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田園巧婦

正文 第31章 被賣 文 / 香椿芽

    青青拉著苗苗走出了鄒家的堂屋,那些個吃飯的人沒有一個吱聲的,青青心裡暗哼:一幫沒人性的東西,等著自己空間的東西長好,吃不了臭扔了也不會可憐他們。

    走到了門口就遇到了崔巖,他帶了一幫人,丫環僕婦,男僕和小廝,趕著兩輛輛馬車,前邊的車上裝滿東西,用一塊錦緞蒙著,不知道車上裝的是什麼?

    青青很納罕,這小子在搞什麼鬼?也不走遠了,站在門口看熱鬧,苗苗偷偷問青青:」阿娘,車上是什麼東西?」

    青青打了個手勢不讓她吱聲,苗苗小脖兒一縮就噤了聲。

    崔巖身邊的一個老頭走進鄒家的院子,一會兒出來熊氏的五個兒子,女兒都跑到門口,人人都是樂得滿臉花,老大家和老三家的三個孩子直嚷嚷著看錢,青青猜到了一些,一定是崔巖來買她,看這一家人樂得,都快飛起來,看著崔巖就像看到了他們的八倍祖宗,一個個都笑臉相迎。眼睛都盯著車上的東西在撒歡兒。

    青青氣得牙都要咬碎,這一幫畜生,全都該死!

    苗苗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看到鄒家的人都高興,她自然就不高興了,這是一種自然的反應,他們對苗苗不好,苗苗雖小,卻是心裡有數,他們高興的事,苗苗是不高興的。

    青青看了苗苗的失落,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苗苗心裡稍安,青青站在老遠的看著,崔巖在小聲和熊氏說話,熊氏樂得嘴都咧到了後腦勺,崔巖的小廝從車上掏出一個袋子,晃了晃,裡邊嘩鈴鈴的一陣脆響,裡邊裝的就是銅錢,熊氏這個樂。

    崔巖身邊的老頭展開一張白色的緞子,上邊是有字跡,熊氏樂得在上邊畫了押。

    熊氏隨即就喊:「苗氏!你趕緊過來!把你已經賣給了這位爺做奴僕,你就隨這位爺走吧。」熊氏吩咐完,就對上崔巖,我說大爺,咱們可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崔巖鬼魅的一笑:「那是當然,把你家的兒媳送上我的車,我立馬交錢。」

    熊氏一聽就揮起了胖手,對著五個兒子和女兒吩咐:「都隨我把人弄到車上!」

    熊氏的胖身軀?達著奔了苗青青,苗青青倒沒有跑,倒要看看崔巖搞什麼鬼,自己就是跑了也沒用,戶籍弄不到手也是還得回來,總覺得崔巖此人沒有那麼危險,為了苗苗就不能跑,被崔巖買去苗苗就不是鄒家的人了,先脫離了鄒家再說。

    崔巖說過要救她們,不知是真是假,只有試一試了。

    青青被熊氏和她女兒拽著,一群男人圍著她怕她逃走,被這幫人簇擁上了車,苗苗嚇得哭喊,被老大抱上車,青青抱過她來,在耳邊安撫了兩句,苗苗才止住哭聲。

    青青坐的馬車開動,就聽到了熊氏的叫喊聲:「這位爺,我可是要的一千貫,也是你上趕著給一千貫,怎麼變成了一千錢?這樣的價錢我們不賣,這錢我們不要了,把人退給我們!「熊氏嗚嚎的喊,也不尊敬大爺了。

    鄒家的哥五個也幫著喊:「我們不賣,這個價錢我們還留著自己當媳婦呢。」

    「你們是不是窮瘋了?想訛大爺的錢對不對?天底下有沒有一千貫買一個女人,還帶著一個拖油瓶白吃飯的,到哪兒去說有人信沒有?出去打聽一下兒,有那樣捨得錢買一個僕人的沒有?」崔巖洋洋得意的哈哈哈一陣笑:「都說你們家財黑,還真是不假,敢訛爺的錢,膽子夠大,就不怕我把你們裝進籠子裡?」

    「說好的的是一千貫,一千錢我們是不幹的。」熊氏撒起了潑,撒腿就追青青坐的馬車,苗苗看到熊氏氣洶洶的追來,嚇得又嚎起來,熊氏跑得飛快,馬車也沒有快走,被熊氏抓住了後車尾,拚命的拽,她不敢到前邊去,軋死了也算活該,她五個兒子都在糾纏崔巖,要崔巖車上的錢。

    崔巖滿臉得意地笑:「你們不講理也不行,人證物證俱在,誰也賴不了賬,剛才畫押你們都在場,裡正可是中間人,一千錢可是說明白了,怎麼看到我車上錢多,就想訛一千貫,一千貫是多少你們難道不懂?那是一千多兩銀子,那是多大的一個數目,你們可是真敢想,不怕坐牢的話你們就使勁想。」

    崔巖說罷甩手就走,哥五個都愣在了當場,一千兩銀子,他們聽都沒有聽過,一千錢他們都沒有握過,他們也糊塗了,他們老娘畫押的明明是一千錢,老娘還說是一千貫,到底是一千錢多還是一千貫多?

    幾個人傻傻的不敢追了,看著妹妹手裡?滄諾那??櫻?揮傻鎂吞食雋斯??櫻?洗笠話丫頹懶斯?矗??姑揮忻??餉炊嗲??裉煲?煤霉??燉鏃哆堵液埃骸罷廡┬?湧梢勻14磺K魷備荊?桓魴值芟備淨灰桓齦魷備荊?檔茫≒檔茫繃嘧徘?屯?約何堇錙埽?厙?Х恕?p>老三不幹了,追進老大的房間,連喊帶叫:「分給我五百媳婦,分給我五百媳婦!」這倆人想媳婦想瘋了。

    熊氏的女兒傻傻地站在那裡,在算著這個賬:可以娶這麼多媳婦嗎?她沒有算明白。

    熊氏拽住馬車,她可不是兩匹馬的對手,成了被馬車拖著走,後邊的馬車趕上來了,崔巖喊了一聲:「把那個死老太婆給我拉一邊去!」熊氏尤不死心,死命的拽住車尾不撒手,後面的馬車伕甩開了鞭子抽熊氏的手,熊氏慘叫一聲就撒了手,還好車伕站住了,沒有軋上她,熊氏還想熊人,躺地上打滾嚎:「不講理,騙人!欺負老實人!我不活了。我們沒法兒活了,苗氏你個賤人和人私通,合謀騙我們。」熊氏是不依不饒,罵了崔巖罵苗青青,再罵里正。

    裡正氣得鬍子都撅了起來:「熊氏,你就是個不講理的,你罵我也是罵不上,你也不是不知道是一千錢,手印你都按上了,我念給你聽你也不是聾子,現在你恨這個恨那個,都是無理取鬧,你把兒媳賣掉,還拍了人家一身不是,就是胡攪蠻纏。」

    青青聽她罵人真想?鄧?┬彀停??訝寺艫簦?古?霰鶉慫酵ǎ?媸歉隼喜灰?車模骸靶蓯希?懵舳?筆欠阜u模?乙?涯愀嬪涎妹牛?磺??笆皇棧兀?虯遄櫻?艚??昴閌橋懿渙說模?慵任耷槲乙參摶澹?偷茸鷗?閶妹偶??蝗媚愣准轡沂牟晃?恕!?p>青青的幾句話嚇了熊氏一跳,她打聽了很多地方,賣媳婦確實犯法,她貪了錢多,不賣苗青青她是坐不住炕的。

    那倆媳婦賣的也是夠貴的,是那兩家貪了苗青青年輕貌美,每家出了三十多貫,被這個崔巖騙得夠嗆,一千錢才一兩銀子,那倆醜八怪媳婦頂了苗青青的窩兒,每人還給她賺了三十貫,一千錢就只有一貫,熊氏是把過錢的,不像幾個兒子沒腦子算不過賬來。

    求推薦,求收藏!求支持!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