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恐怖靈異 > 葬地玄經

第二卷 秦陵疑雲 三十八.玄鳥連心鎖 文 / 玉司南

    三十八.玄鳥連心鎖

    我把這個錢包給墩子亮了亮,他便明白我的意思,於是就說道:「我陪你一起去,免的你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界上給走丟咯。我去和珍妮他們說一下,讓他們先別急著退房,等我們回來再說。」我點了點頭,把那個錢包往口袋裡一塞,就和墩子一起朝著隔壁的珍妮和阿豹的房間走去。誰知道當我和墩子說是要去街上找那個人還他錢包時,珍妮和阿豹都表示要一同前往,順道也好在街上逛逛,免得待在房間裡那麼無聊。看來這麼幾天的折騰還沒把他們給折騰夠。於是我們四個就按上次這錢包的主人湯正陽所留給我們的地址找到了那條街的街尾去找那家叫「古韻軒」的店舖。

    街上很熱鬧,人來人往的,但到了街尾,我們發現這裡可能因為已經比較偏了,所以已經沒有剛才街口那麼熱鬧了,來往的行人也不多,邊上只開了沒幾家店舖,顯得比較冷清。不過這樣的一個環境絕對是一個鬧中取靜的地方,別有一番味道。在這麼幾家店舖中,我們一眼就看到了那家掛著一面「古韻軒」招牌的店面。招牌是木製的,黑底金字,邊上還描著金色的雷紋邊框,顯得十分古樸正氣。店面的裝修也是統一的仿古木結構,配上那塊牌匾,韻味十足。

    當我們走進了店內,發現店內的空間並不算太大,估計有十來個平米,但卻佈置得井井有條,古色古香。店內的最裡邊擺放著四扇明清雕花屏風,將裡間和外面隔離開來。屏風外面是一排櫃檯。櫃檯裡放置著各種文玩明器,一看就知道是個古玩店。此刻店內沒有見到一個顧客,只有一個看似店家的人正背對著我們坐在櫃檯內的一張八仙桌邊正搗鼓著什麼。連我們進門的腳步聲也沒能讓他有所反應。

    「這位店家,向你打聽個人。」於是我就站在櫃檯邊對他說道。聽到有人問話。他這才回過頭來張望。當他把臉轉過來的時候,我們才發現,這不是別人,正是我們要找的那個湯正陽。他看了看我們四個,好像也馬上回憶起我們來了,連忙笑著對我們說:「哎呀,是你們四位啊。快坐,快坐。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啊。」「沒什麼。上次地事就別提了,這次我們是專程來給你送還東西來了。」我一邊從口袋裡掏出那個錢包,一邊笑著回答說:「你看看這是不是你的東西?」湯正陽看到我手上的這只錢包,顯得十分高興,連忙說道:「沒錯,沒錯,這只錢包是我的。」說著他從我手上把錢包接了過去,打開來看了看裡面那張舊照片。然後若有所思地說道:「雖然裡面沒有錢,但這張照片對我卻十分重要。」他稍稍停歇了一會,然後又說道:「我是個孤兒,從小爹媽死得早,是祖父將我一手帶大。這照片是我父母留下的唯一張照片。」聽完他的話。我們都沒有說話,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有著如此不幸的身世。

    過了一會,他見大家都沉默著,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連忙笑著說道:「呵呵,不好意思,我怎麼說起這個了?哦,實在是太感謝你們啊,還特地把錢包照片給我送過來。」「哦沒什麼,反正也不遠,我們來街上逛逛,順道就把你當時掉在地上地錢包給你拿過來。」我笑著回答:「原先應該早就給你拿過來的。可不巧我們手頭剛好有點急事要辦,所以拖到今天才給你送過來。」「沒事,沒事,又不急的,呵呵。」湯正陽回答說。就在這時候,一邊的墩子看著店裡的那些古玩明器,笑著說道:「湯老闆,沒想到咱們還是同行啊。我看你這裡確實有不少是好東西啊。」湯正陽聽墩子這麼一說。馬上回答道:「哦,是嘛?那可真是巧了啊。不知道兄弟您是在哪發財啊?」「杭州。也搞了這麼一個古董交易行,混口飯吃。對了,以後湯老闆有什麼上眼的貨色要出手,不妨也通知我一下啊。」墩子說著遞過一張名片。

    就這樣,他們兩人開始興致勃勃地談論起生意來了。而我和珍尼還有阿豹對這些古玩生意上的事情卻沒有那麼濃厚的興趣,於是就隨便地在店裡轉了轉,看看櫃檯裡擺放著地各種古玩明器。也許西安靠近秦朝都城咸陽的關係,我發現櫃檯中所陳列的物品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出自先秦時期。而在這些器件中,一把被用木匣精心包裝,放置在櫃檯最顯眼處的鑲嵌式銅鎖引起了我的注意力。這把銅鎖並不算大,大約兩個指關節長短,一個指關節寬。雖然已經長有銅蛂A但鎖面上突出地兩塊銅片上,雕刻著的玄鳥圖案卻依然清晰可見。而這個樣子顯然和我們原先在九龍山溶洞中意外發現的那個玉匣上的那把銅鎖十分相像。因此我就忍不住問道:「湯先生,你這把鎖能拿出來讓我看看嗎?」

    湯正陽此刻正與墩子談到興致上,被我這麼一叫才回過神來,看到我們正在他地櫃檯邊觀賞他店舖中的文玩,連忙走過來為我們打開櫃檯,並把那把銅鎖連同木匣一起拿了出來。他一邊把銅鎖遞給我一邊解釋說:「兄弟,你可真有眼力。這把先秦時期所制的玄鳥連心鎖可是本店的鎮店之寶啊。」湯正陽看了看這把銅鎖,然後繼續說道:「上次把你給撞了,其實就是為了趕著去搞那麼幾件上眼的物件,結果我差點把命都搭上了。最後那批東西還是沒有到手,只拿回了這麼一把銅鎖。後來我請教了一些專家,才知道這鎖乃是先秦時期的宮廷之物,到了秦始皇時期更是只在咸陽宮內才使用這種專用的鎖具,因此數量十分的稀少。這種銅鎖有一個特點,就是沒有鑰匙。要開啟這把鎖完全要看怎麼去旋轉這鎖面上地這兩隻玄鳥,旋多旋少了都不能打開。更厲害的是在這銅鎖內部有一顆陶芯,裡面裝有一種磷粉。平時因為磷粉被密封在陶芯內,與空氣隔絕,所以安然無樣。如果一旦有人因為打不開銅鎖而想用外力撬開銅鎖時,鎖內裝有磷粉的陶芯就會破裂,漏出磷粉,與空氣接觸後就自己燃燒起來,迅速將原本鎖在匣子或箱子裡的貴重物品燒成灰燼。正因為它有如此嚴密的安全性能,所以是秦時宮廷內用來鎖藏極其機密的物品時所用的一種鎖具。」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