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妾本賢良

龍騰世紀 368章 喝一個水飽 文 / 一個女人

    蕭家父子原本被晉親王的冷喝、還有錢天估的大帽子壓得沒有那麼大的火氣了,心中也很有幾分後悔不應該不管不顧的闖進來:就算太后不是真得待晉親王好,就算晉親王真得沒有了遺詔手,他倒底也是親王,正經的皇家,和他蕭家一樣份屬君臣。

    但是看到紫萱居然要進屋,他們雖然沒有問過但也猜到晉親王等人都這裡,自然兒子就應該屋裡男女授受不親啊,朱紫萱怎麼可以兒子病臥之時進他的房裡?

    他們蕭家的嫡長子當然要迎娶門當戶對的好人家的姑娘,豈能和一個被棄的九黎惡女混一起?而紫萱的所為他們的眼中當然就是十惡不赦,就是為了要纏住水慕霞,因而他們父子的心中又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再聽到紫萱那番帶著責備之意的話,還有後一句形同問罪的話,蕭家父子是忍無可忍的大吼:「你不要臉,我們蕭家還要臉!慕霞的房豈能是你能進的,我們蕭家的門你休想進。」

    紫萱緩緩的回身:「蕭家的門沒有人想進,當然我說你們也聽不進去:不過,還有一樣你們可能忘了,慕霞他也不並不想進蕭家的門呢:他現姓水不姓蕭。」

    「看慕霞的份兒上我不想和你們計較,今天我也累了沒有心思和你們計較,請回吧。」她說過完轉過身去。

    蕭家老太爺卻把手腕上的佛珠抖斷,一顆接一顆擲向紫萱:都是擲向太陽ue這樣的要命的地方,他顯然還是不yu紫萱活著。

    晉親王和墨隨風出手,佛珠被攔了下來:兩人都是大怒,晉親王一袖子抽蕭停香的身上:「滾出去!如果不是水慕霞,你們今天豈能平安離開晉王府。」

    紫萱也沒有料到蕭老太爺還會對自己下殺手,她猛得轉身抓過墨隨風和晉親王手中的佛珠,用力擲向蕭家老太爺和蕭停香:「你們是來看病人的?闖府傷人不說,兒子的病情一句不問,倒是接二連三的想動手殺人。」「慕霞躺huang上動也不動,卻不是什麼也聽不到!你們這裡如此大發威風,可有想過慕霞的感受?你們當真是來看他的?你們當真是他的祖父和父親嗎?」

    蕭家父子微微一窒:「我們只是向王爺陪罪還沒有來得及問慕霞的情形,慕霞瞴K………」

    紫萱毫不容情的把珠子又擲了過去,雖然打不中蕭家父子但也能出口惡氣:「這就是你們的賠罪?現,滾!」蕭老爺子鬚髮皆張:「你說什麼?!」喝聲如鍾震得人耳朵都些疼。

    紫萱看著他:「我說,讓你們滾。,…

    蕭老爺子喝道:「拼著老夫一條老命不要,今天也要殺了你這個妖卻沒有衝上去,因為被蕭停香拉住了:「放手,你做什麼?

    我今天定要除去這一害。,…

    蕭停香看看左右:「父親,這裡是晉親王府。」王府的護衛已經把他們父子團團圍住,如果他們真得再動手絕不會討了便宜。

    現當真把朱紫萱格殺當場,晉親王定會讓人把他們父子也殺掉:雙拳難敵四手啊。

    蕭老爺子看看那些護衛,想到自己闖府與傷到晉親王怎麼也算是理虧的,便抱拳:「臣等只是想見見慕霞,並把他帶回府中調養。」「不必了。」晉親王盯著他們父子:「後一次,滾。」

    蕭老爺子看到護衛步步緊逼上來,兒子的勸阻之下終於一甩袖子離開:「如果慕霞有個萬一,哼!」他後這話是對紫萱說得。

    蕭家父子離開後之後,太皇太妃打發人來:「其實讓他們見一見水公子,說不定誤會就能解開……」

    晉親王淡淡的道:「請母妃安心,這裡的事情本王自會安排。」打發太皇太妃的人離開後,他和墨隨風等人回到屋裡落座。

    碧珠忍不住道:「為什麼王爺不明言呢,此時水么子病得形容枯槁、口不能言,讓蕭家的人看到後,只會對紫萱加痛恨:到時候不知道會不會又有什麼變故生出來,還不如不讓他們見,等到水公子能說話的時候,蕭家的再來自然不會有攔著。」

    「王爺不說,太皇太妃說不定誤會了什麼,且也讓世上那等愚笨之人誤會王爺。」

    晉親王淡淡的道:「問心無愧有何好解釋的。」

    墨隨風搖搖頭:「肯相信的不說他們也會理解,不肯相信你的就算說得再多也只是廢話罷了:他們總能你的話中找到得借口,曲解你的意思使得多的人生出誤會來。」

    晉親王看一眼墨隨風:「蕭家忽然間如此,其中有些古怪。」「會不會和王爺有關?」墨隨風想了想很小心的道「必竟某樣東西並沒有讓人到手,可能有些生惱遷怒也說不定。」

    晉親王想了想:「不太可能。」看向紫萱他輕聲道:「那三家,如何了?」

    「就算沒有反目成仇,也各自有了心結才對。」紫萱歎氣:「至少我們接下來會好做不少,只是沒有捉到丁家的半點把柄,而丁陽現養傷是見不到人影。我想,我們要等幾天了,正好歇一歇。」

    三天一晃這去,水慕霞終於可以說三兩句話,只是元氣大傷之下想正經說話是不成的,因而晉親王依然以惱怒蕭家的不敬為由,把蕭家太夫人和蕭夫人擋了大門外,不讓她們見水慕霞。

    水慕霞開口的第一句就是:「我現不想見家人。」他快要的死得時候,除了紫萱這些朋友外,他當然想見一見家人了:無論有多少的怨,那也是他的生身父母,那也是他骨肉相連的親人。

    但是親人們對他果然就是那個樣子,他不是不失望且傷心的:而且蕭家的人必除紫萱而後快,也讓他極生惱。

    又是幾天過去,紫萱帶了一些湯來瞧水慕霞。

    水慕霞已經能坐起來,他不提家人的事情自然無人他面前提及;

    再者蕭家也無人再來,晉親王當然不會再去請他們。

    看到紫萱他笑了笑:「倒是有勞紫萱你了。」他不能開口之時知道紫萱曾為他落淚,自他醒來後看到紫萱,尤其是兩人獨處時,他反而是諸多的放不開:開口閉口都極為客氣,如果不是深知他的為人,會讓人以為他生了紫萱的氣。

    「慕霞你倒真得客氣了。」紫萱給他把湯水倒碗上遞給他:「今天的氣e很好。」現水慕霞已經不用她親自喂湯。

    水墓霞伸手去接湯,卻不小心碰到了紫萱的手指,他心一慌差點把碗扔出去,嘴巴卻不聽使喚道:「如果是隨風那小子,定會高興壞的。」

    原本紫萱沒有什麼的,卻被水慕霞一句話說紅了臉瞪他:「還不吃湯。」

    水慕霞就如同是個聽話的孩子,說讓吃湯就低頭吃湯,三兩口就把一碗湯吃了個底朝天:「謝謝紫萱。」說完感覺這話多少有點彆扭,剛剛接湯的時候沒有道謝現卻來道謝:「湯很好。」

    紫萱便又盛了一碗給他:「那就多吃點兒。

    接過湯碗來的時候,他很小心不要碰觸到紫萱的手:可是當真把碗接過來後,他心中多少有點失落:居然真得沒有碰到紫萱的手。

    他當然不會如墨隨風一樣把失望掛臉上,再次聽話的把湯吃了下去:抬頭時正好和紫萱的目光相撞,忽然間有些心虛生怕紫萱已經看透他心裡的想法,飛快的說了一句:「真得很好喝。」

    紫萱聞言又盛了一碗:「就余一碗了,下次多熬些給你。」她很抱歉,沒有想到今天水慕霞的胃口這麼好:今天之前他也就能吃下一碗湯去,何曾連吃過三碗。

    多出的兩碗原本是準備給晉親王的,因為晉親王的傷也不輕呢,她總不能厚此而薄彼的:可是她今天料錯了,湯只夠水慕霞一個人吃得。

    「都是我想得不周到。」紫萱說著話伸手把碗遞向水慕霞。

    水慕霞接過湯來,手指再次碰到了紫萱的手指:「湯很好。」說完他才驚覺自己說了一句廢話,便馬上改一句話:「不,是人很好。」

    這次他真想把自己的舌頭咬下來。向來伶牙利齒的他居然會連番說錯話,他不好意思起來只能拿湯做掩飾,一口氣就把湯喝完了。

    喝完之後他才發現自己的肚子好撐:實是喝得太多了:但是也不能當著紫萱的面兒說啊,只能稍稍的動一動讓自己的肚子能舒服一點點,鬼使神差的又說了一句:「好喝。「看到水慕霞吃了這麼多紫萋極為高興:「吃得下是好事兒,明兒我給你弄四碗過來。」她說著話站起身來,扶了水慕霞躺下:「現你睡一會兒吧,我去瞧瞧晉親王。」

    聽到四碗湯慕霞嘴裡有點苦,但是因為心裡有些甜所以他沒有說出實情來,目送紫萱離開了。

    他發覺,紫萱待他和原來很大的不同了,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微笑著他合了雙眼,現的日子他感覺真得不錯。

    想到自己的家人他微微皺了皺眉頭,為了不想他們再和紫萱、晉親王等人過不去,是時候要見見他們了一他心裡輕輕的歎了口氣。

    紫萱剛坐下問晉親王的傷勢如何,還沒有把話說完就看到文昭和璞玉急慌慌的進來:「不好了,平君死了我們府門前。」!。

    快章節,請登陸%網%,閱讀是一種享受,建議您收藏。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