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田園巧婦

正文 第118章 嫁妝 文 / 香椿芽

    三對兄嫂都極力挽留。侄男侄女也都巴不得小姑姑常住,這家人再來幾十人白吃也是吃不敗,小的孩子都不捨苗苗走,拉住苗苗不捨得鬆開,這一家的踐行宴在不捨與難過中舉行,飯菜幾乎沒有動,十幾個小孩子提出要求要跟小姑姑走,大家主的規矩是不許孩子隨便出門,老夫妻和少夫妻們很反對。

    李繼覺得很好,在北嶺村裡苗苗只是待在空間裡多,要不就是和幾個鄉村小女孩瘋跑,還擔心她的安危,要是帶去十幾個孩子,苗苗一下子就有了很多伴兒,這些孩子的教養極好,不野蠻,不打架,還很器重苗苗,李繼樂意帶他們走:「岳母,苗苗在那裡很孤單,要是哥哥姐姐門跟去,苗苗不但有伴兒還可以和哥哥姐姐們一起讀書識字,不至於去亂跑。」

    老太太一聽姑爺發話,就是願意聽,隨即就同意李繼帶孫子們走,幾個做父母的雖然不捨,婆婆發話也只有順從的份,還好離得不遠,可以去看他們,環兒答應每年還要來兩次探母,幾個人也都笑開了,環兒這樣好的性氣,這樣懂禮賢淑,孩子們在她身邊一定會學得溫婉知禮,幾個嫂子都綻開了笑顏。

    大嫂笑著開孩子們的玩笑:「你們這群就是饞貨!是惦記小姑父的好吃食對不對?」

    孩子們都不好意思的笑了,齊聲答道:「沒有的事。」

    二嫂三嫂出言說:「就是那麼回事,大嫂說著了。」

    每個人拉著自己的孩子囑咐:「不許淘氣,不許氣著小姑姑和小姑父。不許欺負苗苗,不許和村裡人打架。」

    囑咐了幾遍。還是不放心,再三的囑咐,老夫人阻止了兒媳們的嘮叨:「好了別磨叨了,這是去姑姑家,也不是去赴刑場了。那麼不放心幹什麼,過些天我就去看他們。:」

    看老太太樂意孫子女們跟環兒走,好像孩子們跟去環兒就安全似的,沒有了剛才不捨的情緒,媳婦們趕緊展露笑顏:「媳婦們是怕孩子們給妹妹添麻煩。」

    「離得不遠,你們也可以去看孩子們。」老太太發話了,三個妯娌互相對視就笑起來,她們好真沒去過鄉下。聽說那裡是山清水秀,真盼著過去看看,苗家人過去也給環兒壯壯威。

    次日丑時,祖宅就開始裝車,給環兒補嫁妝,到了辰時,整整裝了四個時辰的車,嫁妝的豐厚可比十里紅妝。高高的馬車,裝了三十八車,要是人抬。得有幾百抬。

    青青一看這麼一溜長隊在路上得耽誤幾天工,真想把東西裝到空間裡多省事,開始沒法那麼辦,這些車突然間就沒了,得別人震死是真的。

    青青也推辭了,怎麼能推掉呢。連給孩子們的玩物都給她留了一份,這樣對女兒上心的父母,怎麼能不給女兒陪嫁呢,嫁妝代表女子的身份,在婆家腰桿子硬不硬嫁妝是支柱。

    老太太選了自己身邊的四個最忠心的丫環給環兒做陪嫁,給了苗苗兩個小丫鬟,也都是極精靈有眼色心通透正派沒有彎彎兒心的小姑娘。

    把自己的管家嬤嬤給了一個,把環兒丟了乳母被辭掉,這個嬤嬤就成了乳母的身份,還有兩個管家婆,四個院公,宅子沒有自己的人看守,容易混進異心的人,一個教養嬤嬤,老夫人怕女兒一旦被召進宮,對宮廷禮儀一竅不通,萬一引起聖上不悅,對李繼的前途也不好。

    老夫人安排得齊全,還覺得女兒缺什麼,吩咐大兒媳,就先這樣吧,以後你去看看環兒缺什麼,再給她添。」

    媳婦痛快答應,她比祖文濤還孝順婆婆,老太太對三個媳婦都滿意,只是丟了女兒痛苦了這麼多年,如今女兒回來,終於沒有遺憾了,看著媳婦就更加順眼。

    母女父女兄妹姑嫂之間灑淚離別,浩浩蕩蕩的隊伍行走在黃土大道,馬蹄聲有節奏的如同奏響的樂曲,敲得人昏昏欲睡。

    這條大道平坦寬闊,沒有高山沒有河流,順著大道走,遇不到山賊和水寇,一路是太平順風,車輛很少被阻滯,也沒有遇到大型的商隊路過,順利的就到了家。

    進了李繼的宅子,只有這裡才能裝下這些東西和這些人,每輛車都有兩個押車的一個車伕,加上丫環僕婦,百十來人的飯食在青青的院子也沒地方吃,宴客廳裡擺滿酒席,不管是車伕押車的,都是娘家的人,怎麼會怠慢呢?全部讓到待客廳美美的飽餐了一頓,安排在客房裡住了一宿,次日起早也給他們備了早餐,吃完了就返回程。

    環兒小時的貼身丫鬟都比環兒大兩歲,老夫人已經打發嫁人,她隨時身邊都準備幾個丫環,都是她親手調教出來的,懂禮儀守規矩,這幾個都比環兒小,就是為環兒準備的,老太太都準備了三批給環兒做陪嫁的丫頭,因為年齡夠了分批的出嫁。

    這幾個丫環最大的十四歲小的十三歲,太小的辦不了事不中用,老太太身邊總攢著這些年齡的貼身丫鬟,這次可用上了,老太太自然是高興,對這些丫頭也放心。

    四個丫環青青也沒給她們改名字,還是老夫人給她們起的名字,阿茉、阿丹、阿梅。阿荷。

    苗苗的兩個小丫環一個六歲叫阿栗,一個七歲叫阿櫻,都是些花果的名字,青青覺得很好聽,就不想改動了。

    由於兄嫂家的孩子來了十多個,他們每人還帶了一個丫環或是小廝,加起來就二十多人你,青青就讓阿茉在李繼的指揮下去安排這些孩子,派了教養嬤嬤司嬤嬤管這幫孩子。

    苗苗樂得見牙不見眼,這麼多玩伴,比村子裡的多了幾倍,村裡的孩子不對路的是玩不到一起的,還得家庭對事,孩子們投緣才能玩到一起,這些是親屬,都比苗苗大,自然都是讓她的,苗苗是快樂無比。

    青青也不嫌這些孩子煩,有廚子做飯,教養嬤嬤管著,她也操不到什麼心。

    都是李繼攬的載,李繼就得多操心,青青就正式住到了李繼的家,二百戶的村子,消息當然是傳的快,那些車輛被村裡人看了個清楚,沒人告訴他們,也不會知道車上裝的是什麼,都聚堆在猜疑車上的東西一定很掙錢,這個苗寡真的是走運,找了一個富家子弟的男人不說,還給了那樣大的豪華宅子。

    這些東西一定也是那個公子弄來的,人多嘴雜,心思不一,羨慕嫉妒恨會裝在每個人的心裡,就是不說出來,心裡也是胡亂想這家公子到底是誰,一定是給這個公子做了外室,不然為什麼貓到這個山裡來?

    財迷的,嫉羨的,持續了一個多月,搜邊兒打聽的,也是沒有明白。

    村裡就一個關瑜知道了李繼的身份,她正在養傷呢,寇纖她倆被李繼送給他爹,武氏攔了下來,自己氣呼呼的就跑了。

    寇纖氣得不行,目的沒有達到,她怎麼甘心,李繼這個寶可是她發現的,她要是得不到,誰也別想得。

    關瑜的臉是沒法出門,寇纖怎麼能等天上掉餡餅,還是得自己拚搏,她還是去了祖家探聽消息,至今沒有回來,關瑜急的眼紅,苗青青走了一個多月,回來拉了這樣多的東西,一定是幾十車寶貝,莫非他們回了京城,皇家沒有不值錢的東西,聖上竟然不嫌棄這個寡婦,那樣自己做郡王妃也可以,關瑜不禁想入非非。

    這些都應該是她的,竟然歸了那個賤寡婦,自己比她長得還美麗,為什麼自己不能嫁給李繼,偏偏讓她得了逞,關瑜坐不住了,臉上的傷好得差不多,傷疤也不大,是那些老相好湊錢給她找了好大夫好藥治療,傷疤結的很小,沒有比以前難看多少。

    她的心再次的活起來,最小也要坐個側郡王妃,苗寡婦他都能要,就瞪眼不要她,都是苗寡婦挑唆的,要是沒有苗寡婦李繼一定很喜歡她,她就是個得男人寵的佼佼者,關瑜自認不錯,在哄男人上邊很有優越感。

    她在村裡到處亂串,打聽青青的東西是誰給的,打聽了十來天,什麼風聲也沒有聽到,只聽到李繼的院子多了不少丫環僕婦,關瑜就認準是京城給的,心裡就有些沮喪,先機讓苗寡婦佔了,自己就差了那麼一步,寇纖這個賤人怎麼還不回來?莫非她甩了自己,關瑜更是坐不住。

    就想見到李繼一面,像收服崔巖一樣收服李繼,關瑜就開始在李繼房前屋後轉悠,十幾天沒有見到李繼的影兒。

    她甚至想到了一個好招兒,找相好的給苗青青的宅子放把火,武氏來的時候就是放火引出的李繼,關瑜覺得自己太聰明了,一定要把李繼搶到手,憑什麼一樣的身份她能得到自己得不到?絕不會後退的,拼了命也要搶回來。

    夜裡,關瑜的家中來了三個相好,是她招來的,很親熱了一陣,這個女人是很廉價的貨物一般,只要是她用過的,沒錢也可以上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