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妾本賢良

龍騰世紀 373章 禍害遺千年 文 / 一個女人

    平知壽等人是拚死拚活的阻攔,其至有平家子弟動了嘴巴。狠狠的咬非衛的手腕上:他們就是不許護衛們扯掉平君身上的外衣。

    護衛們被平家子弟又打又踢又咬也弄得火大起來,他們原本對這些世家子百般的忍讓,沒有想到世家子們根本不把他們當人,打得那叫一個痛:他們認真起來,平家子弟自然不可能得手,把平君的屍首再搶回去。

    就平家和護衛們打得難解難分之時,紫萱已經走到平君屍首前彎下腰看了看她,伸手就抓住了平君的外衣。

    平知壽也不顧被護衛打了,轉身向紫萱撲過去:「休辱我妹妹的屍首。」晉親王輕輕的一腳,平知壽身子平平的向後飛去,然後落地上摔了一個嘴啃泥,但是他依然馬上爬進來現次衝向紫萱:「人已經死了,為什麼還不能放過她。

    紫萱並沒有扯掉平君身上的外裳,抬頭看向平知壽:「你這麼著急做什麼?嗯,看你們的樣子,我生出一個念頭來平公子,是這件血衣有什麼古怪,讓你不管不顧的要阻止人扯下來:還是說平君這具屍體有古怪?」

    平知壽本已經衝到紫萱面前,她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心中就是一驚,不等她說完他就絆倒地上,再次摔了一個嘴啃泥:這次,他的牙齒把他的hun咬破了,殷紅的血摻嘴邊的泥土裡,看不出受傷的樣子來。

    不過平知壽自己知道,他牙齒好痛好痛啊:但,牙齒不是他要關心的,他看著紫萱心裡的驚慌並沒有出現眼中:「有道是一了百了,平君人已經死了,郡主豈可以讓她衣衫不整?就算是有再大的仇恨,她一死也就此了結。」紫萱看著平知壽:「是不是了結當然由我說了算,而按你們的說法我是個惡人,惡人嘛當然不會就這樣算了:因此,我可不認為平君死我府門前,此事就能揭過。」晉親王只有一隻腳讓平知壽掙扎不得,而其它的平家子弟被護國夫人府的護衛們攔下了:護衛們都生惱了,做事也就不會再瞻前顧後的,倒讓紫萱省了不少的心力。

    平知壽大叫:「郡主,你就如此恨平君,連她死後也不肯放過她?」人死為大,一般來說沒有人會去難為死人:而難為死人也讓世人們看不起。因此,他才會如此說,並不是想抹黑紫萱而是讓她有所顧忌放過平君的屍首。

    紫萱淡淡一笑:「你說得對,我就是恨平君,就是連她死後也不肯放過她。」話落手上用力同時身子往後退,平君帶著血字的外裳被紫萱給扯了下來!

    平君的血衣之下就是中衣,中衣之下自然就是貼身的衣物:予一個女子來說,被男人看到中衣已經是極為不妥,如果家教嚴一點兒就要以死來全貞潔之名。

    不過平君已經死了,所以不能再死一次來明志,這貞潔之名她是注定沒有了。

    平知壽和平家的子弟都是大怒:「郡主,你豈能辱死人的貞潔?!

    我們平家……」

    紫萱看也不看平知壽,仔細的看手中的血衣:「你們說話要用用腦子,你們家的平君何來的貞潔?就她迢迢千里追晉親王到邊關來說,她哪裡貞、哪裡潔了?一個不貞不潔之人,你們居然說我污她貞潔之名豈不是可笑。」

    平知壽的眼角都要裂開了:「閉嘴!」紫萱終於把目光自血衣移開看向平知壽:「我閉嘴她平君就沒有追去邊關了?此事你們平家想瞞得過世人去是絕不可能的,而我做為一個惡fu來說,也是很不屑於同你們家平君這樣不貞不潔的女子說話。」「所以,她要我府門尋死當真是髒了我門前的地兒,此事呆公兒再同你說。你瞪什麼眼,你們家平君不來我府門前尋死,你們不我府門前胡鬧,我就算是想說出這番實情來也沒有這個機會吧?」紫萱輕輕晃動了一下手中的血衣:「喏,我看過了,這血衣倒沒有什麼古怪,你們這麼著緊我就把它還給你們吧。」她說完把血衣擲到了平知壽的頭上。

    平知壽沒有想到自己沒有護住妹妹的外裳,還讓她被朱紫萱罵了一個狗血淋頭今天如此熱鬧,不用等到明天大半個京城的人就會知道他平家女的不檢點。

    他又惱又怒去扯頭上的衣服,可能是氣得太過手發抖、也可能是衣服糾纏著了他的頭,費了半天的力氣他才扯下頭上衣服來:「你不要信口雌黃」後面的話說不出來了,他怒叫:「你要幹什麼?!」紫萱正舉起一隻腳來平君的屍首上輕踏,顯然不是踏了一腳了:聽到平知壽的怒吼她抬頭:「血衣上沒有古怪,你們一副要和我拚命的樣子,我想古怪八成這屍首上一平公子,你說要不要再解下一層衣服來仔細檢看一番?」

    中衣裡面就是貼身的衣物,雖然不是赤身u體卻也和赤身u體一樣了:平家的臉就真得丟。如何人前抬得起頭來。

    平知壽大叫:「你如此做天下人都容不得你。」

    紫萱冷笑:「我什麼也沒有做過,你們還不是一樣不肯放過我,非要置我於死地?」她用腳踩了踩平君的臉:「不過,同為女子也不必太過為難她了,衣服不脫就不脫了。」平知壽和平家的子弟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紫萱忽然扶著琉璃的手,一腳踏平君的ing上,然後另外一隻腳也踩了上去。

    「你做什麼,為什麼非要糟蹋平君不可?」平知壽又拚命的掙扎起來。

    晉親王腳上微用力就讓他只能揮動一下手腳:「我看這屍首也有些奇怪。」

    紫萱平君的身體上走了兩步:「古怪哪裡呢?」她用力的踏踏平君的ing:「看起來就是個死人啊。」

    平知壽的臉e微變:「郡主,我求你了,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您要罰就罰我吧,饒過臣的妹妹吧。」他開始哀求了。

    晉親王淡淡的道:「麻煩郡主跳兩下,我瞧瞧能不能找出古怪來。」紫萱就平君的屍首上跳了兩下,平家的子侄哭得叫得拚命要衝過來的都有:「豈能對死者如此不敬!得罪郡主之處,我等以死來償請郡主饒過死者吧。」就平家的人大哭大叫之時,人群忽然被人硬生生的分開一紫萱和晉親王等人早聽到了馬蹄聲,知道是平家的人趕到了。

    平四丫馬上看到自己女兒屍首被踩紫萱的腳下,馬鞭甩手就抽向紫萱:他都快要氣瘋了。

    他的半身都是血淋淋的,不要說是他換作是誰被人潑了半身的血也不會有好心情的:捉到那潑血之人他真想一刀斬之,可是他卻不能那麼做:認得出來,那曾經是皇后身邊的人啊。

    狠狠的幾個耳光之後,他帶著璞玉等人來這興師問罪,卻沒有想到自己女兒屍體被人當成木頭般的上面跳來跳去的作耍。

    馬鞭半空中就斷了,斷掉的那截馬鞭依然向前衝去,因為失了準頭抽石獅子上。

    晉親王看著平四丫:「你好大的膽子。」平四丫跳下馬來對著晉親王抱了抱拳:「不知道犬子如何開罪了王爺?」晉親王不答只是看著他,腳下卻又加了一分力:他想要如何整治平知壽就如何整治,還需要理由嗎一這句話他不用說,平四丫也看明白了。

    「郡主,你如此待臣女的屍首是何意?」平四丫壓下怒火看向紫萱。和晉親王硬抗沒有好處,但是紫萱並不放他的眼中。

    紫萱淡淡的道:「你有意見?」平四丫氣得真想再抽過去一鞭子:「臣請郡主歸還臣女的屍首。」紫萱看著他:「我不答應呢?」「為什麼?!」平四丫感覺再和紫萱多說幾句話就能活生生的的氣死。

    紫萱又平君的肚子上重重的踩了一腳:「我高興不給就不給嘍。」平四丫瞪著紫萱:「你以為上唐沒有律法嗎?」

    紫萱終於正眼看他:「你還知道有律法?哈,我倒想聽聽平大人的高見。」

    平四丫氣得喘氣不勻:「郡主,臣女之死相信皇上定會給臣一個公道,你多行不義如今到了應該得報的時候。」

    「是嗎?我的看法不同呢,有道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啊,做為一個惡人我想我活個百八十歲的不成問題。」紫萱說到這裡咧了咧嘴,看不出是不是笑來:「不過,我對平大人要討得公道很好奇,能不能給本郡主說一說呢?」平四丫用馬鞭一指紫萱:「你害死我女兒,不會以為我平家就這樣算了吧?!」

    紫萱撇了撇嘴很不屑的道:「果然是四大世家之一啊,居然蠻橫到如此地步:我來問你,你女兒是怎麼死得?」「她雖然是自,但卻是被你所逼,不然豈會死你的府門前?」

    平四丫瞪大了兩隻眼睛。

    紫萱點點頭:「你也知道她是自,既然她是自死了就死了,和我何關?要討公道也要弄個明白,你女兒又不是我殺得。」「卻是你逼得。」平四丫的頭髮都要豎起來了。

    紫萱依然點頭,點得絲毫不猶豫:「就算是我逼死的也是她自才死的,她死了活該,你要討公道請便,我這裡還忙著呢。」

    一句話把平四丫氣得頭頂幾乎冒煙,可是卻也當真無可奈何:這和他們原本設想的半點也不同,想要逼她到絕路上眼下是絕無可能。

    就平四丫氣結之時,紫萱居然接過護衛遞上的、他手中馬鞭斬掉的那一截,高高的舉起顯然就是要鞭打他女兒的屍體:他鬚髮皆張:「你敢一!」!。

    快章節,請登陸%網%,閱讀是一種享受,建議您收藏。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