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恐怖靈異 > 葬地玄經

第一卷 通冥古玉 十七.墓室懸棺 文 / 玉司南

    十七.墓室懸棺()

    我匆匆的環顧了四周,除了墓室東南邊有一盞長明燈似的燈盞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點燃,其他地方則是一片黑暗。長明燈在這漆黑的墓室裡發出微弱的火光,火光忽明忽暗,似鬼火般飄渺不定,給墓室更增添了不少恐怖的氣氛。

    儘管我們都戴著頭燈,但似乎這頭燈到了墓室中照射的距離就大大減短了,所以也只能看清身邊不遠處很小範圍內的物體。藉著長明燈有限的火光,我們看到燈光所在的墓室東南處一角。好像橫七豎八得擺放了不少東西。其他地方由於頭燈的燈光無法照射到,所以也看不清楚。

    阿豹拿出狼眼戰術手電一照,我們才勉強看清墓室大概有近三百個平米,左右各有兩個耳室。墓室中間有一棺槨似的物體被懸於空中。墓室內則堆滿了琳琅滿目的隨葬物品。除了各種大件的銅器,玉器,瓷器擺放在墓室周邊之外還有左右各四,總共八個木箱,擺放在墓室兩邊。

    墩子看後大喜,一個勁的說沒有白白辛苦一躺。一路上一直擔心墓室是否已經被盜的疑慮也就煙消雲散了。而我和珍妮看到這懸在空的棺槨卻覺得十分奇怪。從古至今沒見過有這樣的墓葬形式。不過我們畢竟不是為考古而來,所以也就沒有太在意這個奇怪的棺槨。

    珍妮繼續提著用髮絲和打火機做的懸垂物在地面上測試了一下,確定這裡沒有金絲。然後才允許我們走上前去。這時候墩子早已是迫不及待了,跑到離我們最近的一處隨葬用品前。那是一個幛木所製的木箱。箱體漆為紅底,上面鑲嵌珠寶玉器,看上去十分華麗。只是由於年代久遠了,箱蓋上已經積了厚厚一層灰土。

    墩子用行軍鏟撬去木箱上早已長滿淡綠色銅蛌獄匟瞗A打開箱蓋一看,頓時眼前一亮。只見那近一個立方的箱體內裝滿了珠玉文玩。只可惜經過近千年的歲月,那些珍珠早已被風化,還沒等墩子的手碰到,便成了一團乳白色的粉末。還好其他的玉器瓷器還完好如初,每一件的工藝都相當完美,價值不菲。

    墩子一邊往隨身帶著的防水袋裡裝著幾件玉器一邊說:「真是開眼了,真是開眼了。我奇大墩果然是個富貴命啊,哈哈。」這時,平時對這些文玩古器並不怎麼在意的珍妮似乎也變了個人似的,跑到墩子那邊,一邊翻弄著箱裡的器件,一邊問墩子有沒有看到過一枚玉印。墩子搖了搖頭。珍妮見這箱子裡沒有,便又走到另外一個木箱前,撬開箱子,查找起來。而阿豹也跑過去幫她一起查找玉印的下落。

    我聽珍妮在找一個玉印,突然想起了自己隨身帶著的那枚印章,但後來又一想,我那印章是漢晉時期的,而珍妮要找的玉印是在宋墓中的,應該沒多大關係,大概是玉璽之類。於是也幫著他四處搜尋起來。

    一箱箱的金碗銀筷,瓷瓶玉罐,字畫殘卷,簡直讓我和墩子目不暇接。但珍妮對這些卻絲毫沒有在意。難道她在找的那塊玉印比著滿室金玉珠寶還要重要?大概過了近半個時辰,八個木箱都已經被我們搜查了一遍,但還是找不到真妮所說的玉璽。

    當我走到墓室最裡面的一堵牆邊時,我發現牆上半掛有一具高大的骨架,如果站立起來應該有兩米多的高度。四肢被用粗大的銅鎖牢牢固定在牆上。第一眼看到那具枯骨,我還以為是人的,不覺有點心慌。但仔細查看後發現這骨架的上肢明顯長於下肢,顱骨也較長,彷彿是猿猴之類的骨架。墓室之中栓著一隻猿猴是為什麼呢?我思索了一番,突然想起了墓室外的那只白毛猿猴,莫非這具猿猴骨架和外面的那群猿猴有什麼聯繫?我思索了半天,覺得有點可疑。但目前還是先幫珍妮找到她要的東西要緊。其他的可以容後再考慮。

    這時我想起墓室左右還有兩個耳室,便跑到左邊這個耳室中查看。還沒到耳室,腳下就好像被什麼東西絆了一腳。仔細一看原來是柄古劍。劍鞘是用老牛皮製成,鑲銀嵌玉。劍柄則是銅的,已經稀稀落落的生起了綠色的銅斑。我用力一拔,「噌」的一聲拉出兩尺長的劍身。只見精鋼打造的劍身上面陰刻著一些「井」字型的花紋,雖然經過了如此漫長的月依然劍鋒凌利寒光逼人。好東西,我暗自喜歡,於是就順手抄在手上,然後走入左耳室。

    由於耳室空間並不大,憑借頭燈的光亮已經能看出個大概。耳室的牆上繪有幾幅壁畫,都是在塞外圍獵題材的畫面。耳室裡面則幾乎都是些大型銅器,如鐘鼎之類,好像並沒有珍妮所需要的東西。

    當我從左耳室出來,走到墓室中部的時候,看到珍妮和阿豹也剛好從右耳室出來。從她們的神態上可以看出來她們也是一無所獲。這時,墓室內部幾乎所有可能放置玉印的地方都已經被我們搜尋過了,除了我們頭頂那個被懸掛在半空中的棺槨。

    我們不約而同的抬頭看了看頭頂的懸棺。只見這外部的槨有約兩米五的長度,寬約八十公分。整個槨是用上好的楠木製成。整個木槨以黑漆為底,槨頭槨尾的側面都嵌有臉盆大小的八卦圖案。木槨兩側則是依次分別鑲嵌金銀鏤刻的花籃葫蘆等圖案。棺槨周圍貼著許多殘破的紙條,因為已經殘破不堪,所以無法識別是什麼東西。棺槨被兩條粗大的銅鏈牢牢捆住懸於墓室上空,顯出莫明的詭異。

    這時的墩子也許已經把他的防水袋塞的不能再塞進任何東西了,也走到我們旁邊來,看著這具奇怪的懸棺,半開玩笑的說:「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死無葬身之地?一定是這傢伙生前為了搜刮這些金石玉器,喪盡天良幹了不少壞事,所以才把自己弄到如此地步。怕下地獄遭報應,所以才把自己弄在這半空中。」我聽後拍了拍墩子那塞的滿滿的防水袋,笑著說:「那你也悠著點,別最後也弄得和他一樣哦。」而就在我兩相互開玩笑的時候,珍妮顯得神情嚴肅起來,自言自語的說:「難道這就是祖父說過的八寶槨七星棺?」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