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恐怖靈異 > 葬地玄經

第一卷 通冥古玉 十五.墓道 文 / 玉司南

    十五.墓道()

    我被這突然而來的怪獸嚇了一跳,「啊」的一聲整個人都往後退開。其他人立馬靠了過來,問我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告訴他們裡面好像有兩個恐怖的怪獸,由於燈光不是太亮所以也看不真切。阿豹疑惑地拿出了狼眼戰術手電。這種手電都是美國特種兵部隊所配備的照明設備,在黑暗的洞穴裡其照射距離也要比普通的強光手電遠上兩倍左右。

    當他持著狼眼從金剛牆上的洞口向裡面觀察了大概兩三分鐘之後,笑著回過頭來對我說:「是兩尊彩繪石獸,不是什麼怪物。」說完就低頭鑽了進去。暈,竟然被兩塊石頭給嚇著了,這下可出醜了。果然一邊的墩子聽阿豹這麼一說便哈哈大笑。抓住這個機會拍著我的肩膀說:「兄弟,別怕,有我在沒有什麼怪獸可以傷到你的。」我早料到又被他找了個機會說風涼話,但也不想和他抬槓,就跟著阿豹小心的從牆上的洞口鑽了進去。隨後,珍妮和墩子也相繼進入。

    這金剛牆後面的空間很明顯是一個外墓道。青石板鋪就的地面積了厚厚一層灰土。左右石壁都已經雕鑿的十分平整。離金剛牆大概二十幾米處便是一道厚重的石門。門前左右各擺放著一隻青石圓雕而成的石獸。石獸大概一人多高,筋骨飽滿,神態威嚴,並且用上好的色料通體著色。雖然經過如此漫長的歲月,但因為保存完好,因此看上去還是色彩鮮明栩栩如生。不仔細看還真以為是活物一般。由於現存宋代石獸的數量並不多,特別是帶有彩繪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無論從品相還是從工藝上來說,這對石獸都具有非常高的藝術和收藏價值。

    自從我們進入墓穴,這對石獸是我們所見到的第一件價值不菲的明器。墩子自然是非常激動,高興的說:「自從我進入這一行以來,我手上進出過的明器也不算少了,但這麼精美的石獸還是第一次看到。」說著,他就筆直朝著前方那對石獸快步走去。

    墩子首先衝到那對石獸旁邊,近距離地查看了半天,遺憾的說:「好東西啊,可惜太大了,就我們四個人不知道怎麼搬出去。」於是我就安慰他說:「既然這樣,那咱們就裡面去看看還有什麼其他帶得走的寶貝吧。裡面的肯定比這個更好。」墩子聽後點了點頭說:「沒錯,用不著為這對石獸而惋惜,裡面肯定還有更好的。」

    因為從慣例來說,越是珍貴的隨葬用品,一般就擺放得離墓室主人越近。既然這外墓道上所擺放的明器都那麼精美,那麼墓室裡面的隨葬品肯定是更加珍稀名貴的了。

    我和墩子是為了尋找各種價值連城的明器古董,而珍妮阿豹則是想到墓中揭開一個驚世之謎。雖然各自目的不同,但到了這墓穴的石門之前都迫不及待的想盡早進去看看。

    我們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這道石門。石門大概四五米高,上面用浮雕的技法雕刻著玄鳥異獸,靈草奇花。做工也是相當工整,想必這墓室的主人生前一定是個顯赫的人物。從在二叔公家發現的無字殘碑碑額上雕刻的龍紋圖案以及現在這些墓室中擺放的物件來看,這墓室的主人很可能是位皇族。

    這下大家的興趣更大了,查看過沒有機關暗器後就七手八腳連忙去推那道石門。雖然這道石門很是沉重,但在四個人的合力下,也總算了把門推開了一條剛能容一個人側身進入的口子。

    當我們剛側身進入石門後面的內墓道,就見眼前突然一亮。只見沿著內墓道兩邊每隔兩三米就擺放著一對鶴型銅燈盞,一直延伸到前方三四十米處墓室的石門。燈盞上的火光在我們進來的時候都突然自動點燃了。這熟悉的一幕讓我想起小時候在那個密室所發生的事情。難道又有什麼殭屍鬼怪?就在我擔驚受怕的時候,珍妮對我們說,這些燈盞的油裡肯定是加了白磷等燃點很低的物質,所以當空氣一流通,白磷遇到足夠的氧氣便自然了。

    聽珍妮這麼一解釋,我才明白過來,把剛剛懸起的心又放了下來。這時就聽到墩子的聲音傳來:「哇,太美了!」我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只見墓道兩邊近四十米的的石壁已經被打磨的非常平整,上面畫滿了色彩艷麗的壁畫。左邊是亭台樓閣,右邊是歌舞盛況。由於墓室內的空氣比較乾燥,墓室又沒有被盜取過,所以兩邊的大型壁畫都保存的相當完好。在那些燈盞中火光的烘托下,顯出一派奢華繁榮的景象。

    我笑著對其他人說:「宋朝國力日衰,到了南宋大半江山已經被金人所佔。這些個皇公貴族生前怕都是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也只有在死後才能在陵墓中享受他們所希望的奢華生活了。」墩子則一邊摸著身邊的一盞鶴型銅燈盞,一邊不以為然的說:「我可不像他們,在我生前我就要享用這些奇珍異寶。」

    我們一邊欣賞這身邊的這些藝術精品一邊往前走。也就在這時,我們聽到,在這寂靜的墓道中發出兩聲極其細微的「卡卡」聲。幾乎是同時,我們也聽到珍妮驚恐的聲音喊到:「有機關!」出於本能,隨著她的喊聲,我和阿豹都飛快的趴到地上。走在前面的墩子也被衝上前去的珍妮按倒在地。

    但奇怪的是,過了好一會了,除了從洞頂有一些液體滴落下來之外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們見一切都正常,便也各自慢慢站起身來。「奇怪,明明聽到有機關開啟的聲音。」只聽珍妮疑惑的自言自語到。「可能是時間過得太久了,那些破爛機關都蛈矰F,不靈了吧。」墩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土,笑著說到。珍妮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讓我們都在原地,提高警惕,先查看一下再說。因為這種古代陵墓中常常合佈置各種機關暗器,稍稍疏忽就容易出事情。我們也知道她並不是在誇大其詞,於是就和她一起仔細地查看起身邊的環境來。

    我見原本乾燥的地面上此時已經開始積起了一灘灘從墓道頂上滴下的液體,便蹲下身子,用鼻子聞了聞。彷彿是一種油狀液體。也並不是什麼有毒或者腐蝕性物質。心想大概是當初建造陵墓時所用的燈油什麼的,所以也就沒有太在意。

    經過十幾分鐘的仔細查看,一點可疑之處也沒有,似乎真的是我們太多心了。既然周遍都很安全,大家也就安心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