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恐怖靈異 > 葬地玄經

第一卷 通冥古玉 十一.古祭拜儀式 文 / 玉司南

    十一.古祭拜儀式()

    那白毛猿王先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用鼻子在我身上左右聞了聞,隨後又走到旁邊的珍妮面前,上下看了看。就這樣它繞著我們轉了一圈,彷彿一個將軍在審視他的俘虜。「它不會是在挑選它今天的晚餐吧。」從我身後傳來墩子輕輕的聲音。我回答到:「最好不是這樣,要不然我們四個裡就屬你最膘肥肉壯。你被選中的可能性最大。」「呸呸呸,烏鴉嘴。」

    就在我和墩子苦中取樂的時候,突然聽到珍妮的聲音,「你們看,它要幹什麼?」聽她這麼一說,我們本能的把頭轉過她那個方向去看。只見那白毛猿王審視完我們後,又走到了旁邊的一懸崖下面,用他那兩隻強壯有力的前肢在地上刨出一個水缸大小的坑洞來。

    「別是想活埋咱吧?這可是當年鬼子幹的事啊,這幾個猴崽子怎麼也給咱整這玩意啊?」墩子驚慌的說到。「這時候就你想像力豐富。」我回答他:「你就不能往好處想想啊?」這時一直沒有作聲的阿豹也開口了「他說的也有可能啊。當年我在柬埔寨叢林裡就看到過很多的野獸都有把暫時吃不完的食物埋藏到地下,等實物缺乏的時候再來吃的。」阿豹也真是個老實人,這時候也不會編點瞎話來安慰安慰大家。但到了這個時候也只能放手一搏了。堂堂男子漢,總不能就這樣坐著等死吧。於是我悄悄對他們說:「既然這樣只能賭一把了。擒賊先擒王,等我一發信號,大家把武器一起對準那白毛猿猴,集中火力把它放倒。成不成功就看這一下了。」這時候也只能這麼做了。我感到自己的額頭上冷汗一直往下滴。難道這就會是我們四個人的葬身之地嗎?

    就在我心思胡亂的時候,又聽到珍妮的聲音傳來。「不對,你看它挖出什麼來了?」原來就在我們一直灰心喪氣的時候,珍妮一直沒有放棄。她正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只白毛猿王的一舉一動。這時她似乎發現了什麼,所以招呼大家一起看。

    當我們把頭轉過去時,我看到那白毛猿王已經在地上挖出了很深的一個土坑,並從裡面取出了一件動西。黑黑的,圓圓的,好像很結實。再仔細一看,似乎是一個銅鼎似的東西。上面長了不少淡率色的銅蛂A看上去應該是件古物。它在幹什麼?我更加感到疑惑了。墩子他們好像也被它的舉動搞糊塗了,半天也沒發出聲音來。

    那白毛猿王一手拿著銅鼎,一邊爬到我們面前,然後把鼎放在我們身邊,之後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再過來。這些離奇古怪的動作著實讓我們二丈摸不著頭腦。還是墩子第一個反應過來,高興的說:「哈哈,這白毛怪可能是因為吃了我們給他們留的食物,現在拿出個古銅鼎來答謝我們的吧。」我剛要說話讓他別高興得太早,就聽到珍妮高興的說到:「也許它這是在和我們做一種古老的進山祭拜儀式,你們看邊那片山崖上的石刻。」我聽後又轉過頭去一看,只見那白毛猿王先前挖土的地方旁邊的一片山崖上,果然有三副巨大的石刻。因為年代久遠,上面已經長了不少青苔籐蔓,所以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第一副石刻上,刻著一群人抬著果品豬羊來到一個巨岩下,把祭品放在巨岩旁邊。我看到這巨岩,覺得很眼熟,想了一下才想起,這巨岩的形狀和我們昨晚露營地的那塊巨石簡直一模一樣。再看第二副,是一群猿猴圍在幾個人周圍,那幾個人對著一個香爐或鼎狀物體,焚香叩拜。第三副則是那些人跟著一群猿猴來到一個瀑布前,其中一個拿出一卷文書對天念誦。其他人則長跪在地,靜靜聆聽。

    「難道這白毛怪拿出這個鼎就是要我們燒香叩拜?」墩子疑惑的問到。「應該是的。」珍妮說:「剛開始我也不理解這些畫的意思。但當我看到那第一副石刻上的巨石,我就開始明白了。這些猿群應該是這古墓的守護者。昨晚他們的異常舉動就是想驅趕我們這些突然闖入禁地的陌生人。但是由於我們早上在巨石邊留了點肉類食物,剛好誤打誤撞,進入了這個古老儀式的第一個環節。於是它們把我們當成了進山祭拜的人。現在正按計劃讓我們進行第二個環節。如果不出所料的話,接下來它們就會帶我們到墓地去的。這樣就省得我們自己去找了。」

    聽完珍妮的解釋,果然和我想的一模一樣。看不出這大家閨秀果然與眾不同,時刻都能保持這種臨危不亂的鎮定。還善於觀察事物,分析原因。難怪她名下有這麼多的生意都可以管理的過來。我不覺更對她增添了幾分好感和敬佩。

    這樣看來,我們目前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危險了。我這才稍稍放了心。這時珍妮又問到:「可是眼下到哪裡去找香燭呢?」「是啊,鬼才會想到還要做這鳥事才能進得山去。」墩子也跟著說。如果這第二個環節進行不下去,不說進不了山,到不了墓穴,誰知道這些個野性十足的傢伙會怎麼對我們。大家又陷入了焦慮的禁地。

    突然我腦子裡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點子。我把手上的m2森林王獵弩放到地上。從褲袋裡掏出一盒香煙,對他們三個晃了晃說:「今天咱就讓這裡的山神土地換換口味,來點新鮮的。」大家一看,相對一笑。也都贊同我的做法。希望這幫猿猴不會對煙草過敏。

    我慢慢的走到那銅鼎面前,從煙盒中抽出三根香煙,拿出zipo火機一一點燃。然後按著那懸崖巖壁上刻的樣子,把三支香煙插在鼎中。然後俯下身來叩拜。墩子他們也跟著一起對著銅鼎叩拜了三次。就在我們叩拜完畢後。只聽那白毛猿王一聲長嘯,接著那上百隻猿猴跟著一起仰天長嘯起來。頓時整個山谷裡回音繚繞,震耳欲聾。

    墩子一邊捂著耳朵一邊大罵:「這鬼叫聲讓人怎麼受的了啊,還不如把我一口吞了來的痛快。」大概過了兩三分鐘。吼叫聲終於慢慢停了下來。那白毛猿王,把那銅鼎又埋回到原來的坑洞裡,然後便招呼著它的臣民們排成一字,向山谷內部出發。我們便趕緊跟著隨著它們的大部隊一起走進那山谷深處。

    一邊走,墩子一邊問我,在我上香煙的時候有沒有看清楚那個銅鼎。是什麼年代的,是不是很值錢。還說要好好記清這個銅鼎買藏的地點。等下次回來的時候別忘記挖出來一起帶走。我卻並沒有心思理會他那些無關緊要的問題。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到事情不會像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到達陵墓的時候會不會又有其他恐怖的事情發生?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