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穿越重生 > 火影之無賴

正文 125.再現傳說的一騎當千吧,騷年 文 / 水果布丁G

    ]]125.再現傳說的一騎當千吧,騷年

    在空中極度飛躍後的四季並沒有羽化仙去的感悟反而因為空中稀薄的空氣弄得大腦缺氧最後還是選擇回到地面,幾經周轉之後回到了巫女機關。

    「收拾東西閃人吧!」

    四季微微的喘著氣回到旅館,這次被陰了一記轉移的距離相當的遠啊,在經歷了八歧大蛇一戰之後四季剩餘的查克拉本就所剩無幾,雖然後半段使用的都是穢土轉生的初代和二代的查克拉但不代表四季本人就有很大的剩餘。

    要是全盛狀態的話,別說是區區的佩恩和面具男,就算是宇智波鼬。咱一定會!

    逃掉····

    「逃掉!為什麼啊!我們就連佐助的影子也沒看到!」

    鳴人第一個大呼小叫的嚷不滿,四季心裡暗道要是見到了那才是尷尬啊,現在多了個曉出來搗亂咱還巴不得呢,快收拾東西吧,你的小櫻醬還在城外等著你的消息呢。

    「那些曉的人奔著九尾來的嗎!可索!」

    鳴人摸著肚子面若懷胎被追殺的孕婦,各種憤慨的情緒倒是讓四季頗為快樂,但是在這樣遲遲不走的話說不定待會咱們就被圍而輪之了,快點吧。

    終究還是被四季的話說服的鳴人三步一回頭的看著大街身後的行人希望能在臨走前看到佐助的身影,本應該偷笑兩人基情的四季在準備掩嘴偷樂的時候發現自己忽略了一樣東西。

    「丫的主角模板啊!」

    就在走到城門邊上的時候,佐助這丫的恰恰出現在某處的屋頂登高遠望,那鶴立雞群的姿態想讓人看不見也不成啊。

    「佐助!!!」

    鳴人先聲嚇人,大喝一聲吼撲向佐助,那一聲基情的呼喊讓城外的卡卡西等人都聽到了,急忙整裝出擊準備輪而奸之,而佐助也愣是沒有想到鳴人會出現在此,一時間也忘記了逃跑的站在屋頂,跟著很自然的就被完全的包圍。

    剩下在城門邊上的四季和名取兩人,一個漠不相關的玩著頭髮,另一個則垂頭喪氣感歎時運不濟。

    「佐助!和我一起回村子!」

    由於激動的緣故,鳴人大口的喘息著,目光如電般的刺向佐助,而身邊小櫻也一副被拋棄的怨婦表情看向佐助緊咬著嘴唇一聲不語,井野在身旁看了看佐助又看了看小櫻眉心緊鎖彷如百合之情被某男強行插入的怨感蕾絲少女。

    儘管基情的片段足夠寫個多重的多角戀,但是四季覺得自己摻和一腳的話就太對不起埋伏在街角的息影和三個不認識的路人abc。

    「你不去麼?」

    名取淡然的說道,四季露出不屑的一笑表示現在的戰場優勢早不須哥親自動手,但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你還是先躲一躲吧。

    四季舉起的左手掌心張開一個封印術式,小小的黑洞將名取吸入自己的亞空間,然後輕輕的挪動讓自己沒入街道的陰暗角落。現在的包圍戰佐助只要再隊友騷亂時機適宜之下逃離的可能想很高,而唯一值得自己提防的就只有那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的面具男,既然那傢伙存心滅了自己那他也很清楚自己會回到這巫女機關,以他的速度追上來的話只是瞬間的問題,當然了,只要沒有能禁錮空間的結界,自己逃跑也是瞬間的問題,只要雙方事先都沒有任何準備的話誰也奈何不了誰,三年前是如此,現在更是如此。

    比起自作多情的認為面具男把自己當成那什麼月之眼計劃的最大障礙,四季更願意相信自己就是障礙,因為多疑一下的話總不會死不是麼。

    雖然活得很累就是了,不過身為男人,哪時哪刻不是累斷腰的命呢?

    躲起來之後的四季將心完全的平靜下來,然後將五感屏蔽專注於感知的直覺,就連地下爬行的螞蟻都完全收入感知域中,然後身後不遠處空間一陣大幅度的扭曲然後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生命體。

    不過越是這麼想的話,面具男的身份就越加值得懷疑,按照他有著宇智波斑的寫輪眼這一點來看的話,他至少在宇智波斑屍體未腐爛之前就已經存在了,而且至少不是個嬰兒,那按年紀來算的話大概也是三代以下自來也以上的那一輩人,而且從那比卡卡西自如的運用寫輪眼的技巧來看,和宇智波家也很有關係,至少有淵源。那從此中刷出可疑人選的話·····

    一大群吶,我擦!

    甩開著些毫無用處的念頭,反正在四季的認知中,人只要分兩種就夠了,管他是誰啊,礙事的我砍了他就成了。

    既然捕捉到了目標就不必完全的展開感知,一邊留意著面具男的一舉一動,四季使用寬鬆的精神內存使出風王結界隱藏自己的身影,雖說是寫輪眼能看清所有的術,但是他總不能看見沒有光線反射的自己吧,這一實驗在當初的佐助身上就體驗過,萌大奶。

    一步一步盡量的放輕腳步,四季挪到了距離面具男身邊3米的距離,然後呆在那一動不動伺機偷襲。而面具男似乎也在等著某種時機伺機偷襲鳴人一夥,眼睛直愣愣的盯著被包圍的佐助。

    「鳴人,小櫻還有卡卡麼····」

    佐助的目光依次的在眾人身上掠過,然後最終鎖定佐井。

    「哼哼,你就是我的代替品麼,作為替身來說感覺不好受吧。」

    佐助對其給予譏諷攻擊,佐井無視之,露出那毫無萌點的微笑說。

    「啊,這不就是傳聞的佐助君咋乃卡~聽說你似乎和鳴人感情很好的樣子,路上一直想像你是個怎麼樣的人,但是親眼目睹你的風采後真是感到略微遺憾呢。果然想像才是美好的麼?」

    毫不留情的給予諷刺反擊,佐助不爽的一哼,以多年面癱為賣點的佐助在嘴上的技能加點一向不多,用詞略微貧乏啊,看來息影沒有用嘴好好的調教之,作為老濕而言不給力啊。

    「佐助,你這次是逃不掉的,快和我回村子!」

    鳴人再次一聲大喊張顯自己的存在,大有爾敢say-no的話就提汝之人頭來見的氣勢。但身為多年基友佐助卻依舊是那麼的淡然,雖然不知道他心裡是不是慌得要死就是了。

    「回去?回去幹什麼?被處死麼?」

    「什麼處死啊,你不是木葉的忍者麼!那是你的村子啊!你的家啊!」

    「家····呢·····」

    佐助閉著眼似乎是很無奈,然後用一種憐憫的視線看著鳴人說道。

    「鳴人,你什麼都不知道啊,作為代替的我,你來告訴他爸,我回到村子的結果。」

    佐助的一番話將矛頭指向佐井,佐井依舊是保持微笑,然後從懷裡拿出一份卷軸,然後打開丟在地上。

    遠處的四季就算不用看也知道裡面大致是宇智波佐助在何年何月何日斬殺木葉忍者,或者那某人當實驗品進行**解剖等惡劣事跡然後最後的一行大致就是給予其無期或者死刑。

    要問為什麼知道得這麼清楚的話,因為四季本人懷裡也有著一個副本,綱手給的。

    臨行前的那一天,綱手吧這玩意丟給了四季然後囑咐必須阻止團藏的陰謀,然後四季凜然推脫。

    「不行啊,綱手大人,儘管是同伴還是鳴人的基友但佐助他傷害了木葉的同伴啊,咱痛心疾首必定手刃之!」

    說得動情流淚就連靜音也掩面拭淚,唯獨綱手青筋暴露然後自語道。

    「啊,本想這你成功之後可以好好慶祝一下去洗個混浴······」

    「哪呀,太君,瞧您說得,咱哪會不聽您說的話啊,況且咱可是為了朋友兩肋插刀的淫啊,人民的好同志,佐助好夥伴呀。只要您一句話!別說是團藏的陰謀,就算是團藏的**我也能偷回來啊,您就一億三千萬個貝利的放心。ps:我家就有混浴的浴池而且隔音。」

    嘛,總之這些只是故事小插曲,無足緊要啊。不過看鳴人那便秘的臉,四季大概就知道,這孩子有要經歷考驗了,是親情!還是基情!愛與恨的糾葛,請看jjtv向您報到『鳴人與佐助的一夜』。

    「佐助···你,你身為木葉的忍者你居然!」

    「所以說,我已經叛離了木葉,我現在是自由的!」

    「囉嗦!快和我一起回去道歉,認真認錯的話,綱手婆婆一定會原諒你的!我也會為你求情!大不了!」

    「我們一起死。」

    鳴人的眼神很堅定,似乎不是在說笑,雖然不知道佐助你那驚訝的眼神裡有沒有一絲基情的感動,嘛,總之咱就很感動了。鳴人你的火影之夢原來還比不上一個基友重要啊,還是說你覺得自己主角模板一定不死麼?最最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啊······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鳴人你果然是笨蛋啊!和你一起死?啊哈哈哈,對我來說你的確是無可替代的朋友但是,我不是為何和你一起一起死而存在的!要是和親密的人一起死是幸福的話,我在很久以前就自殺了。」

    啊,說出來了,咱還沒吐槽佐助你就說出來了,不給面子啊魂淡。起碼要一起高迡繒嚏C不過佐助你說話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看來已經是蓄氣滿值準備一騎當千了吧,話說四季我也已經恢復完全,可以一擊殺之了。

    就在現場略微沉默,小櫻正想好不知道哪個槍手準備的手稿開始嘴炮的時候,佐助突然渾身一抖,千鳥流使出,白色的電弧四處跳躍,卡卡西提氣不退反進手中雷切打出,但是身後突然冒出個息影,息影手裡兩把燃燒著火焰的苦無刺過來卡卡西唯有回身反擊,水月君提起不知道哪裡掏寶回來的大太刀逼向木遁的大和,重吾使用弗利薩大人的變身技能雙手變成雙管炮射出大團的煙霧,香磷依靠著感知拖著佐助從人群中開始越獄。但卻遭到雛田和白兩人的聯手追捕。身為主角的鳴人反而身邊空無一敵,只是捂著鼻子大喊著。

    「可索,可索,什麼都看不到,佐助!你在哪裡!不要跑!」

    好吧,鳴人你又賣萌了。不過咱關注的是面具男,雖然這次突襲時機和人力資源分配都不錯但是人數上佐助一方處於劣勢,面具男你····

    思想活動都沒有結束面具男已經身影一動進入人群之中準備帶人離開,四季在面具男動身的一瞬間也猛的發力,雙手張開如翼狀,兩個高速轉動風遁螺旋丸摩擦著空氣發出嘶嘶的響聲。

    此刻的面具男已經抓住了佐助的手準備施以時空忍術逃離,這時候的他必須實體化。

    面具男大喊一聲『牙敗』,想收手已經來不及了。抬頭的他對上的是四季那一如既往的猥瑣淫笑。

    「大家,記得閃開哦~」

    也不管會不會誤傷自己人,四季盡全力的收縮炮束,兩個風遁螺旋丸打出撞擊在一塊然後激射出去,大量振動的風刃螺旋分行斬向面具男隨著那扭曲的寫輪眼一起沒入時空隧道之中,餘波則在屋頂掃過,掀飛數條街的房屋以及路人,整個巫女機關多出了一條人造的橫溝。

    空中翻身耍酷姿勢落地,四季擦了擦鼻子一甩那頭清爽的直髮。

    「風遁體術·嵐鎧之翼。」

    「笨蛋!」

    小櫻一拳狠狠的就打在四季的後腦勺上將其擊飛撞到一堵牆上,緊隨而至小櫻狠狠的用拳頭像打沙包般揉搓著四季的背部毫無淑女風範的怒喝。

    「你想害死我們啊!你放大招就不會先看看場合嗎,那是最好時機?別和我說什麼時機啊混蛋,要不是一直看不到留了個心眼我不可能這麼快閃過去啊!混蛋,混蛋,混蛋。」

    被小櫻打得直喊好疼好痛的四季淚流滿面,話說要不是因為那一招是全力施展而且要盡全力收束炮擊的範圍咱一定有餘力躲開你那憤怒的一擊。

    就當四季在心理怨恨著的時候,背上突然傳來兩股微妙的柔軟觸感,然後背部似乎被什麼濕潤了感覺一陣的冰涼。

    「走了·····我有什麼都沒有做到就·····佐助他····我就連一句話都說不出口,明明心裡說過無論怎麼樣自己還是會愛著佐助的····但是他居然殺害了自己村子的同伴···要是有一天他傷害了爸爸媽媽,我····我····」

    解除了憤怒狀態的小櫻趴在四季的背上大聲的抽泣。嗯,也是呢,你兩次杯具咱也理解,嘛,其實殺害了同伴這一點說不上,因為這『同伴』是你們強加給佐助的定義,以我的看法,佐助眼中的同伴其實來來去去就你們幾個,其他無非是會出現在畫面一角路人甲乙丙丁。

    「但是,那些事活生生的生命啊!我眼中的佐助是不會濫殺無辜的人啊!」

    呀,又是理想戀人的問題啊,現在的乙女們真是麻煩死了!我的妹妹才沒有這麼可愛!啊錯了,我的同學不應該這麼天真。你爸媽經歷過忍者大戰,你有空問問你爸叫他扣蛋自問有沒有殺害過無辜,我保證他會支支吾吾的猶豫一會再給你上一課。別天真啦,小櫻醬,殺人這玩意沒有對與錯,剛剛咱盡力收束的炮擊就已經殺了不少的無辜,但是我不後悔,要是他們的親戚朋友來尋仇的話我也不會拒絕一併殺之。我也想不傷及無辜啊,但是已經盡全力都辦不到的事情就是辦不到,就像你啊,要是你真的盡全力去愛佐助的話,那就試著接受他的陰暗面,改變它?這等你夠lv再說吧。

    聽著四季的一番歪理,小櫻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四季那不是說笑的臉,然後看了看被攻擊波及的無辜人民。

    「你····你····」

    「嗯,早已經墮入修羅之道了,在三年前木葉崩壞戰的時候已經是這樣了,在那時候開始我殺人的時候就不會帶一絲的猶豫。嘛,這僅限於我覺得該殺的人,覺得值得守護的人無論他變成什麼樣子我也會堅持守護到底。我和鳴人,佐助不一樣,『欲守則守之,欲放手就別再回頭』,這就是我的忍道。」(詳見32章)

    「欲守則守之,欲放手就別再回頭·······」

    小櫻小聲的嘀咕著一句話,四季的忍道簡單容易理解但是卻不容易實施,因為很多的東西不是你想放開就能放開的,但是四季卻將其貫徹始終,儘管傻事蠢事壞事(小櫻認知)做了不少,但就如他所言,他從未對此留戀過。

    「四季真堅強呢,你身上有著一種和鳴人不一樣的堅強。鳴人是為了目標永不言棄,佐助是為了目標放棄一切。而你自由得就像風一樣,為了自己的目標想放棄就絕對放棄,想守護就堅持到底。千代婆婆當初的話我總算是明白了。」

    似乎放下那心中的那絲糾葛,小櫻放出一個很治癒的笑顏。被治癒的四季突然覺得頗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哪裡哪裡,這都是在夏威夷的時候萊維教我的。」(謎之音:夏威夷威武。)

    「啊,四季害羞了!你原來也會臉紅的啊!」

    「囉嗦,那是被夕陽照紅的,笨蛋!」

    和諧的兩人溫馨的對話,旁邊站著四個各種糾結的少年少女,鳴人那抽搐的臉彷彿被ntr,白那怨恨的低聲嘀咕『小櫻你這叛徒』,雛田那憂鬱的深閨怨婦姿態,還有井野那略帶欣慰卻有頗有幾分寂寞的孤獨表情。

    各種悲劇啊,哇哈哈哈。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