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末世殺戮時代

第三卷 人面不知何處去 第一百八十二章 降魔2 文 / 夏氏笑笑生

    在草原之上,據說有著四大部落,它們每一個都有著數千人,其頭領也是實力頗強的碎步高手,而且都是心狠手辣。瓊崖目前還沒有打算招惹這四大部落,他只是想要拿下一個與雅娜西部落同等規模的,裡面也是有著上千人。

    原本以為就這樣浪跡天涯,沒想到又過上了打打殺殺的日子。

    瓊崖帶領著所有的族人出發了,一路上他忽然想到自己轉來轉去,又回到了最開始的殺戮生活裡。

    大概一個小時後,瓊崖帶著三百多人走到了一片崎嶇不平的草原上,上面的草坪非常翠綠,長勢良好,是絕佳的放牧之地。

    「咩……」

    果然,隨著瓊崖他們的走近,對面出現一大群牛羊,只不過這些牛羊非常巨大,都在一米多高以上。

    「我們就在這裡安營紮寨。」

    瓊崖覺得這裡的空氣都帶著翠綠的嫩草味,失落的心頭湧上了點點放鬆之感。他命令眾人就在這裡安扎蒙古包,並且將他們的牲畜與這些正在吃草的牛羊放在了一起。

    「你們用木欄將這塊草坪圍起來,這些牲畜都是我們的。」

    瓊崖見到眾人開始忙起來,自己招呼了一幫人開始圈地,進度很快。看著他們忙碌著這些事情,瓊崖就一個人離開了,阿沽朵則是跟在鍾蓮的身後忙得不亦樂乎。

    瓊崖走到一個小山坡上,他忽然直接躺在了山腰處的草坪那裡休息。他的耳旁有著綠草隨風搖動,清新的空氣灌入他的鼻中,進入他的肺部,彷彿瞬間驅散了他的疲憊與寂寥。

    「你們這是幹什麼!」

    突然。一聲怒吼驚醒了瓊崖安穩的意境,他接著聽到大批的腳步聲朝這邊趕來。一股殺氣也是使得氣氛緊繃起來。

    「你們哪來的?」

    在第一聲暴吼後,瓊崖發現周圍已經衝過來一百多名粗狂的大漢,有白種人,有黃種人,也有黑種人。

    「你們好,我們是新搬來的。」

    鍾蓮作為瓊崖實力最強的手下,她自然能夠代替瓊崖說話。

    「新搬來的?可笑,這方圓百里的草坪都是我們海爾曼部落的地盤!」

    說話的還是那名暴吼的白種人,他帶著自己的手下,已經有些殺氣騰騰了。不過鍾蓮並沒有將他這個七步巔放在眼裡。她瞄了瞄滿是怒火的那人,忽然傲慢的冷笑道:

    「我們神明大人說了,從今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瓊崖部落的地盤,有什麼疑問,可以讓你們當家的過來談。我們隨時恭候。」

    瓊崖遠遠眺望著傲氣橫生的鍾蓮,覺得這個女人隨著實力的提升,心性也在發生著改變,這裡面應該有著行空物質的毒害,也有著她本性的暴露。

    那名白種人被鍾蓮的傲慢刺激了,他想要動手,但卻是覺得自己的實力不足,於是他用一隻手指著鍾蓮,懊惱的說:

    「好。你,你等著!」

    說完這人便是離開了,可就在他轉身離開之際,他發現自己的路被一個高大的軍人擋住了。

    「神明大人!」

    就在白種人察覺到眼前這人的不凡後,鍾蓮等三百多人齊齊跪地呼喊。

    「起來吧。」

    瓊崖也不與那人說話,他繞過這人的身旁。隨口讓鍾蓮等人起來了,而白種人發現瓊崖並不理會自己,緊張的吞口吐沫後急匆匆跑開了。

    「你們下去好好休息,明天開始降魔計劃。」

    在瓊崖眼裡,草原之上你殺我斗的這些部落就是魔頭,而他這個神明大人為了讓這裡恢復安寧,唯有將這些部落統統滅掉才能彰顯神明的大道。

    第二日,瓊崖起得很早,他從自己的蒙古包裡出來後,阿沽朵也是隨之從裡面跑了出來。瓊崖在裡面加放了一張小床,讓阿沽朵一個人睡在上面。

    「報,前方有大批軍隊過來。」

    在瓊崖出來時,一個偵察兵從遠處跑了回來,他看到有著三百多人從對面趕來,步伐急促,各個都是面色沉重。

    「知道了,你先退下。」

    瓊崖一個人迎了上去,得到消息的鍾蓮等人也是帶著士兵跟了過來。

    「你便是所謂的神明大人,一聲不響就將我的牛羊圈起來,你倒是好意思?」

    一個非常清瘦的黑人從對面的人群裡走了出來,他便是海爾曼,九步圓實力。

    瓊崖也不客氣,他知道自己是來幹什麼的:

    「沒什麼不好意思,從她們叫我神明大人開始,我便決定用鐵腕蕩平大草原之上的一切罪惡。」

    瓊崖這一番帶著正義之氣的話讓人有些發呆,在這個滿是殺戮的世界裡,正義早就不見了蹤影,現在突然聽到這個詞都讓人覺得好笑。

    「哈哈……」

    海爾曼帶頭大笑起來,他的手下也是一同哈哈大笑,嘲諷之意毫不掩飾。瓊崖已經聽過不少嘲笑了,他不在乎別人覺得自己的正義可笑。

    「啪!」

    就在海爾曼嘲笑不斷的時候,瓊崖輕巧的踏出一步,但他的身影卻是徑直漂移到了海爾曼的眼前。他的一隻手揚起落下,乾淨利落的打在了海爾曼的臉上,不過他並沒有使用行空能量,單純是靠自己的力氣打了一耳光。

    「還好笑嗎?」

    瓊崖自己的力氣可也不小,他將海爾曼的臉打紅了,並且將他的嘴角打出血來。

    海爾曼就這樣被瓊崖教訓,他自己都是有些發懵了,多少年不曾有過這樣的事情,終於,海爾曼察覺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他面色驟然扭曲,渾身的暴戾之氣直衝上天:

    「你竟然敢打我!」

    一聲暴吼的同時,海爾曼手中出現一桿精鐵長槍。他的身體在發抖,怒氣化作蠻力不斷往槍身之內灌注,而後他的槍身一抖,槍頭翻飛而起,鋒利的槍尖帶著迅雷之勢刺向瓊崖的胸口。

    「嗙!」

    眼看著槍尖就要刺中瓊崖了,後面的鍾蓮等人面色都被嚇得慘白,可就在槍頭逼近的那一刻,瓊崖不急不緩的探出一隻手掌,但卻剛好抓住了鋒利的槍頭。頓時,海爾曼使出的勁氣在瓊崖手中爆炸,周圍的空氣爆出一聲奇特的轟鳴後再無動靜。

    海爾曼並沒有傷到瓊崖的手掌,但是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不一樣的地方,於是他手掌裡面的行空能量悄然退回身體,而他抓住槍頭的五指猛然用力,失去能量庇護的手掌瞬間被鋒利的槍頭割破。

    還是黑色的麼?

    瓊崖無所謂疼痛,他看著從自己緊握槍頭的手掌裡冒出一滴滴的黑色血液,心裡莫名感覺到一片不知所以的空白,還有那始終揮之不去的落寞……)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