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都是徐福的錯

正文 第四章 來臨,黃金戰士第三班! 文 / 史詩級環形山

    「太極」的秘密基地建於蘇州府治下太湖之濱,據說原先是十幾年前當地大干快上盲目跟風建造的影視城,經營不善荒廢了。原本荒山野嶺,遠離城市的缺陷現在卻成了優點。據說張召重看上這裡時請高手算了一卦,認為這裡風水屬於虎踞龍盤,殺氣盈天,是駐兵的好地方。這評價自然是不錯,上邊大筆一揮,這就改建成了一個集研究製造實戰訓練於一體的軍事基地。

    為了掩人耳目,這個滿是仿古建築,連總部建築都是照抄武當山紫霄宮,四周環繞著高大古城牆和幽深護城河的軍事基地對外用的依然是「太湖影視城」的牌子,偶爾出現一身道袍或者袈裟的可疑人員也沒人在意,反而覺得這樣才正常。

    只不過那些看著像是方外之人的,還都是正經出家人,乃是各家各派贊助的機關、煉丹高人。他們的身份和科研人員一樣,特裝機的研製工作可不能沒了他們掌握的古老技藝。

    趙元嗣來了一周,倒也沒覺得有何不適,這段時間他都在測試身體數據,晚上還要補課瞭解尖端動力裝甲。日子他過的充實,在測試結果出來後,他被劃歸以測試機體為主的三班,和不久前見面的兩個狗腿子做了戰友。滄海和老k見到趙元嗣時還挺尷尬,他們原先以為這尊大神應該被挪到一班去伺候著,沒想到卻來到了自己地頭。按他們的想法,三班的任務又不是打仗,這麼高靈力等級的傢伙就應該去前線正面肛啊。

    趙元嗣倒是對此表示理解,他本來就不是正兒八經來當兵的。他的身體數據已經在工程師手裡傳了個遍,靈力指數確實高的駭人,但在現有技術條件下,能量共鳴、爆發性輸出等方面差強人意,僅僅比其他人高出一線。這也意味著除非投入巨資專門為其研製一架機體,否則

    並不能發揮出趙元嗣本人的力量。

    而從特殊能力上看,他也應該歸類於通才樣樣通,樣樣疏。直接傷害的術法和大部分立竿見影的厄咒他都會一點,但都時靈時不靈。對此,趙元嗣的解釋是我有空都看動畫玩手辦去了,沒那個美國時間練習咒語手勢;真遇到問題時,趙元嗣都是靠著壓倒性的能量水平直接碾壓過去,對於需要精細運用的術法就更看不上了。至於陣法,這位死宅更是一竅不通,完全不指望能配合前兩班進行戰鬥。

    這些因素讓趙元嗣的作用顯得雞肋,最後還是張召重拍板讓他去三班。好歹是個頂尖級別的顯能者,就當為未來開發超尖端機體做技術儲配了。

    「所以,我就一腳被踢過來咯。」趙元嗣覺得這基地的伙食還是很不錯的,胃口大開的時候他心情一向都不錯,所以還願意和對面這兩個疑似坑了自己一把的戰友聊一聊,「之前還奇怪你們這種秘密部門怎麼有空在杭州府地界上溜躂,原來這第三班是有夠空的,每天就是測測數據補補課,日常訓練也就是最低水平,比公務員都輕鬆啊。」

    老k還記得之前被趙元嗣瞪了一眼被定身,就沒想搭話;倒是滄海因為原來就當過兵,退役後被招來,膽子大,接著話頭就說:「那是你來的時間剛好,之前幾個月每天都要測試訓練,時間可緊了。第一階段的實驗已經結束,大家都放了假出去,我們三班的人這幾天大多都回家了,原本除了我倆,還有東北來的遼河,應天府的徐冉冉,加上你,我們人就和一二班那樣都是五個了。這兩天大家都應該回來了,後天新裝備就到,那時候就是第二階段測試,可就再沒這麼輕鬆的時候。」

    趙元嗣對他說的新裝備還是很感興趣的,人不中二枉少年,他被張召重忽悠進來,除了古老的教條外,也有自己中二之魂發作想要試試機甲的關係。這一聽很快就能實際摸兩把,他當然來了興致:「新裝備,我們用的特裝機要到了?」

    「我尋思,這新機體,必須有黃金般的優美線條,閃瞎狗眼的硬派造型,堅不可摧的跨時代裝甲、無可匹敵的強勁引擎,威力巨大武裝系統,還要有繼承革命先烈的傳統氣質。」趙元嗣最擅長的就是自說自話,羅列的東西讓兩個前輩直搖頭。

    「**不土,戰鬥力五,」滄海給潑了一把涼水,「請不要有太多期待。」

    雖然這麼說,趙元嗣還是維持了整整一天的興奮勁頭,對他來說,人形外骨骼裝甲是和大艦巨炮一樣,都是男人的浪漫,能在這之上的只有高位女顯能者的清涼寫真集,都是令人欲罷不能的好東西。一想到自己即親自操縱一件威力巨大的殺人兵器,趙元嗣就不能自抑。那可是特裝型哎,歷史上被雜兵揍下來的特裝型也不是沒有,但這個世界上把那些立於顯能者頂點的戰士可是當做偶像來拜的,就算明知道特裝機又貴又不實用,但本身的力量卻毫無疑問值得讚歎。

    基地裡連不了外網看不了新番,倒也絕了趙元嗣這個死宅的愛好,由於有機甲加成,他難得的花時間認真鑽研這方面的資料,對現代動力裝甲不再是胡說八道一竅不通。他原先對西方的超級顯能者印象集中在「擼點很高」,「寫真集很漂亮」,「可惜不給草」,具體有多大能為,那全看媒體有多能吹。

    現在他倒是明白,顯能者的動力裝甲和普通人用的型號到底有何不同了。

    兩者首先在能源和武器系統上有很大差別。在普通人用的動力裝甲上,五行爐亞特蘭蒂斯之心的本土化命名和攜帶的電池組負責機體的供能,並通過對神經和肌肉的刺激提高人體素質,人體所要做的只是作為一個能量通道來吸取靈力供五行爐轉化。這樣的機體武器基本都以實彈類為主,同時因為重量問題,防禦力和機動性以及續航能力幾乎是一個不可調和的矛盾:裝甲越厚,機動性越差,活動時所消耗的能量也越多。

    而供給顯能者的特裝機本質上卻是一種類似魔法師法杖的「法器」。顯能者的機體裝備了特殊的五行爐和性能極端的充放電池組,運作機理也和趙元嗣曾經以為的完全不同:這種機體依靠的是以特定頻率激活顯能者自身靈力,使其和外界產生共鳴,以此獲得傳統動力爐兩倍以上的能

    量;其電池組和其他特殊機構都是保證使用者不會因為共鳴超出界限損傷本體的限製器。由於共鳴獲得的靈力非常龐大,運作時動力爐只能轉化很少一部分,所以機體周圍有高密度的靈力殘留;因此顯能者的武器也和古代方士們所用的東西一脈相承,是一種包裹在科技外皮下,發射高濃度靈力的能量武器。在這個系統中,顯能者只要在限定範圍內激活靈力共鳴,並不需要和以前一樣實打實的消耗自身,對壽命的影響微乎其微。

    相比普通型號,現代顯能者的特裝機體可以裝備厚重的裝甲,威力龐大的武器,強勁的噴射引擎,理論上可以同時打十個普通型號。不過相對的,其製造和維護成本同樣感人,通常以百倍計算,這個投入產出放到戰場上簡直是低的可以。這種代價下獲得完全不是合格的兵器,而是一件昂貴的宣傳工具就像二戰後英國傾力打造的「大不列顛」一樣,據說光上次倫敦奧運會,由平胸魔女瑪格麗特開出來在天上繞圈圈,所消耗的經費就有三百萬英鎊,簡直就是個吞錢機器。

    對於自己即將駕駛如此高大上的玩意,趙元嗣興奮的是掰著指頭算時間,就準備到時候來一發。

    只是……世界不會永遠如你所想。

    三月一日,全員集合的三班五人一個個對著展現在眼前的東西目瞪口呆,狗眼全部被金閃閃綠油油的色澤閃瞎了。

    頭部有著如卵時般光滑優美的曲線,金色的線條佈滿全身,軀幹的傾斜結構上附著著一塊塊厚實的反應裝甲,肩部是樸實的而正義的曲面裝甲板,從大腿到腳跟都是鐵塔似的硬派裝甲,膝蓋上還裝載著一塊寬闊的大盾。背後兩具份量十足的渦輪噴射引擎炫耀著其澎湃的動力,碩大的折疊式機翼確保了卓越的機動性。

    最後,還有小腿後滑行機構上炫酷到沒朋友的五對負重輪,充分表明了其光榮血統;墨綠色迷彩的塗裝和顯眼的巨大紅色五角星,滿滿的都是革命熱情!

    最後加上威力巨大的125大管子,這簡直是本朝技術力量之大成啊!

    (╯°⑸°)╯︵┴灨r

    「**的在逗我!」趙元嗣感覺到自己一顆紅心像太陽,現在被烤的外酥裡嫩油光光,上面還被灑滿了孜然辣椒五香粉。他第一個從震撼性的衝擊中回復過來,踏前一步,單臂一指,義正言辭如成步堂狀:「異議!這不就是個加了翅膀的59麼!算哪門子的新型機,哪門子的專用特裝機,難道是讓人上天擼炮麼!?」

    「別亂說,」張召重雙手抱胸,生態莊重,「這可是朝廷花了上百億經費為「太極」專門開發的第一代顯能者專用特裝動力裝甲系統,你看那金色的紋路,那可不是為了裝飾好看,而是這種型號的基底裝甲用的全是特殊處理後的黃金,外裝甲取自凝聚了戰士澎湃思念的退役功勳機體上,由龍虎山正一道高人親自請英靈護佑,是一等一的反能量武器材質;紋路外露正是因為方便靈力共振時不被反能量裝甲阻隔。綠色的塗裝雖然看起來和其他型號沒區別,但原料卻是茅山綠毛屍上提煉的靈制液體,在啟動後可以大幅增強殘餘靈力的調集效率,提高武器威力,本身的靈場也能提供一定防禦能力,衰減衝擊。」

    「而且你別看只是加上了翅膀和引擎,這引擎可是實驗型的ws-15b,推力比殲20上的型號還要高20%。這使得這台機體在裝備厚重裝甲的同時,空中機動能力完全達到了第三代空戰裝甲的水平。小趙啊,看事情不要光看表面,這台機體可是同時具備了陸戰裝甲的生存能力和空戰裝甲的機動力,武器系統也是結合了兩者的優點,可不是什麼簡單的59式。」

    「哎?是這樣麼?」

    趙元嗣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什麼,但就是覺得很有道理。不過他被忽悠完全是因為經驗不足,三班的其他人可沒這麼好糊弄。

    遼河,一位濃眉大眼,滿臉橫肉的東北大漢站了出來,一張血盆大口卻是細聲細語的把話題拉到重點上:「那個,判官前輩,這個結合兩者優點,能飛能打的玩意,跑得過f-22不?」

    「當然,」張召重大喘氣,「跑不過。」

    「那麼裝甲能比陸軍的10式陸戰強麼?」東北漢子步步緊逼。

    張召重這時候開始用純潔的45度仰望天空:「10式的主裝甲太重了,裝上那玩意這就和冰島人搞的『烏鴉』一樣飛不起來。」

    「最後,」遼河同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個長得很像59的玩意到底叫啥?」

    「第一代顯能者專用特裝型動力裝甲」張召重一張老臉偏向一邊,聲音從高到低拉出一個崩盤的k線,「59g型……」

    趙元嗣覺得晴天霹靂。

    眾人:「這不就是翔59麼!!」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