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末世殺戮時代

第三卷 人面不知何處去 第一百九十二章 善惡本無形 文 / 夏氏笑笑生

    瓊崖看到曼德已經掐住了卓妮亞的脖子,一張老臉上滿是毒辣:

    「你馬上刺自己一刀,否則我這就掐死你的女人!」

    瓊崖強力壓制住心頭的殺氣,他知道自己還沒有能力在一個碎步巔峰的人手裡救出卓妮亞,可是他知道身邊的偌斯蒂一定有這個能力。

    「偌斯蒂總長,是你邀請我來的,現在請你保證我朋友的安全。」

    瓊崖轉頭向偌斯蒂提要求,對方聽到後假裝露出無能為力的樣子:

    「神明大人多多體諒,我沒有理由與副總長交惡。」

    偌斯蒂的話可是讓瓊崖面色一怒,不過他馬上冷靜下來,你想到既然對方本就是想借刀殺人,那他就沒有幫助自己的理由。

    「撲哧!」

    瓊崖臉上露出一陣狠厲,他握緊斬炎,手起刀落後,將刀尖直接插進了自己的腹中,劇痛蔓延而開的時候,鮮血已經撒了一地。

    「放人!」

    瓊崖強忍住疼痛,他怒視著得意洋洋的曼德,接著嗤的一聲拔出了斬炎,一道更加猛烈的血流噴了出來。

    卓妮亞此時已經熱淚盈眶,她幾乎哽咽出聲,一雙濕紅的眼睛注視著渾身顫抖的瓊崖。

    「神明大人,不要這樣……」

    聽到卓妮亞的話,瓊崖忽然朝著她森然一笑:

    「沒事。」

    「哈哈,還沒事,好狂的小子!」

    曼德見到瓊崖為一個女人真的刺了自己一刀。大為高興,他一手丟開卓妮亞,身體閃電般出現在了瓊崖的身前。

    「哧!」

    只看到曼德滿臉邪惡的笑,他的一隻手掌不偏不倚的抓進了瓊崖腹部的血洞。隨即他用力一捏,直接抓住裡面的一根腸子往外拉。

    「啊!」

    瓊崖痛苦的慘叫一聲,他急切的抓住曼德往外拉的手腕,陣陣綠芒從他顫抖的手臂上迸射而出。

    「彭!」

    曼德發覺瓊崖發了瘋似的制止自己拉出他的腸子,他一時竟沒有辦法對付瓊崖,不過在眨眼後,曼德突然抬頭,他的另外一隻手掌重重拍在了瓊崖的胸口。卡的一聲。瓊崖的整個腹部都震動了,腹腔的骨頭更是折斷了不少。他口中不斷留著黑色血液,這倒是讓得曼德與偌斯蒂嚇了一大跳。

    「啪!」

    瓊崖被疼痛沖昏了頭腦,他的一雙眼睛陡然變得猩紅無比。就在曼德被一連串不尋常的變化驚到時,瓊崖嘶吼一聲,一隻手掌狠狠抓在了曼德的面部,巨大的勁力散發著綠色微光,旋即在曼德面部爆發出一聲極為響亮的耳光之聲。

    瓊崖這一抓雖然像是拍了一巴掌。但是卻將曼德整個人給拍混亂了,他渾身的力道被打得短暫鬆懈,抓進瓊崖腹部的手掌也是被瓊崖拉了出來,帶出一大股黑色血液。

    「滾開!」

    瓊崖擺脫了曼德的威脅。他抓在曼德臉上的手掌猛力一推,直接將對方推出去七八米遠。這時卓妮亞才看到瓊崖的手中正抓著一塊皮肉,而倒在遠處的曼德臉上則是一片血肉模糊。

    瓊崖隨手將手中的皮肉丟到了曼德身上。他一步步走了過去,身體上面流出長長一條黑色血跡。

    被瓊崖這瘋狂的戰鬥方式嚇到,卓妮亞與偌斯蒂都是愕然了。忽然,卓妮亞想到了什麼,她撲過去驚叫一聲:

    「神明大人,血流太多,你不能再打了!」

    卓妮亞口中這麼叫,可是她不敢肯定瓊崖身體裡流出來的還算不算是血液。

    「不要攔著我,除惡務盡!」

    瓊崖像是沒有感覺一樣,他的雙目血紅,身體上面充滿黑暗陰森的氣息,活像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可就是這樣的他,還在口口聲聲說要除惡務盡。

    「自己就是罪惡之身,你也配除惡?」

    就在他們稍稍停頓之際,臉上血肉模糊的曼德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的手中已經緊握一根金剛鐵棒,黑色行空氣體不時地散發而出。

    瓊崖被曼德這話刺激到,他忽然想到自己從沒有好好打量過自己,不過他突然身體顫抖起來,然後腹部的傷口停止了流血,渾身的強大氣勢拔升到了頂點。

    「善惡本無形,取自人心之!」

    瓊崖怒吼一聲,暴漲的氣勢將卓妮亞沖飛了出去,而瓊崖的身體一步跨出,手中的斬炎再度從行空納紋裡浮現而出。

    「鏘!」

    所有的威勢順著瓊崖劈斬而出的大刀轟擊在了曼德的金剛鐵棒之上,兩股同樣帶著瘋狂意味的勁氣就這樣震動冰冷的武器,然後形成一股席捲而開的風潮,將瓊崖兩人推得翻飛而起。

    「咚!」

    兩人被勁氣風潮推到了會客大廳的兩邊,隨後他們強力壓制住風潮的威力,身體一同降落而下,地面被踩出一雙深深的腳印。

    此刻,瓊崖發現四周的桌椅擺設已經被完全推翻,卓妮亞也是被逼到了牆角之處,但偌斯蒂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一樣,依舊是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注視著他們二人的打鬥。

    「呼呼呼呼……」

    這般短暫對視,曼德抓起鐵棒,連番舞動後,他的身體側翻而起,旋即當頭一棒敲向瓊崖的頭部,一股難以形容的沉重之勢傾瀉而下,覆蓋了瓊崖的全身。

    瓊崖覺得有什麼牢固的東西壓制住了自己,他眼角閃過一陣狠厲後身體內部爆出一層凶悍的衝擊力,然後看到瓊崖的身體一顫間,周圍有著什麼無形的包裹物被粉碎了。

    「喝!」

    瓊崖衝開曼德的壓制,口中一聲低喝後,他的一隻手掌猛然向上探出,隨之在砰的一聲巨響裡,瓊崖一把捏住已然是敲到自己頭頂的金剛鐵棒,上面爆發而出的勁氣震動了瓊崖的手掌,震動了他頭頂的空間。

    「呀!」

    曼德見狀,凌空將雙臂往下一壓,無窮的勁力從鐵棒上壓下,直接將瓊崖的身體壓得一歪。兩者的對抗已經到了最激烈的時刻,瓊崖一手依舊緊緊抓住頭頂的鐵棒,另一隻手則是將斬炎死死撐地,這才支撐住了他歪斜的身體。

    瞬息後,這般吃力支撐的瓊崖腳下一動,他身體下面的一大塊地板被曼德壓下的勁氣轟得粉碎,瓊崖在此時也是覺得自己支撐不住了。

    「轟!」

    危難之際,瓊崖將鐵棒往旁邊一拉,身體借勢翻飛而上。在連番翻飛時瓊崖的斬炎咻咻的揮斬而出,鋒利的刀刃最後嗤的一聲砍在了曼德的後背,而他打空的鐵棒猛力敲在了地面,一瞬間將整個大廳的地板化作了碎末,濃密的粉塵隨著散發而出的勁氣飄蕩而起……)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