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恐怖靈異 > 葬地玄經

第三卷 古格地宮 古格地宮 七十.網封的石門 文 / 玉司南

    鬼蛛似乎被身邊這些繩索弄得火了,四處亂衝。這樣一來,它那八條長腿就自然而然地被那些亂七八糟的繩索纏繞住了。它越是掙扎,繩索纏繞得越緊。沒過多少時間,鬼蛛就纏得像只大閘蟹似的,再也不能動彈了。

    被我們圍住,鬼蛛憤怒無比,用盡了全力想要將繩索掙斷。它的力道果然了得,眼看著這些結實的繩索被它越掙越長,很快就要被拉斷了。我們好不容易將才它制住,如果再讓它逃拖,對我們來說那可真的就危險了。

    「把它推到下面去,摔死它好了!」這個時候

    ,突然聽到墩子喊了一聲。「用其他物品頂著推,千萬別直接接觸它的身體,它的硬毛上有毒!」我趕緊補充說到。於是,我們四個人各自取出行軍鏟等工具,頂著鬼蛛的身體,一點一點地將它推到了平台的邊緣。鬼蛛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命運,不住地出憤怒和絕望的嚎叫。它的聲音,將先前那隻小鬼蛛也吸引了過來。它拖著半殘的身軀,跌跌撞撞地朝我們衝來。阿豹眼明手快,「砰,砰」兩槍直接命中它的腦袋。我和墩子也不示弱,兩根鋼箭隨即飛出,從小鬼蛛頭部的傷口處打入腦內。一聲慘叫之後,幼年鬼蜘蛛倒在了平台上,一動也不動了。

    母鬼蛛聽到小鬼蛛的慘叫,用盡全力,奮力一爭,「啪」的一聲,一根繩索被徹底掙斷了。我們見情況危急。更是股足了勁,將鬼蛛推向平台邊緣地帶。「啪」地一聲,又斷了一根繩索。就在第三根繩索即將被弄斷的時候,我們終於將鬼蛛推落了平台。一聲刺耳的尖叫由近到遠地響起,最後整個墓室之內便再次恢復了平靜。

    看到危險解除,我這才感到自己的傷口如同被撕開了一般難受。眼前黑,四肢無力。一下子便暈倒在地,失去了知覺。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現自己正躺在珍妮的懷裡。墩子正拿著水壺給我喝水。當他們看到我慢慢醒轉過來後,這才一一1ou出了笑容。因為手臂依然有隱隱的灼燒感傳來,我本能地扭頭看了看自己地傷口,這才現傷口已經被繃帶包紮好了。顯然珍妮他們在我暈倒的時候給我清洗了傷口,並做了仔細地消毒處理。要不然此刻的疼痛感還會更強烈?

    ??「司南,感覺怎麼樣?」珍妮關切地問我。我點了點頭回答說:「好多了。」「哦,你沒事就好。這怪物的毒性可真強,幸好帶了解毒血清,」墩子笑著說道,「要不然咱兄弟可要到另一個世界才能見面咯。?

    大約又休息了半個小時,我的體力也逐漸恢復。我們決定繼續前進,去完成我們的使命。我們仔細查看了平台的環境,現在這平台上,除了平台和巖壁連接處地那個鬼蛛洞穴。四周都是臨空的,根本沒有其它的道路。

    墩子看著那陰冷黑暗的洞口,有些猶豫地說:「那秘密不會就藏在這鬼洞之中吧!這也太難為大家了,要是再來一隻,我們可就死無葬身之地了。」「危險我們已經經歷過那麼多次了,難道還在乎再多那麼一兩次嗎?」珍妮回答說到。「我倒是沒什麼。我就擔心司南兄弟他吃不消。你們看看他現在的樣子,站都站不直了。」墩子說到。我擺了擺手,回答說:「我不要緊的,別為我擔心,慢慢走會就好了。兩隻鬼蛛現在都已經被殺死了,我想如果洞穴裡還有其它的同類,現在也早就該衝出來了,所以我估計洞裡的情況應該問題不會太大。」被我這麼一說,墩子一時也無話可說了。於是,大家收拾整理了裝備。填裝好彈藥。準備進入洞穴。

    ?。一切準備妥當,阿豹走在最前頭開路。墩子用肩膀挑起我地一直胳膊。拉著我走在阿豹的後面。珍妮則走在隊伍的最後?

    這石洞內顯得被外面更加的陰冷,還有許多帶有黏液的蛛網,纏繞在洞穴的四周。隨著我們呼吸地氣流不停地飄動,顯得異常詭異。我們擔心洞內還殘留著鬼蛛留下的毒氣,所以都一直沒把防毒面罩摘下來。在幽暗的燈光下,我們行走了大概半個小時。這一路上,我們看到許多的枯骨,顯然那是被鬼蛛撲殺和吞吃掉的獵物殘骸。這些殘骸中除了鼠、蛇的骨架,更多的則是人類的骨骼。看起來令人毛骨悚然,膽戰心驚。我們在洞你摸索著前進,還好洞內並沒有其它分支通道,所以我們很快就走到了洞穴的底部。

    讓我們吃驚的是,在這裡我們看到地是一扇結實地石門,將我們前行的道路阻擋住了。石門已經被那些粘稠地蜘蛛網包裹得非常嚴實,要不是兩個已經生了銅蛌澈C銅門環從蜘蛛網內突了出來,我們還真沒看出那裡原本是一道石門。

    這些灰白色的蜘蛛網與一般的蜘蛛網大不相同。雖然只有麵條般粗細,卻異常的堅韌。任憑我們用行軍鏟怎麼砍怎麼劈都弄不斷,還把兩把鏟子粘到了蜘蛛網中,再也弄不下來了。

    「乖乖,這是啥材料做的,怎麼就這麼牢呢?」墩子把手上的工兵斧往地上一丟,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說到。我此刻正坐在地上,看著墩子他們弄蛛網。聽墩子這麼一說便回答道:「蛛網是一種蛋白質的化合物,這種物質確實是非常強韌的。這一點早就被科研人員所現了。根據研究現,如果把蜘蛛網壓結實,其強度絕對可以用來做防彈衣。」我停頓了一會然後繼續補充說:「普通蜘蛛網絲的強韌度已經是如此驚人了,現在你們看到的鬼蛛網絲足有麵條般粗細了,其強韌度還會不強嗎?」

    「那怎麼辦,這些蜘心被黏牢的話就很難掙拖了。如果不將它們弄掉的話,這道石門我們根本就過不去的。」珍妮略帶憂慮地說。阿豹點了點頭說:「是啊,現在這石門被蜘蛛網封得嚴嚴實實的,根本就沒法子過去啊。這連子彈都打不穿的材質,我們用什麼辦法才能把它給弄掉呢?」阿豹的一番話讓我們都陷入了思考。

    墩子一邊不停地在我眼前來回走動,一邊不停地思索著。他一邊走還一邊不停地拋動著手上的那個銅製zippo打火機。當我看到那個打火機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亮有了一個辦法。於是我高興地一下子站了起來,大聲地說道:「對了,我要辦法了!」「什麼辦法啊?快說!」墩子趕緊問我。珍妮和阿豹也迅圍到我的身邊來,一臉期待的神色。我神秘地笑了一笑,然後回答說:「這鬼蛛網再怎麼強韌,但它也總歸是蛋白質化合物,既然是有機物質我們完全可以用一個辦法來解決它,那就是——用火燒!」

    求票支持,謝謝!!!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