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歷史軍事 > 老師,此貨待售

正文 第17章 . 文 / 北傾

    雖然「天色已晚,外面又狂風大作,不方便通行」這樣的借口已經是老媽來擋席以辰的第一選擇,但這樣鐵板釘釘的事實我還是有點不願意接受。

    我抱著枕頭磨蹭了半天,問道:「你真的要住下來?」

    「盛情難卻。」席以辰點頭,唇邊勾起個若有若無的笑來。

    差點中了美男計的我,默默地扭頭平復一下心情,隨即想起他停在樓下的四個輪子,那可比席以辰金貴對了。

    席以辰看了我一眼,「早就停好地方避風了。」

    我汗,原來是預謀已久……

    於是,晚上我就悲催了,這個悲劇還是老媽一手創造的——

    我望了望側躺在我小床上顯得格外奇怪的席以辰,再看了看我身後草草鋪上的沙發一臉鬱悶,老媽,我真的是你親生的麼……你確定你沒抱錯孩子麼,抱錯孩子的下場跟鍾漢良一樣苦逼啊,泥煤的,一個暑假一直在復仇找爹媽啊。

    我決定了,我那麼英明神武才不要重蹈那麼老土的覆轍。

    所以我死皮賴臉地扯著我的枕頭跟被子爬上了床……

    一直在撩撥我的席以辰這下安分了,一臉要被我玷污的表情,「你幹嘛?」

    「睡覺啊,難不成還睡你麼?」

    席以辰默默地看了我一眼:「我不反對……」

    我正獨自驚悚間,他一挑眉,賤賤地來了一句,「前提是你確定你能強了我。」

    「臥槽,你還打算貞女烈傳麼……」老濕你要是敢點頭,我就把你的腦袋擰下來當椰子吸。

    不負眾望的席以辰搖了搖頭,勾著唇角魅惑地笑了笑,「現在烈女沒幾個錢的……」

    「……」我怎麼就忘了我面前這個男淫視錢如命呢。→_→

    由於我的小床容下席以辰這尊大佛之後實在很吃力,於是我半睡半醒之間礙手礙腳地烙得慌就直接牙一咬把腿往老濕的腿上一翹。

    泥煤的,不帶睡我的床還睡得那麼理所當然那麼不見外那麼不生分的。

    報復欲十足的席以辰當下就把另一條腿往我身上一放,臥槽,這腿的重量絕對不是一個級別的。老娘當下被壓得胸悶氣短,呼吸不暢,瞬間清醒過來——

    所以等我被老師那麼一個泰山壓腿之後發現老師其實一直睡得香噴噴的時候深覺太吃虧了,當下一狠心照著老師的腰狠狠一踢把人掀到地上去了。

    踢完的瞬間我就後悔了,尼瑪的,這太不尊重老人家了,席以辰再怎麼賤怎麼壞怎麼欺負人好歹是給我發工資的老闆,雖然工作到現在扣的錢估計比我工資還多,但好歹工資還沒發啊,這腰踢斷了把我那僅剩不多的工資折成醫藥費再敲詐我幾筆,那真是怎麼都說不清楚了。

    說完物質層面的容許我上升一下檔次到精神方面,說好聽點席以辰是我的園丁啊,那統一稱為又老又賤的a大釘子戶啊。說不好聽點人家起碼還是給我上了幾節課,好歹也是我老師……於是我後知後覺地發現,我和老師睡一張床——雖然老娘知道以我的吸引力我們絕對不可能發生什麼,但是就是睡了啊,而且一旦不小心說出去,尼瑪的那就是我睡了老師啊。

    誰會相信老師睡我?

    ……

    不對,我在糾結這個幹啥,關鍵明明在我跟老師現在的發展太不符合客觀規律了……

    總趕腳有哪裡很不對勁,因為老娘跟老師這麼廝混著都沒發現不對,現在猛然醒悟會不會有點——遲了?

    所以,我是不是要老媽趕緊給我安排相親……相親別人就算了,蘇陽就正正好,誰都不會覺得我跟醫生談戀愛不對勁吧。誰也不會覺得說我跟醫生談對像不符合倫理吧……古有小龍女和楊過,現有傅小清和席以辰?

    不不不,這不科學。

    畢竟就算有點什麼也是我單方面的……

    「和誰相親?」

    哦尼瑪的,嚇了老娘一跳。

    黑暗裡,席以辰的雙眸灼灼地發著光。他坐在地板上,手裡還抱著被子,偏偏那雙眼睛攝人的恐怖。

    我左挪右挪就是沒發現我的被子哪去了,等我發現席以辰正抱著的被子就是我的時候我瞬間找到了理由般理直氣壯起來,「你搶我被子幹嘛?」

    席以辰沉默了一會,一動不動地看著我。

    這眼神盯得我發悚,當下不敢動了。

    然後席以辰站起來了……他站了一會,坐回床上,盯著窗外半天才轉過頭來看我。

    窗外是狂風大作,窗內是席以辰的如狼似虎。

    當下我的臉都被嚇青了,真擔心老師一個把持不住起床氣就拿起地上的拖鞋刷我的臉啊。

    「傅小清,你都沒有喜歡的人麼?」

    「沒有啊,我活那麼大頂多就是我看得上他他看不上我的還有他看得上我我看不上他的。」這是大實話啊,泥煤的我看得上的吧看不上我,看上我的吧長得又對不起大眾對不起社會,我只求看著那張臉能吃得下飯啊,不需要增強食慾了,這要求很高麼?

    席以辰躺回床上,「你把我踢下去是不是皮癢了還是活膩了?」

    「咦?」剛剛不是還打算當知心大哥的麼?怎麼現在就變身街頭小混混了……

    「其實我覺得你這樣的,不用找別的男人了。」半晌,席以辰幽幽地說道。

    我找了半天都沒找到他語氣裡的嘲諷,於是我就把這話定義為誇獎這一範圍裡。這句話經過我傅小清的翻譯那就是——其實我覺得你這樣貌美如花,沉魚落雁,淵博大氣,秀外慧中的女孩子,不用找別的男人了,沒人能配得上你。

    太受用了……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看,我能活到那麼大如果我不樂天真的不行、

    本來睡意滿滿的我瞬間就睡不著覺了,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傳來席以辰均勻的呼吸聲時,我不怕死地拿腳踢了踢他。

    當下,老師就把眼睛一睜……

    泥煤的,不要太嚇人了,這突然睜開眼睛什麼的我一個沒心理防備會被嚇到的啊。

    我輕咳了幾聲,壓低聲音說道:「我睡不著,咱們來談談理想吧或者人生目標也行……」

    席以辰突然輕笑了起來,「原來你也知道有理想和人生目標這種東西啊?」

    「喂喂喂,你什麼意思啊。我怎麼就不能有理想和人生目標了啊。」

    席以辰不置可否,默了默,說道:「過幾天就結束實習了,傅小清,恭喜你脫離魔爪。」

    我愣了一下,一時反應不過來我剛習慣的實習生活怎麼就結束了。隨即我「嘎嘎」怪笑了幾聲,笑得得意洋洋,「啊哈哈,老師你也知道你是魔爪啊。頭一次見你那麼自覺那麼,同喜同喜。」

    席以辰難得沒有打擊我現在的好心情,不知道是在想什麼,半晌把被子扯過來遞給我,「睡覺吧,明天還要上班。」

    於是,我瞬間笑不出來了……

    沒有攻擊性的席以辰太恐怖了臥槽!

    每天早上一起床,我就想爺不幹了。然後二十分鐘後,就跟孫子一樣去上班了……

    但今天,我很孫子的起床了,跟大老爺們似地去上班了。

    我的實習期就要結束了,這下不威武什麼時候樹立雄風啊!

    一大早把我們「捉姦在床」的老媽很開心地目送我們出門,生怕不知道「女婿上門」,大嗓子一吼,「風還很大,注意安全啊。在外面同居不准不打報告就提前超生啊!」

    「……」我認識一個橫尼瑪,我尼瑪認識兩個豎尼瑪尼瑪,有天三個尼瑪因為意見不合打起來了,所以就有了J尼瑪\("▔□▔)/

    我在這博大精深的句子裡悟出了——「擒賊先擒王,罵人先罵娘。」這句話的含義。

    但是當我擒著皺眉揉腰的「王」時,我卻深覺壓力巨大。

    雖然我厚著臉皮做到了眾人對我行注目禮時還能笑得喜氣洋洋,但是心裡那座牆開始地震山搖起來……

    眼神要不要那麼毒辣?要不要那麼犀利?要不要那麼……殺之後快?

    我就是晚上腿賤腦抽了一下嘛,但是老濕一踢就傷筋動骨什麼的我真的沒想到啊……難道是外強中虧?

    嘖嘖……縱/欲/過/度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