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末世殺戮時代

龍騰世紀 第一章 行空世界 文 / 夏氏笑笑生

    一座綿亙千里的蒼勁山脈之中,峰巒疊嶂,溝壑縱橫,山峰之間奇蟲異獸密佈,放眼之下遍地殺機,尋常人寸步難行。然而,在山脈上空,千年來竟是空空如也,舉頭望之可見千山鳥飛絕之象。

    此山脈名為一丈山,只因山中有處一丈寬長的泉眼而得名。據說此泉眼內部是一處地下暗河,數百年來從此處湧出無以計數的清冽泉水,不時地,此泉眼還會流出一塊塊破碎的千年寒冰。積年累月之下,也不知到底有多少碎冰從此處流出、消融,不見蹤影。

    終於,在某一天,這一丈寬長的泉眼內部突然傳出轟隆隆的水流聲,泉眼之中也開始有著大塊大塊的千年寒冰被沖刷而出。

    「轟!」

    驟然的,彷彿是整座一丈山被震動了。一聲巨響過後,泉眼四處崩裂,兇猛的冰冷泉水夾雜著大塊碎冰奔湧而出。

    「轟!」

    又是一聲巨響,整座泉眼所在的山脈底部,被凶悍的暗河水流盡數衝散,緊接著便是看到一團又一團的巨大冰塊隨著水流嘩啦嘩啦的往前滾動,而在這些巨大的千年冰團之中,無一不是有著數十道僵硬的人影被冰封在裡面。

    仔細看時,你會發現這冰團之中正有赤+身+裸+體的一男一女緊緊抱在一起,男人的頭部正埋在女人胸前的兩個肉團裡,而女人的口中正作呻+吟之狀。兩人皆是沒有一絲一毫的痛苦之色,看起來是他們在午夜激情之際被突然凍僵的。

    透過其中另外一塊冰團,能夠看到一道十多歲的清瘦男孩,滿臉驚恐的被凍僵在裡面,他的相貌頗為俊秀,但此時完全是處於恐怖猙獰之中。可以想像,這男孩在被冰凍之前一定遇到了極為可怕的事情。

    此時,舊的世界完全泯滅,這裡是嶄新的行空世界。

    一切都得從千年前的大冰封之災說起。

    史前2305年,人類早已是開啟了征服宇宙的星際掠奪時代。然而,當地球聯邦政府,興高采烈的從幾光年外一顆雪白星球上,運回了無法計量的冰晶礦石後,這種蘊含高能量的礦石卻是給地球帶來了滅頂之災。

    因為這種冰晶礦石不僅蘊藏豐富的能量,其內更是出人意料釋放出極度低的寒溫。

    於是一夜間,整顆地球被徹底的冰封了起來。

    直到千年以後,這種百米厚的堅硬寒冰才逐漸融解,於是一批批的生物才先後從千年寒冰裡復活過來。

    一片蒼茫無際的草原上,齊腰深的蒼翠茅草隨風搖擺,蕩起一陣一陣的起伏波浪。此刻,瓊崖手握著三寸尖刀,不住的往前奔跑著,刀口的森冷光芒熠熠生輝。

    他正是那個從寒冰團裡幸運復活的男孩,當日隨他從一丈山冰團滾出的足足有著上百人,但只有他一個人從寒冰中甦醒過來。

    這時候,他的身後正有著一隻三米高大的綠色蟑螂在追趕他,它一雙尖刀般的前肢正在囂張的揮動著,輕易就能將人類攔腰斬斷。

    瓊崖剛剛從一幫強盜手中逃脫,但是沒料到立馬就遇到了這只巨大的蟑螂。只見他臉色沉穩,眼中銳利的光芒像是鋒利的刀口一般能刺破虛空。

    「孽畜,受死吧!」

    瓊崖一聲爆吼,突然轉身騰空而起,手中的三寸尖刀明晃晃的亮起,隨後便聽到「噗嗤」一聲,一模噁心的綠色汁液迸射而出,濺濕了他的衣衫。

    而那只猖狂的蟑螂,此刻正倒在草叢裡痛苦地掙扎著,它的頭部,一把雪白的尖刀直挺挺的立在上面,大團綠色汁液歡快的往外流淌。

    「哇,瓊崖大哥,你殺死了好大一隻蟑螂!」

    這時,一直在後面拚命追趕瓊崖的小安芮趕了上來,衝著他手舞足蹈的吆喝道。瓊崖正是為了保護她,才將這只巨大蟑螂引開的。

    聽到這話,瓊崖臉上的肅殺快速消失,而後他摸了摸只有七歲的小安芮,望著她眨巴著的兩隻烏黑透亮的大眼睛,欣慰的說道:

    「小東西,這一天有兩次差點沒命了,你倒是一點都不怕。」

    嘴裡說安芮是小東西,可他自己,也不過才十二歲罷了。

    望著在自己面前活蹦亂跳的安芮,瓊崖不由得回想起一年前,他從一處地下暗河裡,發現了被冰封在一團千年寒冰裡的安芮。在將她從寒冰裡解救出來後,瓊崖也並不敢肯定她能活下來。因為這種自然解凍的方式,在現在的世界裡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存活率。然而值得慶幸的是,最後安芮還是成功復活了過來。

    瓊崖也是這樣從千年寒冰裡甦醒過來的,他與安芮是千年來最後一批幸運復活的生命。

    然而,在這千年時間裡,提前復活的人類發現此時的世界已經完全不同了。

    大量的未知物沉積到了地球內部,致使地球的引力強化了十倍,所有的生命可以說是完全被禁錮在了土地上。天空再也沒有出現過飛鳥,就連擅長跳躍的動物也是在地上舉步維艱。

    但是上帝關上了一扇窗,同樣也為世界打開了另一扇窗。

    人類發現地球上氧氣量比之以前要多出了好幾倍,這致使大量低等生物快速的生長了起來,它們的體型也是讓人類驚恐的變得無比巨大,一些生物甚至於慢慢適應現在的環境,逐步的進化出了比之以前更加強大的**與能力。

    但是人類並沒有像低等生物那樣變得體型龐大,不過在逐步適應新的超強引力的環境裡,人類發現了現在的世界,多了某種物質,這種未知的物質可以不斷強化體魄,使得人類的身體逐步強化,等到身體強化到了巔峰,又開始強化人類的魂魄,最終讓人類可以慢慢擺脫土地的束縛,翱翔於天際,如天馬行空,自由自在。

    最先復活的人類發現了這點,開始瘋狂搜集這種物質,百年後,實力與壽命同樣倍增的他們幾乎搜刮完了所有的這種物質,於是他們鼎立於天際,成了這個世界新的統治者,自詡為上帝般的存在。

    他們把這種物質命名為行空,把這個嶄新的世界取名為行空世界。他們用掌握的勢力在新世界裡建立起權威,迫使隨後復活的人類任他們驅使與統治,並讓人類在不斷的殺戮中,得到他們恩賜的行空特權。

    至此千年過去了,這種嶄新的行空世界秩序已經慢慢形成,所有的人類都在這種弱肉強食的行空秩序裡,為了追尋自由的天空,為了擺脫禁錮的命運,而不斷的殺戮著。

    瓊崖復活過來後,慢慢適應了行空世界裡一切,不過最後,在每天的殺戮裡,他身邊的許多人都被殺死了,只有他一人在腥風血雨裡頑強的活了下來,最後瓊崖加入了一個部落,這才得以安身立命。

    傍晚的時候,瓊崖宰殺了一隻半米高的黑天鵝,他帶著安芮開始往部落趕去,不敢在外面過多逗留。因為在這個世界,夜晚是非常危險的,稍有不慎,便是會死得連骨頭都不剩。

    現在人類社會再次回到了部落時代,不過人們都只是在提抗外部進攻時才會同心協力,平日裡都是各自為戰。另外一些上層人類卻是居住在城堡之中,裡面有著大量的人類強者守衛。

    瓊崖如今在在部落裡有著戰士的身份,可以每日領取一份別人進貢上來的供奉,以作為他保衛整個部落安全的報酬,在這大族群裡也是有著一些身份。

    腳步完全沒有停下來,瓊崖很快帶著安芮回到了自己的茅草棚裡,接著他便開始準備炙烤這只黑天鵝,作為他們晚上的食物。

    看著瓊崖不聲不響的在一旁把黑天鵝的羽毛麻利的拔掉,安芮也是一把撲了過來,嘻嘻哈哈的要來幫忙。

    瓊崖看著她天真無邪的笑容,心裡開始琢磨著應該開始教她學習如何在這個行空世界活下去,畢竟自己也是在生死線上徘徊,說不定那天就會被別人殺死,到時安芮該怎麼辦。

    這一年的相處,孤獨一人的瓊崖把安芮當成了自己唯一的親人,一些割捨不斷的感情也是慢慢培養出來了。

    「瓊崖,你在家嗎?」

    正當他們在一旁忙活的時候,屋外突然傳來人聲。

    瓊崖走出去一看,是部落裡的另一位戰士,瑞恩。

    瑞恩長著金頭髮,藍眼睛,體型高大,是典型的歐洲男人。當年冰封時代過去時,他也隨著千年寒冰漂浮到了這裡,所以部落裡混雜著世界各地的人。

    「進來,瑞恩大哥。」

    瓊崖把他請了進來,平日裡他們的關係也還不錯。

    「是族長讓我來找你的,說是有事相商。」

    瑞恩瞧了瞧在一旁的可愛安芮,直接說道。

    聞言,瓊崖倒是頗為意外,平日裡什麼事都是族長自己來拿主意的,怎麼今天說是有什麼事要找自己商量。

    不過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叮囑安芮老實呆在家裡後,隨著瑞恩趕去了族長的大茅草棚裡。

    瓊崖一進門,便是看到族長身旁站立著兩位身著黑衣的男子,瓊崖能感覺到其週身氣場完全與部落裡的人不同,顯然不是普通人。

    「族長,急招瓊崖來所為何事?」

    族長名為楊霸松,瓊崖一直覺得這名字很有意思。楊霸松為人倒是和善,不過其戰鬥力卻是部落裡最強的,沒有人敢忤逆他。

    「呵呵,瓊崖來得正好,這兩位是從庭域過來的大人。」

    楊霸松今日顯得特別和善,竟然還沖瓊崖「呵呵」的笑了起來。

    瓊崖聽到是從庭域過來的大人,不由得一驚,像他們這樣的小部落,怎麼可能會有庭域的大人來訪。

    庭域是行空世界裡眾多管理機構的一種,一般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庭域位於史前的亞歐大陸東邊,正是華夏古國以及東亞、中亞所在的地方,不過現在卻被命名為第七區。而在周邊還有著兩個龐大勢力,分別叫做第一區、第二區。其實在很久以前還有著三四五六四個勢力區,但是它們最後都被第七區吞併了。

    這三大區瓜分了整個亞歐大陸,而尤以第七區勢力最強。

    就在瓊崖處於震驚之中時,一旁的以為黑衣人突然朝瓊崖衝了過來,他手上不知何時握上的一把長刀直接向瓊崖豎劈而來。

    瓊崖心裡一驚,身體猛地一斜,劈開了刀口的鋒芒,隨後他探出一隻手掌直接抓住了黑衣人的手腕。

    黑衣人橫眼一掃瓊崖的手掌,旋即手臂猛烈地橫掃而去。瓊崖只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朝自己撲來,而後他無力的往後退去,重重的撞擊在了泥土牆壁之上,頓時,那泥土牆壁劇烈的一抖,隨之條條裂紋龜裂而開。

    瓊崖震驚的看著這個不知為何要對自己動手的黑衣人,胸腔處一團劇痛堵在那裡,久久不能散去。

    一旁的楊霸松與瑞恩也是大吃一驚,但是沒有一個人敢過來阻攔。

    「很好,小小年紀能有如此速度與力道,實屬罕見,就是你了。」

    這時,那名黑衣人突然詭異的一笑,滿意的吐出一句話來。

    瓊崖現在都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木訥的看著楊霸松,希望他能解釋下。

    「呵呵,瓊崖,你可是好命,庭域特地來下面招攬合適的童子進行密訓,老夫特地舉薦了你,沒想到被大人相中了。」

    楊霸松見到瓊崖這幅摸樣,急忙樂呵呵的解釋道。

    畢竟不是誰都能加入庭域的,若是以後瓊崖在庭域有所成績,那帶給他們整個部落的好處可是驚人的。

    瓊崖一聽這話,心裡卻是暗自思忖道:這行空世界看似是統一的整體,其實各個勢力都是分庭抗爭的,從各種五花八門的重疊管理機構就可以看出來,現在庭域竟然特地來我們這種小地方來招攬童子進行密訓,看來不會有什麼好事。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瓊崖臉上卻是露出喜悅的笑容。因為若是讓這兩個黑衣人看出自己有什麼不願意,說不定會惹來殺身之禍,更何況他的不願意也是絲毫不起作用的,這由不得他。

    之後,兩位黑衣人給他一張鐵片,上面繪有庭域的圖文,可以讓瓊崖在庭域自由出入,但是條件是必須要瓊崖獨自一人趕到庭域,這看起來也是考驗瓊崖的一道難關,因為此去庭域距離遙遠,一路上不知會有多少艱難險阻,能活著趕去的估計少之又少。

    瓊崖握緊手中的的鐵片,目送著兩位神秘的黑衣人離去,心裡卻是矛盾了起來,因為他走了誰來照顧安芮。

    倒是那楊霸鬆開口說道:

    「瓊崖,你好好抓住這次機會,以後若是能得到庭域恩賜的行空特權,那你的收穫會更大的,安芮交給我便是,我會當她是自己的親生閨女來照料的。」

    聽聞楊霸松這麼一說,瓊崖倒是頗為感激,於是一番言語後,瓊崖回到了自己的屋內。

    不過他還沒進門,竟然聽到安芮在裡面尖叫了起來。於是他一個箭步衝了進去,隨後卻是見到一個彪形大漢猥瑣的將安芮撲倒在地。

    瓊崖見此,雙目暴怒而開,隨手拿起門口擺放的石錘,他朝著那彪形大漢的頭部,猛烈地一錘砸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