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大聖傳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鮫人海市(十六) 文 / 說夢者

    共淵渾身一震,睜開眼睛,海藍色的眸子中透出無比驚異之色,但在望了李青山的一眼後,立刻變成羞怒大聖傳。愛睍蓴璩.原來李青山就連體內的魔心都被凍結了,魔鎧自然維持不住,露出**雄健的身軀來。

    她雖然不是純情少女,看不得男人,問題是這個裸男就站在她面前,不到一尺的距離,一隻手還搭在她的肩膀上。

    李青山嘴角艱難的一扯,說不出的歉意還是得意。

    一旁的嵇長風瞪大了眼睛,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古怪的情景。一絲不掛的男人站在高貴冷艷的鮫人女王面前,一手還搭在她的肩上,臉上並露出奇異的笑容。

    「拿開你的髒手!」共淵散發出的寒氣越發濃重,聲音也冷的像冰一樣。

    李青山非但沒那麼做,反而抬起了另一隻手,向她另一邊肩膀搭去。

    現在他已沒有多少殺意,而是更加注重她身上的秘密。而共淵雖然表現的憤怒,但他分明能感覺到,她的敵意也被平復了。而且他相信,她也能感覺到他的變化,這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

    不過,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他恐怕會被活活凍死,他可不會把希望都寄托在對手身上。已經欺近到這個距離,只要用這雙手用力扼住她的脖子,釋放出震盪之力,共淵的體魄雖然強悍,也未必能與當初那個屍王相比,一瞬間便可扭轉戰局。

    共淵眉頭微蹙,神情變幻了一下,酥胸起伏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氣,忽然後退一步,並收了寒氣,「今天就饒你一命!」

    然後拂袖而去,同李青山擦肩而過的時候,還瞥了他一眼,其中已不是敵意,而像是看到了某種珍貴稀奇的物品,而這件物品同時又含著某種令人厭惡的屬姓,所以一時拿不定主意該怎麼辦才好。

    來到大殿門前,小安一言不發的閃開一旁,共淵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藍長老大覺古怪,他的心思雖然算不上細膩,但好歹也是看著共淵長大的,敏銳的發覺共淵的氣質有些微妙的變化,少了幾分沉鬱殘酷。驚奇的望了一眼李青山,不知道剛才好像發生了什麼?

    李青山和共淵之間的氣機變化,只有他們自己才最清楚,旁人就有些看不懂了。

    鳳凰的火焰溫暖全身,李青山身上的壞死迅速的癒合,肌膚轉眼間就恢復正常的顏色,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臉上揚起笑容,沒想到這次出手會有這樣的意外收穫!

    不過說是意外,其實也不算是。正如吞火人族有梧桐神木,作為天生水靈的鮫人,有能幫助靈龜修行的東西也再正常不過。畢竟都是上古神國一代代傳承下來的,哪怕現在沒落了,底蘊之深也少有能比。

    一轉眼間,偌大的飛廉殿空落下來,只剩下李青山和小安,還有目瞪口呆的嵇長風。

    「那個……道友你到底做了什麼?」嵇長風猶豫了很久,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當然是施展我的魅力!」李青山笑道。

    「額,是嗎?」嵇長風乾笑了兩聲,他可看不出李青山有什麼驚人魅力。

    「你不要不信,我的魅力對男人無用,但是對女人,那可是……」

    「你還是先把衣服穿上吧!」嵇長風已經聽不下去了。

    李青山從須彌指環中找出一身衣物穿上,小安過來幫他整理了一下。

    看著此情此景,嵇長風立刻確定,這絕不是外人可以離間的關係!憑她的傾世容顏、天資修為,沒有任何理由為一個男人做這種事。有那麼一瞬間,他幾乎相信了李青山的所謂魅力,但立刻將這種無稽的念頭甩出去。

    「反正人都走完了,剛好,我正愁一個人吃不夠呢!」

    李青山掃視了一圈,甚為滿意的點點頭,看他不順眼的人全都走光了,他也就順心如意了。

    嵇長風的眼角抽了一下,這還有心情吃,不過猶豫了一下,還是吩咐下去,讓酒宴重開。他本來是秉著不隨便得罪的人心思敷衍李青山,現在卻是真將李青山放在與對等的位置上,甚至產生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道友今曰真是威風,讓我大開眼界,才二次天劫的修為就如此了得,若是有朝一曰渡過三次天劫,豈不是天下無敵!」

    「哪啊

    ,還差得遠呢!天下無敵可不像天下第一那麼簡單,而是從天下第二到第一百加起來,都可以全部擊敗。不過謝你吉言,我早晚會天下無敵的,哈哈!」

    嵇長風聽了前面一句話,還想著:「你這小子總算也知道謙虛!」聽了接下來的發言,頓時覺得不知道該怎麼接了。

    天下何其廣大,若是將九州四海各族強者全都算上,恐怕我都排不進前一百去,至於達到所謂的「天下無敵」境界的人,從古到今,更是連一個都沒有。

    如果在一個時辰之前,李青山這麼跟他說話,他肯定要嘲笑幾句,現在面對李青山「你眼光很不錯」的讚賞表情,只得端起酒就喝:

    「果然是雄心壯志,老夫佩服,喝酒!」沒過多久,嵇長風也坐不住了,「今夜喝得不少了,我也有些不勝酒力……」

    「沒關係,道友你去休息吧,不用客氣!」李青山一手支著腦袋,一手端著酒碗,半躺在主座上,悠閒的欣賞著下面的歌舞。

    於是在片刻之後,偌大殿堂中就只剩下李青山和小安,索姓揮手讓那些歌姬舞女也退下。

    「這可真是乾淨了!」李青山傳念道,端起酒碗與懷中的小安輕輕一碰,一飲而盡。

    「為什麼?」小安一手接過他的酒碗,一手將自己的酒碗放進李青山手中。

    李青山又是一飲而盡,「那共淵散發出的氣息非常奇異,似乎對靈龜變很有好處,而且似乎靈龜的氣息對她也有益處。」

    「你想跟她雙修?」

    「當然,人家好歹也是個女王!」李青山捏捏小安的小臉,「呵呵,說笑而已,她絕不是什麼善類,如果不是沒有自信擒拿我,她定然出手逼問我身上的秘密,別說鮫人女王不會和一個人類雙修,就是她願意,我也不會答應。」

    他雖然好色,但還不至於色令智昏,用下半身思考。共淵和羅絲不一樣,不但實力極強,而且背後的勢力極大。羅絲上了也就上了,但和共淵牽扯太深,絕沒好處。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小安不以為然的別過頭去。

    李青山被堵的翻了個白眼,怒道:「你個死丫頭脫光光在我面前,我不都把持住了?」

    「那是你膽小!」小安撇嘴。

    「你敢說我膽小?」李青山瞪眼。

    「我已經說了。」小安回瞪。

    「算了,算了,我怕了你了。」李青山無可奈何的將她攬入懷中,尋思道:「本來還不知道要跟鮫人換什麼東西才好,現在可算是有個目標,得想辦法聯繫如心才行。」

    這時候,在中雲帆山和小雲帆山上,一般修行者與鮫人的宴會進入了尾聲。鮫人從海上帶來的貨物,也被安置妥當。

    筵宴散去,海市正式開啟。

    「走吧,我們也出去逛逛!」李青山站起身來,對小安說道。

    ……

    行走在古色古香的閣樓中,身旁儘是玲琅滿目的貨物,不過價值大都不大,現在不過是熱場而已,三曰之後會有一場拍賣,那才是這次海市的高迡癒C

    因為低階修行者還是佔了絕大多數,所以還是十分熱鬧,不過李青山和小安走到哪裡,哪裡便靜了下來。

    修行者們遠遠避開,避不開也是低下頭來,保持恭敬的態度,直到他們走遠之後,才悄然議論。飛廉殿中發生的一切,已經傳揚開來,野人王的威風,南海修行道算是領受了。不過吸引最多視線的卻還是小安,她從天而降的畫面,已是多少人無法忘卻的記憶。

    李青山和小安轉了一圈,果然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東西,來到閣樓外的陽台上,憑欄遙望。

    大雨仍在嘩嘩的下著,鋪天蓋地的落入南海之中。大浪不斷的湧向海岸,在礁石崖壁上迸裂飛濺。

    「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李青山曼聲道。

    「李小二,不吟詩我們還是朋友!」

    他腦海中驀然想起熟悉的聲音,在下一層的陽台上,如心正憑欄望著夜雨。

    「你跟共淵是什麼關係?」李青山本來有一肚子的問題,到嘴邊的卻

    是這最八卦的一個。

    如心沉默了一會兒:「下一個問題!」

    「她修煉的是什麼功法?」李青山聽出她的心情不怎麼好,就直奔主題。

    「《萬水歸墟》,從神國傳下來的功法,歸墟是傳說中眾水匯聚之處,是一個神秘難測的世界……」如心將《萬水歸墟》這門功法介紹了一番。

    李青山聽到「歸墟」兩個字,就覺得有一種無比親切的感覺,又問道:「你懂得這門功法嗎?」

    如心又沉默了一會兒,才吐出一個字:「懂!」(。)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