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恐怖靈異 > 葬地玄經

第一卷 通冥古玉 七十六.驚魂焚屍鼎 文 / 玉司南

    七十六.驚魂焚屍鼎

    雖然手上和腳上那些和青銅鏈條接觸的部位都被炙烤的無比疼痛,簡直難以忍受。但我依然強忍著巨痛,努力往對面的斷崖攀爬而去。其間我不由扭頭看了看身下。只見那火紅的熔岩不停的在我身下翻騰竄動。不時還有一小股一小股的岩漿被高高地噴射出來,彷彿就要射在我的身上,讓我心頭不覺一顫。還好兩面斷崖之間的距離並不是太遙遠,很快我就爬到了鏈條中間那只巨大的爐鼎之上了。

    由於整個爐鼎也是青銅所鑄造,爐鼎上面的溫度依然很高。我只能粗粗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這只巨型爐鼎。只見它高約兩米,直徑約一米五。爐鼎是三足鼎造型,足上鑄有饕餮紋。鼎耳呈「s」型向上伸展直至與頂蓋齊平,其上以鳥獸及雷紋圖案裝飾。鼎蓋上鑄造九龍奪珠立體紋飾,每條龍身上的鱗片,龍鬚都清晰可見,足見其鑄造工藝之精細。雖然由於受歲月風霜的侵蝕,整個爐鼎之上早已經是斑斑銅蛂A令其失去了往日的神采,但它那精美的工藝,磅礡的造型依然呈現出了它當年的王者之氣。

    其它細節還不容我細看,我的手上纏繞的布條和褲腿都已經被炙烤的開始往外冒煙了。於是我又繼續沿著粗大的青銅鏈條迅速的往對面的斷崖爬去。大概五六分鐘之後,我已經爬到了對面的斷崖之上了。當我把手上那些被燒灼成已經發黑炭化的布條小心拿下之後,發現自己的兩隻手掌已經被燙的褪了好大的一塊皮。但此刻也不容我抱怨什麼,我將自己腰上的安全繩捆到附近的一塊巨大岩塊上,然後朝對面斷崖上的珍妮他們揮了揮手中的狼眼手電,並告訴他們我已經順利通過了,讓他們選擇下一個人照我的樣子接著過來。

    於是當珍妮用安全神的中部捆在自己的腰間,然後當她一點一點往我這邊爬過來的時候,阿豹在對面慢慢的把繩索放長,我則一點一點的把伸縮拉短,一起配合著,保護著珍妮的安全。珍妮緊鎖著眉頭,硬咬著牙關,一點一點的往前挪動。她的雙手和褲腿也和我一樣被高溫的青銅鏈條炙烤的「絲絲」作響。大概七八分鐘後,滿頭大汗的珍妮終於被我拉上了斷崖。

    我把那安全繩索從珍妮腰間解下,然後將氣喘吁吁的珍妮扶到旁邊的一塊巨石上坐下休息,隨後再次用狼眼手電朝深淵對面的阿豹他們揮了揮,並大聲喊到:「墩子,沒事的,你可以過來了。」墩子聽我喊他過去,心中一慌,正想往後退縮,卻被身後的阿豹笑著攔住了。阿豹鼓勵了他幾句,隨後就將安全繩索繫在他的腰間,隨後拍了拍墩子的肩膀,告訴他可以出發了。顯然此刻墩子的內心是狂跳不已。他極不情願的往前挪動著腳步,彷彿每一步都挪得非常艱難。當他來到斷崖邊緣的時候,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朝著腳下的深淵看去。當他見到深淵底部那不斷跳動翻滾的岩漿流,彷彿看到了一張無比恐怖猙獰的鬼臉一樣,嚇的他又不由自主地往後倒退了幾步。

    看到這個情形,急的我大聲喊到:「哎呀,墩子,沒事的,別往下看,一咬牙就過來了。我和阿豹用繩子保護著你掉不下去的。」「是啊,齊先生,沒事的,大膽些啊。」這時珍妮也走了過來,對著深淵對面的墩子大聲喊到。墩子雖然膽小,卻是很愛面子的人,一看珍妮也在鼓勵他,他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於是就咬了咬牙,哆哆嗦嗦的趴到其中一根青銅鏈條上,開始往我們這邊爬了過來。也許是剛開始,因為手上有布條纏著,所以他也沒感覺到有什麼不適,可當他爬了近三分之一路程的時候,布條開始被烤地冒出了白煙,墩子被燙的「啊啊」大叫,並幾乎險些鬆了手。我和阿豹一看此情形,心頭一緊,迅速把自己手中的繩索抓牢,生怕他真的鬆手往岩漿流中掉了下去。

    「墩子,堅持啊,我知道你不是孬種,你可以過來的!」我大聲地喊到,故意想激一激他。「它奶奶的,我——我當然不是孬種,你別瞎嚷嚷了。」墩子被我這麼一激果然情緒有些激動,強忍著被炙烤的疼痛,又開始一點點的往我們這邊移動過來了。

    就在墩子剛剛爬上青銅鏈條中間那只巨大的爐鼎上面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突然感到整個洞廳之內猛然的顫動了一下。那深淵底部的火紅岩漿也突然噴發。「啪」的一聲巨響,一團岩漿巨浪沖天而來,眼看著就要噴到那爐鼎了,我們都嚇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萬幸的是,那團岩漿巨浪在離爐鼎大概三四米的地方,突然又停止了往上衝的勢頭,然後又掉落回去了。只有少數幾滴岩漿飛濺到了那幾條粗大的青銅鏈條上,發出一陣「絲絲」的聲響。

    而就在這一場危急的關頭,爐鼎之上的墩子被那鋪天蓋地迎面打來的火紅岩漿巨浪所驚嚇到了,手腳在爐鼎上不由的一陣亂抓亂蹬竟然將那爐頂的九龍奪珠鼎蓋給扒拉開了。而就在那爐蓋被推開一條縫隙之後,從那爐鼎之中猛然冒出一股灰白色的煙塵。雖然我和那爐鼎相距也有十幾米了,但聞到了那煙塵所帶出來的一股奇特的焦臭味道。也不知道這爐鼎之內到底放了什麼東西,只見墩子無意間看到了爐鼎內的物體後嚇得連聲音也喊不出來了。隨後就雙眼緊閉,雙手牢牢抓在爐鼎之上,任憑我們怎麼叫喊都不敢再跨過爐頂往前挪動半步。

    我看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兒,那深淵底部的岩漿巨浪萬一又湧上來,墩子遲早要出事。於是我就再也顧不上別的什麼了,拉著那粗大的青銅鏈條迅速往中間的爐鼎爬了過去。由於救人心切,一時竟然也沒覺得手腳上的疼痛,很快就來到了墩子的身邊。我打著狼眼,通過半掀開在那的爐頂蓋所形成的縫隙往那爐內瞥了一眼,頓時心中也「砰砰」地亂跳了一通。只見那巨大的爐鼎之中,滿是被燒烤得發黑碳化了的人體屍骨。雖然有的已經完全碎裂成為了骨灰失去了原貌,但依然可以看到不少完整的被燒烤的發黑的人類顱骨和身體其他部位的骨骼。從數量上來估計的話,估計應該有十幾具屍骨殘渣。原來這巨大的爐鼎居然是一個灼燒著死人的焚屍鼎,而且鼎中被焚燒的屍體數量還如此之多。想到這裡我就不由的又是一陣噁心。

    為了穩定墩子的情緒,我先將爐鼎的蓋子重新蓋好。然後輕輕拍了拍墩子的肩膀,這才將正處於驚慌發愣狀態下的墩子重新喚回神來。我鼓勵了墩子幾句,讓他跟著我一起爬過去。墩子見我不畏艱險爬過來救他也很是感動,於是就鼓起勇氣,跟著我一步步挪了出來。當我們終於在珍妮的幫助下爬上了對面的斷崖時,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說不出話來。我知道他此刻還是驚魂未定,所以也不再打擾他,繼續用狼眼手電朝對面的阿豹揮了幾圈,告訴他我們已經安全到達了,讓他也可以過來了。

    阿豹將我們事先丟在對面的所有背包和裝備分成幾批綁在安全繩索的中部。隨後我一邊往回拉,他一邊往外放,慢慢的將所有的背包和裝備都運了過來。最後他才將自己綁在安全繩索上,然後一點一點地朝我們這邊爬了過來。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我們身後的洞廳深處傳來一陣嘹亮尖銳的嬉笑聲。那聲音忽遠忽近飄渺無常,簡直如地獄的冥官所發出的索命之音聽的我們心臟狂跳,手腳發軟,紛紛癱倒在地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