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大聖傳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幻海蜃王的禮物 文 / 說夢者

    片刻之後,小安向李青山解釋了原委,李青山不禁感到匪夷所思,在他看來,每一位妖王都是非常強大**的個體,都有著自己鮮明的性格與主見,像幻海蜃王這樣完全憑對方意念來展現不同的態度與姿態,未免太奇怪了。/>

    不由重新審視面前的幻海蜃王,她到底是怎樣的存在?一開始猜想的那種為情所困,根本是個笑話,那她又為何終生在南海之上徘徊?

    「都是我……」小安正欲道歉,李青山打斷道:「什麼?」

    「沒什麼。」小安低下頭。

    「這還差不多,雖然感覺是很多年過去,不要以為我不記得我說的話!」

    李青山微微一笑,不過這也解釋了大榕樹王為什麼不告訴他真相,一旦知道幻海蜃王是這樣一個「怪物」,不產生戒備根本是不可能的,就很難順利的解決萬毒老祖的元嬰。

    然而到底還是產生了諸多波折,而且到現在仍不算完,因為他深刻的敵意,就是瞎子也能感受的到,更何況是洞悉人心的幻海蜃王,不知又會產生怎樣的變化,然而他也從來不曾畏懼挑戰。

    對幻海蜃王道:「這麼說,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完全不怪你嘍!」

    「嘻,自己長得醜,總不能怪鏡子吧!」幻海蜃王笑靨如花。

    「那事已至此,可以放我們離開了嗎?」李青山鎮定心神,控制著戰意。

    「不行!」幻海蜃王斷然道。

    「是嗎?」李青山瞇眼,看來此番是不能善了。然而要怎麼戰勝這幻海蜃王呢?

    「安啦安啦,我已經不打算再欺負你了。」幻海蜃王笑著擺擺手。

    「欺負?」李青山皺眉,明明是被逼入絕境,承受從來未有之苦厄。竟只是欺負嗎?真還真是令人不快之極。

    「說是欺負,對你可是很有好處的,你雖有一種勇猛精進的氣魄,但是終歸太年輕。少了心性上的磨練,修行的速度會越來越慢,很容易陷入瓶頸中。這一番夢境,讓你直面心中恐懼,算是為你彌補了短板,這可比什麼靈丹妙藥都要難得。雖然有點危險,但就結果來看,你應該感謝我才對。」

    幻海蜃王歪著腦袋,七彩瀲灩的眸子含笑凝望李青山的雙眼。

    「這實在很難令人感動的起來。或者我該謝謝你八輩祖宗。」

    李青山內視已身。雖然心神極為疲憊。但卻是前所未有的清明,彷彿一把袧C被磨礪了一遍,變得鋒芒畢露。心下也不得不承認。這一番夢境帶給他的好處,真是一言難盡。

    首先是對於牛魔變有了更深一重的感悟。

    他雖強行將牛魔變推到第五重。但是就像小孩耍大刀,一直不能運轉自如,只能單純的運用其強大破壞力,與萬毒老祖一戰,才領悟了大地引力的運用。現在憑著這嶄新的精氣神,只需經過一番沉澱,便可發揮出牛魔五重更強更大的力量。

    不得不感歎,原來牛魔五重可以強到這種程度,恐怕得等我突破三次天劫才能發揮出全力來,到時候天下妖王,誰人能與我角力。

    而另一個好處,便是靈龜越發的空明透徹,猶如拂去了明鏡上塵土,對於冥冥之中的天機命數的變化,感應越發的敏銳。而運用在神通上,自有更精微的妙用。

    警兆已經消失了,在這片幻海之中,似乎不再存有什麼危險,但李青山依然不敢大意,這幻海蜃王實在難用常理推測。

    「這不違背你存在的原則嗎?」小安問道。

    「別看我這樣,也是有自己主見的,只是不太常用罷了。」幻海蜃王舒展身體,仰望穹空,說道:「雖然對你來說,我還是個陌生人,但是在夢境中,我已認識你了很多年了,李青山!」

    「那麼說,我該稱你一聲老友嘍?」李青山嘲諷道,被人欣賞噩夢中的狼狽,他可無法為之感到榮幸。

    「呵呵,那也不必,不過我希望你知道,我亦懷著與你相同的恐懼,所以才會被困在這片幻海中,數千年之久。」幻海蜃王伸開雙手,似要比劃出數千年的長度。

    「這裡不是你用蜃氣創造的嗎?」李青山訝然道。

    「繭豈非也是蟲自己的造的。」幻海蜃王微微一笑,又罵道:「都怪那個王八蛋,我不過是跟他開個歡笑,竟然這麼陰我……」

    越罵越生氣,光罵還覺得不解氣,忽然跳起來,手上忽然多了一個身穿龍袍的男人,左右開弓,猛扇耳光,「當皇帝很了不起嗎?嗯?當皇帝很了不起嗎?啊?」

    李青山望了小安相視一眼,傳念道:「這個幻海蜃王莫不是腦袋有問題?」沒有什麼比一個強大的神經病女人更恐怖了,誰也猜不出她會下面做什麼。

    過了一會兒,幻海蜃王又把那男人丟開,躺倒在地上,吐了口氣:「算了,到底還是我自己的問題。」眼看已經平靜下來,又忽然抓狂,抓著自己的頭髮滿地打滾:「為什麼呢!為什麼呢!為什麼呢!」

    四面八方扭曲出重重幻影,隱約是千萬張痛苦的人臉,在哀嚎呻吟,其中蘊含著恐怖幻滅的力量,令人心悸。

    「那個……幻海蜃王……大人……我們想回去了……」

    李青山後退了一步,已經完全不生幻海蜃王的氣了,跟一個神經病犯不上,而且這個神經病看起來真是有點嚇人,還是保持一點距離的好。

    「不行!」幻海蜃王猛然轉過頭,千萬張人臉一起怒吼。

    無與倫比的龐大威壓,讓李青山彷彿又看到了墨海龍王,反問道:「你還想怎麼樣?」

    幻海蜃王微微一笑,天空恢復蔚藍,陽光晴朗燦爛,依舊美的如夢似幻:「作為那一番精彩表現的獎勵,我決定送你一件禮物。」

    「額……雖然有點不想要,但是好吧!」李青山承認自己還是有點好奇。

    一抹綠光拋向李青山,正是萬毒老祖沉睡不醒的元嬰,李青山小心的接過,只聽幻海蜃王道:「我已經完全壓制住他的意志,你拿他用來煉器他也不會反抗!」

    李青山心中一動,忽然生出一個大膽的念頭來,如果用虎魔第三神通「為虎作倀」來對付這萬毒老祖的元嬰,不知能否將他化為倀鬼。

    過去他根本不敢存這樣的念頭,一個大修士的意志太強了,弄不好還會遭到反噬,現在卻是個天賜良機。

    他以前也將一群妖帥轉化為倀鬼,但那些失去了肉身與妖丹的魂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根本沒有多少實際用處,後來就懶得費心,全都交給小安來煉化。

    然而元嬰卻不一樣,乃是大修士一聲修為的凝結,就算是肉身被毀,對其實力的影響也不是很大,若是能將之轉化為倀鬼,那就相當於有了一個大修士級別的奴僕,而且是絕對忠誠不會背叛,比血誓書什麼的管用多了。

    「那就多謝道友禮物,我們準備告辭了。」

    李青山此言倒有幾分真心誠意,雖然此行歷經了前所未有的險惡,但是能有這樣的收穫,也算是值了。

    「給我站住!誰說這是我的禮物了!你有沒有腦子!這明明就是你自己帶來的,難道我會這麼小氣,再拿來當禮物送給你?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李青山!」幻海蜃王抓住李青山的肩膀,氣勢洶洶的咆哮道。

    「您說您說,我錯了還不成!」

    李青山抹了一把臉上的吐沫星子,有生以來第一次,對於絕色美人毫不動心。雖然被莫名其妙的訓斥了一頓,但心中隱隱期待起來,能讓堂堂幻海蜃王如此認真的禮物,到底會是什麼呢?法寶?太俗氣了,總感覺應該更珍貴一些。

    幻海蜃王忽然踮起腳尖,摟住李青山的脖子,在他耳畔說道:「這個世界是一場夢!」

    溫香軟玉滿懷,氣息如蘭似麝,剎那間,李青山承認自己還是有一絲心動,但還等仔細體會,幻海蜃王便離開了,直直望著他,彷彿在問:「怎麼樣?」

    「啊?」李青山愣了一下,指著自己的耳朵,不能置信的道:「你說的禮物,就是剛才那句話?」

    「這個禮物太重了是不是,但是我相信你是能夠承受的了的。」幻海蜃王又歎了口氣,不忍心再望著他,害怕他被這個禮物壓垮了。

    相信一個神經病的我,真是個大傻瓜!

    李青山仰頭深吸了一口氣,好讓自己不至於發作,低下頭一拱手道:「這個禮物我收下了,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

    幻海蜃王忽然出手,抓向李青山的心窩。

    李青山有了上一次的經驗,索性也不閃躲,她的指尖與胸口相碰,蕩起一輪彩色漣漪,而後伸入進去,拿出一物來。

    當然,拿出的不是心臟,而是李青山那枚塵封已久的大衍神符。

    「你是小說家弟子吧!」幻海蜃王把玩著五彩流轉的大衍神符。

    「你還有什麼話說?你想要這玩意,我送給你好不好!求求你,你行行好,讓我們走吧!」李青山已經快要受不了這個神經病了。

    「小說家能夠幻假成真,如果這個世界是一本小說,我們該怎麼辦?」幻海蜃王緊握大衍神符,介乎虛實之間的大衍神符,此刻卻猶如玻璃般鋒利,刺破她的肌膚,鮮血流淌。

    ps:月票已經在三十名的邊邊上了,大家比我想像的更給力啊!今天還有一章,我們繼續前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