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都市小說 > 妾本賢良

龍騰世紀 351章 活罪難饒 文 / 一個女人

    太皇太妃輕輕的開口了!「文家被她牽累已經完了,賢貴妃也因此而暴斃,能饒人處且饒人吧:倒底都是女子,何苦太過為難一個女子喲。」

    她倒真是有副菩薩心腸,聽得紫萱轉過來頭來:「世上有個字叫做罪有應得。今天芳菲會落得如此下場,不是我的加害、不是我的狠心,是她罪有應得。」

    芳菲所為的種種不必細說,想知道的自然會知道,會相信的也自然會相信,不想知道或是不會相信的人,就算是她說破嘴皮子也無濟於事。

    她也乎上唐的人會如何看待她,因為她不曾把這裡當作是家園,也不曾打算長住這裡:不說她還想要回去原來的時代,就算是回不到她也會選擇住九黎自由自,而不會上唐看人臉e。

    俯仰無愧於心便不會懼人說三道四。何況,紫萱很清楚,以芳菲和她結下的深仇,她是真得不會輕易放過芳菲,這和公義無關只是她的i憤:但就算是i憤,不害到第三人的情形下,為什麼不能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使那個害人終得到她應該得到的?

    太皇太妃的臉猛得一變:「輔國郡主,fu人有四德,每一樣都以柔、善、順為…」

    「我不要打算做個好人。」紫萱看著太皇太妃,沒有讓晉親王開口免得他因自己和生母會加的生份:「我寧為惡人,也不會容人欺辱我半分:人家如何對我的,我必會加倍的奉還。芳菲如是,其它害我的人也如是。」

    斬釘截鐵、擲地有聲。紫萱微昂著頭:「我不以做個惡fu為恥,因為三年的賢良換來的卻一場罵名,如今做個惡fu,我感覺很好。」

    太皇太妃被紫萱的話氣到,扭過臉去不再說話:其實剛剛她那麼說話,有那麼一意思允朱紫萱入晉王府:王妃不可以,但是做個側妃或是貴妾什麼的還是可以的:卻沒有想到她的好意,被輔國郡主狠狠甩回擲她的臉上。

    太皇太后如今的後背有點發冷,原本她以為紫萱和晉親王等人剛剛所說的,關於那些整治芳菲的話只是說來嚇人的:卻不料他們當真如此做了,且完全一副理當如此的樣子。

    殺掉一個fu人比把fu人送到那種地方可仁慈太多了,朱紫萱居然不介意落個惡名也不肯給文芳菲一個痛快。

    就算是芳菲、賢貴妃和文家的確是可惡,但是晉親王和紫萱你們豈能和芳菲等人一樣的心狠手辣呢:要知道,好人總是心軟的、做不出惡人那種狠心絕情之事來的。

    眼下的朱紫萱卻比那些惡人好像還要惡三分!她看一眼紫萱霎間有點恍惚,幾乎要懷疑真正的惡人是誰了。

    就這個時候,晉親王的目光和太皇太后相撞,不避不讓冷冷冰冰,就如同是看賢貴妃、芳菲一樣:使得太皇太后一驚自心底涼上來,身上的一層薄汗猛得轉涼,溫暖如春的屋裡她打了幾個寒顫。

    晉親王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她很明白現晉親王要對她說什麼:如果她再敢動輔國郡主,或是對太皇太妃用什麼心計的話,就算她貴為太皇太后、就算她是晉親王的嫡母,晉親王也不會饒過她。

    那把長劍燈光閃著寒光,那道寒光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故意為之,居然她頸項間一閃而沒。

    皇帝看向丁陽:「你可知罪?」他剛剛也是用這樣的聲音問過賢貴妃,而賢貴妃如今已經變成了冷冰冰的屍體。

    他是皇帝,他可以寵你信你給你權力,首先你要是個有用的人,對皇帝是個有用的人:你的確可以稍稍恃寵而驕,但也不是你做得所有錯事皇帝都會睜隻眼閉只眼:如果,你做得錯事讓他回護你會對皇帝有影響時,皇帝自然不會再保你。

    如賢貴妃,其實她罪不至死吧?怎麼說她也有個大皇子,打入冷宮也不是說不過去:但是,打入冷宮和死也沒有什麼分別,而賢貴妃活著予大皇子只有壞處而沒有半點好處,因此皇帝才會賜死了她。

    雷霆雨u皆是君恩啊:你的一切是皇帝給得,讓他不高興了他自然會收回。

    現,輪到丁陽了。

    說起來,皇帝還是有點不捨得,只是事情擺這裡且還有大陽蠻族的人知道,再回護丁陽的話,豈不是會讓大陽蠻族的人笑他這個皇帝處事不公?

    他心中輕輕一歎,看來真得再找一個人了:可是,要找誰呢?曾陪他讀過書的人雖然不多但也並不只是丁陽一人,只是那些人做此事卻不合用。

    想來想去他也沒有好的人選,心中忍不住生出些煩燥來:「丁陽,朕問你話呢!」

    丁陽被皇帝的怒火嚇了一跳,而晉親王的眼皮微微動了動,卻看著自己的衣袖沒有動。

    「皇上,臣不知道那些事情三不管是肚兜、還是玉珮,都是芳菲對臣說得,臣只是被她騙了」丁陽此時只求保命,而且芳菲已經無舌可以說話,豈不是正好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到她身上去。

    紫萱看著丁陽:「玉珮的事情,芳菲不知道吧?而且芳菲能說動朱家的人?丁陽將軍,事到如今你還不認罪?」

    丁陽還想辯時,有人報傳丁老將軍到了,他幾乎當場灑淚:父親,終於還是來救他了。

    丁老將軍被人扶起來後就跪倒請罪,把一切的罪責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當然不是承認一切是他的謀劃,只是說:「老臣教子無方,讓他做出這等惡事來,全是老臣的錯,請皇上降罪。」

    他極為懇切,老淚橫淚聲聲都說對不起皇上說什麼也要皇上請罪。

    紫萱淡淡的道:「有人府尹大牢裡提起了一件東西,丁老將軍來請罪,不知道帶來沒有?「丁老將軍一臉愕然的看向丁陽:「什麼東西?」聽到兒子說完,他叩頭道:「不知是何人想陷害丁家,老臣家中什麼也沒有,請皇上使人去查看。」

    「說起書房裡不讓犬子動得,稱得上是要命的玩意兒也只有我得自邊關的一把短刃,極為鋒利:因為有一次事發突然,用那短刃做為信物和彭大將軍一起擊退過敵軍的偷襲,所以臣才會把妥善的收了起來。」

    要命的玩意兒當然不會是字面的意思不過丁家老狐狸的話無憑無據之下,還真得挑不出什麼毛病來:因而紫萱沒有再開口追問要命的東西。

    「皇上,要罰丁陽將軍的並不只是污蔑臣妾之事,應該罰得是他目無皇上。」紫萱忽然指向丁陽雙眼睜大了:「昨天奉旨去迎大陽族族的使臣之時,丁陽將軍先後幾次動手傷了馬匹……」

    把丁陽一路上的所為清清楚楚的說出來,聽得皇上的眉頭皺得緊:紫萱說完施了一禮:「臣妝奉旨去迎使臣乃為欽差,丁陽將軍打得那不是臣妾,他打得分明就是皇上。」

    死罪,而且還是連累九族的大死罪。

    丁陽現才知道紫萱昨天為什麼會幾次三番的激怒他:「你居然早存下讓我死的心?!」暴怒之下他站了起來:「是你害我,是你激怒我才讓我做出……」

    晉親王淡淡的開口:「丁陽你說話要有憑有據,你說郡主激怒你一和你同去的還有平知壽,是不是郡主待你和他有所不同,所以他沒有對郡主動手而你幾次三番的動手?」

    「而且,你府中的人還那麼巧的出現的我們必經的道路上,險些刺殺郡主於當場,累得水兄傷勢加重才有今日之憂!丁陽,你還要如何狡辯。」

    「我、我」丁陽想了半晌也想不起有什麼能證實是紫萱故意激怒他,終他跪倒地上:「臣知罪。臣只是、只是對輔國郡主有怨氣,對皇上絕無不敬之意。」

    紫萱淡淡的道:「當街對欽差幾次動手不算是對皇上的不敬是不是要等你對皇上真動了手,才算得上是不敬呢?」

    丁老將軍看一眼紫萱,對著皇帝叩頭:「犬子罪該萬死,都是老臣教導無方所致,臣請皇上賜死。」

    他身經百戰,軍中威名赫赫,豈是說殺就能殺的人?他不只是先帝的老臣子而且是有纍纍戰功身的老臣子,皇帝當然不能殺他。

    紫萱行禮:「皇上,事情是丁陽將軍所為,同丁老將軍無關,一事不能罰二主:就算丁老將軍有點教子無方卻也罪不至死。」

    「是啊,丁老將軍是我唐柱粱之臣啊。」皇帝聽到紫萱的話點頭,示意她接著說下去:「丁家說起來,也是一門忠烈之士。」他有留丁陽一條命的意思。

    晉親王給紫萱打了眼e:「皇上,依臣之見,丁老將軍是有功之臣且功江山社稷就算丁陽有些過錯,看丁老將軍為國為民為皇上的份兒上,也應該從此發落。」

    紫萱同時也施了一禮:「臣妾也是這樣認為。不過有錯不罰,律法就成一紙空文罰還是要罰的。」

    皇帝讚許的看一眼紫萋,對於要罰他沒有意見丁陽也實是太過份:能留下他的ing命來當差做事,也就免了他再去尋人的煩惱。

    丁陽聽是鬆了一口氣,可是丁老將軍的臉e卻變了:他絕不相信紫萱和晉親王有那等好心饒過他的兒子,要緊的就於死罪能免活罪難饒的「活罪」上。

    皇帝要得是丁陽的命,而晉親王和紫萱當然也不會就這樣放過丁陽一你們猜,丁陽會是什麼下場?!嘿嘿,猜中的人有獎哦。

    預祝:雲崢生日快樂!

    本月後幾小時了有票的親一定要砸過來啊!並求明天的保底粉紅票,很重要的哦,一定要給女人啊!!!!。

    快章節,請登陸%網%,閱讀是一種享受,建議您收藏。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