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恐怖靈異 > 葬地玄經

第二卷 秦陵疑雲 四十三.開啟玉匣 文 / 玉司南

    四十三.開啟玉匣

    與此同時,墓室內突然寒風大作,呼嘯而起,緊接著從那棺槨中閃出一團團火光。湯正陽也顧不上查明原因,只是一個勁地朝著事先就要看好的盜洞口所在的方向跑了過去。

    估計就要跑到盜洞口旁邊的時候,湯正陽突然踩到了什麼東西,腳下一滑竟然朝前撲倒了過去。慶幸的是這一撲,沒有直接摔倒在地上,而是不偏不倚剛好撲在了早就等在那邊的劉二柱身上。劉二柱趕緊一把拉住朝自己撲過來的湯正陽的手,就一把把他給扶住了。湯正陽和劉二柱那樣蹲著站穩後,朝地上摸了一把後發現自己原來自己剛才是踩在了一把銅鎖之上了,於是抬手就想把它丟掉。但就在這個時候,只聽「喀嚓」一聲響,他們身旁那個盜洞口先前凍結著的冰牆突然碎裂開來了。看到通道已經敞開,湯正陽也顧不上再去丟什麼東西了,捏著這把銅鎖就和劉二柱一起往盜洞通道內鑽了進去。兩個人一邊往外爬,一邊聽到身後的墓穴中不斷傳來鬼哭狼嚎般淒厲的叫聲,當他們好不容易從盜洞口鑽出來後,就聽「轟隆」一聲巨響過後,身前的那個土坡坡竟然整個都塌陷了下去,而他們眼前的那個盜洞也立刻被封死死的封住了。

    經歷了這一場生死劫難之後,湯正陽和劉二柱兩個人好不容易逃了出來。雖然兩人都費了不少氣力,也化了很大的心思,可到頭來不但什麼都沒摸到,反而差點就丟了性命,所以兩人出了那墓穴之後,情緒已經到了最底點。但這也怨不得別人,只能怪自己運道太背。

    然而讓他們兩人沒有想到的是。他們這次從古墓中帶出來的唯一一件明器——那把銅鎖在經過了一些權威鑒定人士的鑒定後竟然都一致地認為是秦國宮廷內的專用物品,被稱之為玄鳥連心鎖。這種鎖具設計精巧,造型獨特,目前存世極少,具有很高的收藏價值。如此一來,兩人又開始高興起來,並且還將這銅鎖暫且放置在了湯正陽地古董店舖中最顯眼的位置,期待著被某個有眼光的人來看到。並能賣一個好價錢。

    「可惜了,這把銅鎖在那個『寒潭墓』中的時候被劉二柱摔了那麼一次,鎖中的陶芯破裂,漏出的磷粉將那個裝著銅鎖的木匣和木匣中的物品都燒燬了。要不然如果能拿到這一個帶著銅鎖地完整的木匣,說不定就更加珍貴了。」湯正陽惋惜地說到。聽湯正陽說完這些後,我們才知道了湯正陽手頭這件銅鎖的來歷。「那麼說你手頭上的這把銅鎖應該是有破損的咯?」我問到:「那如果是一把完整的鎖,你有辦法把它打開嗎?」湯正陽聽我這麼問,稍稍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應該可以吧。我上次為了弄清這把銅鎖的年代,專門去找了一個研究古代鎖具方面的專家,在他告訴了我這把銅鎖地相關信息後,還教了我如何打開這種銅鎖的原理。回來後我又仔細地對著這把銅鎖研究了一番。如果現在要是有一把相同的銅鎖要我來打開的話,我想只要多耗費點時間。我應該還是可以打開它的。」聽到湯正陽地這番話後,我心中自然非常高興。

    於是就對他說道:「正陽兄弟,也許還真是天意,想不到竟然會有這麼巧。目前。我們手上還真有那麼一個帶著你說的這種『玄鳥連心鎖』的匣子。如果你真能幫我們把這個匣子給打開的話,那真是幫了我們地大忙了啊。」湯正陽開始以為我們是在和他開玩笑,所以並沒有在意,可後來當他看到我們的表情都顯得十分的認真,這才開始相信了我所說的話。於是就說道:「沒有問題,走,我這就跟你們去看看那個木匣子。」說完就搶先買了單,跟著我們回到了我們所居住的那家酒店。

    當我們在酒店房間裡把那只帶有銅鎖的玉匣子拿到湯正陽的面前時。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睜得大大地。仔細查看了那把銅鎖之後,湯正陽點了點頭,對我們說道:「沒錯,不是贗品,確實是和我店裡那把銅鎖是一模一樣的。」「那,你有把握可以把它打開嗎?」我詢問到。湯正陽看著這把鎖回答道:「你給我點時間,我需要回去準備一些工具,明天早上我再過來幫你們開鎖。」「你好。那我們就在這裡你等咯。」我笑著說到。

    之後。湯正陽就告別了我們,離開了酒店回去準備開鎖工具。而我們四個人則靜靜地待在房間裡繼續思索著。大家都在猜測。這玉匣之中到底裝了什麼重要的物品?它被放置在九龍山上那個石碑溶洞之中,那麼是否和這些能夠破解「鬼域銘文」的石碑又有什麼關係嗎?所有的疑問都只能在湯正陽幫我們把這個玉匣打開之後才能依次被揭開。所以在等待第二天的到來的這段時間裡,我們總感覺時間過得太慢,而且連睡覺也沒有睡好。

    第二天,湯正陽早早就來到了我們這裡,拿出了看來是他連夜趕製出來的幾根長短粗細不一地鋼絲,幾片形狀不同地鐵片等工具,然後就仔細地撥弄起那把鑲嵌在玉匣內的銅鎖來了。只見他一會用鐵片輕輕刮去銅鎖上地銅蛂A一會用鋼絲撥弄著那兩片帶有玄鳥圖案的銅片,一會小心翼翼地轉動那兩片銅片,忙活了老半天。汗水不斷地從他的額頭流了下來。因為湯正陽曾經和我們說過,這種『玄鳥連心鎖』受到外力開啟的時候,稍有不慎就會將鎖芯內的磷粉漏出,從而燒燬匣子裡非常重要的物品,所以此刻看著湯正陽開鎖的時候,我們四個人也感到十分的緊張,生怕一不小心就將玉匣內的東西給燒掉了。

    大概過了三個多小時,可能是到了開鎖最關鍵的時刻了,只見湯正陽的動作也開始慢了下來,連呼吸都放得十分細微。此刻他一邊用手轉動著銅鎖上的玄鳥銅片,一邊用鋼絲插進了銅片間的縫隙中去撥弄。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我們突然聽到細微的「喀噠」聲傳來,隨後就看到湯正陽臉上原先那凝重的神色迅速舒展了開來,並長長地噓了口氣,然後笑著說道:「打開了。」

    我們聽到湯正陽這麼一說,心中大喜,連忙頗不及待地想看一看這玉下匣子裡頭到底裝了什麼重要的東西。於是我就用雙手輕輕地將那個玉匣的蓋子翻了開來,只見在那玉匣之中是一份保存完好的帛書。我將這份帛書取了出來。作為答謝,我就把這個玉匣子送給了湯正陽。他見我們要把如此貴重的東西送給他時,先是吃了一驚,並且極力推辭,但在我們的幾次懇求之下才將其收了下來,然後和我們告別回去。臨走的時候還說,下次如果要找他幫忙的話就儘管去找他。

    當湯正陽離開之後,我們將那卷在一起的帛書小心翼翼地打了開來。帛書上的文字是用篆體書寫的,雖然墨跡有點褪色,但依然可以看清所寫的是些什麼內容。只見上面寫這這樣的內容:

    皇帝立國,維初在昔,嗣世稱王。

    討伐亂逆,威動四極,武義直方。

    戎臣奉詔,經時不久,滅六暴強。

    廿有六年,上薦高號,孝道顯明。

    東臨泗水,既得葬地,又獲九鼎。

    查鼎之文,破讀玄經,終聞仙音。

    依鼎刻碑,立之龍窟,震懾千邪。

    藏經麗園,守護龍體,以待三世。

    是日窟成,撰此帛書,文以記之。

    我們一個字一個字地看了過去,看完之後才知道這帛書上寫著的就是有關這些九龍山溶洞中的「銘文石碑」的事情。按照這帛書上的內容記載,應該是秦始皇統一六國之後,在山東的泗水一帶獲得了「葬地玄經」和九隻大鼎,按照鼎上的銘文破解了「葬地玄經」上的那些「鬼域銘文」,並獲得了成仙得道的秘密。所以按照九鼎上的銘文刻了九塊石碑,立在九龍山石窟內,用來震懾邪靈。又把「葬地玄經」藏在驪山陵內,用來保護秦始皇的肉身,等待三世輪迴。這個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這些銘文石碑竟然是秦始皇所立的啊。

    看完帛書,墩子問道:「這帛書上怎麼也提到了泗水?是不是就是我們上次去過的那個地方?」我一聽便笑著說:「這個泗水是在山東境內的,不是我們去過的那條毒霧河。」我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根據史料記載,秦始皇東巡天下的時候,曾經到了那裡,並命人打撈周朝遺失在泗水中的象徵一統天下的九隻巨鼎。可正史中記載著秦始皇最後並沒有撈到九鼎,只有一些野史中說他最後是撈到了的。對照著這份帛書看來,事實上還真像野史中所說的那樣。如此看來正史也並非完全可靠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