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武俠修真 > 清濁變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蹬鼻子上臉 文 / 汽車

    不污師太所犯錯誤之二:來往於各大門派有什麼不好?人家顛顛的上來送禮,你卻將其拒之門外?你傻嗎?雖然我等是佛門清淨之地,但不乏與天下各大門派結為同好嗎?畢竟我們這峨嵋派裡不全都是尼姑,帶髮修行的弟子也是有的,人家俗世之中都將自由戀愛,你不能將所有人都看成沒頭髮的尼姑吧?

    而兩大錯誤歸納在一起那便是,你不污師太不讓香客多捐香火、不收各大門派送來的禮物,你拿什麼養活宗派的人啊?峨嵋派幾千年了都是粗茶淡飯,而且窮的叮噹爛響,連弟子用的佩劍都快發不出來了,能發的上面也都快生蚺F,為什麼這麼窮?還不都是壞在了一個閉關之上,閉關有什麼用啊?苦修也分個三六九等吧?苦瓜總是沒有黃連苦的!所以當當苦瓜也就得了,何必當黃連讓人人唾棄呢?

    最讓長毛散人這位祖宗受不了的就是,人家五行宗還下山有點兒買賣營生,賣點兒靈草丹藥,為宗內貢獻點兒花銷呢,而且煉器宗壟斷了天下大兵器鋪的生意,南海二十八佛閣壟斷了化緣的和尚隊伍,天書山莊把天下所有的書店都給壟斷了。各個都是富的流油,可我峨嵋派本來就沒什麼對外的營生,你不污師太居然還要關閉佛堂不讓來往香客捐贈香火,而且還拒絕送禮?難道再過幾百年我峨嵋派的弟子都喝西北風嗎?如今這點兒香火錢本就只能養活宗派內的小尼姑,難道宗派幾百年都不去陳納新?吸收新人加入峨眉隊伍?那簡直就是太不利於峨嵋派的整體發展了!你不污師太雖然不錯,但是沒有高瞻遠矚的長遠目光,實在是沒有頭髮也是見識短,你如今要是這麼做了,那就是對不起峨眉祖宗、對不起峨嵋派上上下下老老少少!

    於是,不污師太在長毛散人的一系列指責、痛斥和怒罵之中被告知:本太師叔祖長毛散人那是有權利重新選任新掌門滴,你不污師太要是再不好好的聽話,再做出些讓我不滿意的事情的話,那麼本太師叔祖是很可能考慮換個掌門人滴!

    不污師太儘管氣的差點兒吐血,卻也只能忍著,誰讓她輩份小呢?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啊,不污師太聽的心裡恨的直癢癢,被長毛散人一道逐客令驅逐了出去,並且告誡她,以後凡事都要多請教請教「峨眉別院」的大男禪師,那可是他長毛散人的把兄弟,不污師太以後見了他也必然要叫一聲大男太師叔祖才可,不得壞了祖宗規矩。

    聽完最後這一句,不污師太拂袖而去,氣的一連一個星期都在禪房之內不肯出門,何人都不見,而後還生了一場大病一連三天都沒爬起來,她原本打算重整一下峨眉彌亂風氣卻沒想到就此病倒,而本已經寫好條陳的峨嵋派新規在萌芽中就被廢了。

    一時間,峨嵋派上上下下除了不污師太和不一師太以及那張玉婷三個人之外,全都是歡欣鼓舞,拍手稱快。

    可就在峨眉女弟子學風騷、狐狸精學良家婦女的轉型中,兩派還是互相爭執不斷,頻頻發生小衝突,,而孫本男在其中打撈各門派的油水,得了不少好處的一片大好形勢的前提下,則是大撈特撈,手下毫不留情。

    面對如今日益嚴重的修真貿易逆差,各大門派的掌門不得不直接找上了峨嵋派,強力的聲討峨嵋派不污師太管教不嚴,不成體統,並且聯手向不污師太施加壓力,氣的不污師太病剛好沒多久就又昏倒了一次!

    而這一次,聲討峨嵋派的宗派是以崑崙派、青城派、伏牛山、煉器宗、天書山莊、星辰宗、天雷宗等十一個大門大派為主,可是讓這些宗派之主納悶的就是,同樣整天有不少年輕和尚往峨眉山跑的佛門泰斗:南海二十八佛閣卻出人意料的保持了沉默,難道這群和尚都轉了性子了嗎?

    「峨嵋派真是太不像話了!」玉陽子看著其他幾位大派的掌門,不由得大罵道,自從這個孫思寧出現之後,他玉陽子就連續的吃癟吃癟癟的不能再癟,先是請人未請到,而後被五行宗搶了先,他就憋屈吧?而後去了妖狐門,他率眾前去剿滅,可這一次又沒得手,更憋屈了吧?而現在……這孫思寧上了峨眉山,他派四方道人前去打探,結果四方道人連峨嵋派都沒進了去,而崑崙派的弟子居然三天兩頭的往峨嵋派一溜小跑,給人家當使喚去了!而且宗內弟子手中的靈寶大部分都貢獻給了它峨嵋派,若是小弟子也就罷了,偏偏還是他都是他玉陽子的嫡系弟子!這可讓玉陽子著實的上火啊,一連喝了多少天涼茶都未能緩解,玉陽子得知此後便是痛罵這群沒出息的東西,本來他是打算關起門來挨個訓導的,但發現,這訓導一個可以,可還接二連三的發現前去峨眉派的弟子還怎麼訓?而且這其中還丟了一本他崑崙派的獨家秘笈:崑崙囫圇大*法,這可給玉陽子真的氣壞了,聽說這事兒的時候差點兒氣吐了血,於是下令嚴查,必須問出這個人是誰!但查了一個雞飛狗跳之後,不但沒查出到底是誰將崑崙囫圇大*法給拱手送人了,反而倒是查出他崑崙派的玉冰子長老跟山下的一個寡婦有染,這可是給玉陽子徹底的氣了個四仰八叉,一連多少天都不肯開口說話。

    而玉陽子氣急敗壞之際,卻接到了其他幾個大宗派的聯名邀請,讓玉陽子大跌下巴的是,居然所有大宗派現在都面臨跟他同樣的問題……這這,這成何體統嘛這是!

    於是,幾個大門大派的掌門人和宗主此時正坐在崑崙派的議事堂,準備聯合起來一起討伐峨嵋派的不污師太,這種一邊兒倒的風氣要是持續下去,他們這幾個門派還混不混了!

    「哼,我早說過了吧?那峨嵋派的不污師太根本就不是個省油的燈!以前我雖然一直對她抱有懷疑的態度,但卻從來沒想到她居然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居然真的用那美……計,唉,羞於出口!老夫羞於出口啊!」雷蕩子一副大嗓門子嚷嚷著,一張老臉跟遭了雷劈似的,他天雷宗此次真的是跟遭了天雷一樣了!不但是傳宗秘籍「天雷訣」丟了,而且他的最喜愛的弟子也是最看好的接班人居然愛上了「峨眉別院」的那個叫什麼冬雪的,後來一打聽,那冬雪哪是什麼峨嵋派的弟子啊!那不是妖狐門的餘孽,跟著孫思寧去了峨眉的狐狸精嘛!

    可是任憑雷蕩子如何苦口婆心的勸說,那弟子不但不聽,反而聲稱,那冬雪根本不是什麼狐狸精,乃是一位知書達理、溫婉賢淑、文武雙全的可人兒,而且說這話的時候,顯然是差點兒哈喇子流下來了。這下子給雷蕩子氣的直髮蒙,一巴掌抽了過去,差點兒沒給那弟子打死,心說我打你個小兔崽子,讓你清醒清醒!

    但不管怎麼說,這弟子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手把手教出來的,真要是給打死了,他雷蕩子雖說平日裡是個粗人但對這弟子還真是死活的下不去手。於是只能改成懷柔戰術,說我不再過問你的私事了,反正我天雷宗也不禁止男歡女愛之事,雷蕩子說這話的時候心裡憋屈啊,心說我老雷一輩子都沒有過女人,從來都沒慫過,現在居然要給自己的弟子做思想工作,這不是要我的命麼!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