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田園巧婦

正文 第208章 夫妻的事 文 / 香椿芽

    ps:

    求訂閱,求收藏!

    時間還早,難得享受一天,我忙了幾個月了,都是那個太平折騰的都沒有時間去悠悠谷找你,你不覺得很虧嗎?我們今天撈一把,好好的享受享受,為夫要把虧欠的給你補回來,我很會疼媳婦的,你別擔心。

    李繼又「強硬」的來了一把,騰雲駕霧了一番,回過神來抱媳婦沐浴,青青像個木偶一樣被他搓來搓去,眼神都是哀怨的,洗完李繼好好的親了一番噴香的糯糯的唇和滑嫩的香腮,才心滿意足的收工,讓青青帶他去空間做早飯,讓媳婦好好的躺著休息,李繼去做飯。

    李繼的廚師功夫可是不賴了,切好了大碗肉丁,用油穿了一遍,撈出肉丁,舀的剩了不多油,把蔥花薑末香菜炸鍋再鏟出來,裝到另一個碗裡,兩個小鍋一個煮白米一個煮玉米馇子,大米煮的差不多,舀一勺白面扒拉疙瘩,是很小的疙瘩加大米裡煮熟,待每樣都熟的適度,把油鍋裡的大白菜葉翻炒,熟透,加水燒開,再把兩樣粥加入菜鍋加好了鹹鹽,適度的水燒開加作料蔥花肉丁,見鍋裡咕嘟冒泡就是最合適的度,這樣的菜粥各種的作料還都是原汁原味。

    青青管它叫燙鹹粥,說白了就是花子飯,就像廟裡的叫花子乞討來的飯菜,大雜燴的一咕嘟,其實是很好吃的,青青從小就喜歡吃燙鹹粥,也經常做這樣的飯,李繼是能怎麼討好媳婦就盡力。

    等鹹粥盛好了放到桌子上,青青已經坐等,她聞到了粥味兒,和自己做的一樣,李繼是認真學了,他還算有心,青青感歎一聲:男人就是這樣對傾心的女人百依百順馬屁一個勁的拍,等膩了的時候你就是破衣服。就著有人拍馬屁的時候好好享受享受,等馬屁跑了也不稀罕了,享受夠了就不虧了。

    青青得意的一笑:「孺子可教也,做得還算湊合吃。還得努力。」

    李繼一聽她不稱情,大怒伸爪突然就從青青的背後探手進去狠狠的攥住柔軟:「是不是沒解饞還想吃,一會為夫再犒賞你一回,鬧得青青癢癢的:「田田,苗苗!」青青一喊,李繼嚇得趕緊縮回手。

    李繼慶幸幸好縮得快,倆孩子噌就到了身邊,李繼氣得哼哼,青青就會治他,盡用絕招。李繼擔心被孩子看到了,趕緊魏子均打馬虎眼:「吃飯,吃飯。肉菜粥好香,田田,饞不饞?」

    田田這個愣小子可別注意細節。聽到阿娘一喊就是吃飯,沒事阿娘喊他們幹什麼,李繼是白擔心了,自從青青說文明,李繼就改了毛病,再也不當孩子們動手動腳了,青青對他飛記性還是很滿意的。

    苗苗在田田的後邊。更是沒有看到,李繼是虛驚一場。

    肉菜粥大受歡迎,是苗苗表示青青的孩子李繼都不信了她的吃食習慣秉性做派和青青是絲毫不差,長相更是越來越像,說她們不是母女哪有人信,只有李繼這個知道內情的心裡有數。青青和他的頭一次可是黃花大閨女,哪裡是生過孩子的婦人。

    苗苗和青青一樣喜歡燙鹹粥,就是不這樣做,剩粥燙一燙她也願意吃。

    看著幾口人風捲殘雲般,李繼驕傲的一笑:「是阿娘做的好吃還是阿爹做的好吃?」李繼希望兒女誇他。倆人的事自己佔上風,做飯也要壓倒青青,讓青青崇拜他,仰慕他服氣他愛上他,拜在他的,不是石榴裙下,而是龍袍下。

    青青瞪他一眼,李繼還了一個哼哼鼻子,青青看透好笑,噗嗤一口險些噴出來。

    田田看看阿爹祈求的眼神,不由得就有些可憐了,他正跟阿爹學坐皇帝,不敢得罪老阿爹,只有說道:「好像阿爹做的比阿娘做的好吃那麼一點點。」田田覺得這樣說阿娘不會生氣,阿爹也會滿意,阿娘不是小氣的人,阿爹很小氣的,說他不如阿娘,阿爹會報復。

    田田鬼心眼子,又被李繼教的鬼鬼的,很會看人眼色,簡直就是一個小馬屁精了,誰也不想得罪,覺得這樣說就不錯。

    苗苗的性格很像青青就是直脾氣不會彎兒,實話實說:「阿爹,教會徒弟餓死師傅,您真的比阿娘厲害了,是好吃了那麼一點點,眼色開飯館,您就會搶阿娘的生意了。」

    苗苗瞅瞅阿娘,青青笑道:「不用瞅我,實話實說是最好,教這樣的徒弟合適,正好做我的廚子了,皇帝不會去開飯館,只能給我們做吃的,我要把我的手藝都教給他,讓他做我的一輩子廚子,被皇帝伺候是什麼感覺?這個感覺特好。」

    李繼氣得就差掐青青了,她又糟踐他,這個女人,自己總也佔不了她上風,要是你碼再佔不了,自己還怎麼抬頭。

    李繼的眼睛雖瞪,可是裡邊都是寵溺,青青覺得這人就是喜貶,只要一貶他,看他的眼神就是柔柔的,心裡覺得很熨帖。

    一頓飯高高興興的吃完,苗苗搶著去刷碗,田田也幫忙,李繼不想讓他倆弄髒衣服,還是要自己幹,在媳婦面前好好表現才是他的心願,青青拉住他衣襟,李繼一下子就樂懵了,媳婦輕易不拉他一下兒,這是讓兒女幹不讓他幹,這是媳婦對他好,李繼心裡咚咚咚狂跳:媳婦能不能主動來一回?

    抱起了媳婦就往內室跑,把媳婦放到床上平躺,趴在耳邊就說起悄悄話:「為夫好高興,我們青青主動了一回,為夫馬上就滿足嬌妻。」李繼故意歪曲青青的意思,想借題發揮。

    青青嗖地跳下地:「別胡說八道,裝什麼糊塗。」

    李繼賊賊的一笑:「為夫不糊塗,最瞭解嬌妻的心思了,你是愛上了我,愛上了一個人時時刻刻在想他的。」

    青青氣得不行,李繼真是無賴青青氣道:「我怎麼覺得皇帝沒一個好人,都是好色鬼,是不是閒的腦子不會想別的了,你要是太閒得慌,就到空間去搬大木頭。」

    「你還讓為夫在空間久待?是不是嫌我還不夠勇猛,再讓為夫強壯一番,你可得挺住了,別叫苦不迭的,為夫就不憐香惜玉了。」李繼邪邪的笑開了。

    李繼的鼻子聞了聞:「青青,是不是你不喜歡擦粉?」看媳婦的臉,不點胭脂自來的紅,不擦粉是自來的白,沒有討厭的脂粉味兒,自自然然的本來的原汁原味,她身上有一股鮮果與奶混合的鮮美味兒,人人聞著心裡就熨帖,李繼很喜歡這種味道,從聞到高力士弄來的那個女人的脂粉味,李繼才注意青青身上的味道,難怪自己這樣喜歡她,她就是與眾不同,他遇到了天下的奇異女子,她是仙女誤落凡塵了吧?

    李繼摟住青青的腰,在她的身上聞起來:「好,好味道兒,青青,你真好,你哪裡都讓我滿意,哪裡都讓我舒服,為夫太愛你了,你愛上我吧,過幾年田田大了,江山就交給他了,我們就住到空間裡好不好。」

    李繼的話讓青青很滿意,只是她不喜歡田田坐皇帝,皇帝是沒有長壽的,早早的白髮人送黑髮人,一個老人是什麼感覺?

    「有什麼好辦法不讓田田坐皇帝?」青青問。

    「為什麼你不喜歡皇帝?」李繼不解。

    「為什麼,很簡單的道理,皇帝沒長壽,你想白髮人送黑髮人,我可不喜歡早早的沒了兒子。」青青說道。

    「你怎麼總說皇帝短壽呢,不見得吧?「李繼對皇帝為什麼短壽他是不明白的他才活了二十年,青青可是學過歷史的,想到的信息那樣靈通,皇帝短壽是為什麼青青要是不知她就得是大字不識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真空人了。

    現代人哪有不知道皇帝是怎麼早死的。

    「你沒有聽說嗎?唐太宗是吃丹藥中毒死的嗎?那個皇帝都服用丹藥。」青青問李繼。

    「皇帝服的丹藥都是長生不死的,只不過沒有效果罷了,怎麼還會因丹藥而死呢?」李繼從小就在民間,對皇宮的秘辛還真是不瞭解。

    「長生不老?長生不了還差不多,實際長生不老藥就是春藥,你沒聽說過春藥?皇帝吃的都是那玩意兒,只是說的好聽,秦始皇為什麼壽短?皇宮一萬多美女,你以為他是擺放的擺設?他不用養那麼多美女幹什麼,她是傻子嗎?

    個個美女他是都要享受的,皇帝服春藥,一夜御三十女的也有,什麼樣的精力耗不光?有長壽才怪。

    你想一個十幾歲的皇上,身邊圍著萬千美女,他能不想個個都嘗遍嗎?一個人有多大精力,那些個圖財害命的方士道士就給皇帝兜售那種藥,皇帝喜歡,沒那種藥怎麼可以辦到,那種藥是烈性的,雖然作用極強,對人體的傷害更大,用長了會中毒身亡的。

    所以我可不願意兒子坐皇帝,你想老年喪子是什麼樣的淒慘,為了權力為了那個皇太后的位子很多女人不惜兒子短壽爭那個寶座。

    人一生求的是什麼,還不就是一個平安喜樂,中年喪夫老年喪子不是人人都不理會的。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