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一仙難求

第一卷 、675、何日再會 文 / 雲芨

    「這一切,只是一個賭局。」陌天歌慎重其事地說。

    在三位道君凝重的目光中,陌天歌緩緩地將整件事改頭換面地道來。

    首先,她將此行經歷一五一十地告訴三位道君,從須彌海與歸墟航大海域的恨大軍交戰,說到幾十名妖修圍攻,再說到生死一線逃出生天,而後順利找到麒麟祭廟。

    「……我們到了麒麟祭廟,卻發現,此祭廟與其他四靈完全不同,不但保存完好,而且存在禁制,無法入內。就在我們一籌莫展的時候,祭廟內忽然傳來笑聲——」

    「是何人?」靖和道君迫不及待地問。

    陌天歌注視著三位道君,說:「是一位化神前輩。」

    「呀!」妙一道君輕呼,「居然出動了化神前輩?」

    震陽道君面色不驚:「既然關於天下大局,化神前輩焉能不知?先前是我們疏忽了。」

    靖和道君點點頭:「不錯。化神前輩幾乎從不入世,以至於我們忽略了他們的存在。」頓了頓,問,「此事是否已有化神前輩接手?」

    「是的。」陌天歌歎息著繼續說了下去,「我們擔憂之事,早有化神前輩發現了,而我們所行之事,他們早就在做了……」

    祭廟起於遠古,與兩位天神賭局有關,這點她沒有隱瞞,只是,後面的發展,她隱而不答,將一切推到化神修士身上。

    化神修士歷來不入人世,幾位道君都只知道世間有化神修士存在,卻從未見過馫M門立派數萬年,也曾有人有幸目睹化神修士的出現,留下隻言片語。在這些記載裡,化神修士行事神秘,力量強大,故而三位道君絲毫不疑。

    「……我那位高祖明言,此事非化神不得插手。而後,我們就被送回來了。」

    陌天歌說罷,三位道君各自沉思。過了許久,震陽道君道:「既然有化神前輩存在。就不是我們能插手的,這件事就此抹去吧,以後玄清門弟子,都不必再追究了。」

    靖和道君摸著自己漂亮的短鬚,歎了口氣:「白費功夫。」

    「恐怕不白費吧?」妙一道君笑吟吟地看著他們,「你們兩個既然見到了化神前輩,是不是得了什麼機緣?」

    陌天歌卻攤攤手。頗遺憾地說:「很可惜,沒有。」

    「沒有?」妙一道君略微詫異,「入寶山空手而歸,這可不像你的風格。」

    陌天歌與秦羲對視一眼,心中都在苦笑,他們得知事情的真相,震驚得不知所以,哪裡還記得討要好處?能很快鎮定下去。決心繼續修煉下去,已經是他們意志堅定了。

    「靈犀被那位寒泉前輩留下,至今未歸。可是遇到了什麼……」震陽道君又開始的。

    「震陽師兄放心,有化神前輩在,靈犀師弟不會有事的。」秦羲出言安慰,「而且,寒泉前輩有言在先,會送他們一場機緣,靈犀師弟恐怕是因此耽擱了。」

    震陽道君點點頭:「但願如此。」說著,目光在他身上轉了一圈,笑問,「守靜。你晉階中期也有一百多年了,為兄觀你近日修為精進,隱有突破跡象,何時閉關衝擊後期?」

    秦羲看了眼陌天歌,道:「如果沒有意外,近日就會閉關。」

    「也好。如今宗門欣欣向榮,天極局勢也還算穩定,瑣事無需操心。」震陽道君想想又高興,「若你能順利晉階後期,必定震動天下——三百多歲就晉階後期,可是天極修仙界從來沒有過的事。」

    靖和道君既欣慰又嫉妒:「可不是,為師這般天資,還是四百歲才元嬰的。」更不用說元嬰後期,那時都九百歲了。

    他不禁回想當年,從王府帶走秦羲的時候,他只是想著,秦家後人既有靈根,他身為叔祖,便該扶持一二。後來,他見秦羲心思純淨,悟性極高,也只是覺得可以傳之衣缽。幾百年時間過去,只見他修為越來越高,越來越接近自己,如今甚至有了超過的可能。

    元嬰後期這關不好過,但他直覺地認定,這小子不會在關卡上拖太久。細想,他心境無礙,修為凝實,還有著絕頂的資源,又怎麼會過不去這一關?想當初,他就是因為缺少機緣,才會遲遲無法晉階,而得了幾枚無花金果,便一舉邁過了後期的門檻。

    秦羲笑,卻看著陌天歌:「震陽師兄這話說早了,只怕不久之後,才是真正的天下震動。」

    「哦?」震陽道君望著陌天歌,「莫非清微又要晉階了?」

    陌天歌抿嘴笑:「哪那麼快,最少也要幾十年吧!」

    「幾十年還不快?」妙一道君嗔道,「這是在刺激師姐嗎?」

    說來,妙一道君也有天才之名,三百歲未到便結成元嬰,但她如今已臨近八百歲,卻還汪在元嬰初期,這個天才之稱,到底有些名不副實了。但她笑意盈盈,顯然並未縈繞於心。

    靖和道君說:「你是受了功法的拖累,若非你功法缺失,這些年補全功法費了不少心力,又豈會拖延至今?如今你功法已經補全,修為穩定,想必過不多久,就能晉階了。」

    妙一道君點點頭:「承師兄吉言,消下次閉關,能一舉晉階。」

    陌天歌想到還在閉關的玄因道君,便問:「玄因師兄呢?此次閉關可有收穫?」

    「這小子在衝擊中期。」靖和道君樂呵呵地補充了一句,「這次消很大。」

    玄因道君結嬰也有兩百來年了,他的修煉進度像靖和道君,一向穩中求進,不過,到底是單靈根天才,哪怕沒有太逆天的機緣,也可以衝擊中期了。

    「守靜和清微後期有望,華炎師弟已穩定在中期,妙一和玄因即將中期,靈犀不說後期,中期總是可以的,再加上知非剛剛結嬰……」震陽道君細細數來,十分欣喜。「我玄清門如此興盛,歷代祖師必然大感欣慰。」

    不提幾人如何展望未來,陌天歌一番解釋,總算是圓過去了。

    不久¢犀道君平安歸來,眉眼雖有郁色,但還算冷靜。他一回山,就到極淵潭洞府拜訪,與兩人一番交流,贊同他們的處理方式,並且告訴他們¤雲鶴等人都平安回去了,隱瞞真相也是他們共同的決定。聶無傷回梟陽之前,還讓他轉達了一句話:化神之時,與君再會,開通天之途!

    陌天歌沒想到聶無傷會轉達這麼一句豪氣萬千的話,不禁也心生豪氣。

    「好,化神之日,與君再會!」

    一番激勵¢犀道君回去修煉了。他投了寒泉的緣法,此番得了天大的機緣,想必也要一飛沖天了。

    沒過幾日。景行止前來拜訪,仍然嬉皮笑臉,絲毫不見郁色。

    他的成長經歷,比許多人都要坎坷,沒有堅韌的內心,根本走不到這一步,是以完全不用為他的。

    一落座,他說:「你們還抗得住吧?」

    秦羲很淡定:「我們兩個人,抗住一半就可以了。」

    「……」才說一句話,就被堵了。景行止很鬱悶,「就知道,完全不用為你們的的。」

    陌天歌笑:「看到景道友如此,我們也放心了。」

    景行止鬱悶稍減,再想一想,又眉開眼笑了:「算了。不跟你們計較。」清咳一聲,說,「我來,就是跟你們說一聲,我們都決定,化神再說。你們呢?」

    陌天歌輕輕點頭:「自然,通天之途,我們不會放棄。」

    景行止笑,臉上桃花綻放。過了一會兒,他收了笑,認真地說:「秦守靜,結嬰我輸給你了,化神可未必,我們就等著瞧吧!」

    秦羲微微一笑:「好。過些日子,我就會閉關衝擊後期。」

    景行止一愣,哇哇大叫:「什麼?!你這麼快就要衝擊後期了,我還早呢,這豈不是……」

    景行止很快就告辭了,說是要回去閉關,絕對不能輸給秦羲太多。

    之後不久,秦羲與陌天歌一同閉關,修煉陰陽雙修**♀部將**訣、太元錄、純陽訣、三元轉**四部頂級功法融合為一體的法訣,修煉起來進展快得不可思議,不過十年,兩人出關,秦羲已順利晉階後期,成為元後大修士。而陌天歌,從中獲益更多,後期之日,已是指日可待。

    景行止知道這個消息,捶胸頓足,一門心思閉關了,從此一步也不踏出古繳。

    凌雲鶴亦有消息傳來,鐵面真人坐化,元沐真人受傷,不得已他接任了首座之位,成為九彥宗史上第一位元嬰中期的首座。

    說到首座,在秦羲突破後期時,震陽道君曾有意將首座之位傳給他,但被拒絕了。別人都以為,他是因為師父還在,才不願接任,只有陌天歌知道,他是一門心思想要化神,所以不準備浪費時間,白佔著首座的位置。

    百年時間悠悠而過,況燭結嬰,玄清門元嬰修士達到兩位數,勢不可擋。在玄清門的強勢下,妖獸之亂漸漸平息,眾妖修退入南面森林,西馳大陸的妖修,因為鬼修的強大,逼不得已退回西馳。至於魔道,力單勢孤之下,紛紛舉門遷移至雲中,趁著雲中大亂,佔下西方的地盤,繼續休養生息。

    百年戰亂過後,雲中慢慢平靜下來,許多宗門在戰亂中失了傳承,修仙勢力洗牌。而九彥宗,始終屹立不倒,雖勢力大降,卻牢牢佔住了雲中第一宗門的位置。

    至於梟陽,聶無傷曾傳信,梟陽各勢力已被她一一收服,仍然窮山惡水,卻也有了生機。

    惟有楊成基,行蹤一直不定,只偶爾聽說,他經過哪裡……

    …………

    「碧雲宗太上長老鳳寧仙子到賀!」

    「靈獸宗慕靜流慕掌門到賀!」

    「天道宗霞光真人到賀!」

    「正法宗明霞道君到賀!」

    「古繳霄河金到賀!」

    ……

    太康山主峰張燈結綵,比之結嬰大典更隆重,來來往往的弟子們喜氣洋洋,到賀的客人們修為一個比一個高。只是,這些客人裡,只能零星聽到幾個熟悉的名字了,比如碧雲宗的鳳寧,古繳的霄河金。

    主峰三清殿祖師像前,站著一人。他二十來歲青年涅№材高大,涅尋常,並不英俊的眉目帶著幾分凌厲幽深,一身華麗的羽冠鶴氅將他襯托得威勢十足。

    「陌道友。恭喜接任首座之位!」正法宗的明霞道君看到此人,當即笑吟吟地拱手。

    玄清門的修士,結丹後一律以道號稱呼,這青年分明是元嬰後期修為,卻被明霞真人稱之陌道友,可見二人交情頗深,必是識於微時。

    青年淡淡含笑。回了一禮,又向緊隨其後的霄河金等人團團一揖:「幾位道友能夠前來,悟真榮幸之至,還請道友們稍待,首座接任大典馬上開始!」

    眾修士紛紛表示無礙,各自在道童的引領之下,到一旁等候。

    就在此時,一聲驚雷。風起雲湧,無數的靈光在太康山七峰出現。

    「發生什麼事了?」還沒坐下的客人們紛紛往外看去。他們不是結丹就是結嬰,豈會看不出♀是天象,修士晉階的天象!

    「不是結丹,難道有人結嬰?」霄河金仰頭看著,喃喃自語。

    驚雷、風雲、靈光,確實像是結嬰天象,然而——

    空中隱隱響起悅耳的聲音,有如仙音,一朵朵碗大的花憑空灑下,彷彿傳說中的天女散花!

    「誰的結嬰天象,如此奇特……」

    那位即將接任首座的悟真道君眉頭微皺。順著靈氣流動,看向清泉峰的位置,忽地又驚又喜:「莫非是……」

    顧不得招呼客人,他當即化為遁光,掠向清泉峰。

    一道道遁光在清泉峰停下,此時玄清門留在宗門的元嬰道君。紛紛聚集在清泉峰極淵谷內。

    不多時,洞府石門打開,已經是元嬰修士的桑玉書邁了出來。他的目光轉了一圈,向眾同門拱手為禮,道:「眾位師兄弟莫驚,此異象乃是師父師娘成功化神了。」

    「啊!」眾元嬰修士被這個消息震暈了∝靜清微兩位道君,是玄清門有史以來最出色的天才,這是玄清門弟子無一不知的事,他們這些元嬰修士更加知道,四百年前開始,兩位道君不再出現於人前,就是為了化神。只是,天極萬年來都不曾聽過修士化神的消息,兩位道君又太年輕,他們都以為,就算能化神,也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不曾想,兩位道君不過千歲,就達成了目標。

    化神,玄清門出現了化神修士!

    這個消息瞬間傳遍整個太康山,不久之後,也將傳遍天極。

    上清宮內,玄清門資格最老的兩位道君在棋盤兩邊相對而坐。

    他們兩人,一個一千八百歲,一個一千六百歲,都已經是垂垂老矣的年紀,若非他們服食過增壽五百的長生丹,已是臨近坐化。而此時,他們腰背仍然挺直,氣質仍然仙風道骨,只有眉眼之間的倦意,才能隱約看出他們的年紀。

    「化神,這兩個小傢伙,終於化神了。」靖和道君眉眼帶笑,落下一子。

    「是啊,玄清門終於出現化神修士了。」震陽道君一派平和,絲毫沒有因為小輩已經化神,自己卻仍然困於元嬰而焦急。

    「我們兩個,是不是也該努力下?」靖和道君說,「我們的壽元,可沒有多久了。」

    「我們不是一直在努力嗎?」震陽道君拈鬚微笑,「只不過,那兩個人走得比我們快。」

    靖和道君輕輕點頭,始終帶笑:「他們兩個在天魔山閉關兩百年,總算從眾仙墟的仙氣中找到了化神的關鍵♀回你交了首座,要不我們也去試一試?」

    震陽道君瞥了他一笑,笑罵:「他們兩個雙修,才一起去的,我們兩個老傢伙一起去算什麼?我可沒有特殊愛好!」

    「去!」靖和道君翻個白眼,「本君愛看的是美人,可沒興趣看你這個老頭!」

    …………

    數日後,古繳止水金景行止,雲中九彥宗首座太上長老凌雲鶴,梟陽之主聶無傷,以及浪跡天涯居無定處的楊成基,都收到了一份傳信。

    「我們已化神,何日可再會?」

    ——完——(未完待續。,投推薦票、月票,,。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