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末世殺戮時代

龍騰世紀 第一百一十八章 探監 文 / 夏氏笑笑生

    瓊崖說完這話便是帶著眾人回到了堡主殿堂,王鬱悒則是自己回家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大荒古堡的人便將王鬱悒當成了瓊崖的女人,以前拚命追求她的人都是自動退卻,再也不敢來找她了。而當事人瓊崖與王鬱悒卻是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他們依舊保持著現在這樣的關係,瓊崖甚至於從來沒有想過什麼別的事情。

    瓊崖一個人端坐在血紅色大石椅上,下面站立著東塘教授、渾天雄、邱大閣、大鯊魚、陳倩茜等人。他坐在上面低頭不語,心裡盤算著怎麼能夠在今晚到達七步巔。目前,他從死去的四獸手中取得了五步穹所有的行空物質,總計是兩百五十九片,再加上昨天找到的一千片行空物質,瓊崖現在有著一千兩百五十九片,距離七步巔的一千兩百九十六片還差三十七片。

    「我現在急需三十七片行空物質,你們誰手裡面有,還請上繳一部分,剩餘的可以歸你們自己所有。」

    瓊崖抬起頭來,看著下面的眾人開門見山的提出這樣的要求。本來任何一個城堡都不允許任何人私藏行空物質的,那可是死罪,不過瓊崖的城堡是新建立的,所以這種要求從他們加入城堡之後才開始生效,之前的行空物質依舊歸他們自己所有。

    「堡主,我可以為你提供三十七片行空物質。」

    這說話的是副堡主渾天雄,之前作為附近實力最強大的搶匪頭領,手裡面的東西應該不少。

    「好,副堡主果然爽快,本堡主欠你一個人情,我記住了。」

    瓊崖很高興,從渾天雄手中接過三十七片行空物質便是屏退了眾人,然後他快速返回自己的房間,將手中所有的行空物質放在了桌面。看著桌面上堆了滿滿一地的黑色行空,瓊崖直接手掌放在了上面。

    瓊崖的心裡想起要吞噬這些東西的時候,他敏銳的發現手掌之中有著一股熾熱出現,緊接著,他感覺到下面的行空物質在融化,但是看不見液體或者煙霧出現。

    再然後,瓊崖發現掌心之內又有著酥癢之感出現,這時有著一滴滴特殊的液體鑽進他的手掌心,像是有著一根根針紮了進去。

    雖然有著這樣的刺痛,瓊崖依然將手掌緊緊按在上面,這時他感覺到手掌像是被一把鋒利的刀子割開,一塊塊皮肉之間彷彿有人撒下了生石灰,炙熱、刺痛交織在一起。

    整隻手臂都在顫抖,瓊崖用另一隻手掌死死按住自己的手腕,手掌之中已經滿是黑色行空能量,整個手掌都被脹大了一倍,並且呈現烏黑之貌。

    「彭!」

    猛然之間,瓊崖腫脹的漆黑手掌傳出一聲爆響,但卻不見皮肉被炸開,瓊崖在爆響後定睛一看,發現桌面上的行空物質已經消失了一半,而他的體內則是有著一股強悍的力量之感湧現,正是行空能量。

    瓊崖依舊感覺到刺痛與炙熱出現,到了現在手掌已經麻木了,這樣過了片刻,瓊崖發現桌面上已經沒有了行空物質,而自己的手掌則是再度腫脹起來,這一次的烏黑之色更深,裡面的能量更強悍。

    「轟!」

    瓊崖烏黑而又腫脹的手掌裡面爆發出一聲更加強烈的轟鳴之音,就連周圍的空氣都是被震動了。瓊崖的神智被轟鳴震得短暫空白,轉瞬間又恢復了正常,此刻他看向自己的手掌,發現上面的烏黑、腫脹已經消失,而自己體內的力量充盈之感已經到了頂點,彷彿只要他隨意轟出一腳,整個房間都會馬上被毀掉。

    「終於到七步巔了!」

    瓊崖握緊五指,一身的黑氣掩蓋在了其中。越是吞噬的行空數量多,吞噬者受到了影響便會越深,不過瓊崖的心智早就被行空母液污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就連他的整顆心臟都是黑乎乎的一片,所以瓊崖的陰沉心理並沒有什麼改變。

    在實力順利到達七步巔的時候,瓊崖並沒有閒著,他出了房門,腳步直奔大荒古堡的地牢。他要去探監,裡面還關押著幾個人。

    瓊崖在門口負責守衛的士兵帶領下,快步走了進去。沿途都是身著迷彩服的高大士兵,這使得關押者幾乎沒有逃獄的可能。

    「開門。」

    瓊崖站立在一處金剛鑄成的大牢前,裡面有著三個人目光呆滯的看著他,正是被關進來的大獸、二獸、三獸。

    「堡主,你……」

    見到瓊崖命人打開了大牢門,最先反應過來的大獸叫了一句,不過他叫的是「堡主」,顯然是有了屈服之意。大獸三人都有些激動,不過他們卻是無法站起來,因為他們正被粗粗的鐵鏈捆綁著。

    「委屈你們了。」

    瓊崖一個人走了進來,他手臂一展,斬炎即刻出現在手中。他的這舉動卻是讓大獸三人緊張起來,於是他們一起跪地磕頭的叫道:

    「堡主饒命,堡主饒命……」

    瓊崖俯視著三個完全屈服的手下敗將,斬炎咻咻咻的連連劈出三刀,卡卡卡的三聲後,大獸三人身上的鐵鏈紛紛被斬斷了。

    「你們自由了。」

    瓊崖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三人,他們都是不可置信的仰視著他,因為瓊崖沒有理由放了他們。

    「謝堡主不殺之恩,我三人一定盡心效力,為堡主的霸業充當馬前卒!」

    大獸作為老大,很快明白瓊崖這是要招降他們的意思,於是大叫一聲,死裡逃生的三人又是不斷給瓊崖磕頭。

    「我知道自己殺了四獸給你們留下了心理陰影,所以這一刀是還你們的。」

    「撲哧!」

    瓊崖不等他們回答,在他們的驚愕的表情下,一刀插進了自己的大腿之中,鮮血像溪流一般的流到大獸三人跟前。

    這一刀插在大腿,可謂是疼痛到了極致,瓊崖忍著劇痛拔出大刀,然後將刀身立在大牢裡支撐著自己的身體。

    「我這條命是不可能給四獸償命的,但是我這一刀自殘後,希望往日的恩怨能夠一筆勾銷,你們忠誠的跟著我,我不會虧待真心待我之人。」

    瓊崖雙手扶著刀柄,身體微微彎曲,臉上還能看到痛苦之樣,而且他的大腿上面還在不斷流著血,一絲絲黑氣從上面冒了出來。

    大獸、二獸、三獸面面相覷,他們被瓊崖這樣毫不虛假的舉動徹底感染到了。先不說瓊崖饒他們一命已經是天大的福分,現在為了化解往日的隔閡,瓊崖竟然不息用自殘來實現,這樣的誠意之舉讓人動容。

    「堡主在上,請受細流坡三霸獸一拜!」

    大獸他們從震動裡回過神來,馬上跪拜在瓊崖流淌下來的鮮血裡。雖然他們沒說什麼效忠之話,但是拳拳赤誠之心,從語氣之間就能感受得到。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