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妾本賢良

龍騰世紀 404章 不會失手 文 / 一個女人

    太皇太妃的劍被人拿走了,就算是想威脅兒子也沒有劍,再去找一把斜或是刀,或者是撞桌子、撞柱芋什麼的,一來她疼二來她尊邊的宮人太監都看得她緊緊的,生怕她再有點閃失。

    晉親王說要殺他們就真得會殺他們,為了自己的小命,還有他們各自家人的小命著想,他們眼下先要完成晉親王的吩咐:反正太皇太妃發作他們也不過是皮肉之苦,但是惹得晉親王不快,一劍過來他們好的結果就是少條腿啊。

    太皇太妃除了氣得眼睛上像eng了黑布外,也就是大叫幾句諸如「不能活了」、「氣死本宮了」、「你再不住手本宮就死給你看」之類的話:不過她就是叫幾聲,只有雷聲沒有雨點當然不能阻止人動手。

    席蓉真得沒有想到晉親王要對自己下狠手,想到他屋裡看著自己把藥粉倒入茶中時的目光,想到他那句冷冷的警告,全身的血都幾乎要凍住不能流動:她,為什麼要招惹這樣的男人。

    悔意她的心中滋生,一點一點的爬上她的心頭,一絲一絲的把她纏繞起來,淚水早已經流了出來,也感覺不到臉上的疼痛:應該是她完全忘了自己臉上還有傷:她只想能晉親王劍下逃得一命。

    席蓉知道左躲右閃也只能逃過一時,晉親王打定主意要殺她,躲不是辦法:她忽然跪倒地上,帶得蕭老太爺差點踩到自己的腳:「王爺。我知道錯了。」

    晉親王長劍因而自她的頭頂刺過,削斷了她一縷長髮。

    蕭老太爺擋席蓉的前面:「王爺,現先算了:倒底如何處置,我們問清…」

    席蓉也叩頭不止:「我真得知道錯,您就饒過我吧。」一面說一面叩頭,額頭觸地是次次有聲,的確是給晉親王的長劍嚇壞了。

    蕭老太爺想去奪晉親王手中的長劍,可是卻被晉親王躲過:說實話,晉親王也沒有想到席蓉會討饒。

    世家有世家的硬骨頭,不管是對是錯他們絕不會不要臉面,就算是死也會硬到底,就如平家的人。

    席蓉,卻不如平君太多了:不管她是不是真得認錯,跪地上向晉親王如此求肯,實是留了席家的臉:當然,也因為她不要臉面、

    不顧家族體面的跪下叩頭求饒,一般來說只要不是殺父之仇,都可以饒過了。

    蕭老太爺攔住晉親王:「王爺,王爺,我們知道事情做得急了些。不管如何我們這些長輩絕對無害你們之心啊:有什麼話,我們到屋裡坐下慢慢說好不好,你看太皇太妃的臉e也不好,莫要氣出個好歹來。」

    席蓉聽到晉親王的冷哼心中一凜,不敢賭晉親王定能饒過她,馬上對著紫萱又叩起頭來:「郡主饒命,全是我的錯,以後再也不敢了:婚姻之事全是父母做主,我、我也不是有心為之,就饒過我這次吧。」

    她哀哀苦求」p頭叩得額頭都起包卻依然不停的叩著響頭:「郡主,你大人大量饒過我,我定勸父母退親再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一切都是我的錯,要打要罵全隨郡主,只是請看我父母年邁的份兒上,請郡主給我個父母跟前孝的機會。」

    「奉養父母之後,我就落髮出家佛前為郡主祈福,以贖我的過錯。」她大哭起來:「郡主,您代我向王爺求個情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我不懂事兒我年紀小,真得沒有存心要害王爺,不敢害郡主。」

    她恨不得把心掏出來:「郡主,您就行行好開口吧。」她知道,

    能讓晉親王住手的人,唯有紫萱一人而已:所以她不惜用手狠狠的自己完好的一側臉上重擊幾個耳光:「是我無恥,是我卑鄙,是我對不起王爺、對不起郡主,請郡主饒命啊。」

    如此哭求,席蓉認為紫萱應該會為她開口的,因為她也只是強要和晉親王成親,並不曾當真害死過誰。也沒有存心要害死誰:相信她只要認錯了,晉親王和紫萱不管心裡如何,也只能饒過她。

    紫萱看著席蓉地上大哭著叩頭,撫著下巴好久才道:「席姑娘求錯了人,想讓王爺饒你一命,眼下也唯有太皇太妃做得到。」她看破了席蓉的心思,此女年紀不大心思卻毒,就算這種時候還不忘給她下絆子呢。

    太皇太妃以死相脅都不能讓晉親王放過席蓉,而她一開口就能讓晉親王放下長劍的話,太皇太妃豈不是恨她入骨?不是怕太皇太妃,只是紫萱很不爽被人陷害,因此她怎麼可能會為席蓉開口。

    要怪只能怪席蓉自己,ing命交關的時候她居然還想著要害人,唯一能救她的人救了她之後,她還不想讓人家好過如此心底哪個要救她:救她的人除非是自己嫌命長。

    席蓉沒有想到紫萱拒絕的如此痛快,她吃驚抬頭:「郡主,我真得知道錯了,也得到了教訓,這張臉讓我此生無法見人不要說再和人成親,孤老一生如果還不能讓甄主消氣的話,斷臂可行?」

    「只要郡主能饒我一條殘命讓我奉養雙親,我就回去潛心向佛,日日向佛祖悔過。」她的臉血紅的一片,讓紫萱看也不敢看轉了臉去。

    紫萱當然知道削掉一半臉的確是給席蓉教訓,可是要如何處置她是晉親王的事情,倒底受害的人是王爺不是她。

    「我為什麼要為你求情?」她看著席蓉抿了抿嘴hun:「你有今日完全是自找得,平家的事情你不會以為到現我們還eng鼓裡吧?你害王爺可不是只有今天,平家的那三條人命應該算席姑娘的頭上才是。」

    紫萱說完看著席蓉認真的道:「我不認為應該為你求饒,你的死了對我來說比活著要好,我幹嘛要和自己過不去?」

    席蓉聞言心中大驚,連忙再向晉親王叩頭:「王爺饒命,我真得無心害王爺,也沒有傷害王爺的意思:得罪的地方王爺也給了我教訓,就饒我一條ing命吧。」

    太皇太妃開口:「就饒了她吧,倒底席家沒有惡意的。」她氣得頭痛可是此時也不能不開口,因為她圖得就是席家的勢力啊。

    沒有遺詔有什麼打緊,只要她有兒子、只要她兒子有那個本事奪過皇位來,她一樣能成為皇太后。成為母儀天下、尊貴的女人:所有的人,都要拜伏她的腳下:她等那一天等得太久,豈能由著晉親王幾句話就放棄呢。

    不,她絕不會。而席家要和她結為親家,當真是讓她喜上眉梢,想也不用想就答應了下來:她知道朱紫萱會來鬧,也知道兒子不願意,可是大丈夫三妻四妾很平常,何況兒子將來是要做皇帝的,因此到時候正好讓朱紫萱做個側妃,也就把兒子和朱紫萱安撫好了。

    把朱紫萱娶回府中就是得到了九黎,再加上大陽,那皇位就到手一半了。的磉,這樣的親事會讓皇帝、朝堂上的大臣們側目:可是生米熟成熟飯,兩個女人成了她太皇太妃的兒媳婦後,哪個還敢隨意動她及動她的兒子?

    如今就算席蓉毀掉了臉,可她依然是席家的嫡女,憑此成為晉親王妃有什麼不成?她要得是席家的相助,至於晉親王妃長什麼樣子、為人如何都不要緊。

    做了皇帝,天下的女人還不是任兒子予取予求?因此,就算晉親拔劍相向了,她依然還抱著希望,依然要保下席蓉來:反正席蓉也嫁不得他人。

    蕭老太爺父子及司馬玉都為席蓉求情,認為席蓉就算有錯,一半的臉也抵得過了:都勸晉親王放手。

    席蓉終於輕輕的鬆了一口氣,雖然沒有把心放下卻知道自己的小命保住了一小半:這麼多人為自己求情,加上自己的傷到的臉,晉親王還能好意思再刺過來。

    她鬆了氣後卻沒有住口,還是不停的叩頭哀求,全是賠罪認錯的話,就是希望晉親王能饒她一命。

    晉親王看向水慕霞:「你認為如何?」

    水慕霞看了看司馬雲淡淡的道:「你會問人的意見?」晉親王不是個沒有主意的人,他從來都是拿主意的人。

    晉親王點點頭:「隨便問問罷了。」他回頭看一眼紫萱再看向太皇太妃:「你的心思我懂,我想不只是我懂:母妃,適可而止吧,不然回頭就太晚了。

    皇上的耐心,不會太多的。」

    他說完看一眼司馬玉和席巡撫微微一笑:「母妃,你以為他們不知道你的心思?還是說,你以為丁家那個老狐狸不知道你的心思?母妃,兒子真得想能好好的奉養您。」

    太皇太妃的臉e一變:「皇尼,你就聽母妃這一次好不好?就算是母妃求你了。」她深知兒子的ing情,說著話她居然對著晉親王跪了下去!

    「皇兒,母妃求你放過席家姑娘,好好的向你岳父陪個不是」

    她的淚水落了下來:「你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回頭的,皇兒:現,已經晚了。」

    晉親王避開了自己生母的大禮,長歎一聲過去親手扶起太皇太妃並跪地上叩了一個頭,使得太皇太妃和席蓉臉上同時現出笑容:就太皇太妃開口道:「好皇兒,本宮的好皇……」

    晉親王忽然向後擲出長劍,長劍化成白花刺中了席蓉的ing前,劍尖她的背上出現:他不回頭,是因為知道自己不會失手他要殺的人如果不是有誤會的話,是絕不會改變主意的。

    席蓉的半邊臉上帶著幾分得意的笑容,可是那笑容僵住了,笑意中又透出極大的恐懼來:笑容落入眾人眼中就極為可怖。

    為粉紅票比張加!女人有事要辦所以這章還沒改錯別字,一會回來改親們先看著。有票的親管砸,女人會努力的。!。

    快章節,請登陸%網%,閱讀是一種享受,建議您收藏。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