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末世殺戮時代

第三卷 人面不知何處去 第一百九十七章 救命如救火 文 / 夏氏笑笑生

    瓊崖此刻在恨自己大意,若是一早發現阿沽朵的不對勁,也不會弄到現在這般田地。可惜現在已經到了下午,不知道阿沽朵的狀況怎麼樣了。

    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瓊崖在混亂之際還很清醒,他知道瓊崖事情一定會有什麼蹊蹺,可是也不能確定是誰幹的。

    「阿沽朵……」

    瓊崖蹲在阿沽朵的身邊,他盡力去感知她的氣息,發現完全是氣若游絲。他知道情況已經到了萬分凶險的地步,但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若是阿沽朵死了,瓊崖覺得像是少了一塊肉一樣。

    半個時辰後,卓妮亞第一個回來了,她帶回來的是認識多年的有名醫生,在林錫格勒大草原比較有名。

    「麻煩看一下她這是怎麼了!」

    在醫生面前,瓊崖盡力壓制自己的暴戾,但對方還是感覺到了瓊崖的逼人氣勢。

    「好,容我先檢查一下。」

    對方是一個大個子白人,他放下自己的藥箱,馬上拿出聽診器檢查阿沽朵的心跳,這人仔細辨聽了半晌,最後得出結論:

    「神明大人,情況已經沒了轉機,我無力回天。」

    瓊崖聞言,臉色唰的一下變成了黑色,他突然沉聲問道:

    「你說什麼!」

    聲音低沉,但卻有著叫人心悸的殺氣散出,然後多方雙腿一哆嗦的跪倒在地:

    「神明大人息怒,我醫術有限,確實沒有辦法了……」

    正當這人有了生命危險的時刻,外面的海爾曼也是帶回來一個頗為有名的老醫生,他雙目如炬。老臉上的皺紋像是裂開的一層層黃土。

    「毒入膏肓。」

    這老頭子只是看了幾眼阿沽朵便是下了論斷,可是瓊崖覺得有些怒氣上湧。因為稍稍有點腦子的人都能看出來阿沽朵的情況非常危險了。

    就在瓊崖以為這老者只是信口胡說時,他猛然意識到這人的話裡有一個關鍵詞:毒!

    「你是說有人對阿沽朵下毒?」

    瓊崖的臉由黑色變成了堆滿殺氣,他知道了這個後還是很快冷靜下來:

    「先不管這個,老醫生你看一下該怎麼救她。」

    老人聽到這個後直搖頭,他看著瓊崖說道:

    「毒性已經阻斷了她的生氣,你去看下,她的呼吸已經沒有了。」

    此話一出,瓊崖心頭一痛,他急忙湊過去用手察探一下阿沽朵的氣息,片刻後。他的身軀微微顫抖起來:

    「是誰對阿沽朵下的毒。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這話完全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低沉有力。

    「神明大人,我回來了!」

    正當氣氛變得緊張後,外面傳來了鍾蓮氣喘呼呼的聲音,她是跑得最遠的一個人。而她帶回來的醫生也是林錫格勒大草原最富盛名的部落長專用醫生郎賢。這郎賢精通中西醫術,當年一度成為了地球軸心組織的專用醫生,只是後來退休,隱居在了這裡,不過一旦地球軸心組織有什麼看不了的病,還是會回來找他。

    所謂的地球軸心組織,是一個龐大而又神秘的組織,他們中的成員幾乎都在九步圓以上,據說他們中的碎步強者都是毫不起眼的。至於其他的消息,外人就很少瞭解了。

    瓊崖初步瞭解了一下這名叫郎賢的醫生,他也是第一次聽說關於地球軸心這個組織的情況。不過眼下救人如救火,瓊崖可不能在耽擱了:

    「郎賢醫生,還請給她好好看看。」

    瓊崖的話音剛落,郎賢直視著身體冰冷的阿沽朵。他突然一字一頓的說道:

    「抓緊,她還有一口氣!」

    郎賢出於醫生的本能,他走過去抓起阿沽朵冰冷的手說:

    「給我取一盆熱水!」

    郎賢這般命令完,海爾曼便是出去準備了,這時瓊崖聽到郎賢檢查阿沽朵的身體自言自語:

    「好狠,對這樣的小女孩下如此重毒。」

    瓊崖聽到這話便是多出一個心眼,他不由得往四周看了看,在場的只剩下鍾蓮與卓妮亞以及另外兩名醫生。這兩個醫生看到郎賢的時刻畢恭畢敬,沒有了半點傲慢的氣息。

    「熱水來了!」

    片刻後,海爾曼讓兩名士兵抬過來一個半大的木盆,裡面放滿了溫熱的清水,然後在郎賢的指導下,瓊崖等人轉身迴避了,鍾蓮與卓妮亞負責將阿沽朵的衣衫脫去。她小小的身體上面開始凝結出一層薄薄的寒冰,在將她放入水盆後,瓊崖聽到水中傳來嗤嗤的聲響,隨後他轉過身來,看到阿沽朵身上的寒冰不斷地消融,原本溫熱的清水瞬間變成了冷涼。

    「加熱,不能讓溫度降下去了!」

    郎賢見狀厲喝一聲,瓊崖於是一步靠近,一隻手掌一聲輕響的打在了木盆的上面,即刻,大量的行空能量轉化成熱量將整個木盆的溫度再度提升了。

    看著瞬間冷卻的清水漸漸恢復了溫度,瓊崖忐忑不安的心情好轉了一點,就在他緊張的感受著水溫提升時,他的面色陡然一喜,因為他感覺到阿沽朵原本毫無生氣的身體突兀有了一絲活力,但是她的體內還有著大量的寒毒不斷往外淌出,這使得被瓊崖加熱的清水不斷冷卻下來。

    瓊崖見到有了好轉,可不敢鬆氣,他全神貫注的往裡面灌注能量,覺得阿沽朵的生氣始終停留在似有似無之間。

    阿沽朵,堅持住!

    瓊崖凝視著阿沽朵慘白的小臉,心裡的疼痛可不輕,他默默祈禱,希望上天不要讓這個單純無辜的小女孩再受什麼傷害。

    「卡!」

    猛然之間,就在瓊崖瘋狂往裡面灌注能量對抗寒毒的時候,半大的木盆發出一聲脆響,其表面裂開一道口子,細密的流水滲了出來。

    瓊崖面對這樣的情況。有些慌張了,他不敢減弱能量。但是繼續這樣又恐怕會將木盆給毀掉了。

    「彭!」

    驟然之時,在瓊崖的額頭冒出緊張的汗液之際,整個木盆一聲巨響的化作了碎屑,眼看著所有的熱水將要灑了出來,瓊崖察覺到一股深沉而又強大的行空能量包裹而來,然後這股能量形成一個木盆的樣子,所有的熱水都是被盛在了裡面。

    郎賢醫生?

    瓊崖一眼看出這些形成木盆的能量是郎賢輸出的,只是他不知道這個看起來只有一身醫術的老傢伙還有這麼強的本事。

    對於所有人的驚愕,郎賢只是淡然一笑,若是瓊崖沒有估計錯。這個郎賢有著碎布以上的實力。想一想他當初還以為自己是林錫格勒大草原最強的,現在看來還真是井底之蛙,自討沒趣,他身邊其實一直有著這麼強大的強者隱伏,只是他這點實力發現不了而已。瓊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強者之路還很漫長。

    「不要松氣!」

    郎賢見到瓊崖因為暗自思索而減弱了能量的輸出。特別提醒了一句,只是瓊崖知道其實有郎賢的能量木盆就足夠產生充足的熱量。

    既然別人不願意浪費自己的能量,瓊崖也就不勉強,他專心致志的開始給阿沽朵輸送熱能,這般過去了一個小時,瓊崖的體力都有些不支了,就在他支撐不住的時候,郎賢輕鬆說道:

    「夠了。」

    此話一出,瓊崖才如釋重負的放下手掌。滿頭大汗的臉上氣喘呼呼。

    這時的阿沽朵躺在能量木盆裡,她的臉色依舊是慘白,但是好在那股似有似無的氣息終於是穩住了。

    唉,接下來,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郎賢一臉的高深,他讓鍾蓮與卓妮亞過來給阿沽朵穿好衣服。然後他突然搖頭歎息。

    瓊崖聽到這個心裡一緊,他急忙問道:

    「難道連郎賢醫生你都救不了她?」

    話問得非常急切,郎賢聽到後說道:

    「不是我救不了,而是沒有現成的藥材,你需要自己的採取這種藥劑,而且還要在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

    瓊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他不假思索的追問:

    「什麼地方?」

    郎賢見到瓊崖這副絲毫不猶豫的表情,然後略作思索的說:

    「只因為這女孩中的毒太罕見,你需要去採藥的地方正是我出來的地方,也就是神秘的地球軸心組織所在的地方。」

    瓊崖聽到這個急切的心情都是冷卻了下來,他知道這個地方的厲害,更知道自己此去必定凶多吉少,可是為了阿沽朵,瓊崖把心一橫:

    「好,請郎賢醫生給我地址,我馬上動身!」

    正當眾人這麼瓊崖這麼斬釘截鐵的話嚇到之時,躺在床上的阿沽朵突然細聲道:

    「大哥哥,阿沽朵還難受了……」

    這話瞬間擊中了瓊崖的內心,他撲過去抓起阿沽朵依舊是冰冷的手溫和道:

    「沒事,你先忍一忍,大哥哥馬上帶你去治病。」

    這聲音像是年輕的父親在安慰生病的女兒,郎賢在內的眾人都是為之動容。

    「出發吧,我送你到地球軸心組織的邊緣,到時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因為你不僅要面對無數強者的威脅,更需要背著這個小女孩面對一切。」

    這話剛剛落下,在場的鍾蓮與卓妮亞等人倒吸一口涼氣,可是他們忽然發現瓊崖的身影一動,馬上便是背上了阿沽朵。他的面色再度恢復成了冷峻之樣,筆直堅挺的身體似無堅不摧的金槍插在地上:

    「郎賢醫生,我們出發,勞煩你帶路了。」

    瓊崖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懼怕於猶豫,他背著阿沽朵便是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蒙古包,只留下在場之人各做表情的看著他的背影,沉默不語……)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