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他輕輕的拍了拍手:「有兩個可愛的人兒還要水公子見一見,王爺和郡主也看看吧,到時候可要勸水兄兩句,讓人家夫妻破鏡重圓才是。」

    隨著他的掌聲,自司馬霞出來的那邊又出來幾個宮人她們手上牽著兩個小小的、粉妝玉琢的孩子!

    兩個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子長得極為清秀,眉目間像極了司馬霞:而女孩子長得濃眉大眼有點男人相,但是樣貌並不難看反倒顯出幾分英氣來:當然,這個女孩子看上去也像極了司馬霞,可是那份英氣絕不屬於司馬霞。

    兩個孩子玉雪可愛,四隻大眼睛骨碌碌的轉個不停,看到司馬霞掙脫宮人的手撲過去:「娘親,姐姐們給了我們這些好吃得,我們留下這些給娘親。」他們自衣袖中掏出乾淨的手帕打開裡面就是幾塊點心。

    紫萱瞪大了眼睛看著兩個孩子這是什麼情況?!幾年不見司馬霞已經做了娘親,可是她依然來尋水慕霞,那孩子豈不就是、就是水慕霞的?!怪不得她肯低聲下氣、怪不得她肯做個完美的、賢惠到死的fu人。

    晉親王吸了一口涼氣,認真說起來他還是第一次被驚到,就算是司馬霞出現的時候他也沒有吃驚到吸涼氣的境地:有了孩子?此事,複雜了。

    就算現水慕霞對司馬霞沒有絲哦的感情,就算司馬霞的確是人用來謀算水慕霞的棋子,可是有這兩個孩子,司馬霞和水慕霞就注定一生糾葛不斷了。

    水慕霞沒有吸氣,看著兩個孩子的目光也沒有點丁的特別可是當他的目光落司馬霞的臉上時卻變了,很危險的瞇起眼睛來看著她:「你,想做什麼?」

    司馬霞看著水慕霞:「你不問問兩個孩子幾歲了?」

    水慕霞看著她:「與我何干?」說得冰冷至極,這一句話讓紫萱和晉親王都驚疑不定的看了過去。

    司馬霞的淚水這次是噴湧而出:「他們五歲了,我們分開也有五年了!」她指著水慕霞對孩子們道:「他,就是你們的父親,上前叩頭讓父親帶你們回家去見祖父祖母。」

    水慕霞的臉鐵青了起來:「司馬霞,你無恥!居然說出這等話……」

    「表弟!」長泰公主聽得臉e微微發紅,是因為氣得:她沒有想到表弟會因為朱紫萱變得加六親不認,連自己的孩子也不要當真是禽獸不如了:「兩個孩子是你的吧?當初司馬霞死前,你父母都知道她懷有身孕的。」

    水慕霞額頭的青筋暴了起來:「她當年是懷有身孕,可是與我無關!那是她和另外之人……」「慕霞,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司馬霞身子一晃跌倒地上,抱著兩個孩子幾乎是泣不成聲:「我們兩個當年的事情滿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曾經為了我做得的事情讓我感動、也讓我內疚:這次回來我並不是想讓你迎娶我,只是想讓孩子們認祖歸宗啊他們是你的骨血。」

    水慕霞一隻手握椅子扶手上,生生的把那扶手扭斷:「司馬霞,你當年愛得人不是我,我和你出現人前不過是為了替你遮人耳目,也正好能讓兩家長輩好好的想一想還要不要為了那些陳年舊事而敵對。」

    「的確,當年我是太過自負,做公子哥而不知道天下的人心險惡,只道自己聰明的不會被人騙,只有我騙人的份兒:但是,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水慕霞了。」他看著司馬霞:「你做得事情旁人不知我卻知道得,你的父母也是知道得!」

    司馬霞拉著一雙兒女的手,睜著淚眼看向水慕霞:「當年的事情人人知道,我哪裡還有什麼歡喜的人?三妹也是知道你我之間的事情孩子當然也是你的不是因為這個,你豈會和家中父母翻臉相向落個不孝之名?慕霞只求你讓孩子認祖歸宗,慕霞,你不能如此狠心待你的骨肉啊。」

    書友小妖的媽媽患癌症晚期了,女人知道的那一刻很想做點什麼又或安慰下小妖,可以突然覺的所有的話都那麼無力,那麼的空洞。

    瞬間感覺到人的渺小,這一刻我們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幫不上,只能祈禱、祈禱奇跡的出現,讓所有書友們一同為我們親愛姐妹祈禱吧,祈禱小妖媽媽能恢復健康,也祈禱所有的媽媽都幸福安康!

    這一章女人不求票,只求書友們能送上自己的一份關心,與祝福!!。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