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養鬼的胡大師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千年的老鬼 文 / 請叫我胡大師

    第一百三十六章千年的老鬼

    九斤的話在兩個女孩子的耳邊無異於驚天劈雷王雅木偶一般,任由幾個人擺佈,胡九斤在樓下轉來轉去,活像一個等待婦女臨盆的老男人。

    「陽氣虛弱,神魂萎靡?哼哼,邪派的吸星**就有這種東西,嘖嘖,也知道是高手死後寄托的肉身犯事呢還是其他的什麼東西干的。」

    胡九斤練的是《養鬼秘術》上面的練魂之法,這也讓他的魂魄比一般的人堅挺,神打一術在別的門派都是作為弟子入門時的初級功法,作為救命時候用的。就像正一教的社稷法術,請來護教神靈二郎真君,有道行的鬼怪是不屑去對女子做出這種事的,不是說他真的是正人君子。

    處女落紅的鮮血可以說是包涵了這名女子從小到大之中的葵陰之氣,為什麼女孩子在處花冠沒了以後的第二天臉色會變得紅潤許多呢?男性的元陽之氣跟性的葵陰之氣合體能達到水乳交融的地步。

    當然,這裡說的是活人。鬼怪的身體是有主人生前的一股強大的念頭所形成,死後保有靈智的都是在一些特殊的方法之下產生的,比如說謀殺案,此人死的時候實在不甘心,死了以後強大的怨念會讓他的靈魂保存於世間,腦中所存留的記憶也是就在死的時候唯一想做的事情。

    所以,有的人別為自己幹了壞事沒有人知道,要知道。佛家說的因果報應講了千年到現在都還沒被推翻可見這種結論的真實性。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李夢楠跟胡麗娜的無意入可能是終結王雅婷被害的契機,此人把王雅婷吸**干的動機應該不大,鬼怪練出形體後身上的強大陰氣對於這些電器就跟在邊上放了一大塊磁鐵一般,視頻中是不可能錄下的。

    在研究所中,共才六個人,五名實習生包裹一名姓楊的教授,李夢楠說此人有多水,修道中人能夠練出隱身之法的本領可是不低,視頻中的王雅婷樣子是被人束縛手腳捆住。而且還閉著眼睛,想來在她的大腦中也是在發生著一些事情。

    「怎麼樣了?」手中的煙已抽完了第二支,看到幾個女孩子從樓上走了下來,胡九斤趕緊上前問道女與否可是關係到王雅婷還能不能活下去,對於魂魄的損傷胡九斤可也是沒太好辦法的。

    可胡九斤的話有點太過直接李夢楠跟胡麗娜的臉都紅了起來。「應該還是的!」趙小美是胡九斤派上去的幫手,現在也是小臉通紅。

    「什麼應該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們是怎麼檢查地?」胡九斤很是反感這種似是而非是語調。語氣中也帶著一絲地火氣。

    「我們用手去戳了一下。覺得還很:。所以……這話是胡麗娜說出來地剛講完就捂著臉走到了一邊。

    「帶她過來!」沒理幾個女孩子害羞地神情。胡九斤讓王雅婷坐到沙發上她地眼皮抬起來看了看。臉色蒼白可以說是氣血不盛者是過度地驚嚇而導致地供血不足。

    胡九斤摸了摸下巴。自己也不好判斷。現在地王雅婷只能說她地小命抱住了被人把葵陰之氣吸走。不過她現在地樣子到是不好弄。

    「把她帶到後廳來!」想來想去。胡九斤還是認為。用大威天龍菩薩地法相幫助她恢復神魂地虛弱。一個心裡煩惱地人長時間地聆聽佛經同樣會得到安神地作用。都是一個道理。

    後廳中掛著地大大小小法器讓李夢楠跟胡麗娜開了眼界。胡九斤讓趙小美去拿了一張毯子。把王雅婷放到地上。在她地頭部。肩部、兩腳地地方插了幾個旗子。用紅色地絲線連接了起來。絲線地上面掛著一個小地鈴鐺。這玩意就是從國清寺中**來地小鐘。有凝魂地作用。

    手中的香燭無火自燃,讓兩名女孩子開了眼界。放好貢品以後,胡九斤輕輕的敲了下放在貢台邊上的缽盂。

    一陣悅耳的聲音傳了出來,然後胡九斤兩手合十,身子微微低下。嘴中唸唸有詞。

    李夢楠跟胡麗娜都聽出來了胡九斤念的是佛經,兩個人臉上也慢慢的變得莊嚴肅穆,雖然不知道胡九斤念的什麼,但是這一會兒心裡突然變得很平靜,很安詳,覺得很束縛。

    不知過了多久,李夢楠跟胡麗娜被胡九斤拍醒了過來。悄悄的跟著他走出了後廳,一個錄音機正在源源不斷的播放著群僧唸經的聲音,這是當初在國清寺的時候李恩熙弄的。

    來到客廳,胡九斤坐了下來長長的歎了口氣,「她需要在我這裡起碼呆七天,這段時間是用於恢復她的魂魄的。我今天晚上跟你們去那個研究所看看,這件事不簡單!」

    胡九斤的話明顯讓兩名女孩子猶豫了一下,王雅婷是一個大姑娘,放在他這裡有事嗎?想到胡九斤以往色瞇瞇的樣子,心裡一陣猛跳。別剛出虎口又進狼圈,這可就不好了。

    「哼!」胡九斤的一聲冷哼把兩個女孩子胡思亂想吸引了過來,「聽著!國內,別的地方我不敢說。大慶這裡處了我你們去找誰都救不了她,她現在魂魄虛弱,要是沒有急事治療的話,最多三個月,同樣小命玩完。兩個死女子還在這瞎擔心啥?你胡叔我是乘人之危的人?今天晚上帶我去看看,什麼人敢這樣囂張。」

    胡九斤重重拍桌子的樣子嚇到了李夢楠跟胡麗娜,想了想,胡九斤說的也是。醫院是去過了的,醫生得出的結論是工作過量了,人在做事的時候太過疲勞了出現一些幻覺什麼的都是正常的。

    「那麼,好吧。她的媽媽有可能會來找她的天夠嗎?」這件事是因為胡麗娜而起雖然她可以咬牙不認賬,但是心裡肯定是不會這麼幹的。

    胡九斤沒答話,只是摸了下鼻子。兩個女孩子看胡九斤的樣子也是沒了辦法,跟胡九斤打了聲招呼後就走了,連飯都沒留下來吃。約定晚上八點的時候去研究所。

    夜晚,胡九斤大紅袈裟,攝魂幡拿著,禪杖對於鬼怪的傷害太大,沒敢帶。缽盂呢,現在用在幫助王雅婷恢復魂魄。

    元神大成後的胡九斤一身佛家神功高深莫測只要是不千年老鬼,對上胡九斤的話只有一個字,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其實胡九斤還有個私心,修煉的《養鬼秘術》在別的門派看到是邪法代社會中人死後都是燒成了灰灰,對於胡九斤的取材很是不方便國每天死這麼多人帶著怨氣的鬼物是很多的,胡九斤一直忙於家中瑣事。期待著今天的傢伙是一隻老鬼,這樣的話。

    哼哼,翠蓮已經好久沒吃東西了!

    「出發!」外面罩著以前趙小美幫他買的黑色大風衣,坐上小車帶著李夢楠跟胡麗娜兩個女孩子往她們所在的研究所趕去。本來趙小美是想去的,被胡九斤一句這只是色鬼形的,小心摸你。直接就嚇唬回去了。

    「你們怎麼樣了?」李夢楠坐在胡九斤的身邊胡麗娜坐在後面,一直鬼頭鬼腦的往前湊於未知的事務人們都是覺得恐怕的。鬼怪!這種東西對於女孩子們來說無異於大青蟲放到了胸罩兜裡。

    可能是覺得身邊有靠山,李夢楠的神情到是不怎麼緊張是胡麗娜,不時的碰一下李夢楠或者胡九斤,今天兩個女孩子都穿的一身黑色皮衣。看上去很是性感,可能就是為今天晚上做的準備。

    李夢楠跟胡麗娜在的這間研究所是一家賣化妝用品的公司建起來的,規並不大。有三層的小樓,外面連個門衛都沒有。本來胡九斤還有點奇怪兩個人是怎麼進去把視頻拿到手的,結果。胡九斤直接開車到了樓下,李夢楠掏出一把鑰匙打開了藍色的小鐵門,直直的走了進去。

    「這,這也太鬆懈了吧?我聽說研究所裡的東西都是很貴的啊。難道你們的頭頭就不怕有個什麼毛賊來偷了幾樣?」

    研究所裡一溜白色瓷磚,三個人在門口換上了白色的防護服,在李夢楠的帶領下慢慢的往裡面走去。

    「這件事我也是很奇怪的,裡面的那台分離機就是好幾百萬,除了一把鎖以外就沒人了。我很是好奇,雖然這間研究所的規模並不大。但是從傢伙上看到後面的公司起碼也是上億的資產,不然是沒有本事支撐研究所這麼大的開支。」

    李夢楠說著開了燈,一片白花花的日光燈差點晃到了胡九斤。一堆堆的儀器擺放得整整邊上放著的一些燒杯跟試管,裡面裝著紅藍黃綠的液體,一些個小本子上記著各種胡九斤看不懂的名詞跟符號。

    「一樓跟二樓都是實驗,三樓是存放資料的地方。雅婷出事的地方在這裡,跟我過來。」李夢楠拉起了胡九斤瞎瞄的眼睛,帶著他走進了一間屋子。

    屋的外面是圓形的金屬大門,上面的密碼鎖在李夢楠的小手輕按了幾下緩緩的大開。李夢楠讓胡九斤在腳上套了一個塑料袋以後,兩個人走了進去。胡麗娜呆在門外,預防有別人來偷襲。

    這件室的面積並不大,在五十平米左右,實驗器材就佔了整個空間的三分之二,中間跟手術台一般的小床胡九斤認出來了這就是王雅婷在視頻中被捆住的地方。

    手術台的左上角有一個攝像頭,在圓形的罩子當中,胡九斤惑的身後準備去摸一下,被李夢楠拉住了,說這些玩意一碰就會叫起來。

    從兜裡拿出了三枚銅錢,放在了手術台上面。手中是是一個羅盤,胡九斤掏出一張符紙,三味真火湧到指尖著了起來。在銅錢上面一劃,三枚銅錢頓時立了起來。胡九斤把羅盤放到銅錢的上方。

    「天圓地方,尋陰查魄。搜!」胡九斤咒語念畢,三枚銅錢一下在原地轉了起來。沒見過這種西洋景的李夢楠湊到胡九斤的身後眼睛滿是不可思議。雖然以前的時候跟著胡九斤去見過他收鬼是現在看見了。心中還是覺得很神奇。

    胡九斤羅盤中的指針開是嘩啦啦的轉了起來,看得胡九斤很是鬱悶。想了想,又掏出一張符紙在羅盤上劃了幾下,指針開始慢慢的指向了一方。胡九斤端著羅盤,手中的符紙不斷的在上面劃來劃去。跟著指針的方向,胡九斤帶著李夢楠走出了實驗室。

    「怎麼樣?」站在門外的胡麗娜手中拿著一把小刀,這玩意也不知道她從那裡弄來的。上面的刀刃看上去很鋒利。

    胡九斤對著她噓了聲,跟著羅盤的指向。慢慢的往外走去,跟在胡九斤後面的兩名女孩子都滿臉的驚異,好奇懼。

    根據羅盤上的指針胡九斤已經帶著人走出了研究所,到了外面的地方。胡九斤的眉頭皺了下,胡九斤放在實驗室裡手術台上的三枚銅錢上面有王雅婷的血液,王雅婷被吸取葵陰元氣的時候別人同樣會把自己的氣息留在她的身上胡九斤就是靠著這方法找了出來。

    想了想,胡九斤讓李夢楠去車裡把自己的法器拿了過來。從蓮雲手中繳獲來的佛珠拿在了手中東西每一粒上面有蘊含得有幾代和尚們加持的佛力,在近距離對戰的時候。無論是人是鬼,中招了就跟被一挺m134給突突一般。

    手中的符紙是陰魂咒,胡九斤已經用掉了三張。帶著幾人來到了一棟小樓,這棟小樓在研究所的邊上,外面長著茂盛的植被色的鐵柵欄把這種小樓給包圍了起來。上面的鐵蚻敯豸l很久沒人是擺弄。

    「這裡是什麼地方?」兩名女孩子都緊緊的跟著胡九斤,手電隨時的準備打開。小樓有兩層高彎彎的蒼穹讓人一看就充滿了古老的韻味。

    「這裡是以前的時候外國人的大使館,解放後一直用作學校。現在是研究所楊教授的居住地胡叔叔。怎麼了?」李夢楠兩隻手捂著一個手電筒,湊到胡九斤的身邊。這裡黑漆漆的了樓上微弱的黃色燈光看上去很是恐怖。周邊的小型灌木叢讓人看了毛骨悚然,讓人感覺這裡面有可能會衝出來什麼怪東西。

    胡九斤手中羅盤的指針死死的指著前面的小樓,胡九斤已經確定了。妖物就在裡面,把羅盤放進了兜裡,手中的攝魂幡一揮,無頭翠蓮已經悄然的出現在了胡九斤的身後。李夢楠跟胡麗娜都靠在胡九斤的身邊,並沒有看見身後的人頭,不然的話可能就叫起來。

    「你們兩個是回去等我還是一起過去?」胡九斤想了想,還是問問她們兩個。進去的話,怕礙事,不進去的話。又怕一會她們出什麼事,這就是修道中人的煩惱。

    李夢楠跟胡麗娜先是一陣的搖頭,有是一陣的點頭。搞得胡九斤很是不爽,「算了,跟上來。一會不管看到什麼都別叫喚,我讓你們幹啥就幹啥!知道了嗎?」

    小雞啄米一般的快速的點了頭,都伸出了一隻手拉住了胡九斤的一邊衣角。

    「給你們兩張符咒,哎,算了。給你們也不會用,老實的跟著我!」本來已經掏出符咒的,想了想,她們兩個拿了這玩意這不會使。

    這間被以前老外當中大使館的小樓看上的很有歐亞建築的風骨,外面的大門並沒有關上,胡九斤輕輕推開的時候還傳出鋼鐵摩擦的吱吱聲,一看就很久沒維護。

    翠蓮已經悄

    進了屋子中,胡九斤沒敢把念頭附在翠蓮的人頭上。念頭相當於自身元神的一部分,是很弱的。要是被滅了對自身同樣的有傷害。

    「是茅山派的哪位高人居然光臨我這個小地方啊?養鬼之術!呵呵,還挺厲害的嘛。」

    胡九斤挪著步子,正在警惕的往前走的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一個老頭推開了屋子的小門從裡面走了出來。

    「楊教授?」李夢楠跟胡麗娜一起摀住了小嘴,雖然她們對於居住在此的楊教授心裡抱著很大的懷,但是沒想到真的是他。

    胡九斤手中的幡一揮蓮已經收會了幡中九斤感覺到翠蓮突然陰氣被吸掉了許多,沒想到這老傢伙居然不動聲色的情況把自己的餓鬼弄成這樣!還好自己沒把念頭附上去,不然的話。

    「老頭!你什麼的活,前兩天在你們實驗室裡發生的少女猥褻事件是你幹的嗎?」年齡在五十多歲的胡九斤對於這些傢伙從來不帶上敬語,別看他一臉的白毛鬍子,真的算起來。不一定比自己大呢!

    胡九斤很不尊敬的話並有讓老頭生前,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厚厚鏡片的眼鏡往鼻樑上推了下,老頭身上的白色大褂上一些藍藍綠綠的液體在上面畫出一副詭異的圖案。

    「這位道友,現已經是法制社會,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要是你想談論下道法的話我老頭子活了這麼多年還能跟你聊上幾句你來找茬的話。哼哼!」老頭的兩聲冷哼剛落下,周圍的樹林中傳來一陣陣的低吼聲,嚇得李夢楠跟胡麗娜緊緊的靠在胡九斤的身邊,小手哆哆嗦嗦的。

    脫掉了外面的黑色風露出了一身大紅色的袈裟。老頭的目光一下凝聚了起來,黑夜的風聲更大了。

    「在的研究所當中雅婷這名女孩子。遭到了不明人員的猥褻,老鬼。別以為你披上一身的人皮我就不知道你的秉性,老實的交代。不然的話,今天本座就超度了你!」

    胡九輩分是行字,可以作為國清寺的名譽長老,當然是沒有實權的。這個稱謂能讓自己跟住持一樣都有個自稱持的是老,胡九斤的是本座。

    胡九斤的一雙天眼通在楊教授:來的時候就看出了傢伙身上只是一張人皮。真身是一隻鬼怪,慘白的面孔跟七竅流出的血液不用分辨都知道這是一隻鬼。

    「和尚?嘎嘎你認為就憑你能對付得了老祖嗎?」被胡九斤拆穿的楊教授突然的面色猙獰起來,說出的話來居然是男女兩音。就跟《倩女幽魂》中的樹精姥姥一般。

    胡九斤讓兩名女孩子退到後面中一把符咒對著老鬼就砸了過去。

    「呼!」

    胡九斤的符咒直接被老鬼的大手一揮,就吹到了遠處,看得胡九斤的眼皮子直跳。

    「這傢伙的道行不小啊!」本來以為就是只小鬼小怪的,在家中做得緊張兮兮的只是為了嚇唬兩個女孩子一下,帶來的法器也只有這根攝魂幡,這東西是用來收容鬼怪的。想著今天晚上幹掉這隻鬼後用來給翠蓮補補陰氣,沒想到這傢伙看上去很是威猛。

    「老祖我活了將近千年,你個小和尚也敢來找我的麻煩?嘖嘖,真的是活膩味了。」楊教授的話差點嚇得胡九斤的心都跳了出來。

    千年老鬼?這個稱呼可不是白叫的,這種鬼怪,能活這麼久的不是身前是修道中人,能夠在死後練習法術,就是古代戰死的將軍之類,這些人而且必須是死在戰場,以為在戰場上士兵們的冤魂是很多的,吸取了這些冤魂會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從而達到不被地府召喚的地步。

    人死後,天地二魂回到身體,形成鬼。飄出體外,冥冥中有個念頭會呼喚這些鬼到一個地方去,這裡就是豐都城。黑白無常兩個傢伙是幹什麼的呢?他們出來抓的都是在生死簿上劃了名字的人,黑白無常作為地府有名陰神,一個念頭化身萬千。上次胡九斤遇到了其中的一個,拼了老命打下來的哭喪棒在兩天後消失不見。這就是被收了回去,當時還好胡九斤沒想其他的歪念頭想留下這東西,不然的話來的就的真身了。

    能夠活千年的老鬼不管什麼樣子的,光在這一千年中吸收的陰氣就足矣把元神大成的修道中人捏成麻花,按理說。能有千年道行的鬼怪自身已經不怕太陽真火,尋找肉身鼎爐並不需要多大的功夫,這名楊教授到現在還披著一張人皮到底是何意呢?

    「老祖?哼,大話誰都會說。老傢伙,活了一千年了怎麼不去找個肉身?披在一張人皮之上,你唬誰呢!信不信我一個雷決劈死你。」對付鬼怪,用雷法是最好不過,胡九斤的手已經開始掐起了雷決。

    楊教授的臉頓時就是一變然眼中閃過一道黑芒瞬間整個小樓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遠處樓房的燈火也全都不見了,好像幾人進入了另外的一個空間。

    「陰陽洞決**?」正在唸咒語的胡九斤差點岔了氣,整他空間陷入一片黑暗讓胡九斤想起了小時候胡大力給自己說的鬼怪在渡過天地雷劫以後施展出來的一念隔絕之術。

    這種方法是用自己強大的念頭,把周圍的物事全都隔絕開來。四周的黑氣摸到的話會對自己的靈魂有腐蝕作用,這種招數只有渡過了雷劫的鬼怪才能用。而這種鬼怪,又叫做鬼仙……

    「鬼中真仙,果然名不虛傳。千年的道行,嘖嘖。雖然不知道您老為什麼不找一具肉身,用著這張人皮,但是我已經相信了你說的話。」胡九斤撤去了自己的法術上這名老鬼,自己用神打之法請來大日光明佛真身神力還有一搏之外,其他的招數對上這傢伙根本就沒用。

    楊教授的臉上露出了很是不好看的表情,兩名女孩子早就嚇傻了。以往看上去雖然很嚴肅很古板的楊教授居然是一隻鬼?而且據他自己說還是一隻千年老鬼?

    「和尚祖的事不勞你操心。你說的在實驗室中發生的王雅婷差點被那啥的事,我倒是略知一二老祖的身手你們認為能夠找到我這裡嗎?」楊教授很是大氣,的確。胡九斤的法術對上這種老鬼的話就算是他做的也找不到。而且王雅婷也不可能留下命來。

    「可否告知一二?」胡九斤現在的動作很的低調,囂張的眼神跟挺著的肚子也都收了回去。

    楊教授滿意的點了點頭,他感覺到胡九斤的體內一股很討厭的佛力讓自己的身體有脫離這張人皮的動靜,這裡周圍都是公寓樓。雖然殺掉這

    在話下,但是這動靜就不可能不大了。

    楊教授的心虛為什麼只附在人皮上呢。說來話長,楊教授在三年前的時候到過四川去遊玩。

    楊教授這傢伙其實跟胡九斤所想的一樣一隻色鬼。只不過這傢伙是一隻千年的色鬼而已,四川美女多教授就是抱著這種想法跑過去的。

    楊教授的這張人皮就是當初附上的肉身,而且也修煉了三百多年。一身內家功力也是到了化勁的地步惜的就是。跑去青城山的時候上了幾名女子,而且還一不小心把她們的元陰都吸了過來。

    女孩子的元陰被吸了會怎麼樣呢?一個下場。完蛋,青城山,這裡是道家青城派的所在地,楊教授的做法可能在別人只是以為兩名女子是猝死,不過在別的專家眼中就是妖物作怪。

    楊教授在此作十三起,這裡山名水秀,女孩子的自身也帶著一股的靈氣。以前的時候因為天下間的修道之士多如牛毛,幾場戰爭下來。楊教授一直躲在深山老林子中,這一次可是讓他爽了個天。

    也怪這傢伙文盲,楊教授前是一家妓院的龜公。以外的死後居然發現自己變成了鬼,而且還保留得有一些的身智,千年來一直躲在地底不敢出來。龜公的膽小跟奉承讓他平安的活過了千年,當然了。因為自身的膽小他也不敢出去像別的鬼怪一般的招收小弟之類。

    青城派的道們找到了他,本著自身活了千年,而且還渡過了雷劫的基礎上。楊教授把這幾個道士吸成了人干,這次他可不是跟吸哪幾名女子一般,而是把這些道士的血氣也吸了。

    楊教授的肉身之所以家拳練得出神入化跟這些吸來的血氣也是有很大的關係的,又道是殺了小的引出老的。就這樣,青城派的老道士們出現了,一群人八個道士,御劍之術把他的肉身當場戳成了血葫蘆,天性中帶著的膽小在一個天魔解體**以後捲了剩下的人皮逃了回來。

    當,自身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害,肉身雖然沒了,但是這張人皮因為中了不少的精血所凝練,對於武器很道術的傷害都很大的抵抗能力,這也是楊教授在沒找到合適的肉身之前唯一的辦法。大慶跟青城派是很近的,難不保什麼時候這些傢伙又出現。

    遠處地方楊教授是不敢去的個是以前的時候沒去過個就是之前遇到過的鬼怪去了以後就沒回來過,所以。楊教授只敢呆在這個地方,對於女性嘛。也不敢吸她們的元陰了。

    楊教授的眼中閃過一絲的狡猾氣息,「這個傢伙是青城派的一名道士,用了隱身術。修煉了邪派中的合歡**,他現在居住的地方我可以告訴你。」

    聽到楊教授的話胡九斤差點笑了起來,這傢伙真的是說起慌來不帶打草稿的,青城派?同樣是千年傳承的大派,一手御劍之術可以說是甲於天下。胡九斤現在元神大成了一直對這種踩著一把飛劍在天空中翱翔的招數很是留口水,但是他也知道。這些個道士能使出隱身術的功力肯定低不了會跑到你的這個破研究所裡來非禮小mm?

    難道說這老傢伙秀逗了?千年時間或者說已經把他的大腦變成了一團漿糊?胡九斤的惡意猜測不由臉上差點笑了出來。

    「嗯?和尚,你笑什麼!」胡九斤的笑容沒有逃脫楊教授的法眼,在妓院當了這麼多年的龜公,對於這些人的表情他是瞭然於心。從胡九斤的笑容就知道這傢伙不相信。眼中的黑芒頓時大盛起來圍的黑霧也加的濃郁。

    楊教授所說肉身受損失但是他本來就是鬼怪修煉的,千年的法力讓他對戰上元神大成的高手也不在話下問題就是在這裡了。

    楊教授是野鬼,他死亡的時候是被一名達官貴人給失手打死的,當然咯。這名貴人在看到他死後,可能是心裡有點過意不去,放了一枚玉珮在楊教授的身上。

    楊教授就是靠著這枚玉珮變成了鬼怪,而且保留了神智身前作為龜公,他的生性膽小敢出去見人。整天就躲在自己的墓**當中,鬼怪是不知道時間的。

    楊教授從墓**中出來的時候外面的世界已經變了朝換成了另外的一個。

    當時國內的人口多得要命,夜晚時到大街上也能感覺到哪強大的陽氣。

    楊教授當時所在的是宋朝時期宋朝對於道觀的修建很是熱心,這也導致了大量的道士行走在世間,這些道士可不是跟現在一樣的騙子要錢,他們大多數都有本事的。楊教授被揍了,差點就打把魂魄都給打散了。

    楊教授膽子很小,躲回了自己的墓**中。又是慢慢的渡過,在這一次的甦醒中,楊教授已經到了清朝,這一次。他遇到了一名同樣是鬼的傢伙,陰陽洞決**就是跟這傢伙學到的,這傢伙的本領很高強。楊教授跟著他學習幾招以後這傢伙跑了,去了北方。

    然後呢,這傢伙沒回來了。楊教授從此就認為北方是很危險的地方,不敢去。找到了一副肉身,附了上去。開始了三百年的平凡生活。

    清朝末年,天下動亂,各種人物層出不窮,楊教授卻一直躲在自己的小村子裡,每天種地吃飯,不敢有所動作。直到小日本打了過來。

    村子中的人全都被幹掉了,只有楊教授沒死。小日本欺負那些女性的動作讓楊教授心中的色心的火焰燃燒了起來,幹掉這些小日本後,楊教授吸光了村子裡所有的女性元陰。

    可惜日子不長久,那個年頭到處都是兵荒馬亂的,道士和尚,隱藏的高手多不勝數,楊教授不敢暴露了,老老實實的呆了下來。又被老蔣抓了去當作了壯丁。

    解放後,楊教授去了夜校,開始了自己平凡人的生活。日復一日,直到三年前的時候,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楊教授渡過了雷劫,讓自己擁有了不再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去吸取陰氣的煩惱。

    體內突然暴漲的力量,讓自己在太陽光低下個一天都不再有問題,色膽包天的去了青城派,惹出了事。肉身沒了,今天遇到胡九斤,從胡九斤身上的袈裟楊教授就能感覺到強大的佛力。

    楊教授會的招數並不多,研究所中三名女孩子,李夢楠跟胡麗娜長得是最漂亮的,楊教授卻是選擇了長相一般的王雅婷,由此就能看出這個老鬼在被青城派的道士們幹掉肉身以後變得了多麼的膽小,她們當中只有王雅婷夜晚才來上班。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