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仙逆

第二卷 修真血影 第2033章 皇尊之死! 文 / 耳根

    九曲同出,這種異相,於這古族大地中,多少年來,這是屬於傳說中的畫面與曲樂,但此刻,卻是在這道古皇宮內,奏晌!

    皇宮中十多萬族人,他們一個個神色激動,向著那大殿上天地間在這九曲之音中幻化出來的古祖虛影,齊齊跪拜。!!

    那道吉皇尊之父,斷去了一臂的皇袍老者,此刻神色震驚,沒有絲毫猶豫,同樣跪拜下來,身子顫抖,心神內卻沒有激動,而是無盡的駭然與恐懼。

    「古祖之影竟被此人幻化出來……九曲之音竟被此人奏起,這……這……即便是我皇族中人,歷代也從未有可以做到這一點者,此人居然可以做到……他的血脈,莫非比我皇族還要精純!!」

    玄羅站在那裡,望著那古祖的虛影,限咩露出恭敬,他沒有跪,而是抱拳,向著那虛冕一拜。

    那道吉皇尊此刻目瞪口呆,眼中露出無法置信之色,他好似發狂一般,身子急急後退,一連退出到了這大殿之外,在那裡猛的抬頭,看到了大殿上天地間,那背著雙手看向天空酞虛影。

    在看到這身影的一瞬,道吉皇尊身子顫抖,心神巨震。

    「不可能!!!」他尖聲嘶vl,身子不斷地退後,直至站在了那廣場之上。

    「朕才是天之驕子,朕才是道古皇尊,聯更是古祖後人!!」道古皇尊面色蒼白,他整個心神被一股瘋狂瀰漫,他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他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指著那天地間w,虛影,歇斯底里的嘶口孔起來。

    此地廣場眾人,除了玄羅彎腰一拜外,全部族人都跪在那裡,即便是其餘兩族的族人,也紛紛如此,只有這道吉皇尊,如同瘋子,站在那裡指著古祖虛影,嘶吼尖銳,在這天地l陌迴盪。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這是假的!!!

    這是他弄出的幻境,這不是真的,朕才是你眺後人啊,朕的血脈才是讓你降臨的身軀,朕是道古皇尊!!

    你們都給朕站起來,你們都瞎了不成,這是假的,都給朕起來!!」那道古皇尊發狂能大吼,更是向四周跪拜的族人不斷地吼叫,仍他們的跪拜,會給他帶來極大的恐懼與壓力,逼著他不得不去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但任憑他如何嘶吼,四周之人,卻是沒有一個去i裡會,他們全部部被那天地間的古祖虛影震撼,一個個不敢起身。

    對於皇權之上的古族來說,之所以會跪弱皇權,之所以會敬畏與狂熱的崇敬皇權,一切,都是因為這皇權的創造者,是那曾經開尉了吉之三族的老祖,那位讓所有吉族之人,從心底可以為之去奉獻一切的古祖!!

    在他們心目中,古祖,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諸王,不滅將,你們給朕起來,你們難道看不出,這是假的麼,這是假的,這是偶的,這是假的!!!」那道古皇尊身子顫抖,瘋了一般的衝向一旁的一個十八王之一,一胸踢了過去。

    整個廣場,一片死寂,唯有這道古皇尊一個人,在哪裡嘶吼不斷,只是,卻沒有人去霍他一眼。

    「假的……都是假的……」道古皇尊的雙眼被恐懼漸漸佔據了全部,他身子顫抖,望考那天空上的虛影,還在歇斯底里中,那大屢;內,王林摟著融入李慕婉殘魂的宋致,一步步走了出來。

    他站在那大殿門間,舉目向外望去,所雹之處,儘是跪拜之人,其身一晃,王林帶著身邊的女子,出現在了天空之上。

    在他出現的瞬間,那天地間巨大的古祖虛影,似與其重疊一般,露出了一股無法形容能威壓,這股威壓,驚天動地,讓風雲色變,讓下方所有跪拜之人,一個個身子顫抖。

    王林低下頭,銀色的雙目,透出無情與;令漠,看向那下方嘶吼的道古皇尊,隨著他的ffj頭,卻見那天地間的古祖虛影,竟也低下了頭,幾乎一摸一樣的銀色雙目,看向那道古皇尊。

    被這銀色雙目看去,道吉皇尊的嘶吁l嗄然而至,他踉蹌中退後,牙齒哆嗦,忽然再次六吼起來。

    「我是你的後人,我沒有背叛古族,你不能殺我!!」

    王林沉默,抬起右手,在他右手抬起中,卻見那古祖的虛影,同樣抬起了那巨大的在手,隨著王林虛空向那道古皇尊一指,那天空中巨大的手臂,驀然指向道古皇尊。」燁道……王某借吉祖之手,賜你一死!!」這是在這吉祖虛影出現後,王林第一次開口,其話語說出的剎那,卻見那天空間芒祖巨大的右手之間上,墓然銀光一閃,一道袙u疾馳而出,直奔那道古皇尊而去。

    「不!!」道吉皇尊面如死灰,發出了其生命的絕響。

    「古道大天尊救我!!!父尊救我!!相尊救我!!!國師救我!!」那道吉皇尊恐i(的尖嘶。

    在其那聲求救祖尊之語傳出之時,在這皇宮的地底深處,一間被無數符文封印的密室中,存在這一具紫色的棺木。

    那棺木中躺著一個老嫗,這老嫗樣子如匿骷髏,但卻同樣穿著皇袍,她猛的睜開雙眼,露出忌憚與猶豫,但卻沒有出現。

    地面上,在那道古皇尊身體外,銀線來臨的剎那,紫光一閃,但卻在那銀線碰觸下,立刻崩潰成為了紫色的光片,破碎向後倒捲而去,使得那銀線,直接穿透了道古皇尊的屋心。

    道吉皇尊頭顱轟然爆開,血肉模糊間,其身體更是轟鳴碎裂,整個人化作了無數碎塊,這些碎塊在擴散中,持續崩潰,最終完全西解,不復存在。

    甚至就連其靈魂,也都在這銀線下,煙;崔雲散,被生生抹去,一代道古皇尊,就在其皇宮中,在其族人眾目所望下,就此死亡!

    那大殿中,跪在那裡的皇袍老者,在之前聽到道古皇尊的呼救後,身子一顫,有了挎扎,只是這掙扎被他生生壓下,不敢去救,flf也沒有辦法,在吉祖虛影一指中,救下這個皇尊。

    一指過後,王林面色隱隱蒼白,那天地lb的古祖虛影,也漸漸消散,就在其將要完全帶去的一剎那,王林猛的抬頭,看向那天地盡頭,在這道吉皇城外,一處荒山!

    致使婉兒之魂有如此波折的罪魁禍首,不是那道古皇尊,而是王林憑著大魂門老祖的拍衍玉簡上,看到的那位全身繚繞讓他熟悉的七彩之芒的這位神秘的道古一脈國師!!

    是這國師,從洞府界取走了李慕婉的命魂,是這國師,將此魂給了道古皇尊,並讓舅不斷地選擇妃子,選擇可以融魂之人。

    是這國師,做了這一切之事,那道古皇尊,只不過是被其迷惑,威為了這國師某種計劃的一部分而已!

    這些事情,王林之前在看到那玉簡的一幕幕後,便已然注意,但卻被他生生壓住,因刃【時的他,已然憤怒滔天!

    如今,道古皇尊死亡,接下來,他王林勒要去找那國師,去看看此人,是否是他心中薩猜測,是否就是……那個人!!

    這位神秘的道吉一脈國師,王林憑其神識,他尋找不到,但此刻,藉著體內魂血蜊燒,藉著九曲迴旋,吉祖之影幻化的一剎那,他卻是在殺了那道古皇尊的瞬間,立刻感受虱了從這道古皇尊身上散出的死氣,瞬息就被大地吸走,被那遠處的荒山,吸了過去。

    他更是憑著古祖之影,感受到了那荒山內部中空,其內有一個龐大的陣法,在那陣法[f心,隱隱存在一個身影!

    這身影,他不需去猜,就可以確定,此人必定就是這一切的製造者,那位神秘的道古匡師!

    眼看這古祖虛影就要完全散去,王林目中銀光一閃,右手抬起,向著那遠處天空之城夕}

    的荒山,驀然一指點去!

    這一指落下中,王林的腦海內,浮現出了他曾在計都皇子給予的玉簡中,看到的那強大無比的吉祖一指神通!

    天地間那吉祖虛影,同時抬起右手,驀熟一指點出的瞬間,其身影煙消雲散,但這一指,卻是實實在在的完全點下!

    只見那道古皇城這座漂浮在天空的城池外,那座荒山四周,天地轟鳴,似此地的區域,被生生從天地內分割出來,驟然擠壓。

    轟鳴迴盪,那荒山一震之中,突然出現了十色光芒,那十色光芒急速閃爍,與這被王栩施展的吉祖一指展開了時抗。

    轟轟之聲驚天動地,就連皇宮這裡也可以隱隱聽聞,卻見那荒山轟隆隆中,山體粗線了一道巨大的裂縫,竟被生生的穿透後劈成兩半,露出了其內那巨大的陣法!

    但同樣e勺,這吉祖一指之力,也被那十色光芒碰觸下,與那十色之光一起消散開來。

    王林雙目瞳孔一縮,其大袖一甩,帶著末致,直奔天空而去,至於那仙祖頭顱與仙皇貢魂,早就被王林重新收走,沒有留下。

    但就在其起身要走的一瞬間,一聲低吼從這皇宮地底悶悶傳出。

    「弒皇之罪,不可饒恕,你必須留下仙皇魂與仙祖頭顱!」

    (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